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4章 可怕的观察力
    这番话,完全就是在嘲讽婆罗门男子,后者也不是白痴,怎么可能听不出这番话的深意?

    然而,此时的婆罗门男子却根本不生气,原因很简单,如今已经胜券在握,完全压制住了在场几个老家伙的他怎么可能将那空见法师等人的话放在眼里?

    若是这几个家伙从自己手里逃走了,那自然是临当别论,但是,现在这几个家伙根本不可能从自己手心里逃走,在几人根本不可能逃出升天的情况下,男子怎么可能将这几个老家伙的嘲讽放在心上?

    微微一沉吟,男子便笑了起来,说道:“口气倒是不小,居然还敢小看我,你们可知道现在都已经是什么情况了?”

    空见法师笑道:“我等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如今我等落到你的手里,依靠这元神之光,你想要干掉我们很是容易,但是,不要太得意了,你也知道,我们这几个人都是修炼了数百年的老江湖,你虽然限制住了我们,但你怎么知道,我们就一定没有办法从你的元神之光逃出去?”

    这番话让男子微微沉默了片刻,说实话,男子的确是担心这几个家伙搞出什么幺蛾子,正如空见法师的话,这几个人全都是修炼了数百年的存在,自己绝对不能小看。

    要知道,就连那薛少白都如此棘手,更何况是这几人?薛少白才什么修为?不过初级驱魔师而已,但是,哪怕是初级驱魔师,也能让他吃亏,这一点,让男子意识到,不管是薛少白本人,还是眼前这老家伙,都不可以小看,不然的话,最后痛苦的肯定是自己。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目光之中出现了一丝凝重,冷冷一哼,呢喃道:“这几个老家伙还是暂时放一放,这几人虽然实力都非常强悍,但毕竟已经是油尽灯枯的存在,我根本没有必要在意,等到这几人的真气消耗干净,我想要对付他们轻而易举,倒是这年轻人,此人三番五次威胁到我,而且,人也年轻,体内的真气也恢复的很快,若是不想办法先将这家伙摆平的话,我必然要在这小子手里吃苦。”

    想到这里,男子的母港便出现一丝果断,暗道:“如此看来,如今我若是不想办法先将这人解决的话,到时候此人势必会给我造成不小的麻烦。”

    说起来,男子也很是意外,本来以为那薛少白只是空见法师这群人里最微不足道的一个,但是现在看来,这薛少白的威胁甚至远远超过了空见法师等人,若是不留意这家伙的话,到时候在此人手里吃亏那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是以,微微沉吟之后,男子意识到,如今必须要专心对付薛少白,不然的话,自己极有可能在这两方势力的围攻下败下阵来,如果自己有什么闪失,那仙人魂魄无法炼化不说,甚至还有可能被仙人魂魄反噬。

    虽然自己手中的仙人魂魄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被人夺去了神志,但毕竟是仙人魂魄,若是自己不用真元将魂魄里的仙力压制住的话,当场就会被那仙人魂魄反噬。

    被凡俗修士的魂魄反噬倒是没有什么,但是,若是被仙人魂魄反噬,自己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毕竟凡俗的魂魄反噬的最多也就是自己的元神,但是,这仙人魂魄反噬的是自己的一切,甚至连自己命运也会遭到仙人魂魄反噬,终身被那魂魄所诅咒。

    这也是男子最担心的问题,一旦在自己的命运被这魂魄诅咒,只怕到时候自己将来就算能够炼化这魂魄,也必然会遭到天谴,随便几道雷霆,或者无论怎么隐姓埋名都会被仇家追杀,这样的话,自己将来就算能够提升自己的修为,也必然是一辈子不得安宁。

    想到这里,男子哪里还可能愿意被这仙人魂魄反噬?

    是以,看到那薛少白有可能让仙人魂魄引起对自己的反噬,男子当然要先解决这薛少白,毕竟在他看来,如今最棘手的倒不是空见法师这群老江湖,反而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根本不知道,冥冥中眼前这男子已经将自己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哪怕自己并没有能够引起魂魄反噬此人的办法,此人也不会放下自己的怀疑。

    这一点,其实原因也很简单,薛少白多少也能猜到一点,肯定是自己完全超出了男子的掌控,在男子根本就不能掌握自己的情况下,心里肯定会产生一丝恐惧,以为无法再驾驭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男子肯定会手段齐出,期望用这种方式重新拿回主动权。

    任何一个驱魔师都肯定不想看到自己的对手超出了自己的掌控,若是对手超出了自己的掌控的话,无论任何驱魔师,都会表现的非常不自然,如今,因为自己屡次三番的超出男子的掌控,之前这家伙本来以为动用金雷蜈可以干掉自己,结果金雷蜈不仅没有干掉自己,反而还差点被自己摆平。

    当然,如今自己虽然还没有摆平那金雷蜈,但是,这金雷蜈如今已经被自己限制在了闪电之中,活动范围仅仅只在这闪电之中,在这种情况下,完全可以说是自己压制住了男子。

    是以,在见识到自己的手段之后,薛少白根本不相信这家伙还会平心静气,肯定会想方设法对付自己,而今,那男子的做法倒是和薛少白猜测的差不多,在金雷蜈退到闪电之中后,薛少白明显察觉到,那男子留在金雷蜈体内的神念深厚了几分。

    这种变化让薛少白意识到这家伙肯定已经悄然注入了一道新的神念进入金雷蜈体内,不然的话,这金雷蜈的气息不会提升到现在这么恐怖。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你应该已经在这金雷蜈的身体之中动了手脚是不是?”薛少白沉吟片刻,忽然问道。

    “能看出这一点,说明你小子的观察倒还很仔细。”男子大方的承认。

    薛少白说道:“这么说,你已经看出了那金雷蜈不是我的对手?”

    男子哼道:“哼,若不是因为你小子能够驾驭这片天地的怨气,你以为我会将你放在眼里?”

    薛少白笑了起来,说道:“这一点你就说错了,利用周围的环境战斗本来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不是你的对手不假,但是,这并不代表环境也不是你的对手,你要知道,你我都是环境孕育出来的,你能战胜我,不代表你能战胜环境。”

    薛少白这番话倒也不无道理,人本来就是环境孕育出来的存在,不管这男子的修为多高,也根本无法和环境抗衡,即便有朝一日这男子修炼到渡劫飞升,也需要环境允许他渡劫飞升,若是环境不允许的话,这婆罗门男子只怕还没有渡劫就已经死于非命了。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冷笑一声,说道:“小子,你不要猖狂,本座总有让你后悔的时间。”

    “你当然有让我后悔的时候,但肯定不是现在,如今的你既要对付空见法师等人,也要对付我,如果你专门来对付我的话,我现在只怕已经死在了你的手中,但是,在你左右开弓,同时对付我和空见法师的情况下,你想要轻松摆平,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薛少白冷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只听那薛少白话锋一转,接着说道:“而且,最关键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男子没有说话,但仅仅只是听到那薛少白的口气,男子便已经猜测,这家伙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而在不知道那薛少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前,男子当然不可能说话,免得让薛少白猜出了自己的心意。

    对于一个观察入微的人来说,哪怕是从语气都可以判断一个人的心理活动,男子也算是老江湖了,已经不知道见识过多少次这种神乎其神的判断人的方式。

    是以,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目光里突然出现了一丝凝重,深怕那薛少白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若是此人知道自己现在对付空见法师等人很是吃力,甚至已经动用了自己的压箱底的手段之后,这家伙肯定会疯狂攻击自己,到时候,自己难免会麻烦很多,甚至在这家伙疯狂攻击自己的情况下,自己还不得不找地方来摆脱这小子。

    毕竟这小子实力不弱,自己若是小看此人的话,在此人手中吃亏的话,那就糟糕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一下,说道:“你小子到底想要说什么?”

    看到男子沉默半天才说话,薛少白也知道,自己的猜测肯定**不离十,这家伙心里肯定有鬼,毕竟若是没鬼的话,只怕早就已经开口说话,怎么可能沉默这么久的时间也没有声音冒出来?

    是以,意识到这男子心里有鬼之后,薛少白的脸上也慢慢出现了一丝笑容,说道:“我想我的猜测多半没错,那空见法师等人给了你不小压力吧?”

    男子微惊,本来他就担心这小子洞悉到这一点,如今听到薛少白的话,意识到此人居然已经猜到了一点。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男子也很佩服那薛少白观察入微这一点,不过,即便被薛少白看穿了这一点,想要男子承认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这件事牵涉的是自己的生死,若是让薛少白肯定了这一点,这家伙回去和空见法师他们联手的话,自己的处境肯定比现在要糟糕。

    以这家伙的手段,再联合空见法师等人,发挥出来的实力根本无法想象,自己这些年在这里炼化仙人魂魄,本来真元就已经消耗不少,如果薛少白和空见法师同时对付自己的话,自己只怕连陨落也有可能。

    是以,站在男子的立场,是根本不可能让薛少白去见空见法师。

    不过,想到那薛少白等人现在居然可以威胁到自己的时候,男子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本来之前以为吃定了他们,现在才发现,貌似被人吃定的那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这一点,也让男子稍稍觉得有些悲哀,暗道:“若不是因为小看这家伙的话,我怎么会落到今天这般田地,只怕这小子现在已经死在我手里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