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7章 真正的目的
    说实话,之前刚刚接触到空见法师等人的时候,男子真正在意的根本不是眼前的薛少白,毕竟他是第一次接触薛少白,而且,那个时候的薛少白不显山不露水,谁也看不出他的深浅,仅仅只能看到此人的修为而已。

    而当时的薛少白本身只是一个区区初级驱魔师,若此人是二级驱魔师,那男子当然要留意几分,但此人不过只是刚刚迈入驱魔师的世界之中而已,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被男子放在眼里?

    因为这一点,男子在和空见法师等人交手之后,更多的是将自己的心力放在空见法师等人的身上。

    但是,谁知道,这一群人里,真正棘手的恰恰是眼前这个初级驱魔师。

    此人,竟然是修炼了杀气的存在!

    难怪可以在怨气纵横的杀降坑里活这么久的时间,原来是因为此人体内的杀气的关系。

    一般来说,杀降坑因为怨气太过浓郁的关系,一般的驱魔师根本无法在这里坚持太久的时间,就算是二级驱魔师,在杀降坑里停留时间太久,被杀气腐蚀到的话,也只有死路一条。

    如今薛少白仅仅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但在杀降坑里的活动时间远远超过了一个二级驱魔师,这一点,让男子相信,这家伙之所以可以在杀降坑里活动这么久的时间,肯定是因为体内的杀气。

    这家伙体内的杀气必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挡杀降坑的里杀气,甚至可以让此人无视此地的杀气,否则的话,这家伙只怕早就已经死在了杀降坑之中,又怎么可那个机会接近自己?

    当然,虽然已经意识到了薛少白的棘手,但男子仍旧不认为这家伙可以安然无恙的从自己手心里逃出去。

    毕竟自己的修为和境界摆在那里,若是让你一个初级驱魔师从自己手里逃走,这件事若是传出去,自己将来还怎么在修炼界立足?不仅中原驱魔师要取笑自己,只怕天竺的驱魔师也肯定会嘲笑自己。

    驱魔师在修炼界之中,为的就是一个面子,怎么可能愿意自己给人嘲笑?

    想到这里,男子便已经下定决定,绝对不能让薛少白从自己手里逃出去,不然的话,将来哪里还有脸在修炼界混下去?就算是自己炼化了仙人魂魄又怎样?污点就是污点,一旦有污点,便终身也不可能洗刷干净,就算自己将来成长到仍人仰望的地步,这污点也足以对自己的威名造成影响。

    是以,为了不让自己的威名受到打击,男子肯定不可能放过薛少白,必然会将自己的手段全部施展出来,将薛少白直接斩杀在自己面前。

    遗憾的是,男子根本不知道,薛少白并不是第一次面对四级驱魔师,虽然他现在还不能干掉一个四级驱魔师,但要从此人手中逃走,也并非没有可能的事。

    之前那上官金龙便以为自己可以轻松干掉薛少白,却不料最终还是让此人从自己手中逃了出去。

    这一点,证明薛少白即便不是四级驱魔师的对手,但要从对方手里逃走,也是有很大的机会。

    当然,此时的男子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若是知道这件事的话,只怕现在已经出手,根本不可能给薛少白喘息的机会,让这家伙有机会回复自己的真气,利用恢复起来的这一点真气从自己手中逃出去。

    “小子,说句实话,你的天赋是我这数百年之中,见识的所有驱魔师之中,最高的一个,若是你小子不是来找我的麻烦,而是安安静静的修炼,不出百年,你必然可以成为中原大地上雄霸一方的存在。”男子语气很是认真的说道。

    薛少白笑了笑,说道:“我对成为雄霸一方的存在没有任何兴趣,毕竟就算实现这一点,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连时间都无法确定,我现在就去期待,岂不是太天真太白痴一点了吗?”

    顿了顿,薛少白接着说道:“况且,你觉得我是专门来找你麻烦的?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我和你往日无怨,今日无仇,怎么可能来找你的麻烦?最关键的是,你是一个四级驱魔师,若不是因为迫不得已,你觉得我会出现在你面前?”

    男子认真想了想,似乎也是认同了薛少白的话,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既然你并非是冲着我来,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山谷之中?你和空见法师的谈话我之前已经听得清清楚楚,难道你以为我会听错?小子,告诉我,你想要仙人魂魄做什么?”

    薛少白皱眉,原本以为那男子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却没有料到此人仅仅只是一知半解而已,根本不知道,自己之所以要来找这家伙,是因为需要此人手中的仙人魂魄来开启炼仙阵。

    薛少白如今已经得到了空闻法师的传承,若是不想继承这传承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想要继承空闻法师的传承,就必须要提升自己的修为。

    自己现在想要提升修为,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真灵气上面做文章,只要自己能够将真灵气炼化,虽然未必可以成为和男子平起平坐的存在,但至少可以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二级驱魔师的境界,到时候,便能稍稍继承一些空闻法师的传承。

    而想要炼化真灵气,就必须要借助炼仙阵的炼仙之力,不然的话,天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可以炼化他体内的真灵气。

    因为这一点,薛少白才冒出了想要开启炼仙阵的念头,而想要开启炼仙阵,就不得不需要男子手里的仙人魂魄,因为这一点,薛少白才会出现在这杀降坑之中,希望得到男子手里的仙人魂魄,让自己有机会开启炼仙阵。

    当然,这些情况对薛少白来说根本不是秘密,但对男子来说,却是后者想破脑袋也绝对不可能猜测出来的真相。

    而薛少白也根本不打算将这些秘密告诉男子,毕竟他现在和男子还是水火不容的关系,薛少白根本不能保证,男子在知道了这些秘密之后,会不会更想干掉自己。

    毕竟包括上官金龙都很是垂涎真灵气,这婆罗门男子对真灵气的理解更深,连上官金龙都想得到的力量,薛少白不相信眼前男子会没有兴趣,而此人一旦对真灵气有兴趣的哈,到时候,施展雷霆手段对付自己的话,自己哪里还有机会从这家伙手里逃出去?

    薛少白很清楚,自己之前之所以可以从上官金龙的手里逃出去的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因为这家伙没有施展雷霆手段,在动用各种手段之前,给了薛少白反应的时间和考虑对策的时间。

    虽然这时间非常短暂,但是,恰恰是因为这一点短暂的时间让薛少白能想出各种对策来规避上官金龙的攻击,若不是因为这一点,薛少白早就已经去见了阎王爷,哪里会有机会出现在这片山谷之中?

    想到这里,薛少白自然很清楚,眼前男子若是游刃有余的和自己动手,自己要从这家伙手中逃出去并非没有可能,但是,若是这家伙因为真灵气的关系,打算在短暂时间之中干掉自己,自己是不是能从此人手中逃出去根本就不敢有丝毫保证。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薛少白目光一动,说道:“我要这仙人魂魄自然是有我的用处,你又何必要知道?”

    听到薛少白这番毫无营养的话,男子冷笑一声,说道:“纵然你不肯告诉我,以为我就猜不到吗?你小子肯定也是打算炼化这仙人魂魄,只是你如今的修为太过浅薄,根本没有机会炼化仙人魂魄。”

    薛少白没有反驳,反正自己并不想告诉此人自己需要仙人魂魄的真正目的,便随便这家伙去猜测,反正此人无论怎么猜测,都无济于事。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你明白我是为了继承那仙人魂魄的记忆来的,又何必要多此一问?”

    男子说道:“我只是想要试探你而已,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连反驳也没有,这么说来,你这家伙肯定不是冲着仙人魂魄的记忆来的。”

    薛少白皱眉,听到男子的话,眼中划过了一丝诧异,似乎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能大致猜到自己别有用心,想要仙人魂魄,根本不是因为想要继承仙人魂魄的记忆。

    不过,薛少白也知道,此人也仅仅只是知道自己并非单纯冲着那仙人魂魄的记忆而来,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所以想要仙人魂魄,是打算开启已经关闭数百年的炼仙阵。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微微一笑,说道:“我想你误会了,如果我不是冲着仙人魂魄的记忆来的,又怎么可能铤而走险来靠近你?你真以为我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小子,你不用想着要晃点我,我也是鬼,你想骗我,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男子冷笑一声说道,听到薛少白的话之后,只觉得这家伙实在是年轻,居然以为自己这么简单就会上当受骗,相信他三言两语没有任何根绝的借口?

    如果以为自己是这么好骗的人,那也太小看自己了,好歹自己也是当年纵横天竺的存在,什么样的鬼没有见过?薛少白这番话到底是真是假甚至不需要薛少白自己去说,男子一眼就可以看穿真相。

    随后,便听到男子的语气稍微阴冷了几分,接着说道:“我现在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若是你现在个告诉我,你到底打算用这仙人魂魄干什么的话,我说不定在杀你的时候会给你一个痛快,但是,若是你不肯告诉我真相的话,那我就只有慢慢动手,让你享受一下被人慢慢干掉的滋味!”

    薛少白皱眉,旋即眼中出现一抹冷笑,说道:“如今你根本无法抽身来对付,又哪里来的自信可以干掉我?就因为这金雷蜈?!简直是笑话,若是被你这几头灵虫就干掉的话,我薛少白怎么可能有胆子进入这杀降坑?你真以为我进入杀降坑是来找死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