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6章 道纹再现
    看到那薛少白居然再次催动了杀气,男子顿时便大笑起来,说道:“小子,你居然还敢尝试用杀气来对付我,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你的杀气根本就无法撼动我吗?”

    薛少白沉默。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杀气如今之所以无法撼动此人,不是因为此人的修为有多么高深,也不是因为此人的修为有多么可怕,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在于此人手里的道纹。

    若是没有道纹的话,薛少白想要摆平这家伙简直就易如反掌,但是,在有道纹的情况下,自己想要轻松摆平此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可能。

    然而,若是一次不能摆平,那就两次,两次不能那就三次,薛少白相信,只要自己一直努力下去,想要干掉男子并非没有丝毫的可能。

    当然,这一点,男子也清楚,之前因为不清楚那杀戮领域的威力,被薛少白凝聚的杀气打中了身体,原本以为这家伙凝聚出来的杀气根本不足为惧,谁知道在受到此人攻击之后,自己的身体在那杀气下竟然有崩溃的迹象。

    这一点,让男子几乎不敢相信。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一次让男子意识到了薛少白的手段,知道这家伙修炼的杀生道很不简单,在此人的杀生道之下,自己稍微有一点大意,一命呜呼那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想到这里,此时看到薛少白再次催动杀气的时候,已经在薛少白手里吃过亏的男子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大意?手腕一抖,便看到男子直接催动真气,嗡的一声,道纹再次从男子体内浮现,而后,只见道纹直接一卷,眨眼之间,便看到那道纹浮现在了男子身前,再次形成了一道屏障。

    “你就打算一直用道纹来防御吗?”看到这一幕,薛少白神色一沉,说道。

    说实话,其实薛少白更愿意看到这家伙跟自己动手,毕竟只有此人跟自己交手,他的真气才能消耗,若是此人真气没有消耗,而自己的真气在不停消耗的话,到了最后是什么情况就算用脚趾头也能想到。

    是以,薛少白当然不愿意看到这家伙仅仅只是在自己面前防御,毕竟他出手的目的很是单纯,只是为了想要这家伙大量的消耗真气,占有者家伙的真气消耗到不足以和自己抗衡的程度,自己再跟此人动手,自己才有胜算。

    不然的话,只要这家伙体内的真气充沛,自己想要干掉此人,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然而,那薛少白的这番打算男子其实早就已经猜到,他很清楚,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想要干掉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唯一的办法便是大量消耗自己体内的真气,只有自己真气枯竭,无法施展各种驱魔术之后,这家伙再对付自己,才有些许胜算。

    若不是这样,这家伙若是和自己硬碰硬的话,绝对不可能在自己手中占到任何便宜。

    想到这里,再看到此时薛少白出手,男子便已经肯定,自己的猜测绝对是**不离十,不然的话,这家伙看到自己不动手,不可能神色变得这么难看。

    此人看到自己不愿意出手,肯定是担心自己的真气太过浅薄,这样的话,他想要利用领域内的杀气来干掉自己的计划来干掉自己的打算只有落空的下场。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男子直接笑了起来,说道:“怎么?看到我不肯出手你着急了?”

    薛少白冷哼,这个时候,他当然不可能随便回答男子,免得被这家伙看到自己的打算。

    与高手过招,最忌讳的便是自己的打算被对方洞悉,若是连自己的计划都被对方洞悉到的话,想要横扫对手,几乎没有任何可能,高手之间过招,更注重的是斗法经验,一旦自己的打算被对手洞悉,再想干掉自己的对手,无疑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其中的道理以薛少白的见识怎么可能不知道?

    是以,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的目光立刻便是一沉,他很清楚,这家伙能说出这番话肯定已经是看出了一点端倪,不然的话,是绝对不会用这番话来试探自己。

    不错,在薛少白看来,这家伙这番话只是为了试探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消耗他的真气,若是自己回答此人的话,肯定会坐实这种猜测,到时候,男子完全可以利用手中仅剩不多的真气来对付薛少白,届时,等待薛少白的便只有死亡一条路可走。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一转,微微一笑,说道:“我管你出不出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不要以为一道道纹就可以阻拦我,这道纹可以阻拦我一次,但不可能阻拦我无数次,一旦我打破你的道纹,到时候是什么结果,我想就算不用我提醒你也心知肚明。”

    “嘿嘿,小子,我当然知道道纹被打破之后是什么后果,但是,你觉得你有能力打破我的道纹吗?你的杀气虽然恐怖,但和我的道纹还不是一个等量级的神通,你想要以杀气来撼动我的道纹根本没有任何可能。”男子冷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便听到男子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所以,我建议你小子还是考虑一下我刚才的话,若是你现在拜我为师的话,我们不仅可以冰释前嫌,甚至我还可以将道纹传授给你,如此一来,你小子既不用死在我手里,甚至还可以从我手中学走一套撼天动地的驱魔术,何乐而不为?”

    “行了,你不用再说这种废话了,我也不是什么三岁小孩子,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番话?”薛少白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不过只是想要用这番话稳住我,等到你回复真气的时候,再将我直接干掉,如此一来,若是我现在不肯一鼓作气干掉你的话,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说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神色逐渐冷静下来,而后,数千道汇聚到他手心里的真气被其狠狠一捏。

    只听轰的一声,那数千道真气在他手心里直接崩溃,无尽威压扩散横扫天地,使得这片天地立刻便出现了阵阵涟漪,无尽涟漪交织,使得这片苍穹的怨气在那涟漪的崩溃之中直接崩溃!

    怨气竟然崩溃了?!

    看到这一幕,包括薛少白,眼中也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根本不会想到,这杀其在催动到极致之后,竟然连怨气都可以摧毁!

    之前他催动上千道杀气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个效果,但是,此时为了对付男子的道纹,薛少白一鼓作气,直接便催动了三千多道杀气,谁也不会想到,这三千道杀气催动出来之后,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效果,杀气震动,居然连他之前汇聚到此地的怨气都崩溃的干干净净。

    那怨气的威力如何薛少白早就已经有所体会,更何况,之前为了对付男子,薛少白并非没有催动过怨气,而怨气一旦催动之后,包括,男子,也根本无法和那怨气抗衡,但是,如今催动杀气之后,那杀气直接便让自己凝聚起来的怨气崩溃。

    这杀气的威压之强,简直就让人无法想象!

    “想不到这家伙凝聚了数千道杀气之后,居然直接就让这杀气发生了质变,竟然可以将此地的怨气都摧毁,奶奶的,这怨气本座连本座都没有办法,谁知道居然被这家伙摆平!实在让人不敢相信!”男子沉吟,看到怨气崩溃的瞬间,眼中也立刻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

    那男子在这杀降坑里数百年时间,接触怨气也不是一天两天,怎么可能不清楚那怨气的威力有多可怕?在他看来,这怨气不到五级驱魔师的境界,根本就无法摧毁。

    然而,眼前的薛少白哪里有五级驱魔师的修为?在没有五级驱魔师修为的情况下,竟然也将那怨气摧毁的干干净净,这一点,意味着什么?岂不是意味着那家伙现在凝聚起来的杀气已经可以和五级驱魔师的攻击媲美?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之间,接着说道:“如此说来,若是我现在在这家伙的杀气面前稍微大意一点的话,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奶奶的,居然被一个初级驱魔师逼到这种境地,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的话,将来本座在修炼界上还有什么立足的资格?”男子一脸阴沉,看到那薛少白手中的杀气爆发出来的威力,心情顿时便复杂了起来。

    虽然之前男子看到那薛少白施展过杀气,但是,彼时的他,以为那便是杀气威力的极限,但是,谁知道那薛少白直接直接刷新了他的判断,那杀气的威力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居然可以连怨气都摧毁!

    而且,这还只是杀气的威压而已,若是那杀气真正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怎么去抵挡?在这等可怕的杀气之前,只怕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之间,真气一震,直接便打出了一道道纹!

    顿时之间,便看到阵阵金芒从男子体内绽放出来,嗡的一声,那金芒涌动在男子身前直接交织出一道符文,那符文的造型很是古老,阵阵沧桑的气息从符文上传递出来,使得那符文的威压顿时便膨胀到了极点。

    咔咔咔咔!

    那符文上绽放出来的威压与薛少白手中的杀气威压互相抗衡,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并且无尽的威压在薛少白身体上波动,使得那薛少白的脸色当场便苍白了起来。

    要知道,虽然此时的薛少白可以催动领域,甚至可以凝聚几千道杀气,但是,他的身体仍然只是初级驱魔师的身体,他也并非什么炼体士,只是一个普通的驱魔师而已,虽然天赋很高,但天赋不代表他肉身就很强大。

    是以,在这两股威压的互相作用下,薛少白的身体顿时便有支撑不下去的迹象,整个人的面色不仅变得很是难看,且目光里也隐隐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暗道:“这家伙到现在了还能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威压?这怎么可能?!难道之前这家伙一直也没有真气上的消耗不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