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0章 心怀鬼胎
    “师弟,我知道你是一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如今到我这里来,想必正是为了打听星木的情况吧?”老者眯着眼睛说道。

    被老者一语中的说破了自己的心声以后,男子当即便笑了起来,说道:“师兄既然已经看出来了,又何必要让我解释?”

    老者没有说话。

    实际上,以老者的见识怎么可能不知道男子到自己这里来的目的?这男子和自己向来就没有什么交集,虽然两人都是一个宗门的人,但因为信念不和,所以很少会有接触。

    在这种情况下,能看到男子登门拜访自己,那更是少见,甚至当初男子刚刚踏足这片雪峰的时候,自己还以为是眼花了,等到自己真正看清此人之后才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

    如今,听到男子一脸自信的回答自己,老者知道,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问题,这男子的确是来打听他门下弟子星木的情况。

    天都试炼在天道宗里很有地位,名声也非常响亮,即便很多刚入门的弟子也知道天都试炼的存在,而天都试炼因为在门派之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想要参加也很是困难,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这天都试炼每次最多也只能三个人参加。

    这一次老者门下的弟子星木申请参加天都试炼,而男子这边同样有弟子参加了天都试炼,这天都试炼因为在门派之中的地位很是不凡的关系,所以但凡有弟子可以完成试炼,对那弟子的师父来说,也是脸上有关的事情,甚至这个弟子的师父在门派之中,地位也会节节攀升。

    因为这一点,所以很多峰的长老都想推荐自己门下的弟子去参加。

    遗憾的是,因为这天都试炼在门派之中的威名,很少有弟子有胆子真的去参加这种要命的试炼,毕竟若是试炼失败的话,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且根本就没有回头路可走,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会有人愿意再去参加什么天都试炼。

    不过,别的山峰弟子不敢去参加天都试炼,不代表老者和男子的弟子没有胆子去参加。

    那老者门下的星木,以及男子门下的星河都参加了这一次的天都试炼。

    因为这一点,不管那老者是不是愿意,他都无意之中成为了男子的竞争对手,而因为竞争对手的关系,那男子自然要到老者这里来打听一下情况,看看这老家伙的弟子有什么本事,能有几成通过试炼的把握。

    若是这一次那老者门下弟子通过了试炼的话,男子可以保证,将来在门派之中,这老者肯定不会再拿正眼看起来,虽然这老家伙随时都表现的很是慈祥,但身为那老者的师弟,男子对老者的秉性多少也了解一些,知道这老家伙并没有他表面看起来那么慈祥。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老家伙比自己还要心狠手辣,因为这一点,男子虽然在门派之中很是狂妄,但对老者却永远不敢不尊重,否则的话,男子很是怀疑,自己会不会在某天夜里被这老者直接干掉。

    不过,若是自己门下弟子可以通过这次的试炼的话,男子可以保证,将来这老家伙再也不可能有机会在门派之中和自己抗衡,毕竟他也知道,若是自己门下的星河可以通过试炼的话,自己将来在门派之中地位根本无法想象,在这种情况下,眼前老者怎么可能还有资格和自己抗衡?

    若是此人胆敢来找自己麻烦的话,包括宗主在内都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而在门派之中,有宗主的大腿可以抱,到时候,什么人又敢来招惹自己?

    是以,对于自己门下弟子星河能否通过试炼这件事,男子很是紧张,他可不想看到那星河努力了半天,最后却没有通过试炼,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在老者面前只会更加抬不起头,被这家伙在宗门之中持续压制。

    男子在宗门之中本来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存在,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宗门之中被人压制?

    是以,若是可以的话,男子肯定不愿意那老者的弟子这一次参加天都试炼从里面脱颖而出,若是星木得到宗门肯定的话,那老者的地位肯定不用想也会提升不少,到时候,自己在门派之中的处境肯定也更加艰难。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魁梧男子展颜一笑,说道:“既然是师兄你早就已经知道了我的目的,又何必要和师弟我遮遮掩掩的?星木有几成机会通过试炼,师兄直接告诉我不久行了?”

    说实话,这番话便已经相当不客气了,但老者了解面前魁梧男子的为人,知道他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所以,尽管这番话对自己显得有些不客气,但老者也根本不在意,目光一动,说道:“师弟,你既然觉得我能肯定星木有几成机会可以通过试炼,那么我想问你,星河又有几成机会可以通过试炼?”

    这番话立刻便然魁梧男子的眉头皱了起来,沉默片刻便听到那魁梧男子说道:“师兄怎么反倒是问起我来了?若是我能肯定的话,又怎么可能到师兄你这里来?”

    “既然师弟你都无法肯定自己的弟子,那师兄我又怎么可能肯定?”老者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将了男子一军。

    男子冷哼,这老家伙明显是不想告诉自己,所以才用这番话来搪塞自己,毕竟他是师父,怎么可能不知道弟子的情况?若是连弟子的情况也不知道,又怎可能传授弟子驱魔术,若是不知道弟子的修为和潜力,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也无疑是痴人说梦。

    是以,听到老者的话,男子的脸色顿时便阴沉了起来,冷哼一声,便听到男子说道:“我知道师兄你是不愿意告诉我,所以才用这种话来搪塞我,不过师兄你放心,就算你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星河的情况我比你清楚,以星河的实力,要通过试炼,简直是易如反掌,我如今担心的也并非是星河无法通过试炼,而是担心若是无法在试炼之中摆平你的弟子星木!”

    “嘿嘿,师弟你放心,以星木的修为,星河想要摆平他根本就不可能。”老者笑了笑,说道:“反倒是老夫来看,这次最有希望通过试炼的乃是星木,以星木的修为,要想通过试炼,实在是易如反掌,只要星木通过了试炼,到时候师弟你就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

    “天才?”男子大笑道:“师兄你也太高估星木的实力了吧?以星木的实力,怎么可能担当得起天才这两个字?你认为星木是天才,那将我弟子星河放在什么位置?”

    “嘿嘿,师弟你何必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再来判断如何?你应该知道,星木进入我天道宗不过十年的时间,十年之中,便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四级驱魔师的境界,这一点,你的弟子星河可以做到吗?我记得星河进入我天道宗已经上百年时间,百年之中才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这一点,怎么可能和星木媲美?”老者笑着说道。

    不得不说,那老者口中的星木确实是一个不得多得的天才。

    这世间有无数人都自称自己是天才,然而真正的情况却是这些人距离天才实在还太过遥远,大多数所谓天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徒有其名而已,即便是这男子的弟子,也同样如此。

    因为这一点,在男子看来,那星木其实也是一个被吹出来的天才,此人撑死了也就和星河一个程度的天赋罢了。

    然而,虽然男子对星木多少有些成见,但是,那星木真的加入到宗门之后,男子才知道,自己之前完全错看了那星木,那家伙无论修为还是潜力,都远超星河,此人竟然只用了十年时间便突破到了四级驱魔师的境界,而自己的弟子星河,突破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居然用了整整上百年时间,单凭这一点,自己的弟子星河就绝对无法和星木媲美。

    当然,虽然无法和星木媲美,但是,一个驱魔师重要的并非是潜力的深厚,而是战斗经验,星河虽然在潜力上无法和星木媲美,但是后者的斗法经验绝对是星木无法想象的,星木想要轻松摆平星河,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

    而这一次两人一起参加天都试炼,为了将那星木扼杀在萌芽之中,男子赐下了好几种杀手锏让星河在试炼之中干掉星木。

    天都试炼有一个很不通人情的地方,那便是试炼之中门派弟子可以互相厮杀,不用顾忌门派之情,而宗门之中也没有反对过这种行为,这也就意味着,即便在试炼之中干掉了自己门派的师兄弟,到时候,也不用担心门派来惩罚自己。

    因为这一点,男子才会赐下杀手锏,让星河找机会在试炼之中干掉星木,免得真的让这家伙成长起来。

    若是后者当真成长起来的话,男子可以保证,这家伙将来肯定会给自己制造无数的麻烦,到那个时候自己才想办法去解决的话,显然已经迟了。

    想到这里,那男子便逐渐收回念头,盯着老者打量一眼,旋即微微一笑,说道:“师兄,我知道,你对星木寄予了厚望,相信此人必然可以通过试炼,但是,我想你根本不知道那试炼有多危险,一旦星木死在了试炼之中,你就知道,你现在的想法有多么天真了!”

    “死?”老者笑了起来,说道:“师弟,你还是太小看星木了,若是星木那么容易就死在星河手中,我也不会让他去参加天都试炼了。”

    “哦?”男子一惊,眼神顿时便变得玩味起来,说道:“怎么,师兄你知道我吩咐星河对付星木这件事?”

    老者脸上笑容不减,说道:“如果你没有吩咐的话,那才是真的奇怪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