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7章 不能放弃
    闻言,薛少白一脸的平静,脸上没有丝毫意外。

    他知道,男子并没有和自己胡说八道,这家伙如今既然已经提升了道纹的威力,显然此人也和自己认真起来,这种情况意味着眼前这家伙绝对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否则的话,怎么可能直截了当便提高了道纹的威力?

    此人如今根本就不能确定那道纹的威力在提升之后可以百分之百的干掉自己,万一这家伙的道纹即便是威力提升了也无法摆平自己的话,那该怎么办?如此一来,岂不是男子亏大了吗?

    这一点,男子不可能不知道。

    是以,男子非常清楚,自己如今贸然提升那道纹的威力是非常冒失的一件事,毕竟若是自己的真气每消耗一点也肯定也就少一点,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的真气消耗过度的话,到时候还怎么去对付薛少白?

    男子不可能相信薛少白会在自己的攻击下主动弃权,若是这家伙在自己面前主动弃权的话,那简直和此人的秉性不相符,是以,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没有摆平这家伙,此人就必然会和自己抗争下去,如此一来,自己肯定要催动真气,将道纹的威力提升到极致。

    如果那薛少白没有催动领域的话,男子也不用将道纹的威力提升到极致,毕竟此人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而已,不可能有太可怕的手段,只要自己动用真正的实力,要干掉后者不会有任何问题。

    遗憾的是,薛少白现在已经催动了领域,不论是杀气还是他的实力,都已经被领域加持到了极致,在这种情况下,面前的男子想要轻松摆平他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薛少白有张良计那男子也有过墙梯,薛少白可以利用领域来提升自己的实力,男子当然可以继续压榨自己的潜力,提升道纹的威力,只要他的真气没有枯竭,同时,那元神之躯没有崩溃的话,要摆平薛少白,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奶奶的,这家伙的道纹威力既然已经提升,那我现在和此人作对,简直就和找死没有区别,为今之计,便只有一个办法,那边是尽快从这家伙面前逃出去,免得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最终死在这家伙的手里。”薛少白呢喃道。

    此时的他已经明白,那道纹的威力既然已经提升,那自己若是此时还要在男子面前装腔作势的话,对自己不会有任何好处,此人只怕反手就能干掉自己,而薛少白修炼到现在,当然不可能愿意就这么被男子干掉。

    是以,看到道纹的威力再次提升之后,薛少白的目光直接落到了地面上青衣女子的身上。

    那青衣女子如今还在地上打坐,正忙着回复自己的真气,若是自己现在一个人逃之夭夭的话,那家伙必然会将目标换成地上的女子,到时候,这女人绝对是必死无疑,毕竟连自己都不可能轻松摆平的存在,以这女人现在的实力,怎么可能和他抗衡?

    想到自己之前和这女人毕竟一起对抗过其他人,说生死之交有点过分,但要说患难之交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事情,而以薛少白仗义的性格,既然明知道自己和女人有患难之情,怎么可能随便抛下这女人,如今将女人丢在这里的话,这女人只有死路一条,这是薛少白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是以,既然决定要逃走的话,薛少白绝对不可能随便就放下这女人。

    不过,让薛少白蛋疼的是,这女人如今因为真气不足的问题,根本无法催动手中的传送符,若是此女可以催动自己手中的传送符的话,薛少白当然不可能再去担心此女的安危,毕竟有传送符在手,只要这女人看见情况不对,随时都可以利用传送符逃之夭夭,如此一来,薛少白又何必去担心这女人?

    遗憾的是,此女现在真气浅薄,就算有传送符在手中也根本无法施展,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薛少白此时袖手旁观的话,这女人必然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暗叹一声,心说若是没有真气的话,一个驱魔师在修炼界之中实在是寸步难行,好比眼前这青衣女子,明明修为远超自己,已经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但因为没有真气的关系,如今只能成为跟自己拖后腿的存在,实在是遗憾。

    其实对女子的实力,薛少白多少也有自己的感悟,他知道,若不是因为这女人真气消耗干净的话,是绝对不会被逼到现在这种境地的,而这女人的真气之所以会消耗干净,完全是拜自己所赐,若是自己不让这女人催动传送符从那上官金龙手中逃走的话,这女人想将真气消耗干净也不可能。

    同时,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便是这女人根本不用进入杀降坑,他之所以会进入杀降坑,其实也是为了自己,想要让自己脱离危险,所以才仗着自己手中的传送符进入杀降坑。

    遗憾的是,只怕包括女人在内也根本不会想到,杀降坑里的情况居然如此复杂,进入杀降坑之中,想要再离开,已经没有任何机会,那婆罗门男子如今一心一意的对付薛少白,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女人的插手也根本无法让薛少白脱离危险。

    而且,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那女人是打算用传送符带薛少白一起离开杀降坑,但谁知道如今薛少白没有离开杀降坑不说,包括她自己,如今也被困在了杀降坑之中,这一点,也是女人之前根本没有想到的。

    而薛少白这边,虽然嘴上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心里很清楚女人为自己付出的一切,如今她差点死在这杀降坑之中,就算自己再薄情寡义也必须要承认,这女人现在的危机,完全是由自己引起的。

    即便这女人的危机不是自己引起的话,薛少白也不可能对这女人的生死置之不理,更何况如今恰恰是在自己的影响下?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便已经清楚,在这女人没有脱离危险之前,自己绝对不能对女人置之不理,不然的话,简直就和禽兽没有任何分别。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薛少白忍不住暗叹一声,说道:“自己的修为还是太过浅薄,就算有杀戮领域对自己的实力进行提升,在修炼界之中,也实在是微不足道的事情,毕竟如今这女人之所以会陷入危险,其实和自己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而如果自己的修为能提升上去的话,怎么可能会陷入如此难堪的境地,此时动手,只怕早就已经摆平了眼前这家伙,哪里用得着如今像是一只过街老鼠那样抱头鼠窜?”薛少白暗暗想到,想到自己被眼前男子全程压制,心里实在有些憋屈。

    遗憾的是,他之所以被男子压制,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足的问题,若是他的实力可以提升到让男子仰望的地步,怎么可能还会反过来被男子压制?

    是以,薛少白很清楚,一切的问题都是因为自己实力不足的原因,而自己若是想要摆脱这种尴尬的境地,唯一的办法便是疯狂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是,要知道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如今他还在杀降坑之中,这里的怨气倒是数之不尽,但真气的话,实在是乏善可陈,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想要提升自己的修为,简直是难如登天的事情,唯一的办法便是离开这个鬼地方,等到离开杀降坑进入到一个真气充沛的环境之中,他的修为方才有可能提升。

    当然,若是让薛少白想办法的话,其实也有办法能够提升自己的修为,那便是打开杀降坑里的炼仙阵,以炼仙阵的威力炼化自己体内的真灵气,让自己将真灵气的精华都吸收到体内,这样一来,自己的修为必然会有所提升。

    但是,想到这一点,薛少白就一阵头疼,因为要打开炼仙阵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必须要将当年分裂的仙人魂魄重新凝聚起来,若是那八个仙人魂魄现在没有被人占据的话,就算再怎么危险,那薛少白现在也起码将其中一两个魂魄搜集了起来。

    遗憾的是,那仙人魂魄如今被一个婆罗门的修士占据,如此一来,自己想要将仙人魂魄搜集起来,便必须要想办法摆平那婆罗门修士,不然的话,永远不可能开启炼仙阵,而炼仙阵如果无法开启的话,那自己炼化真灵气的计划无形中就已经破产。

    是以,对付那婆罗门男子成了薛少白势在必行的一件事,可是,让薛少白头疼的是,这婆罗门男子根本不好对付,这是当年有资格叫板空见法师那一群人的存在,以自己如今浅薄的实力,即便催动了杀戮领域,在那家伙层出不穷的手段前,仍旧只有败下阵来的份。

    看到这一幕,说实话,薛少白的心情也非常难受,暗道:“自己如今的情况实在让人担忧,那家伙一时间搞不定,我的真气却在疯狂消耗,维持领域让我的真气已经捉禁见肘,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的话,我根本不用这男子动手,直接就会死在这男子手中,我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证这一点。”

    说实话,看到自己根本不是那男子的对手,哪怕是催动了杀戮领域的情况下,也要被这男子压制,薛少白心中要是没有打退堂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因为女人的存在,他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能退,不然的话,死的就不止他一个人,自己一旦有什么意外,这女人也绝对会死在那家伙的手里。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知道,无论自己是不是那男子的对手,如今都必须要硬着头皮上,虽然现在的情况对自己很是不妙,但这也不代表自己就百分之百会死在男子手中,毕竟这家伙的真气也快要枯竭,如果此人的真气枯竭,到时候,空见法师等人完全可以压制此人,自己当然也不用担心再有性命之忧。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