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3章 心头血
    听到女子的解释,薛少白这才回过神来,难怪这女人之前的神色如此犹豫,原来是因为要和她发生肢体接触的原因。

    说实话,之前因为救了这女人,不得已和其发生肢体接触,在看到后者怒火中烧之后,薛少白心里已经多少有些忌惮和这女人接触。

    不过,转念一想,若是不和这女人发生肢体接触的话,又怎么施展天火之术?

    是以,薛少白很清楚,若是要施展天火之术的话,就必须要和这女人发生肢体接触,不然的话,最后这两人都肯定会死在这个鬼地方。

    如果因为一时的芥蒂搞到两人最后要死在这里的话,这个结果薛少白肯定不愿意接受。

    是以,咳嗽一声,薛少白苦笑道:“不过就是肢体接触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又何必要介意?”

    听到这番话,女子白眼翻了翻。

    要知道,那女人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从来也没有和哪个男人接触,甚至连小手也没有拉过,在这种情况下,想到要和薛少白发生身体上的接触,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波澜?

    不过,女人也很清楚,如今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若是现在拒绝和薛少白接触的话,那就等于是放弃和此人共鸣,在这种情况下,也就等于是放弃了抵抗,如此一来,那两人今天必然只有死在金雷蜈手中。

    女子好不容易才修炼到今天的境界,付出的努力和辛苦一般人根本无法想象,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愿意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死掉?还是被一头灵虫干掉?

    若是就这样死掉的话,将来就算到了黄泉,也只会沦为别人口里的笑柄,想到这里,那女人就算明知道若是要取得共鸣就不得不和薛少白发生接触,也只有暂时忍受着去接受这一点。

    想到这里,便听到女子叹了一声,说道:“算了,如今留给你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们也没有时间在这里互相试探对方,咱们现在还是快点开始吧,这金雷蜈的闪电很是棘手,若是我们不抓紧时间,被这金雷蜈的闪电命中的话,到时候想要施展天火之术也没有机会了。”

    薛少白点点头,旋即说道:“那我要怎么和你共鸣。”

    “你过来。”听到薛少白的话,女子眉宇间露出一丝笑意,旋即认真看了薛少白一眼,说道。

    薛少白略一迟疑,但最终还是点点头,随后便走向了女人。

    “抱着我。”女子说道,俏脸上飞过一抹绯红。

    薛少白一愣,立刻便想起了自己之前救这女人的画面,那个时候,这女人看到自己抱住她,立刻便怒火中烧起来,想不到现在为了活下去,这女人居然主动说出要抱住自己的话,实在让薛少白有些唏嘘,暗道这女人果然是善变,前后不到半个时辰居然就已经变卦了。

    当然,虽然意识到女人善变,但薛少白根本不可能在意,况且,现在是这个女人主动要让自己去抱住她,若是薛少白不答应的话,岂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点点头,一言不发之中便已经走向了女人。

    看到薛少白的靠近自己,说实话,女人的脸色也立刻红白交替起来,似乎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很忐忑的样子。

    当然,薛少白多少也能猜到这女人怎么会表现的如此不安,想来此女应该很少和人发生接触,不然的话,怎么会看到自己靠近之后,便是这种表情?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薛少白脸上出现一丝温和的笑容,说道:“你又何必要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再说了,这只是为了你产生共鸣才进行的肢体接触,又不是洞房花烛,你又何必要如此不安?”

    女子也知道那薛少白说的有道理,但仍旧忍不住瞪了薛少白一眼。

    当然,薛少白也知道,这女人既然如此不情愿被自己接触,但自己和这女人接触的时候,千万要小心一点,一点雷池都不能越,不然的话,这女人恼羞成怒之下,直接出手对付自己的话,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就这么一边沉吟的时候,薛少白已经靠近了女子,站在女子身前,认认真真打量了女人一番,还别说,这女人还真是一个美女,生的眉清目秀,五官也非常精致,一对双眼皮看起来也更有活力。

    不过,因为之前真气消耗太过严重,此时还没有补充回来的关系,女人的面色看起来却微微有些苍白,给人一种很虚弱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也明白了为什么这女人要让自己一起来施展天火之术。

    如今她体内的真气所剩无几,最多不到三成,在真气如此浅薄的情况下,怎么施展天火之术?薛少白很清楚,任何一种驱魔术,若是真气不够也要强行施展的话,必然会发生两种情况。

    一种是驱魔术施展失败,另外一种便是被驱魔术抽干自己身体内的全部真气。

    前一个情况还好一点,不会给身体造成什么伤害,后一种情况便糟糕了,一旦被驱魔术抽走体内真气,便相当于是受到了驱魔术的反噬,在这种情况下,甚至是丹田也有可能崩溃。

    而丹田本身就是一个人体内最关键的地方,若是丹田有了什么意外,就算那驱魔师的天赋再怎么惊人,这辈子也基本和修炼说再见了。

    因为这一点,薛少白知道,这女人在真气不足的情况下,肯定不会尝试去施展天火之术,不然的话,那就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除非是在没有任何退路的情况下,这女人说不定还会强行施展驱魔术,但在如今这种有退路,自己可以为女人提供援手的情况下,想要这女人强行施展驱魔术,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说道:“想不到你体内的真气已经枯竭到了这种程度,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就用吗?你能帮我恢复体内的真气吗?再说了,咱们现在哪里有时间停下来打坐恢复真气?不仅是上官金龙,还有那婆罗门男子,任何一方都足以干掉你我,在这种情况下,你我现在停下脚步,就等于是在找死。”女子苦笑一声说道。

    听到女子的话,薛少白叹了一口气。

    在杀降坑这种地方,根本就没有时间给他和女人恢复真气,因为两人一旦停下来,便有可能落入危险之中,之前要不是因为有空见法师等人存在,婆罗门男子暂时可以交给他们来对付,以薛少白当时的真气,根本就无法和婆罗门男子抗衡,强行和对方交手的唯一后果便是死无葬身之地,在这种情况下,那薛少白才将婆罗门男子交给空见法师等人对付。

    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薛少白怎么可能假手他人,只怕自己早就已经出手,直接一巴掌怕死那婆罗门男子了,怎么可能会让这小子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你说的倒也不错,之前的确没有时间给我们恢复真气。”薛少白点头,倒也承认了女人的话,旋即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来吧,不要浪费时间了,这几头金雷蜈体内的气息越来越暴躁,看来也是快要按耐不住自己,打算对我们动手了。”

    女子一言不发,点点头,随后,便看到那女人突然掐动指诀,体内真气刹那之间涌出,在半空中卷动的时间,便看到那真气直接轰向了薛少白。

    薛少白大惊,以为那女人是想对自己不利,眼神闪烁之间,便打算退后。

    但是,就在那薛少白催动真气的时候,眼前的画面突然扭曲起来,而后,那薛少白便发现自己眼前的画面竟然扭曲了起来,随后,一阵疲惫感袭上薛少白的心头。

    本来那薛少白已经是初级驱魔师,和凡人不同,凡人才会有疲倦的感觉,一旦成为一个驱魔师,就算是最低级的驱魔师,因为有真气在体内涌动的关系,根本不会有任何疲倦的感觉。

    然而,此时的薛少白却一反常态,那疲倦感觉涌上来的时候,薛少白的眼皮立刻便开始打架,而后,一阵恍惚之中,薛少白便直接昏迷在了女子的身前。

    眼看薛少白要栽倒在地上,女人立刻伸手,一把挽住了薛少白,避免了后者直接栽倒在地上。

    而后,那女人嘴里叹了一声,摇摇头,食指上涌出阵阵霞光,紧接着,那女人食指一动,缓缓伸出,在薛少白的胸前滑了一下,顿时之间,便看到薛少白的皮肉裂开一道口子,诡异的是,虽然那皮肉已经开裂,但其中却没有流出任何一滴鲜血。

    而后,那女子目光微动之间,一指点在自己眉心,顿时之间,便看到女子的眉心之中出现一滴鲜血,滴溜溜一转,那鲜血便飞入了薛少白胸前的伤口之中。

    看到这一幕,女子眼神微微一变,说道:“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炼化我的心头血,若是不能的话,我们的共鸣便只能非常浅薄,到时候施展出来的天火之术的威力也非常有限,能不能撼动那金雷蜈便只能看天意了。”

    言罢,女子的嘴里发出一声叹息,而后,便看到那女人手指一点,薛少白胸口那道伤口便慢慢闭合了起来,不过几息时间,伤口便已经在薛少白胸前彻底消失,哪里还像是被女子割开过的样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