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7章 扮猪吃虎
    说实话,薛少白的确是担心这家伙实在扮猪吃虎。

    要知道,扮猪吃虎的人,肯定会隐藏自己真正的修为和实力,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根本就无法对男子的真正修为和真正实力做出估量,如此一来,自己若是和男子交手的话,这家伙很轻松就可以利用自己根本就没有预料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这种情况,几乎和偷袭没有任何区别,而自己一旦被这家伙偷袭成功,到时候,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眼神突然闪烁起来,暗道:“奶奶的,终日扮猪吃虎,以为自己扮猪吃虎的本事已经天下无敌了,谁知道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一个扮猪吃虎丝毫不下自己的人!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奶奶的,这家伙居然敢学我的套路,若是不干掉这家伙的话,将来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扮猪吃虎一直都是薛少白纵横江湖的不二手段。

    他非常清楚,这江湖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是平静,但其实深处却是暗流涌动,随时都有可能在江湖上丢掉自己的小命,那么,为了保护自己,在人前自然要展现自己的弱小,毕竟只有更弱势的人才不会被人忌惮,而一个人被其他人忽略之后,才能有更多机会和时间去完成他的野心。

    那薛少白如今因为是初级驱魔师的境界,在江湖上也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他根本不相信,江湖上那些眼高于顶的驱魔师会将他这么一个初级驱魔师放在眼里。

    结果,和薛少白预料的差不多,江湖上,将其放在眼里的驱魔师的确是乏善可陈,而薛少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能屡屡从化险为夷,之前那上官金龙便是因为他是一个初级驱魔师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缘故,薛少白才能从后者的手逃出去。

    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此时的薛少白说不定已经死在那上官金龙的手中,后者也根本不会想着要戏耍薛少白一番才将他放掉。

    而今,看到那婆罗门男子居然也在扮猪吃虎,薛少白心里没有一点惺惺相惜的感觉,反而还有一种很糟糕的感觉,如同自己的智商被这家伙侮辱,使得薛少白的脸色当场便难堪了起来,暗道:“这家伙好歹也是四级驱魔师了,居然还要扮猪吃虎,做人做成这样,还有什么意思?”

    大多数驱魔师之所以走上驱魔师这条道路都是因为不想被束缚,说的再具体一点,是想要支配这片天地。

    如今,那婆罗门男子表现出来的却和这种情况背道而驰,居然在江湖上装孙子,这样的姿态,怎么可能掌握这片天地?

    当然,那薛少白转念一想,也明白男子这么做的原因。

    这修炼界毕竟不是这男人一个人的修炼界,其中还存在了无数比那男子的修为更加恐怖的存在,在和这些存在接触的时候,若是男子不小心一点,姿态不放低一点,可能早就已经死在这些人手中了。

    薛少白因为有真灵气的原因,对于修为高出自己的驱魔师还能挺直腰板说话,但是,眼前这婆罗门男子体内根本就没有丝毫真灵气,而且,这家伙还是一个外国人,中原驱魔师在斩杀中原驱魔师的时候也没有心慈手软过,怎么可能会对这个天竺人心慈手软?

    是以,男子在中原修炼界活动,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也为了不得罪不必要得罪的人,当然会低调到极致。

    然而,这种姿态出现在高手面前薛少白其实还能理解,但是,自己仅仅只是驱魔师世界的菜鸟罢了,这家伙在自己这个菜鸟面前,居然也如此低调,这一点,不得不让薛少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天生就这么阴险,天生就这么喜欢算计别人。

    当然,就算明知道这男子天生就喜欢算计别人,对薛少白来说,这也是无能为力的事情,毕竟这是男子自己的事情,薛少白根本没有必要插手,管这家伙是低调还是高调,只要不妨碍到他,薛少白根本没有兴趣去戳穿此人脸上的面具。

    “奶奶的,想不到你这家伙修为这么高深,居然还要扮猪吃虎,你可真是阴险,莫非你们婆罗门的人都是这么阴险?”薛少白沉吟片刻,开口问道。

    “哼,怎么,你觉得我这种行为有失高手的身份?”男子问道,语气里满是满不在乎的味道。

    薛少白说道:“那是当然,如果是我这种刚刚进入修炼界的驱魔师,在人前装孙子倒还可以理解,毕竟也是为了在这危机四伏的修炼界里活下去,做出这种事情也情有可原,可是,你堂堂一个四级驱魔师,居然也做出这种事,不知道你是天生就这么阴险,还是你的为人就是这么怂。”

    “你说我是胆小鬼了?”男子冷哼,显然很不喜欢薛少白这么污蔑自己。

    “我可没有说你是胆小鬼,但是,你的表现却和胆小鬼没有任何区别。”薛少白说道。

    男子沉默片刻,忽然开口,说道:“你小子说的不错,我这种高手在你们面前也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实在是太过阴险,传出去的话,对我的名声也肯定会有影响。”

    “既然你知道这个道理,那么,你是决定不再扮猪吃虎了?”薛少白问道。

    “闷声发大财有什么不好?难道要让所有人都忌惮我才是对的?我告诉你小子,虽然我在你这种低级驱魔师面前也这么小心翼翼的确是让人觉得有点怂,但是,若是我在这里宰了你的话,那么,谁还知道我曾经在你面前扮猪吃虎?我相信不会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男子说道。

    “这么说,你是打算杀了我了?”薛少白皱眉,问道。

    男子点点头,说道:“如今我已经让你发现了我的秘密,你觉得我还会让你活下来吗?在这个秘密还没有曝光之后,我肯定要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

    “可惜,以你现在的修为,未必就能干掉我!”薛少白说道。

    男子冷笑,说道:“你知道什么叫斗法经验吗?”

    薛少白一愣,斗法经验是什么意思他当然知道,不过,他同样也清楚,男子现在绝对不会随便说起斗法经验这件事,此时他提到这四个字,肯定是有自己的深意,薛少白也想听听这家伙的高见,是以,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根本就没有要打断男子说话的意思,沉吟片刻,说道:“我倒是想知道,你所谓的斗法经验是什么意思。”

    “在你看来,斗法经验是屡次战斗后积累下来的战斗经验,然而,在我看来,这并非是斗法经验的全部,所谓斗法经验,应该包含了一个驱魔师的态度,也许你觉得我在你面前隐藏自己的实力是因为自己没有信心,觉得会输给你,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从不认为我是因为担心输给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之所以会在你面前隐藏自己的实力,乃是因为我尊重你。”男子面色平静得说道,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非常自然。

    “尊重我?”薛少白一惊,根本没有想过男子居然会给出这么一个回答,实在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薛少白笑了笑,说道:“你尊重我,便是在我面前扮猪吃虎吗?”

    男子点点头,说道:“你可以将我的这种行为理解为扮猪吃虎,也可以将其理解为小心,无论你怎么理解,我想说的是,这都无法动摇我对你的态度。”

    “那你对我是什么态度?”薛少白问道:“仅仅只是想要杀了我?”

    男子摇摇头,说道:“如果你生在天竺的话,我可以保证,你我一定会成为朋友,我看到你,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曾几何时,我和你一样,修为都是如此的浅薄,靠着自己的一双铁拳,经历了额来自四面八方连绵不绝的挑战,我以为我会在这些挑战之中倒下,但最后我才发现,这些挑战不过就是浮云,在强大的意志力面前,任何挑战都没有丝毫力量。”

    “你倒是看的很清楚了嘛,那么,现在呢,你的金雷蜈能从我手里逃出去吗?”薛少白似笑非笑的说道。

    男子沉默。

    金雷蜈能不能从薛少白手中逃掉,这件事男子确实不敢保证太多,毕竟那金雷蜈不是自己的本体,若是本体的话,薛少白连在自己面前站稳也根本做不到,又怎么可能威胁到自己?

    唯有这金雷蜈,因为只蜕变了一次的关系,也因为至今金雷蜈的体内也只有自己一道神念而已,在仅仅只有神念的情况下,想要利用金雷蜈阻挡薛少白的攻击,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好在自己刚才已经再次灌注了一道真气到金雷蜈体内,恢复了金雷蜈已经消耗的真气。

    这样一来,金雷蜈在薛少白面前,也有了再战一力,而后者就算手段和实力已经远远超过那金雷蜈,但在金雷蜈真气充沛的情况下,想要轻松干掉金雷蜈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听到那金雷蜈的嘴里突然口吐人言,冷笑一声,说道:“小子,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即便最后证明,我的金雷蜈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也可以利用金雷蜈伤到你,让你这一生都只能止步在初级驱魔师的境界。”

    说完,男子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接着说道:“当然,如果你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出手试试,看看我是如何让你后悔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