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2章 威压之争
    薛少白很清楚,自己和这女人两个人,自己肯定是男子攻击的主要目标,毕竟这男子只要解决掉自己,便顺便可以摆平眼前女人,在这种情况下,这男子肯定会用更多的力量来对付自己。

    因为这个原因,薛少白也清楚的发现,涌动在自己的身上的闪电威压远远要超过涌动在女人身上的闪电威压。

    自己身上的闪电威压起码是这女人的两倍,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和男子的闪电威压抗衡,肯定需要更多的真气。

    因为这点,那薛少白当然不可能有更多的真气来分给青衣女子,之前打出来的真气,也不过只是薛少白体内很少的一部分,这部分真气在钻入女人身体之后,便直接进入了此女丹田之中。

    如今这女人已经昏迷了过去,身体已经没有任何防御,真气轻松便可以进入这女人的身体,而在真气进入这女人身体之后,薛少白便直接利用自己的真气,将女人丹田内的真气引了出来。

    原本以为想要引出女人体内的真气会非常麻烦,但是,谁知道自己的真气在进入这女人的丹田之后,很是轻松便引出了这女人体内的真气。

    而且,让薛少白非常欣慰的是,这女人体内的真气原来也如此浓郁,驾驭这女人的真气形成的保护罩足以抵挡那闪电的威压,这样一来,薛少白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心里的担忧也慢慢消失,暗道:幸亏这女人体内的真气还足够形成一个保护罩,不然的话,单凭我体内的真气,既要对付那男子,也要保护这女人的话,只怕根本就不足够,到时候,我们两人,必然有一人会死在这家伙的手中。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转念一想,心里却立刻又有了一丝担忧。

    那女人体内的真气虽然足够凝聚出一个保护罩,但是,要知道婆罗门男子绽放出来的威压是可以维持下去的,这也就意味着,若是这女人体内的真气枯竭的话,根本就无法再抵挡那闪电之中的威压,在这种情况下,这女人肯定是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暗道:“莫非这女人当真要死在这里不成?如今我体内的真气也所剩无几,剩下的真气最多也就够对付眼前这家伙而已,想要将真气分给这女人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这女人体内的真气枯竭,我要如何保护这女人?莫非要眼睁睁看着这女人在我面前?”

    说实话,和这女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薛少白当然不愿意看到女人就这么死在自己面前,毕竟自己和这女人也算是生死之交,怎么可能愿意眼睁睁看着这女人死在自己面前?

    是以,若是可以的话,薛少白自然会伸出援手,免得这女人直接死在那男子的手中。

    不过,薛少白也知道,单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想要保住这女人很是困难,这婆罗门男子也并非一般修士,此人可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而且如今出现在这里的不过只是一道神念,万一这家伙按耐不住,动用自己的本体来对付薛少白和女人的话,这两人绝对是必死无疑的下场。

    是以,薛少白知道,在这家伙面前,自己最好还是保存一点实力,不然的话,最后可能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而且,自己一旦发生意外,到时候,这青衣女子也别想在那婆罗门男子的手中活下来。

    这婆罗门男子既然干掉了自己,肯定也会出手干掉这女人,到时候,肯定是双双毙命的结局,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自己和这女人的小明着想,薛少白肯定会多少保留一点真气在体内,不然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当然,这些情况此时的女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此女现在正在昏迷之中,哪里知道,这薛少白如今的艰难,甚至就算这女人现在逃过一劫,醒后也绝对不知道,自己这一次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活下来完全是因为薛少白的关系。

    当然,虽然女人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以女人的智商不可能猜不出这一切和薛少白有关系,毕竟自己身边只有一个薛少白,若是自己的小命不是薛少白所救的话,这件事就根本说不过去。

    言归正传,将那青衣女子体内的真气引出来之后,薛少白也收回了落到青衣女子身上的目光,随后眼神一动,便再次落到了男子的身上,微微一笑,说道:“行了,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咱们也就不用再隐藏自己的实力了,不妨将自己所有压箱底的手段都施展出来,是死是活,咱们马上就可以分出高下。”

    “我也是这个意思,虽然我还想和你小子玩下去,但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还是出手将你小子直接干掉为妙,何必还要和你小子拖延下去?”金雷蜈的体内传来男子的笑声。

    若不是那薛少白是修炼了杀生道的存在,而且,此人更是掌握了真灵气的话,现在的他,早就已经死在了男子的手中。以男子的修为,要干掉一个初级驱魔师,完全可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若不是因为后者有真灵气在体内,在此人体内的真灵气没有消耗干净之前,男子对此人根本无可奈何的话,哪里可能让薛少白活蹦乱跳活到现在?

    而在听到那薛少白打算最后出一次手,分出胜负的时候,男子的目光也凝重了起来,没有任何犹豫,便看到男子直接出手,无尽闪电立刻凝聚,涌动到金雷蜈身前。

    噼里啪啦的声音立刻从金雷蜈身前传来,而后,便看到那无尽闪电波动,化作阵阵电网交织在一起的同时,直接便朝薛少白笼罩了过来。

    看到电网笼罩过来,薛少白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知道,这男子既然已经决定要和自己分出一个高手,出手的时候,肯定不会有丝毫留手,绝对是抱着干掉自己的打算出手的,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有任何一点大意,最后也必然会死在这男子手中。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怎么可能会有丝毫大意?目光凝重之间,真气便已经从体内涌现。

    这一次,薛少白不仅是动用了自己丹田内原本就存在的真气,更是将涌动在体内的真灵气也一起催动,这两股真气交织在一起立刻便爆发出刺耳的嗡鸣之声。

    这嗡鸣之声在天地间回荡,形成了阵阵尖锐的声音朝四面八方扩散,并且一阵阵涟漪也从那薛少白身体周围掀起,使得半空中的雷域突然便震动了起来。

    之前薛少白在将杀气引入心脉之中的时候,已经引起过雷域的震动,那个时候男子便已经知道,眼前这家伙绝对不好对付,自己若是稍微大意一点,杀不了此人不说,甚至还有可能让此人从自己手中逃出去。

    对男子这种境界的驱魔师来说,若是让薛少白这样一个废物从自己手中逃走,对他来说,那简直是奇耻大辱。

    是以,男子是绝对不会允许薛少白从自己手中逃走,在这种情况下,男子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让薛少白根本就没有丝毫机会可以从自己手中逃走。

    不过,此时看到自己的雷域再次因为薛少白催动真气而震动起来的时候,那男子的面色也当场阴沉到了谷底。

    要知道,男子纵横修炼界这么多年,金雷蜈并不是第一次使用,以前在对付那些三级驱魔师的时候,男子也曾动用过金雷蜈,但不论修为多么可怕的三级驱魔师,在金雷蜈面前,也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金雷蜈的闪电一旦扩散出来,即便是一个电子钻入了对方的身体,后者也根本无法承受,直接在那电子之中就会昏迷过去,因为这一点,男子催动金雷蜈的时候,往往能够无往不利,很快就能解决原本看起来很是麻烦的战斗,将对手直接秒杀。

    然而,此时在对付薛少白的时候,情况和之前的根本就一样,薛少白这家伙的手段简直超出了男子的想象,不仅干掉了自己的雷龙,甚至接二连三的撼动雷域。

    要知道,男子过去对付那些三级驱魔师的时候,连雷域都不用催动,仅仅只是动用金雷蜈的闪电就足以摆平对方,然而,如今对付薛少白,不仅动用了电光,甚至连雷域都已经演化出来,但仍旧不能干掉薛少白,这一点,怎么可能让男子心中没有丝毫芥蒂。

    “这家伙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就能撼动我的雷域,而且不是一次,而是两次,如果只有一次的话,还能说这家伙是运气,但是,两次的话,就绝对不是运气,这一点,意味着此人的手段肯定超出了我的想象,绝不是一般初级驱魔师可以媲美的。”男子暗暗想到,看到自己的雷域再次被震动,心中很是震惊的样子。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哪里会考虑这些问题,那男子如今已经催动了闪电来对付自己,之前本来就已经领教过这闪电威力的薛少白,这个时候若是不做出反应的话,死在那闪电之中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意识到这一点,那薛少白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催动了自己体内全部真气,轰然之间便已经凝聚出了数千道杀气,直接将这些杀气灌注到剑刃之中,使得手中杀生刃第一次爆发刺耳的嗡鸣。

    那薛少白之前被上官金龙困在的时候,便已经利用杀生刃吞噬了数万道怨气,这些怨气在自己的体内早就已经衍化成了杀气。

    虽然这些杀气不是很多,只有几千道而已,用来对付天道宗的那些长老可能无法成功,但是要用来对付眼前男子,那简直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

    是以,在看到那男子打算和自己分出一个高下,见一个生死的时候,薛少白毫不犹豫,直接便催动了自己体内的所有真气,将杀气全部催动灌注到了杀生剑之中。

    还别说,那杀气在被灌注到杀生剑之中的瞬间,威压肆掠天地,使得刚才还在疯狂闪耀的电光这个时候立刻便暗淡了几分,似乎是被那杀气的威压压制了下去,无法继续在杀气面前耀武扬威。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