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4章 拜我为师
    说时迟那时快,既然发现男子操纵金雷蜈已经钻入了闪电领域之中,薛少白当然不可能放过那金雷蜈,如今那男子催动的真气一时间还没有进入金雷蜈的身体。

    在这种情况下,也是金雷蜈最为虚弱的时候,若是在这种时候攻击,可以事半功倍轻松将金雷蜈拿下来,而这么好的机会,以薛少白的秉性当然不可能放弃。

    何况,若是让这金雷蜈钻入闪电的时间太久,让这畜生恢复了自己的真气的话,薛少白想要摆平那金雷蜈,只怕会更加麻烦。

    在这种情况下,只见薛少白毫不犹豫的吃手,阵阵剑气涌动,五道剑气如同奔雷,速度奇快,眨眼之间便已经飞到了那闪电领域面前,而后,便听到轰的一声,五道剑气同时劈出,直接斩在了闪电之上。

    之前在看到薛少白分裂剑气的时候,男子以为那剑气的威力肯定会有所虚弱,毕竟现在剑气已经分裂,被分裂之后,剑气的力量肯定会有所减弱,如此一来,让金雷蜈钻入闪电之中,依靠闪电的威力,那剑气想要伤到金雷蜈根本就不可能。

    但是,等到那剑气真正斩击到闪电上的时候,男子才知道,自己的猜测大错特错。

    那薛少白的剑气根本就不能用一般剑气来衡量,此人斩出一道剑气之后,虽然已经将剑气分裂,但剑气的威力非但没有削弱,反而还提升了不少,五道剑气斩在那闪电上的时候,咔咔咔的声音顿时响起,只见那金雷蜈闪电竟然在剑气的斩击下轰然崩溃,哪里能抵挡薛少白的剑气?

    “这家伙的剑气怎么分裂之后还有这等威力?”男子大惊,根本没有料到薛少白的剑气如此可怕。

    要知道,斩击在闪电上的剑气是已经分裂的剑气,这等剑气的威力肯定非常有限,想要威胁到闪电或者说撼动那闪电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薛少白却再一次刷新了男子的看法,原本以为根本无法撼动那闪电的剑气,此时,竟然将剑气直接撼动,阵阵嗡鸣声回荡,便看到那闪电疯狂崩溃,仅仅只是眨眼的时间,数千道闪电便已经直接在男子眼前崩溃。

    这一幕,直接让男子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哪里敢相信,薛少白的闪电竟然还有这等威力,竟然可以将自己的闪电轰碎。

    “小子,你的剑术到底是跟什么人学的?”男子问道。

    虽然男子已经有几百年时间没有在中原修炼界活动过,但中原大地上的那些高级剑修男子多少还记得一些,很是清楚,能传授薛少白如此可怕剑术的存在,绝对是乏善可陈。

    这家伙的剑术虽然不算高明,但却处处都透着古怪,而且,单纯就威力来说,那薛少白掌握的剑术,也是让人震惊,如此浅薄的修为,修炼出来的剑术,竟然就可以撼动自己的闪电,甚至进一步威胁到自己,也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这等剑术自然让男子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而且,就男子猜测,传授薛少白这等剑术的存在,在中原大地上肯定是高手,自己如今在这里斩杀了他的弟子,若是让这家伙的师傅知道的话,到时候,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当然,男子不会因为那薛少白的师父就放过眼前的薛少白,而他之所以想要知道薛少白的师父不过也只是想要提防一下,不至于将来就算面对面碰到那薛少白的师父自己也不知道。

    然而,那男子哪里知道,薛少白的剑术根本就没有师承,这一套剑术,完全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不过只是糅合了杀气在剑气之中,所以才能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威力。

    不过,那薛少白虽然明靠自己的领悟力掌握了一些剑术,但是,要知道他如今分裂剑气的这种手段却不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而是一旁的青衣女子传授给他的,若不是青衣女子传授给他封雪剑的话,薛少白想要将自己的剑气分裂成几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虽然功法的确是女人传授给他的不假,但是,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因为薛少白悟性的原因,若不是因为他悟性远超一般的驱魔师,又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之中便已经掌握了封雪剑?

    当然,这其中的秘密眼前的男子根本不可能知道,甚至后者还一度以为那薛少白之所以能够分裂自己的剑气,也是因为他那个不存在的师父的原因。

    当然,这个问题,以薛少白的为人根本不可能跟男子解释,反正自己的情况这家伙了解的越少,对自己的好处也就越大,薛少白可不想自己什么秘密都被男子洞悉到,毕竟这家伙不是自己的什么好对付的村子啊,若是让这家伙知道自己之所以可以分裂剑气乃是因为修炼了封雪剑的话,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出手对付自己?

    想到这里,薛少白深色一正,笑道:“怎么,见识到我剑术的威力之后,想要跟我学习剑术?”

    男子冷哼一声,说道:“笑话,本座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将你的剑术放在眼里?”

    “既然你没有将我的剑术放在眼里,又何必要知道我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剑术?莫非只是因为你好奇?我可不相信你仅仅只是因为好奇就想知道我修炼了什么剑术。”薛少白反唇相讥,微笑着说道。

    看到那薛少白的表情男子便一肚子邪火。

    实际上,正如那薛少白所言,这男子的确是已经对薛少白手中的剑术起了觊觎之心,但是男子也知道,这家伙绝对不会随便将剑术交给自己,想要修炼这小子手中的剑术,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家伙将剑术传授给自己,但是,很明显,这家伙是绝对不可能将剑术传授给自己,唯一的办法便是从这家伙手中将剑术抢夺过来。

    但是,在想到薛少白的实力之后,男子立刻便苦笑起来,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好对付的存在,想要抢夺此人手中的剑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当然,虽然想要摆平薛少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但是,男子也知道,这家伙也并非不可战胜,更何况,自己的境界远超这家伙,虽然一时间被这家伙占了上风,但是不意味着这家伙可以永远占据上风,只要自己稍微找到一个机会,要干掉这家伙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眼神慢慢恢复了平静,低声呢喃道:“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一个如此有趣的家伙,像这种有趣的家伙,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了,不过,可惜的是,若不是因为这家伙和我作对的话,我说不定还会将此人收做弟子,将自己一身修为倾囊相授。”

    这男子倒是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以为薛少白会接受他的好意,成为他的弟子,实际上,薛少白对成为男子的弟子没有任何兴趣,再说了,那薛少白如今已经有了自己的师父,正是那空闻法师。

    虽然空闻法师已经坐化,但要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既然那空闻法师已经将自己收为弟子,在法师没有将自己逐出师门之前,以薛少白的秉性,根本不可能背叛自己的师门。

    是以,即便那男子有意要将薛少白收为弟子,后者也根本不会答应。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薛少白向来也只会臣服一个有德行的人面前,面前这婆罗门男子虽然修为高深,但要说到德行,可能他给空闻法师提鞋也不配,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怎么可能答应成为那男子的弟子?

    是以,尽管那男子的本体拥有碾压自己的实力,薛少白也根本没有将这家伙放在眼里,甚至这家伙如今这家伙虽然明显修为比自己高深,但薛少白也不可能因为这家伙的身手比自己可怕,便选择臣服在这个家伙面前。

    身为一个驱魔师,如果碰到一个修为比自己高深的存在都要臣服的话,那驱魔师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基本上和一个孬种没有任何区别了,这种驱魔师的成就也非常有限,毕竟做驱魔师,便是逆天而行的事情,如果事事都臣服的话,那这样的驱魔师还会有什么出息?

    而此时在看到男子似乎对自己的剑术有了兴趣,薛少白笑了笑,又补充道:“如果你真的看上了我的剑术,那么现在你臣服在我面前,叫我一声师父,我说不定还会将剑术传授给你,不然的话,你想修炼我的剑术,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小子,你这是在嘲讽我吗?”男子语气阴沉的说道,薛少白这番话明显就是嘲讽,男子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听不出这番话里面的内容?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只是微微笑了笑,说道:“我怎么可能嘲讽你?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你也知道,这剑术我不可能随便传授你,不过,若是你叫我一声师父的话,我心情一好,说不定就将这套剑术传授给你了。”

    男子冷笑,薛少白这番话,明显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男子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听不出这番话的玄机。

    当然,男子也知道,薛少白说这番话的目的并非是为了嘲讽自己,他的目的很是简单,肯定是为了激怒自己,这样一来,自己出手的时候,才有可能露出破绽,而这家伙若是抓住这个破绽的话,要干掉自己,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毕竟自己现在只有神念在这里,只要这家伙能够一鼓作气,直接催动真气作用到自己的神念上的话,自己的这道神念必然会崩溃,到时候,还不是随便那小子为所欲为?

    想到这里,男子脸上出现一丝笑容,说道:“小子,我知道你说这番话只是为了激怒我,我可以告诉你,你若是抱着这个目的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