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0章 一炁化三气
    遗憾的是,即便男子如今不敢相信,也不得不相信自己此时看到的画面,那薛少白在催动真气绽放出法力之后,涌动在天地间的闪电威压立刻便开始削弱。

    阵阵凶煞之气席卷之间,便看到涌动在闪电之中的威压也在疯狂收缩,哪里是这杀生道杀气威压的对手?

    “这小子修炼的杀气绝对不简单,肯定不是普通杀气,不然的话,绝对无法撼动我的闪电,如今这闪电威压已经开始慢慢收敛,这一点,证明此人的杀气绝对是一种程度很高的杀气。”男子呢喃。

    顿了顿,男子又接着说道:“莫非,此人修炼的已经不是杀气,而是正儿八经的煞气?这可是和魔气仙气并驾齐驱的一种力量,除非是冥界鬼王,一般的驱魔师,根本就无法掌握煞气。”

    煞气,属于太初三气之一。

    天地初劈,有炁蒸腾于乾坤之间,这道炁便是原始真灵气,是一种比薛少白如今体内涌动的真灵气还要可怕的力量,这是衍生出天地万物,世间万象,甚至法则也是由那原始真灵气所衍化。

    而原始真灵气在天地初劈的时候,一分为三,其中仙气蒸腾上天,形成了上界,也就是驱魔师口中常常说到的仙界,而魔气下沉为地,形成了下界,也就是驱魔师常说的魔界。

    至于最后一道,便是煞气。

    这煞气是形成冥界的原始力量,并且是衍生出冥界万物的本源之力。

    而薛少白现在修炼的,便极有可能是这样一种力量。

    这个天地间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平等的,在圣人眼中,世间万象也的确是平等的,但那只是法性上的平等,若说到实际,天下没有任何平等的东西,这也是世间的悲哀。

    而不平等的各种力量,也自然存在了高低尊卑的差别,一般来说,杀气是远远不及煞气的一种力量,后者毕竟是衍化冥界的原始力量,而杀气,不过是因为众生体内的怨气凝聚不散而形成的一种力量。

    无论是威力,还是唯一性,那杀气都无法和煞气媲美。

    如今,在见识到薛少白体内杀气的威力之后,男子深刻怀疑,这家伙修炼的根本不是什么杀气,若是杀气的话,想要撼动自己的金雷蜈闪电,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手中的金雷蜈虽然还没有成年,但毕竟已经蜕变过一次,实力已经提升到足以碾压薛少白的境界。

    然而,遗憾的是,如今金雷蜈根本就没有碾压过薛少白,反而是被薛少白碾压,这一点,几乎让男子不敢相信。

    但是,如今事实就摆在男子眼前,也由不得他不相信,而在见识到了薛少白体内杀气的可怕之后,男子也意识到,这家伙修炼的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杀气,即便是煞气,那也不是一般的杀气,这杀气之中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有这等可怕的威力?

    说到这里,也顺便一说,一炁化三气实际上并没有完全衍化干净,同样有一部分原始真灵气残留在了人间界,而这部分原始真灵气,便衍化出了人间界的种种。

    不过,经过不知道多少个无量劫的世间,这部分原始真灵气已经稀薄到几乎和空气没有区别,驱魔师在修炼过程中,从原是真灵气之中汲取到的力量也非常稀薄,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当今天下,又怎么可能连一个修炼到飞升境界的驱魔师也不存在?

    甚至别说修炼到飞升,就算是修炼到八级驱魔师的境界,在当今的人间界,也是乏善可陈,只怕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另外,要说的是,人间界并不是仅仅只局限在地球上。

    无垠星河之中,类似地球这种的星球比比皆是,但以人类目前的科学技术,却根本无法达到,不过,在修炼界,不知道几千年前便已经有驱魔师穿越过星空,去过另外的世界。

    当然,这种事以目前修炼界的驱魔师水平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甚至就算是薛少白这种正儿八经的驱魔师,也根本没有从任何典籍上看到有驱魔师穿越过星空的记载,但是,典籍上没有记载,不代表这种事就没有发生过。

    就好比当初传授薛少白杀生道的驱魔师,此人乃是从冥界穿越而来,若是他自己没有开口说出这件事的话,当今天下不会有任何一个驱魔师知道这件事,而且,如今就算男子说出这件事,知道的也不过只有薛少白了,至于其他驱魔师,仍然被蒙在鼓里。

    这一点,便已经充分说明,不是所有事情,当今驱魔师世界的驱魔师都知道,大部分驱魔师对发生在修炼界的事情知之甚少,甚至就算是天道宗这种宗门,也不可能说知道发生在这片天地间的所有事情。

    就好比现在,那杀降坑明明是天道宗在看守,可是,即便是天道宗,也根本不知道,这杀降坑里如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连一个杀降坑里发生的事情也不是全部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整个世界发生的事情?

    言归正传。

    却说那男子怀疑薛少白修炼的乃是煞气之后,眼神也变得尖锐起来,冷声说道:“实在想不到,小子,你居然有胆子染指煞气,你可知道,修炼煞气的存在,渡劫的过程将非常困难,甚至就算将来修炼有成,飞升的也不是仙界,而是直接去到冥界,嘿嘿,你小子如今将煞气修炼到这个程度,将来一旦飞升,必然是会进入冥界。”

    “那冥界的危险性想必我根本就不用跟你解释,你这种人间界的驱魔师进入冥界,不出百年必然会死在冥界鬼王的手中,那些鬼王,最喜欢的便是从人间界飞升到冥界的存在,就你这种人,只怕直接就会被鬼王干掉!”男子语气调侃的说道。

    薛少白没有说话,不过男子话语里的煞气两个字却让薛少白的眼神凝重了几分。

    其实,修炼杀气这么久的时间,薛少白也怀疑这杀气不简单,多少次让自己度过危险,全都要拜这煞气所赐,尤其是之前面对那上官金龙的时候,若不是自己手中的杀气,现在早就已经死在上官金龙的手中了,根本就不用眼前男子出手。

    而今,听到男子声称自己修炼的煞气之后,薛少白的目光也闪烁了起来。

    男子倒是没有说笑,就薛少白了解,修炼煞气到一定程度之后,的确会飞升到冥界之中。

    不过,薛少白也清楚,无论是人间界还是冥界,不管是魔界还是仙界,实际上都是用实力在说话,谁的实力更强,谁得到的尊重也就更多,薛少白不相信,自己修炼灵气飞升上界之后,就能在仙界成为一方霸主。

    如果成为仙界一方霸主如此简单的话,仙界里的那些仙帝就不会轮回数万次来提升自己的修为了。

    而且,对自己来说,飞升这种事还太过遥远,不如现在好生提升自己的修为,等到自己的修为提升到足以秒杀男子的时候,那个时候再说飞升也不迟。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盯着男子,说道:“怎么,知道我修炼的是煞气之后,你怕了吗?”

    男子冷笑道:“怕?小子,你也太小看我了,煞气这股力量虽然可怕,但是,以你的实力,能够发挥出煞气几成威力呢?一成?两成?我看撑死了也就两成,只能发挥出两成煞气的威力,你觉得就能干掉我?”

    顿了顿,男子接着说道:“如果我那么容易就被你摆平的话,也不会到中原大地上来耀武扬威了,在中原大地,多少修为比你恐怖无数倍的驱魔师?连这些人也无法摆平我,你一个初级驱魔师便说出干掉我的话来,简直就是可笑!”

    薛少白冷笑,没有说话。

    说实说,要说让薛少白干掉男子的本体,那的确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要孤注一掷干掉此人的神念,以薛少白的修为却也并非没有可能。

    而且,此时的薛少白在意识到面前男子的棘手之后,已经将煞气充斥到了心脉之中。

    那杀气御心乃是杀生道修炼之中最忌惮的一件事,因为心脉是一个人身体中重要的地方,一旦心脉出问题,包括驱魔师在内,也只有道消身陨的下场,因为这个原因,修炼杀生道的人最忌讳的便是将杀气引入到心脉之中,因为这样一来,极有可能影响到自己的心脉,让自己的身体出问题。

    而这种问题一旦出现,对自己身体的破坏是无法想象,轻则修为倒退,重则直接走火入魔,身体发生自爆,是以,当初传授薛少白杀生道的那个驱魔师特别警告薛少白,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将杀气引入心脉之中。

    然而,此时的薛少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不将杀气引入心脉搏一搏的话,最后肯定会死在那男子的手中,与其死在男子手中,不妨直接动手,将杀气引入心脉,这样一来,虽然有危险,但起码可以和男子斗一斗。

    所谓富贵在命,生死由天,若是连和男子一较高下的斗志也没有的话,那薛少白就算活着,也不过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而且,薛少白向来就不是一个随便肯服输的人,既然那男子要将自己逼上绝路,那自己今天就走一次绝路,让这男子见识见识自己的可怕,也让这家伙知道,修炼杀气的驱魔师,不是好惹的!

    想到这里,便听到薛少白冷笑着说道:“我能不能摆平你,只需要我们用实力来说话,你又何必要和我争一个高下长短?”

    嗡!

    话音刚落,便看到薛少白已经提起杀生剑,直接朝男子扑了过去,阵阵威压回荡,使得那电网发出咔咔咔的刺耳声音,无尽电光,随着那薛少白的靠近,竟然轰然崩溃,不仅没有阻挡薛少白,甚至连影响后者也根本无法办到,这一点,让男子的脸色顿时便阴沉到了谷底。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