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8章 单挑金雷蜈
    说实话,薛少白这番话纯粹就是在给自己打气,他很清楚,如今以自己一个人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摆平眼前这几头金雷蜈,即便再加上女人,也未必能干掉这几头灵虫。

    况且,如今雪上加霜的是,和他联手的女人已经昏迷了过去,在有这女人帮助的情况下,薛少白自问还是多少有信心摆平这几头金雷蜈,但是,在女人昏迷过去,没有办法给自己提供帮助的情况下,薛少白的信心也急剧减少,的确是担心自己根本不是那几头金雷蜈的对手。

    当然,就算薛少白担心自己根本无法摆平这几头金雷蜈,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否则的话,那婆罗门男子肯定会鄙视自己,薛少白可没有被打人鄙视的嗜好。

    是以,回敬了男子几句之后,薛少白直接便催动了真气,手掌一番,杀生刃在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小子,你的杀气我已经见识过了,说实话,这杀气的威力的确很不简单,但是,既然我已经见识过了你的杀气,你以为我还会在你杀气下吃亏吗?”男子冷笑着说道。

    “会不会,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你又何必要在嘴上证明自己的强大!”薛少白面无表情的说道。

    之前为了抵挡那金雷蜈的攻击,薛少白已经展示过自己的杀气威力,男子想必也看到了这一点,而男子的修为虽然明显比薛少白深厚,但是,他也清楚阴沟里翻船的道理,此时若是瞧不起薛少白,在阴沟里翻船的话,简直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是以,男子根本就不敢小看薛少白,真气一震,便看到半空中的四头金雷蜈突然朝薛少白猛扑了过来。

    看到金雷蜈扑来,薛少白面色微微一沉,没有一点犹豫,一道杀气直接便斩了出去。

    嗡的一声,便看到杀气直接斩向那几头金雷蜈,但是,让薛少白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杀气在接近金雷蜈的时候,后者突然凭空一闪,直接便消失在了薛少白面前,似乎是钻进了虚空,就此不见了踪影。

    “这灵虫居然还知道躲避了?”薛少白大惊,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要知道,之前那金雷蜈浮现出来对付自己的时候,自己挥动杀生刃攻击者金雷蜈,却看到那金雷蜈根本就没有躲避,而是稳稳当当的站在自己面前。

    那个时候,薛少白便已经明白,这金雷蜈根本就没有灵智,完全是在靠自己的本能战斗,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只要压制住眼前的金雷蜈,随便一个偷袭就能彻底干掉眼前的金雷蜈。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眼中出现一丝自信。

    然而,此时看到金雷蜈主动躲避自己的攻击,这也就意味着那金雷蜈是有自主意识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怎么可能偷袭得了这金雷蜈?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的脸色也当场难看了起来,若是这金雷蜈有自主意识的话,那自己便相当于和一个人交手,这种情况下,自己未必就能讨到任何好处,甚至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被对方秒杀,毕竟那四头金雷蜈哪怕是只有一头都足以让自己头疼,更何况是四头?

    若是这四头金雷蜈联手的话,只怕自己怎么死的不知道,想到这里,那薛少白的脸色当然便显得很是难看。

    “妈的,这金雷蜈之前明明没有人操纵,但是,现在一看就有人操纵,操纵这些金雷蜈的人,必然就是那婆罗门男子,这家伙虽然还没有动用分身,但是,这几头金雷蜈的存在和分身一样,只要我稍微大意,被那紫色闪电命中的话,肯定会被麻痹,到时候,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薛少白暗暗想到。

    看到那金雷蜈有意识的躲开自己的攻击之后,立刻便意识到这金雷蜈并非普通货色,肯定是有人在后面操纵,而操纵金雷蜈的人,薛少白稍稍一想也能想到,肯定是那男子无疑。

    “哼,居然打算用金雷蜈干掉我,这家伙也太看不起我了,若是被这小小的金雷蜈便干掉的话,那我也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下去了。”薛少白喃喃自语,怎么可能相信自己会被那金雷蜈干掉?

    当然,若是只有自己一人的话,这金雷蜈未必就能奈何得了自己,但是,如今除了自己之外,还有那青衣女子,这女人现在已经昏迷过去,不仅帮不到自己,甚至可以说还是自己的累赘,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要对抗这几头金雷蜈,纵然自己斗法经验逆天,想要轻松摆平这几头金雷蜈,也绝对没有可能。

    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若是自己不能摆平这几头金雷蜈的话,薛少白可以保证,自己和那青衣女子必然会死在这几头金雷蜈的手中,想到这里,薛少白心里也多少有了一些担忧。

    当然,薛少白向来也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那婆罗门男子虽然驾驭金雷蜈对付自己,但想要他这么简单便举手投降的话,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路走来,薛少白经历了多少苦难只怕连他自己都快要记不清,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之后居然在这种时候放弃,这不是对自己的一种讽刺吗?

    不过,尽管他并没有要放弃的打算,但也清楚知道,自己想要将自己和青衣女子都一起保全下来的计划只怕根本就不会那么容易,若是轻而易举便让他摆平了那婆罗门男子对后者来说,也是一种讽刺。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缓缓蹲下来,将怀中的青衣女子放了下来,柔声在后者耳边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等,若是我没死的话,便带你一起离开这里,若是我死了,咱们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当然,薛少白知道,这女人现在已经昏迷了过去,无论自己说了什么,后者也根本不可能知道。

    而在看到那薛少白将青衣女子放下来之后,婆罗门男子的声音也在薛少白耳边响了起来,只听那婆罗门男子说道:“怎么,小子,就这样放弃自己了?不打算逃了?”

    薛少白脸色尴尬,笑了笑,说道:“如今我还有坚持下去的可能吗?你的实力我清楚,虽然你的本体现在没有现身,只是利用这几头金雷蜈来对付我,但就算是这几头金雷蜈,我想要那么轻松的摆平也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小子,想不到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敢嘴硬,我简直是小看了你!”男子冷笑的声音立刻在薛少白耳边响起。

    说到这里,男子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可惜,现在你就算嘴硬也没有任何意义,我想干掉你,一根手指头就已经足够了!”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立刻便大笑了起来。

    一根手指头?这也太看不起我了,若是这家伙一根手指头便摆平了我的话,那我还怎么在修炼界混下去?好歹也是初级驱魔师,而且还是空闻法师的传人,更是修炼了杀生道的存在,怎么可能被这家伙一根手指头就干掉?

    若是自己被此人一根手指头便干掉的话,就算这次能从此人手中逃出去,将来自己也绝对没有脸继续在修炼界混下去。

    “说实话,你这样说,也实在是太看不起我了!”薛少白冷笑着说道。

    婆罗门男子笑了笑,没有什么表示。

    然而,就在那婆罗门男子笑声消失的瞬间,阴冷气息立刻便在天地间掀起,只见那半空中四头金雷蜈身体之中,突然绽放出一道恐怖的杀机,这杀机在出现之后,立刻便锁定了地面上的薛少白,使得后者顿时便如坠冰窟。

    并且,除了那杀机之外,一道山岳般庞大的威压也赫然出现,那威压出现之后,同样是不由分说,直接便朝薛少白狠狠压制了过来。

    瞬息之间,薛少白的脸色便苍白了起来,且身体在那威压之下,也疯狂颤抖了起来。

    说实话,这道杀机薛少白还可以不将其放在眼中,毕竟自己是修炼杀生道的存在,这杀机虽然恐怖,但依靠自己体内的杀气多少还能抗衡一二。

    但是,那威压的掀起却让薛少白的脸色顿时大变了起来。

    这威压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无法抵挡,一旦笼罩到他身上,直接便让薛少白连手指头也动弹不得,像是一个木偶,站在原地,任凭那男子发动攻击。

    “现在,还敢和我叫板吗?”男子的声音也忽然间传来,明显是在嘲讽薛少白。

    此时的薛少白很清楚,若是自己不将这男子绽放出来的威压压制下去,那就算这金雷蜈只是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在自己被威压压制,无法施展任何手段的情况下,面对那金雷蜈的攻击,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是以,在看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之后,薛少白的脸色也顿时阴沉到了极致,目光阴沉之中便看到他打算震动自己体内的真气。

    遗憾的是,那男子掀起的威压完全超过了薛少白的想象,此时的他,即便是想震动自己体内的真气也根本无法做到,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和男子抗衡?

    “妈的,这家伙居然用威压压制住了老子体内的真气,没有真气的情况下,老子要怎么干掉这几个家伙?用拳头吗?”薛少白苦涩的想到。

    他非常清楚,自己若是真气被压制的话,想要对付这男子,唯一的办法便是用自己的铁拳,然而,那男子是什么存在?纵然此人如今没有现身,仅仅只是驾驭了金雷蜈,但以此人的修为,自己单纯用铁拳怎么可能摆平对方?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暗道,妈的,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干掉这家伙,没想到此人稍微露出一手之后,自己便不是此人的对手,如此实力,怎么可能说摆平他?莫非我薛少白今天当真要死在这里不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