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5章 崩溃的杀气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此时的男子既然已经选择放手一搏,薛少白当然不可能在有任何留手,体内杀气嗡的一声,便直接从其体内席卷出来,涌动之时,便看到那杀气汇聚在薛少白手中的剑锋上。

    此时的薛少白,并没有打算将手中的杀气斩出去,他知道,男子现在的实力已经远超之前,若是自己直接将杀气斩出去,未必就能伤到男子,且伤不到男子不说,此消彼长之下,自己还有可能落到男子的手中。

    是以,此时的薛少白绝对不敢贸然将手中的杀气斩出去,哪怕那杀气也已经涌动到了极致,数千道杀气席卷在一起,涌动起来的威力简直惊人,附近的怨气倒卷,在接触到那杀气的瞬间,便看到怨气疯狂扩散出去,根本无法和杀气纠缠在一起。

    然而,看到杀气席卷,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没有任何犹豫,催动手中杀生刃,真气震动之间,便看到无尽怨气倒卷,再次缠绕到了剑锋之上。

    本来之前那薛少白凝聚怨气乃是为了对付男子手中的金雷蜈,如今金雷蜈虽然已经被男子收了起来,但是,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将金雷蜈再放出来?

    若是此人将金雷蜈悄悄放出来对付自己,而自己又没有任何察觉的话,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薛少白并非没有和金雷蜈交手过,很是清楚,一旦自己被金雷蜈偷袭的话,到时候,绝对是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怎么可能愿意自己被金雷蜈偷袭?

    是以,如今虽然那杀气在排斥怨气,但是,为了防备男子用金雷蜈偷袭自己,薛少白绝对不可能让怨气脱离自己的掌控感,不然的话,若是男子催动金雷蜈对付自己,自己只怕连反抗的手段也没有。

    故而,尽管那怨气此时遭到了杀气的排斥,但薛少白仍旧没有放弃怨气的意思,手腕一抖,体内真气再次爆发,便看到无尽怨气突然凝聚,直接便汇聚到了薛少白左臂上。

    虽然此时他将怨气重新收了回来,但是,为了避免杀气和怨气产生冲突,他当然不可能将怨气也收集到剑锋之上,否则的话,若是那怨气和杀气冲突的话,自己不仅要对付眼前男子绽放出来的杀气,同时还要解决怨气和杀气冲突的麻烦,到时候,薛少白无论有何等可怕的天赋,也绝对不可能轻松摆平。

    是以,薛少白将怨气收集到了自己左臂上,看到左臂上缠绕的数千道怨气,薛少白眼中也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来吧老家伙,咱们来分出一个生死吧!”

    婆罗门男子的声音顿时便从天空中传来,冷哼道:“本座早就已经没有兴趣和你小打小闹下去了,你也知道,本座正在炼化仙人魂魄,可没有时间和你浪费真气!”

    薛少白说道:“只怕你这仙人魂魄一辈子也不可能炼化出来了!”

    “哦?”婆罗门男子微惊,说道:“小子,怎么突然间这么自信了?嘿嘿,我知道你杀气的威力究竟如何,之前我已经领教过,在我看来,这杀气若是用来对付之前的我,可能没有一点问题,但是,要用来对付现在的我,只怕没有任何可能。”

    说到这里,那婆罗门男子的语气也变得有些调侃,说道:“你可知道,现在我究竟催动了多少真气?”

    薛少白说道:“不论你催动了多少真气,不能摆平我,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说话之间,便看到薛少白突然扬手,一道杀气嗡的一声,直接便斩了出去。

    那杀气在半空中形成一道血光,划过虚空之时,只听虚空响起了刺耳的嗡鸣之声,道道裂缝从虚空中弥漫出来,似乎根本就无法抵挡那杀气的威力。

    “想不到你小子的剑光威力居然再次提升了!你到底在自己剑光之中做了什么手脚?”男子冷声问道,嗓音穿透天地,响彻在薛少白的耳边。

    听到男子的声音,薛少白笑着说道:“你我之前都留了一手,何必要我说出来?”

    “也就是说,你之前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剑光的全部威力施展出来?”男子皱眉。

    薛少白说的没错,之前为了防备那小子还有什么别的手段,男子一直也都留了一手没有将自己的实力全部施展出来,而薛少白之前也为了防备男子,同样没有将自己全部实力施展出来。

    然而,此时既然那男子已经有了见生死的打算,若是薛少白继续隐藏自己实力的话,到时候,只怕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是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薛少白哪里还敢隐藏自己的实力?

    原本他这剑气的威力便是随着那杀气数量的多寡而提升,之前薛少白凝聚出来的剑光绝对没有上千道,但是,既然此时那男子打算分出一个高下,尤其是看到这家伙催动如此恐怖的真气之后,薛少白也意识到,自己若是不将那杀气的威力提升到极致的话,到时候,只怕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是以,略微沉默之后,便看到薛少白直接将体内剩下的数千道凝聚到一起,形成了一道威力无法想象的剑光,哪怕是虚空,在剑光形成的那一刻,竟然也在疯狂崩溃,这一点,让男子简直就无法想象,根本没有料到,那薛少白的手段竟然如此恐怖,居然还藏着这么恐怖的手段没有施展出来。

    之前他的剑光无论如何也无法撼动虚空,然而,此时的他,施展出来的剑气不仅撼动了虚空,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虚空根本就无法抵挡这剑气的威力,眼看此人施展出来的剑气竟然有这等威力,那男子又岂能有胆子去抵挡?

    要知道,男子的真气就算再怎么可怕,也绝对无法和虚空媲美,如今,连虚空都无法抵挡的剑光,自己的真气又怎么可能抵挡?

    是以,看到那剑光朝自己涌来,男子面色一沉之际,哪里还敢有丝毫犹豫?

    嗡的一声,便看到男子真气凝聚出来的云彩忽然收缩,眨眼之间便化作了一个中年人的摸样。

    那中年人碧眼方瞳,面如冠玉,一看就知道是道行很是不浅的存在,而中年人从天空中分浮现出来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身躯一动,便急速后退了出去。

    “怎么?之前你不是说要分出一个高下吗?怎么现在看到我的剑气,你反而要逃了?”薛少白冷笑着说道。

    之前这男子信誓旦旦的说要摆平自己,这件事才过去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但这家伙仿佛是有失忆症,明明说过要摆平自己,如今看到自己剑气朝他飞去的时候,却根本不敢抵挡,直接便逃之夭夭,丝毫也不敢和薛少白的剑气硬拼。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笑意,心说这家伙好歹也是四级驱魔师,面对一个初级驱魔师的攻击,居然逃了,若是这件事被其他那些四级驱魔师知道的话,这家伙只怕一辈子也抬不起头。

    不过,这也是因为遇到了我,要是遇到的是其他的初级驱魔师,别说逼走这家伙了,只怕早就已经死在这家伙手中了。

    虽然此人如今被我逼走,但此人的修为确实不负四级驱魔师,任何一个初级驱魔师,即便是初级驱魔师之中的天才之辈碰到了,也绝对无法在此人手中活下来,自己如今能够将此人逼退,即便将来仍旧要死在此人手中,单凭这样的战绩,也足以含笑九泉了。

    “哼,小子,你休要得意!”听到薛少白嘲讽自己,男子脸上立刻便划过了一道杀机。

    男子毕竟是高手,若是被一个同境界的驱魔师讥讽了,因为后者的修为摆在那里,男子可能还能释怀,但是,薛少白是什么修为?这家伙仅仅只是初级驱魔师的修为,一个初级驱魔师竟然也敢小看自己?且还嘲讽自己!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如不是自己现在要炼化那仙人魂魄,男子可以保证,自己一只手,也足以摆平眼前这小子!

    想到这里,便听到男子冷哼道:“小子,本座今天若是不将你挫骨扬灰的话,将来也不用在修炼界混下去了!”

    听到这番话,薛少白立刻便笑道:“如今你是泥菩萨过河自身也难保,你怎么搓我骨扬我灰?”

    薛少白很清楚,这家伙为了炼化仙人魂魄,绝对不可能随便离开自己闭关的地方,如今炼化还没有完成,一旦离开,谁也不能保证那炼化会不会失败,若是失败的话,男子绝对要被仙人魂魄反噬,到时候,根本不用薛少白出手,这男子便要被那仙人魂魄干掉。

    想到这里,薛少白很清楚,这男子在没有将仙人魂魄炼化完成之前,本体是绝对不可能出来对付自己的,而此人既然本体不会出现,单单一道真气,即便这真气的威压再怎么恐怖,薛少白也有信心去和那真气抗衡。

    是以,看到真气在自己面前波动,薛少白的脸色很是平静,一道杀气,直接便斩了出去,嗡的一声,便看到那杀气爆发,猛然之间便朝男子方向飞去。

    轰!

    一声巨响,直接在男子所在方向爆开,无尽涟漪在天地间激荡的同时,直接便朝男子淹没了过去。

    看到涟漪卷来,男子眉头微皱,手掌一拍,一道真气便已经从男子手中拍了出去的。

    那真气巨掌刚从男子手心里爆发出来,便看到真气巨掌猛然暴涨,原本不过脸盆大小,但是眨眼之间,便看到那巨掌膨胀到了房屋大小,阵阵威压席卷,直接将朝男子围拢的涟漪震飞出去。

    看到涟漪被震飞,薛少白的脸色顿时便难看了几分,那涟漪并非是真气,乃是他的剑气在崩溃之后所形成,每一道涟漪都是一道杀气。

    之前在男子身体周围卷动的杀气起码有数百道之多,男子此时乃是真气之躯,防御力绝对无法和自己的肉身媲美,是以,一旦那杀气席卷到他的身上,到时候,这男子的真气之躯必然会崩溃。

    届时,薛少白在动手将男子剩下的真气炼化,到时候,男子施展出来的这道杀招对薛少白来说,便再也没有任何威胁。

    然而,让薛少白万万想不到的是,男子居然看破了那涟漪乃是杀气,眼看杀气将要将其淹没的时候,直接出手,将所有杀气全部拍散!

    看到涟漪疯狂溃散,无尽杀气倒卷出去,薛少白的脸色顿时便难看起来,他哪里会想到,这老家伙竟然可以看穿那涟漪乃是杀气!自己将那杀气已经隐藏的足够完美,竟然仍然让这河家伙察觉了出来,这怎么可能?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