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2章 真灵气的可怕
    是以,在看到薛少白催动的杀戮领域再次爆发出杀气锁定自己的时候,男子面色当场便难看了起来,暗道:“想不到这家伙无意之中也能沟通天地催动领域内的杀气,实在是不简单。”

    顿了顿,男子接着说道:“最关键的是,这家伙引起的杀气,看威力不下此人之前主动催动的杀气威力,若是在这股杀气面前,我稍微大意的话,只怕最后只有死在那杀气之下,而且,就算最后不被那杀气干掉,到时候这女人接近自己,以她体内的真灵气来对付我,也足够我喝上一壶的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眉头忍不住便皱了起来。

    说实话,若是单方面要对付杀气或者女人其中任何一个人,以男子的实力,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如今这杀气和女人一起攻向自己,在自己真气将要枯竭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与这两股力量抗衡?

    前面已经说了,男子现在若是分心对付女人,必然会给杀气可趁之机,但若是分心对付杀气,必然又给了女人偷袭自己的机会,这样一来,无论是对付女人还是对付那杀气,对男子来说,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就算明知道无论杀气还是女人,都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此时的男子也不得不做出选择,毕竟那杀气已经锁定了自己,而且,女人也已经冲到了自己身后,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还不做出应对,被那杀气和女人同时攻击的话,就算自己有摆平那杀气或者女人的可能,最后也绝对不可能成功。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不敢再继续迟疑下去,手腕一抖,体内真气便嗡的一声爆发出去,没有任何迟疑,男子五指虚空一抓,无尽真气便直接涌动到了他手心里,而后,男子手臂一震,真气便直接在男子手中疯狂抖落,片刻之后,便看到那真气在男子手中化作一柄长剑。

    与此同时,女子也冲到了男子身前,看到女人扑来,男子直接一剑,狠狠斩向了女子。

    本来那女人看到男子斩出这一剑的时候,还没有将后者的攻击放在眼里,以为那家伙只是随随便便的一次出手,攻击根本不可能伤害到自己丝毫,但是,等到那长剑斩到自己身前,一股火焰之力直接从那长剑之中宣泄出来的时候,女子才意识到,这家伙原来已经在长剑之中做了手脚。

    这长剑,竟然被那男子附加了道纹之力在其中!

    也幸亏女人发现的及时,不然的话,很有可能在措手不及的情况遭到那道纹的攻击,虽然女人现在体内有真灵气的流动,但她的肉身毕竟无法和薛少白的媲美,薛少白皮糙肉厚,就算被那道纹攻击,一时间也不会毙命。

    但是这女人细皮嫩肉,从来也没有尝试过修炼自己的肉身,是以,若是那道纹之力攻击到她的话,后者就算不死,也必然会重伤,而等到女人被那男子打伤,还怎么去应付这家伙的道纹之力?

    本来薛少白将真灵气灌注到女人体内就是打算让这女人利用自己掌握的属性之力去对付男子道纹之中的属性之力,虽然这样并不意味着女人可以摆平男子的道纹,但起码可以阻挡男子片刻,给薛少白喘息的时间,好让后者可以恢复自己流逝的真气。

    而且,就算女人不能压制那男子的道纹之力,也起码可以稍微抵挡一下,不至于让男子在将道纹之中的火焰之力扩散出来之后,将薛少白和自己一起干掉。

    言归正传,却说那女人如今在意识到那长剑的剑光已经被男子做了手脚,已经被后者倾注了道纹之力在其中的时候,立刻便反应了过来。

    女人知道,这婆罗门男子掌握的属性之力乃是那火焰之力,而自己恰恰是修炼水属性之力的存在,此人将道纹附加在剑气之中,爆发出来的属性之力自然也是火焰之力,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自己将水属性之力施展出来,到时候,抵挡那男子的剑气,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直接催动真灵气,只听嗡的一声,无尽雾气立刻便从女子的皮肤上渗透出来。

    那雾气水汽浓郁,周围的岩石哪怕只是被雾气划过,便看到已经有水汽凝结在了石头上面,这一点,足以说明那女人掌握的水属性之力的可怕。

    而眼看那长剑的剑光就要斩在自己身上,女人目光一冷,白袍鼓动之间,便看到女人直接抬手,狠狠一掌拍向了男子的长剑。

    嗡!

    就在那女人手腕抖动,凝结水汽的时候,便看到原本涌动在女人身体周围的雾气突然之间开始凝聚,不过眨眼时间,便看到无尽雾气竟然直接凝聚到了女人的手心里,而后,那女人一掌,将手中雾气直接拍了出去。

    轰!

    滔天轰鸣突然在那女人身前响起,只见那雾气在接触到男子剑光的刹那,巨浪突然便从那雾气之中涌出。

    这巨浪起码有数十丈之高,在出现的瞬间,便形成了一片水域,直接朝男子席卷过去。

    “想不到这女人掌握的水属性之力如此可怕,难怪此女敢来和我抗衡,若不是这女人掌握了如此可怕的水属性之力,我想要将其干掉,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男子呢喃,看到那巨浪席卷过来,形成的滔天巨浪起码数十丈之高的时候,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

    虽然男子没有和女人交过手,但是,催动神识稍稍看一眼这女人的根骨便可以清楚的发现,这家伙只是区区一个三级驱魔师,不过刚刚满足了修炼水属性之力的条件而已,一个刚刚满足条件的人,就算掌握了属性之力,在男子看来,也根本不足为惧,自己的火焰之力一旦爆发出来,足以将这女人的水属性之力蒸发干净。

    但是,等到那男子真正见识到了女人爆发出来的水属性之力后方才意识都,自己实在是小看了那女人,这女人震动出来的水属性之力简直就无法想象,居然可以形成数十丈之高的巨浪!

    那巨浪拍来,自己的火焰之力在其面前,根本就如同烛火,在这等巨浪面前,怎么可能去抗衡?

    “奶奶的,今日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会连连失算,竟然没有看出那女人掌握的属性之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超过了我所掌握的属性之力,在这等属性之力面前,我的属性之力怎么去抗衡?”男子一脸铁青的想道。

    要说男子的战斗经验,肯定是毋庸置疑,在过去的战斗之中,男子若是判断了一个人是废物,那这个人无论怎么努力,也根本不可能爆发出让男子震惊的实力。

    但是,今日却不知道什么原因,不仅是对薛少白,包括眼前女人,自己居然也会判断失败,那女人明明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掌握的水属性之力怎么可能和自己抗衡?但是,等到这女人将属性之力施展出来之后男子才发现,自己实在太小看那女人。

    “难道是因为那真灵气的关系?我早就听说真灵气可以提升一个人的驱魔师威力,如今这家伙施展出来的属性之力明显已经超过了她这个境界可以施展出的力量,而这女人之所以可以施展属性之力,全都是因为之前那小子传给此人的真灵气,在这种情况下,若说那女人施展的属性之力和真灵气没有关系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男子呢喃。

    以男子的见识,一眼便看穿,这女人如今之所以可以施展如此可怕的属性之力,肯定和薛少白传授给这女人的真灵气又关系。

    本来,修炼界之中便一直有传闻,随着真气经纯度的提升,施展出来的驱魔术威力也会得到提升。

    那真灵气是什么力量?是比灵气要精纯起码数十倍的力量,这股力量若是用来施展驱魔术,爆发出来的威力根本无法想象。

    原本男子还以为这只是一个猜测,但现在看来,那真灵气可以提升驱魔术威力的这个传说,并不只是一个传说。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之间,暗道:“想不到那真灵气居然真的可以提升驱魔术的威力,之前那家伙有真灵气在手,施展出来的驱魔术便很是棘手,看到那家伙的表现我就应该发现这一点才是,只是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

    “不过,虽然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现在发现这一点也不迟,这股力量,若是让自己掌握的话,嘿嘿,以自己的手段,施展出来的道纹即便只是中灵纹,到时候要爆发出上灵纹的威力想必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嘿嘿,这小子可真是我的贵人,竟然会掌握真灵气,而且还将这股力量送到了我的面前,若是我不去将这股力量收到自己手中的话,那简直就是一种可耻的浪费!”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说实话,男子此时冒出这种念头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他现在已经意识到了那真灵气的可怕,在想要提升自己实力的情况下,别说男子了,就算任何一个人,在接触到这股力量之后,也忍不住想要得到,更何况是男子?

    不过,男子也知道,想要得到薛少白手中的真灵气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家伙太过硬骨头,想要此人将真灵气主动交出来根本不可能,唯一的办法便是将那小子干掉。

    只有将这家伙彻底的干掉,方才有可能掌握那小子手中的真灵气。

    不过,男子也清楚,想要干掉这小子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此人手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若不是自己是个四级驱魔师,修为稍稍低了一点的话,现在只怕早就已经被这小子从手中逃走了,甚至不仅要被这小子逃走,还有可能反过来被这小子斩杀。

    想到这里,男子便一阵头疼,暗道:“也不知道中原大地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可以孕育出这样一个怪胎!我天竺修炼界也存在了数千年,除了当年的佛祖,何曾出现过这样一个妖孽。”

    “等等!”想到这里,男子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便惊愕了起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