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2章 颠倒黑白
    “奶奶的,居然要将最后一次搜魂的机会用在这家伙身上,真是不甘心,本来打算这最后一次机会对大师兄施展的,谁知道如今居然要浪费在这里。”男子呢喃道。

    原来,那男子之所以要保留最后一次搜魂的机会,乃是打算将其施展在自己的大师兄身上,因为自己如今一直在中原,没有完成宗门的任务找回舍利子,导致男子滞留在中原,根本就没有办法回到婆罗门。

    若是男子有机会回到婆罗门的话,以他的性格,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的大师兄,盖因那男子的大师兄是婆罗门之中修为最高的存在,掌握的神通也是最多的一个,男子既然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当然不可能放过自己的师兄。

    而且,以男子的天赋,在婆罗门之中根本不可能得到太多的宗门恩赐,在这种情况下,男子自然将自己的目光投到了其他人身上。

    虽然对付自己的大师兄意味着同门相残,但自古以来成王败寇,只要男子的实力可以提升到无视婆罗门门规的程度,到时候,即便婆罗门上下知道自己残害了门派之中的大师兄,也没有胆子来找自己的麻烦。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看各人的拳头有多大,拳头大的人在修炼界之中享有的权利和地位也更大,这一点,哪怕是婆罗门也根本无法幸免。

    是以男子非常清楚,只要自己的修为提升到无人可以抗衡的程度,到时候,所有质疑自己的声音肯定都会沉默下来,在这种情况下,男子才会走这么大胆子,连门规也不放在眼里,阴谋考虑怎么将自己的大师兄干掉。

    遗憾的是,如今男子为了得到薛少白修炼的杀生道,直接便放弃了对付自己的大师兄。

    那杀生道是男子看过的变化最多的神通,男子相信,以自己的天赋,一旦掌握那杀生道,到时候,必然可以爆发出难以想像的威力,不仅可以将杀生道的威力发挥到极致,甚至可以发挥出连薛少白也无法发挥出来的力量。

    毕竟自己已经是四级驱魔师,施展的杀生道,威力怎么可能连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也不及?

    “想不到中原大地上居然还有杀生道这种功法,我实在是孤陋寡闻,若是早知道这件事,我何必缩在这里炼化什么仙人魂魄?这仙人魂魄只是一道残魂,即便是将那残魂炼化成功,对自己的提升也非常肤浅,但是,若是可以将杀生道融会贯通的话,到时候,即便是大师兄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届时,我在婆罗门之中还不是横着走?”男子暗暗想到。

    以他对婆罗门的了解,很清楚,一旦自己将杀生道修炼到小成的地步,即便是大师兄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到时候,即便自己想要对付大师兄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甚至,别说大师兄到时候只有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份,就算是宗门里的几个长老,只怕也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想要对付自己,除非是宗门亲自出手。

    但是,宗门向来是一个深明大义的存在,很清楚应该怎么取舍,只要自己对婆罗门的价值很大,就算明知道自己修炼的是邪道功法也肯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时候,自己在婆罗门之中的地位还有什么人可以撼动?

    想到这里,男子的嘴角慢慢便露出了一点笑容,沉吟片刻之后,呢喃道:“想不到会在中原大地上碰到一个如此有趣的家伙,嘿嘿,这家伙摆明了是来给我送功法的,既然这家伙已经将杀生道送到我的面前,若是我不将其收下,岂不是太不给此人面子了?”

    这番话,男子说的倒是很是小声,但是,以薛少白的耳力和修为,怎么可能听不到男子的呢喃?是以,听到男子呢喃的瞬间,薛少白便笑了起来,朗声说道:“怎么,对我修炼的功法感兴趣了?”

    顿了顿,薛少白接着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是正道宗门的修士,婆罗门向来以正道自居,你既然是正道修士,怎么可能来修炼我的杀生道?我的杀生道可是正儿八经的邪道功法,修炼邪道功法,你不怕被婆罗门的师兄弟戳脊梁吗?”

    男子冷哼一声,说道:“这修炼界是什么姿态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自古以来,修炼界都是一个非常粗暴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中,只要有实力,什么人敢来质疑?是以,只要我将你的杀生道融会贯通,到时候,就算我婆罗门的所有人都知道我修炼的乃是邪道功法,也绝对不会介意,甚至到我面前来抱大腿的人还会络绎不绝,根本不可能出现你说的那种被人排斥的现象。”

    这番话薛少白倒是没有反驳,虽然男子说的很是难听,但这确实是修炼界的实情,修炼界之中,什么人都不多,趋炎附势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就算是婆罗门这样的宗门,也根本算不上干净,趋炎附势的人也是要多少有多少。

    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只要将杀生道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届时哪里还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人们攻击别人,大多数情况都是因为自己觉得不公平,因为自己没有掌握杀生道这种可怕的力量,所以才会对杀生道进行疯狂攻击,但是,若是有朝一日等到自己掌握那杀生道的时候,哪里还会闲的蛋疼跑去攻击这种力量?

    薛少白也并非第一天出来混江湖的,江湖上是什么情况他了如指掌,是以,他非常清楚,男子并没有说错,此人的确是只要掌握了杀生道,到时候,在婆罗门之中肯定是为所欲为,绝对没有任何人敢来找他的麻烦。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多少有些失望。

    暗暗感慨修炼界如今的风气已经大不如前,若是在以前,知道那男子修炼的乃是邪道功法的话,同门师兄弟肯定会斥责这种行为,甚至要男子放弃修炼这种功法。

    但是,修炼界发展到至今,这种斥责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少,人们已经见惯了男子这种欺世盗名的存在,这种欺世盗名的存在虽然违背了正道,但是在修炼界之中却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尊重,而这种尊重又是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在这种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流逝,哪里还会有人去质疑这种欺世盗名的人?

    做好人没有好报,做坏人反而还能有好报,这种黑白颠倒的现状让人不得不承认修炼界的修士水平虽然越来越高,但是觉悟却反而和水平成反比,变得越来越低。

    遗憾的是,虽然很多驱魔师都已经看出了这一点,但是,站在他们的位置,却无法改变这种情况,毕竟不是所有驱魔师都是修炼界的扛把子,大多数驱魔师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连自己都无法保全的情况下,哪里还有时间去质疑其他驱魔师的行为?

    而且,若是去质疑这种行为,到时候,第一个来对付他们的便是那些他们根本就惹不起的存在,比方说天道宗这种庞然大物。

    以天道宗的势力,有几个驱魔师敢和他们作对?薛少白也算胆子大的存在了,但是,就算是薛少白也本人,也绝对没有胆子天道宗作对,毕竟和后者作对,只有死路一条,在明知道是死路一条的情况下,还跑去和他作对,那就不是勇敢了,而是白痴了,薛少白可没有兴趣去做一个白痴。

    然而,正所谓人不能改变世界,但是,不想改变世界的不是人,虽然薛少白没有力量去挑战这种黑白颠倒的情况,但是要说他没有想过去改变这种情况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他也是正儿八经的驱魔师,生存挣扎在这个圈子里的他,怎么可能愿意看到这种情况一代一代的流传下去,等到有一天这种情况被一个横空出世的人改变的话,到时候,他现在明哲保身的态度,岂不是只有让后人失望的吗?

    是以,哪怕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修炼界的驱魔师,仅仅只是为了给后人一个交代,在这件事情上,薛少白也绝对不能沉默,在应该自己站出来的时候,理当直接了当的站出来,免得到时候被后人安上一个无所作为的帽子,到时候,他便是一生一世也绝对不可能洗刷掉这个耻辱。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一声冷笑,直接冷笑着说道:“你真的以为没有人有胆子质疑这种行为吗?实话告诉你,起码我会质疑这种行为!”

    “哈哈哈!”这番话,直接让男子大笑了起来,笑声结束之后,只听男子接着说道:“小子,你可不要忘了,你也是修炼杀生道的存在,而且,我之所以可以掌握杀生道这道禁术,也是因为你,既然你自己都是黑的,你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我?”

    薛少白冷笑一声,说道:“你难道没有听过以夷制夷这种说法吗?我虽然修炼杀生道,但是,我何曾胡作非为过,我向来对得起天地良心,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我修炼杀生道又如何?况且,我之所以修炼杀生道,其目的就是为了对付你们这些欺世盗名,口是心非的存在,这个世界需要真实,而不是你们这种镜花水月的浮夸!”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沉默了下来,脸色也变得铁青,冷哼一声,说道:“也就是说,只有你是好人,而我是坏人l了?”

    薛少白摇摇头,说道:“好坏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评价,那是以你做了什么事情来评论,如果你利用杀生道来胡作非为的话,就算你成天到晚叫嚣自己是好人,你觉得有人会相信吗?”

    “哼,小子,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将杀生道直接交出来,我放你一条生路!”男子脸色难看的说道。

    薛少白微微一笑,说道:“想要我的杀生道,除非你杀了我,不然的话,你一辈子也休想得到杀生道!”

    薛少白可没有兴趣将杀生道传给这种家伙,其实功法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重要,关键是打算用功法去做什么,如果是为了振兴修炼界的话,那将杀生道传授给此人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假如此人只是打算用杀生道去草菅人命欺世盗名的话,想要薛少白将杀生道传授给此人,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上再次出现一丝笑容,接着说道:“老家伙,我劝你还是最好放弃得到杀生道的野心吧,只要我还活着,你便永远不可能有机会修炼杀生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