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2章 元神之光(1)
    “妈的,刚才幸亏没有心急,不然的话,现在肯定已经被这家伙偷袭成功,话说这几个家伙可是够阴险的,到了现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要隐藏自己的实力,生怕我知道这几个家伙的深浅。”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男子之前记得非常清楚,这几个家伙在自己的攻击下,人人看起来都一脸疲惫,体内真元所剩无几的样子,那个时候,男子以为这几个家伙都已经到极限,随便自己任何一道攻击,这几个家伙也根本无法承受。

    但是,谁知道这几个家伙根本就没有到极限,之前表现出来的样子不过只是装腔作势而已,在这种情况下,男子的面色自然不可能有丝毫好看。

    “哼,这几个家伙既然是故意在本座面前扮猪吃虎,那本座也不用跟这几个家伙客气,直接先将这几个家伙解决了再说!”男子一脸阴沉的说道。

    说实话,男子此时的心情的确非常窝火,本来认为那空见法师等人已经是瓮中之鳖,自己想要摆平他们易如反掌,谁知道这几个家伙只是藏拙于窍,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这几个家伙在自己的攻击下已经无法坚持,但实际上这几人想要坚持轻而易举。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要知道,对于驱魔师来说,哪怕是情商方面也是属于对抗的焦点之一,空见法师等人在自己眼皮底下作假,这一点,等于是在侮辱男子的智商,以男子的脾气,怎么可能放过这几个家伙?

    不过,此时的男子就算想要摆平那空见法师等人也是力不从心,原因很简单,他现在要分心对付薛少白,哪里还有时间对付眼前的男子?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男子之前因为被薛少白阴了一把,根本没有料到那薛少白可以驾驭这杀降坑里的怨气,在金雷蜈被薛少白克制之后,此时的男子正在苦思冥想对付薛少白的办法。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因为在薛少白手里已经吃过亏的原因,是以,男子很清楚,想要摆平薛少白,绝对不能再用自己的金雷蜈,而在金雷蜈不能动用的情况下,男子自然要考虑其它对付薛少白的手段。

    不过,以男子对薛少白的了解,这家伙往往能够在危险的时候爆发出难以想像的力量,若是自己考虑用一般手段的话,想要摆平那薛少白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想到这里,男子便已经意识到,自己如今必须要考虑动用自己压箱底的手段,否则的话,想要拿下那薛少白,似乎不会有太大的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如今再看到那空见法师等人忽然催动体内真元,爆发出根本不下之前的力量之后,男子的心情也沉重起来。

    同时和空见法师以及薛少白交手,对男子来说压力实在不是一般的小,毕竟他现在仅仅只是四级驱魔师,而且,这些年在杀降坑中为了炼化仙人魂魄,体内的真元已经消耗不少,如此一来,根本就无法支撑他长时间战斗。

    而看到那薛少白和空见法师等人的战斗力之后,男子意识到,自己如果是和他们打消耗战的话,只怕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男子的心情当然也糟糕起来。

    “妈的,这几个老家伙,哼,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这几个老家伙,就算不能干掉那小子,但你们几个,老子一个也不会放过,本来老子进入中原就是为了来杀你们,如今舍利子没有得到不说,若是反过来还死在你们手中的话,到时候,整个对婆罗门都不可能在你们面前抬得起头来,届时,就算我死了,也绝对不得安宁!”男子呢喃道。

    表面看起来,这仿佛是男子和空见法师等人的私人恩怨,但实际上这场恩怨关系的却是天竺佛门和婆罗门之间的明争暗斗。

    这两个门派其实已经明争暗斗了数千年时间,但一直也没有决出胜负,表面看上去好像男子被派出来斩杀空见法师等人和婆罗门没有关系,但实际上这却是婆罗门用来削弱佛门的办法之一,毕竟那空见法师在佛门的地位不低,若是能干掉他的话,政治意义非常重大,这也就从侧面说明,那婆罗门在某种意义上也完全超越佛门的。

    这种情况在天竺,将会为婆罗门争取到无法想象的荣誉,到时候,婆罗门对天竺上流社会的控制力也会提升不少,而这也就是两个门派争斗的最核心的原因,其目的都是为了能够在天竺占据主导地位。

    遗憾的是,不论是婆罗门还是佛门,严格地说,都无法在天竺占据主导地位,也正是因为一直没有占据主导地位的势力出现,那婆罗门才和佛门斗了数千年也仍旧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而这些情况实际上无数中原驱魔师都非常清楚,是以,包括薛少白在内,当初听到那婆罗门男子追杀空见法师等人的时候,脸上才会一脸正常,根本没有丝毫意外或者震惊的目光。

    言归正传,却说男子发现那空见法师等人只是在自己面前隐藏实力的时候,自然是被这几个家伙气的三尸神暴跳,觉得自己被这几个老不死的戏弄了。

    如果现在没有薛少白的威胁的话,以男子的脾气,可能本体都已经出现来对付空见法师等人,但是,因为薛少白的存在,在发现后者的威胁远远要大于空见法师等人之后,男子也根本不敢动用自己的本体去对付空见法师等人。

    当然,虽然不敢动用自己的本体,但这并不意味着那男子会放过空见法师等人,冷哼一声,便看到那男子突然一拍储物袋,嗡的一声,便看到一道黑影从那储物袋之中飞出,而后黑影凝实,直接在男子身前化作了一个傀儡的样子。

    这傀儡说起来倒是和男子有几分相像,不同之处在于,这傀儡的目光和面色更加的冰冷,且在冰冷之中涌动的乃是阵阵杀机,若是道心不坚固的人,哪怕是稍稍接触到这傀儡的眼神只怕也会直接呆在原地,被傀儡吓到根本无法动弹的地步。

    当然,以空见法师等人阅历,当然不可能做出如此失态的事情,区区一直傀儡便想吓到他们,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这一点,男子也非常清楚,以空见法师等人的战斗经验,自己想要用这傀儡的威压便摆平他们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虽然傀儡不可能从威压上横扫这几个家伙,但是,想要影响到几人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这几个家伙一旦被自己的傀儡影响,到时候,再配合自己的攻击,要干掉几人,简直就可以说易如反掌。

    是以,虽然明知道这几个傀儡不可能完全压制空见法师等人,男子仍旧将自己手中的傀儡放了出去。

    而在放出傀儡之后,便看到那傀儡直接消失在黑暗空间之中,不过眨眼之间,那傀儡便已经飞到了空见法师等人的头顶上。

    “这是什么玩意儿?莫非这家伙就打算用这个东西来对付我们?”看到傀儡出现,消瘦男子脸上划过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哪里会想到那婆罗门男子竟然会用傀儡来对付他们。

    本来之前在摧毁男子的分身之后,几人还以为这家伙会继续用分身来对付他们,毕竟这男子如今对他们威胁最大的便是此人的分身,但是,谁知道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动用自己的分身,而是用了一具傀儡。

    要知道,不论那傀儡的实力如何强悍,最终也只是一头木偶而已,他们这几个人的实力无论如何卑微,也是正儿八经的活人,以活人的智慧,还斗不过一头傀儡?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这傀儡的背后有那男子的神念在操纵,但是,之前的战斗之中此地根本就没有出现男子的神念,这一点,便意味着男子根本不可能动用神念来威胁他们,而在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子动用神念的情况下,单纯以一头傀儡就想摆平他们,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众人虽然没有将这傀儡放在眼里,但是,想要这傀儡毕竟是那婆罗门男子放出来的,此人若是没有把握的话,也根本不会动用这具傀儡了,而此人既然选择用这具傀儡,那也就意味着,此人肯定是相信这具傀儡可以摆平他们。

    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意味着这头傀儡的实力很不一般,如此一来,若是在场几人小看那傀儡的话话,在这傀儡手中吃亏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想到这里,几人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免得最后事情发展真的和几人猜测一样,那样的话,结果也就太糟糕了一点。

    “大哥,你看这傀儡到底相当于几级驱魔师的修为?”消瘦男子沉默片刻后,问道。

    空见法师认真凝视了傀儡一眼,一道幽光从体内席卷出来,而后,猛然朝傀儡打了过去。

    但是,就在那幽光似乎将要击中这傀儡的时候,却看到傀儡体内突然爆发出一道橙色的光芒,这光芒如同撕裂了黑暗的阳光,瞬间充斥在虚空中,使得众人根本就无法在这等强光下睁开双眼。

    “糟糕,是元神之光!这傀儡果然不简单,竟然可以驾驭元神之光!”众人大骇,惊恐瞬间涌上了众人脸颊。

    也许薛少白对这种橙色的光芒还有一点陌生,但是,在场几个男子,却对这橙色光芒再熟悉不过。

    这橙色光芒乃是婆罗门内门弟子所修炼的元神之光,此光看起来很普通,沐浴在光芒之中的人也会有一种祥和的感觉,绝不会在光芒涌动的时候产生和任何人交手的念头。

    然而,此光最为恐怖的地方也就在这里。

    元神之光会摧毁一个人的斗志,使得人变得非常慵懒,且随着时间流逝,如果不脱离这光芒的话,便会被此光直接炼化成虚无,最后连一具遗体都无法保存下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