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5章 一缕仙气
    一直以来,男子其实也没有将薛少白放在眼里,原因就在于薛少白的修为确实无法给男子带来任何威胁,在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别说男子,就算是薛少白,也不可能如此小心翼翼,还将对方放在眼里。

    遗憾的是,恰恰是因为男子的大意,导致自己现在的处境非常糟糕,一边要被那空见法师等人针对,另外一边甚至要被薛少白压制。

    这男子当年在天竺的时候,那是何等的可怕?如今在这个鬼地方居然要被薛少白压制,这一点,怎么可能让男子想的通?

    当然,男子也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被薛少白压制,原因就在于自己的大意,若是自己在对付这家伙的时候小心一点,怎么可能落到今天你这般田地?居然被一个初级驱魔师压制,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当然,虽然如今隐隐有被薛少白压制的迹象,但高手就是高手,以男子的修为,尽管被薛少白压制,但也不可能没有任何后手对付薛少白,甚至可以这样说,只要给男子机会,哪怕这机会再怎么渺茫,只要让男子抓住了,要干掉薛少白,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不过,现在的薛少白根本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在这种情况下,男子想要抓住的机会对付薛少白,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眼前男子也非常清楚。

    是以,看到那薛少白此时仍旧严正以待的盯着自己的时候,男子的神色也冷漠了几分,很清楚,自己现在想要抓住这家伙的破绽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是以,冷笑一声,便听到男子说道:“小子,说实话,我倒是很佩服你,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居然还敢挑衅我,实在不知道你是不是活腻了。”

    薛少白笑了笑,现在根本没有必要和男子争执,与其和此人争执分出一个高下,不如用身手来说话,若是男子能够摆平自己的话,薛少白并不用浪费唇舌来解释什么,但是,若是这家伙反而被自己干掉的话,到时候,薛少白的话才会显得有力。

    想到这里,薛少白当然不可能随便和男子废话,微微一笑,体内真气狠狠一震,便看到那薛少白直接冲了出去,嗡的一声,抖动手中杀生剑,卷起一道怨气,直接轰向了那闪电中的金雷蜈。

    那怨气本来就有克制这金雷蜈的能力,如今虽然金雷蜈躲进了闪电之中,但是,要知道那闪电本身也是属于金雷蜈的力量之一,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手中的怨气哪怕是这闪电,也能轻松克制。

    而在怨气轰击到那闪电上的时候,情况也正如薛少白预料的那样,怨气轰鸣之中,直接狠狠打在了闪电之上,而在遭受到怨气攻击之后,便看到那闪电疯狂抖动,仅仅只是眨眼的时间,数百道闪电便已经在薛少白面前崩溃。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露出了笑脸。

    说实话,在看到那闪电崩溃之前,薛少白也仅仅只是猜测自己的怨气可以威胁到男子的闪电,毕竟之前他根本就没有催动怨气对付过闪电,但是,现在看到闪电崩溃之后,薛少白终于可以确定,自己的怨气的确可以对付眼前闪电。

    当然,这种情况仅仅只限于这金雷蜈的闪电,若是驱魔师打出来的闪电,那怨气想要压制根本不可能,毕竟驱魔师打出来的闪电是通过真气凝聚,而金雷蜈的闪电乃是这灵虫本身的天赋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以怨气来压制驱魔师体内的闪电自然不可能实现。

    不过,虽然这怨气无法对付驱魔师体内的闪电,但是,只要能对付从金雷蜈体内打出来的闪电,对薛少白来说,便已经足够了,毕竟现在对他威胁最大的根本不是其他驱魔师,而是眼前的金雷蜈,若是连金雷蜈的闪电都无法摆平的话,就算可以摆平驱魔师打出来的闪电,又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舔了舔嘴唇,说道:“如果你说的是你的本体的话,我当然不可能是你的本体对手,但是,如果你说的是你的金雷蜈的话,嘿嘿,现在不是对手的是你的金雷蜈!”

    “哼!”男子冷哼,薛少白这番话明显就是嘲讽,男子当然直接就听了出来,而后,便听到男子话锋一转,说道:“也对,你小子如今压制住了我的金雷蜈,的确有资格在我面前狂妄,这个世界,向来是拳头大的人说了算。”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顿时便笑了起来,说道:“这么说,你也承认我的拳头比你大了?”

    男子大笑道:“我只是在说一般人都知道的潜规则,何曾承认你的拳头比我的要大了?不过,听你的口气,好像到现在都还很自信可以轻松摆平我,小子,你给我看清楚了,你现在撑死了摆平了我的金雷蜈,想要摆平我,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根本不够看!”

    薛少白没有吭声,正如这男子说的那样,修炼界的一切都是靠实力说话,若是有实力的话,当然可以随便嘲讽男子,但是,若是没有实力的话,一旦嘲讽男子,不过只是在给自己蒙羞而已,薛少白可没有兴趣给自己蒙羞,是以,沉吟片刻,便看到薛少白目光微微一闪,说道:“行了,咱们也不必废话了,直接动手吧!”

    说话之间,薛少白又是催动了数百道怨气,嗡的一声便打向了男子,本来之前便已经在这怨气之中吃过亏的男子,看到那怨气冲自己打来,心脏狠狠一抽,他很清楚,这家伙的怨气远超自己的想象,乃是天生克制自己金雷蜈的力量,若是自己大意的话,别说金雷蜈要死在这家伙手中,包括自己的本体也就可能在此人手中吃亏。

    说实话,若是从这一点来说,那薛少白一个人的力量便足以堪比空见法师等人,是男子根本就不敢小看的对象。

    “想不到中原之中还有这等不凡的存在,当年我刚刚进入中原的时候,祭司便警告我,千万不可小看中原人,我还以为那只是祭祀在胡言乱语,直到今天,看到这叫做薛少白的家伙,我才知道,祭祀根本就没有和我开玩笑,中原大地果然是卧虎藏龙的地方。”男子呢喃,实在是为薛少白的实力感到震惊。

    “不过,这家伙的天赋再怎么出色,也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若是放开手脚的话,我要摆平这家伙根本就不是问题,如此一来,我又何必要忌惮这家伙?”男子目光一闪,接着说道。

    当然,虽然此时男子语气之中很是自信的样子,但是,因为之前已经在薛少白手中吃过亏的缘故,这件事也给男子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如今在这家伙面前最好不要太过得意,否则的话,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再让自己吃亏一次,若是自己继续在他手里吃亏的话,那自己这四级驱魔师的脸将丢的一干二净,到时候,即便能摆平这家伙,将来自己在修炼界之中又怎么可能抬得起头来?

    想到这里,男子的心情也平静了很多,并没有因为自己境界上的优势而得意。

    当然,男子的反应薛少白也看在眼里,发现这家伙分分钟就已经冷静下来之后,面色也凝重了很多,若是这家伙一直得意的话,那在自己面前,难免不会露出什么破绽,到时候,自己抓住这稍纵即逝的破绽,给这家伙一个深刻教训,甚至直接重伤男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薛少白脸上也荡起了一丝笑容,说道:“老家伙,我知道你的修为远超于我,但是,仅仅只是修为超越我便想要全面压制我,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也不是第一天进入修炼界,多少也累积了一点战斗经验,如今只要不是白痴,都非常清楚,你已经被我压制住,只要我继续加把劲,到时候摆平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闻言,男子立刻便冷笑起来,说道:“小子,若是你真的可以摆平我的话,现在便动手好了,何必要废话连篇,你觉得我是你废话就可以打败的存在?”

    看的出来,男子也没有兴趣和薛少白继续磨嘴皮子,与其在这里互相试探和刺激对方,不如直接动手分出一个胜负,这种事情比任何语言上的刺激都来的有意义。

    是以,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的脸色稍稍一沉,随后,便看到薛少白手中突然涌现出一道幽光,阵阵威压从幽光之中扩散,而后,又看到那幽光席卷,直接冲到了薛少白手中的杀生剑之中,再然后,便看到那幽光已然消失在了剑锋之中,似乎与剑锋之中的杀气合二为一,沦为了一股力量。

    “这家伙刚才绽放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那幽光之中感受到了无法想象的生机?!这生机甚至不下于这仙人魂魄之中残留的一丝仙气,莫非,那幽光当真便是仙气不成?”男子暗暗想到。

    在发现那幽光隐藏的强大生机之后,男子的面色难看了起来,这幽光并非寻常幽光,若是寻常幽光也就罢了,以男子的实力根本不会去在意,然而,如今发现这幽光之中的生机根本就超乎想象。

    同时,因为男子炼化过仙人魂魄的原因,虽然一直也没有成功,但毕竟是接触过仙人魂魄,那仙人魂魄之中虽然已经没有了仙力,但却残留了几丝仙气的痕迹,男子接触到这仙气痕迹之后很是清楚的发现,仙气和真气不同之处就在于,那仙气的生机根本无法想象。

    而现在薛少白绽放出的这道幽光,其生机丝毫不亚于那仙气,因为这一点,自然让男子很是惊讶,以为那薛少白绽放出来的幽光实际上是一缕仙气。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