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5章 孤身一人
    “这么说,我还安然无恙的长大了?”小女孩的眼神有些诧异,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说道。

    薛少白笑了笑,说道:“那是当然,否则的话,我又怎么认识你的?”

    说实话,那薛少白听到小女孩的问题之后,心中多少有些惊讶,猜测那小女孩怎么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难道这丫头担心自己长不大吗?若是其他担忧薛少白还能理解,这个担忧却让包括薛少白在内也百思不得其解,心想那丫头担心自己长不大,莫非是因为她小时候得了什么严重的病?

    薛少白毕竟不知道那青衣女子的童年,哪里知道这女人小时候是不是身染恶疾,但是,此时因为和青衣女子童年时期的记忆一番接触,猜测这女人童年肯定不同寻常,不然的话,这女人根本不必将自己的童年记忆分裂出来。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便打算打听一下这女人的童年。

    然而,就在那薛少白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却看到半空中忽然有一道紫色闪电劈了下来。

    这紫色闪电出现的速度实在太快,眨眼间便是无尽,刚刚从半空中浮现,便已经嗡的一声劈出,而后,薛少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剧痛,再睁眼的时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记忆空间里。

    “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就出来了?”薛少白疑惑,放眼看去,只见自己的意识已经回到了杀降坑。

    不过,让薛少白惊讶的是,虽然自己的意识回到了杀降坑,但情况对自己来说并不见得有多好,之前本来打算和自己一起施展天火之术的青衣女子,此时,竟然已经昏倒在自己身前,嘴里奄奄一息,浑身都是紫色电流在涌动。

    看来着女人刚才一定被金雷蜈攻击了,不然的话,身上怎么会有紫色电流涌出?薛少白目光闪烁的沉吟道,很清楚那女人的昏迷肯定是金雷蜈的杰作。

    看到女人昏迷在自己面前,薛少白的面色多少也难看了起来。

    要知道,如今薛少白有自信和金雷蜈抗衡,完全是因为身边的女人,若是没有这女人在一旁的话,薛少白怎么可能有自信干掉这几头金雷蜈?尽管后者只是灵虫,但这几头灵虫的手段远远超出了薛少白的想象,以后者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和这几头灵虫抗衡,强行和后者交手的结果只有一个,那便是死路一条。

    但是,如今因为那青衣女子的关系,薛少白虽然并不是那几头金雷蜈的对手,但也多少有些自信,相信自己足以摆平那几头金雷蜈,毕竟那女人的天火之术能够克制这几头金雷蜈,一旦这女人将天火之术施展出来,那几头金雷蜈焉能威胁到薛少白?

    然而,让薛少白万万想不到的是,本来被他觊觎了厚望的女人,竟然在关键时候昏迷了过去!

    如今这女人昏迷,自己还有什么办法来对付那金雷蜈?

    如果自己的面前仅仅只是一头金雷蜈的话,就算这女人昏迷过去,薛少白自问也有和这金雷蜈周旋的信心,但是,现在他面前是四头金雷蜈!

    四头!这是什么概念?就算这四头金雷蜈只蜕变过一次,根本没有成长到成年期,也绝对不是自己便可以抗衡的。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面色多少有些难看,暗道,妈的,这几头金雷蜈是不是早就商量好的?先将女人解决掉,剩下自己一个人,再慢慢解决?如果这个女人的昏迷真的是出自于这几头金雷蜈的算计,那这几头金雷蜈就不仅仅是实力强大那么简单了,甚至连斗法经验也不输自己这种级别的驱魔师!

    薛少白如今有信心和这几头金雷蜈抗衡,原因就在于他只是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而已,若是他的修为比现在要高深的话,他当然不可能将这几头畜生放在眼里。

    关键就是,他如今根本就没有资格去抵挡着几头金雷蜈,一旦那几头金雷蜈对他发飙,薛少白便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脸色立刻难看起来。

    若是此时那女人还没有昏迷的话,薛少白当然不会觉得如此棘手,虽然自己就算和这女人联手,也未必可以抵挡那几头金雷蜈,但是,有这女人帮手,即便不能对付那几头金雷蜈,也起码可以抵抗一二。

    遗憾的是,如今女人已经昏迷了过去,自己如今便只有一个人去对抗那几头金雷蜈,想到这里,薛少白的心中也难免有了一些苦涩,暗道,奶奶的,这女人居然昏迷了过去,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昏迷的,如是被这几头金雷蜈攻击的话,又岂会单单只攻击他一个人?包括我,也肯定会被那紫色闪电击中。

    如今我已经苏醒了过来,身上也没有太过致命的伤势,这女人的修为远超于我,按理说受到的伤害和影响应该比我更小才是,此时别说醒来,只怕昏迷都不可能。

    但是,如今这女人仍旧没有苏醒过来,这一点,证明这女人很有可能根本不是被这几头金雷蜈攻击,不然的话,又怎么会到现在还在昏迷?

    当然,薛少白也知道,现在根本不是追究两人昏迷的原因,最关键的是现在要想办法从那几头金雷蜈封锁下逃出去,不然的话,就算自己现在苏醒,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最后一旦被那金雷蜈的闪电击中,以自己的实力,根本就扛不住几次,最多三次,自己只怕也要交代在这个鬼地方。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走到了女人身边,将女人一把抱了起来。

    此时这女人已经昏迷了过去,薛少白自然不用担心自己贴近这女人会让此女失去理智。

    然而,就在那薛少白将女人抱起来的时候,却看到半空中的金雷蜈突然彼此绽放出一道杀气,这四头金雷蜈瞬间便绽放出四道,旋即这四道气息又融合到了一起,直接锁定了地面上的薛少白。

    察觉到那几头金雷蜈用气息锁定了自己,薛少白可以肯定,这几头金雷蜈肯定是打算对付自己,目光闪烁间,便看到那薛少白催动真气,形成一道护体神光,将自己的身体团团包围在了其中。

    嗡!

    哪知道,就在那薛少白身体之外的护体神光形成的时候,却看到半空中的金雷蜈突然各自绽放出一道闪电,嗡的一声,便看到那闪电直接锁定了薛少白,径直朝薛少白轰了过来。

    看到闪电轰来,薛少白的面色直接便难看了起来,此时的他,体内的真气所剩无几,仅仅自己全盛时期的三成左右,即便是自己全盛时期,那薛少白自问也根本无法抵挡那金雷蜈的闪电,如今真气还剩三成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是那金雷蜈绽放出来的闪电对手?

    妈的,这金雷蜈莫非也明白趁你病要你命这个道理?居然趁老子现在真气枯竭的情况下对老子动手,实在是不给老子活路!

    说实话,看到那金雷蜈攻击自己,薛少白的心情实在是糟糕透顶,但是他也明白,这几头金雷蜈本来就是来斩杀自己的,如今看到自己露出破绽,自然会第一时间发动对自己的攻击。

    “妈的,还真以为老子是软柿子了!”看到那几头金雷蜈直接锁定自己,发动了对自己的攻击之后,薛少白的脸色当场便难看了起来,手腕一抖,便看到薛少白一只手搂着那青衣女子,另外一只手手掌一番,一口血色短剑便已经出现在了薛少白的手心。

    这血色短剑正是那杀生剑,此时看到金雷蜈攻击自己,薛少白知道,若是不动用杀生道的杀气的话,想要抵挡那杀气根本没有丝毫可能,不过,薛少白也知道,自己如今的实力,就算是动用杀气,也未必可以抵挡那金雷蜈的杀气,最好的办法还是后退,等到自己找到一个安全地方恢复了些许真气之后再想办法来对付那金雷蜈,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当然,转念一想,薛少白也清楚,这金雷蜈肯定不会随便放过自己,若是随便就放过自己的话,那金雷蜈又怎么可能从草丛之中飞出来,如今金雷蜈突然从草丛之中出现,这也就意味着那金雷蜈肯定是抱着干掉自己的目的来的。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回过神来,自己如今必须要全力以赴,就算对付自己的只是几头灵虫,自己也绝对不能大意,不然的话,最后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咔!

    而就在那薛少白沉吟的时候,只见那金雷蜈突然一阵,轰然朝薛少白席卷过来。

    看到闪电发威,薛少白哪里还敢迟疑?数千道杀气顿时从他身体之中钻出来,而后嗡的一声便看到那杀气交织在一起,迅速涌动到了薛少白手中的剑身上。

    与此同时,闪电也在疯狂接近薛少白,眼看那闪电便要轰击到薛少白身上的时候,后者目光一沉,哪里还有犹豫,手腕一抖,手中杀生剑便已经出手,直接一剑,斩向了闪电。

    轰!

    一声巨响,一道血色剑光直接从薛少白手中的杀生剑剑身上涌出,眨眼之间便飞出去和那闪电碰撞到了一起。

    巨响瞬间淹没了山谷,无法形容的威压也在那闪电和杀气碰撞到一起的时候在山谷之中掀了起来。

    滋滋滋滋!

    而就在那闪电和杀气碰撞到一起的时候,只见这两股力量交织的地方,阵阵闪电从其中涌动出来,直接便覆盖了这片天地,使得这片天地当场便化作了一个雷域。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的脸色当场便难堪了起来,似乎根本没想到,这闪电在被杀生道杀气斩中之后,竟然还会掀起如此可怕的闪电,果然不愧是金雷蜈打出来的闪电,竟然还有这等威力,实在是让人不敢想象。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