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6章 天机
    “嘿嘿,这几个家伙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来找我的麻烦,看来是真的不怕死了!”与此同时,在那黑暗空间里,男子突然睁开双目,似乎已经觉察到了薛少白正在冲着自己来,眼底划过一丝冷笑,杀气腾腾的说道。

    如果是其他人来找男子的麻烦,男子的心里多少还会忌惮一点,但是,要说那薛少白的话,男子根本不会将后者放在眼里,虽然之前薛少白多少已经展现过了自己的威能,但那是在有别人帮助的情况下,他可是亲眼看到了青衣女子将自己体内的真气灌注到了薛少白的身体之中。

    在男子看来,若是没有那青衣女子出手的话,薛少白想要抵挡自己的幻术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这一点,男子当然不可能将薛少白放在眼里,看到这家伙居然主动请缨来找自己麻烦,冷笑一声之后,呢喃道:“这家伙居然还敢来找死,哼,简直是不将本座放在眼里,蚂蚁般的人物,本座随手就能将其捏死,这种货色居然也敢来找本座的麻烦?”

    当然,虽然男子根本不将薛少白放在眼里,但是,如今根本不是薛少白孤身一人来找他的麻烦,身边还有一个青衣女子。

    他可以不将薛少白放在眼里,但是这青衣女子,那男子不得不将其放在眼里,后者毕竟已经是三级驱魔师,就如今的修炼界的驱魔师综合实力来说,三级驱魔师已经算是小有成就的存在,不管任何一个宗门,也绝对内门弟子的身份。

    有这女人在薛少白身边,纵然男子不将薛少白放在眼里,但也稍稍慎重了起来,呢喃道:“这女人的来头好像有些古怪,她的真气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这女人如今只是三级驱魔师的水平,和我认识的那个人相去甚远,根本不可能是那个人。”

    想到这里,男子的眉头轻轻一皱,接着说道:“不过,这些年我接触的所有驱魔师之中,真气和那个人如此相似的,便只有这青衣女子,除非是遗传或者是关门弟子,在入门的时候便已经着手改变了弟子的真气属性,不然的话,天底下是不存在真气极度相似的两个人,如此说来,这人肯定和我认识的那个人有关系。”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的眼中忽然划过一丝笑容,接着说道:“嘿嘿,若是这样的话,那天机图我岂不是有再次得到的可能?”

    “当年那家伙为了保全自己手里的天机图,不惜带着此图飞入了星空,自古以来,只有大帝级别的存在放在有可能横跨星河,那女人进入星空,根本不可能有丝毫活命的机会。”男子呢喃道。

    “本来我以为此生再也没有机会得到天机图,正考虑是不是要放弃进入星空将天机图找出来,不料却在这里碰到一个和那人有七八分相似的人,若是此人就是那人的弟子或者后人的话,那天机图肯定在此人身上,就算没有,此人也绝对知道天机图的下落。”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显然正在打什么鬼主意。

    “那天机图可是连教主也庆幸不已的东西,据说此图完美的记载了荒古大帝宫殿布置,若是得到此图的话,便有机会进入大帝宫殿,得到大帝的传承。”男子目光明灭不定的说道:“那荒古大帝是最近十万年来,修为最可怕的存在,据说,此人还是开辟出驱魔师这种修炼方式的存在,开创了无数驱魔术,乃是当今天下所有驱魔师的鼻祖级人物,若是得到此人的传承,将其融会贯通的话,三界六道,只怕也随便我横行无忌了!”

    荒古大帝,那是一个已经消失了整整十万年的存在,是人间界当之无愧的圣王,即便是当今天下的驱魔师,也极少有人知道这个名字,毕竟此人距离现在已经起码十万年。

    不过,荒古大帝的肉身虽然消失,但是,他的精神却一代代的传了下来,如今天下驱魔师修炼的驱魔术便全都是出自荒古大帝之手,只要驱魔术的修炼没有停止,那荒古大帝的精神也就不会从大地上消失。

    “不过,当年那女人毕竟已经进入了星空,自古以来,有胆子进入星空的人都是十死无生,那天机图也被那女人带入了星空,这女人最后既然死在星空之中,她手里的天机图又怎么会落到眼前这女人的手里?莫非这里面有什么猫腻?还是说,我一开始就感觉有问题?”男子呢喃道,很是怀疑那青衣女子是不是和当年那女人有关系。

    “那女人本是人世间的圣女,纵然最后天机图机缘巧合落到了地球上,但人世间的人肯定会出手将天机图夺回去,那毕竟是人世间的东西,怎么可能让这女人夺走?难道说,这女人是也是人世间的人?”男子皱眉。

    想到这里,男子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这不可能,人世间根本就没有活人,全都是妖兽或者精灵,人世间第一条规矩便是不允许收任何人族为弟子,那女人若是人世间的人,身上应该带有一点兽性才是,但是,无论我怎么看,这女人身上也没有丝毫兽性,这点,足以证明此人和人世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和大多数遁世宗门一般,那人世间也是极少有人知道的宗门,从综合实力来说,人世间的实力其实根本不下天道宗,但是,因为人世间乃是妖兽宗门,所以很少在大地上活动,毕竟地球是一个以人族为核心的世界,一只妖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一个不好,就有可能被人干掉。

    所以,为了不招惹到人族,也为了自己种族可以安全的繁衍生息下去,人世间的弟子很少会离开本宗,也很少和人族打交道。

    而这种情况就导致了人世间在这个世界上的知名度非常低,除非是妖兽,又或者在修炼界挣扎了上百年以前的驱魔师,一般的年轻驱魔师,根本不可能知道那人世间的存在。

    因为这点,哪怕是薛少白,也根本不可能知道人世间的存在。

    同时,人世间因为是妖兽的宗门,所以从来也不会收一个人族做弟子,那青衣女子乃是人族的根骨,体内没有丝毫妖气,这种情况,无非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这女人出生的时候,有妖族大能施展逆天的手段化去了这女人体内的妖气,要么便是此女乃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人族。

    男子认真考虑一番,也更加倾向前一个结果。

    原因很简单,若这女人体内的妖气是被妖族大能化去的话,此女的气息便会完全消失,哪怕是一点人气也不会有,毕竟她是妖族,就算妖气被化去,也绝不可能在体内衍生出人气。

    然而,如今那女人体内的人气非常浓郁,从这一点来说,此女必然是一个人族无疑。

    想到这里,男子心情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暗道:“若是这女人不是人世间的弟子,那人世间圣女和她有关系的可能便微乎其微,若是没有关系的话,天机图在这女人手里的可能性更小,如此说来,我岂不是要空欢喜一场?”

    若是那天机图只是一道简单的藏宝图的话,男子根本不会将天机图放在眼里,关键那天机图乃是当年的荒古大帝留下来的藏宝图,那荒古大帝是何等人物?他的宫殿又是何等伟岸?藏在其中的宝藏又是何等丰富?

    当年男子与天机图失之交臂,一直都非常后悔,但是,如今看到那女子似乎有天机图在手里,眼中也立刻出现了一丝激动,若是那天机图当真在女子手中的话,肯定保证,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天机图从自己眼前溜走,不管任何方式都要得到那天机图。

    不过,男子也清楚,如今根本就无法确定天机图是否在女子手中,若是这女人手中根本没有天机图的话,那自己不过只是空欢喜一场罢了,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目光也有一些变化,似乎也是在担心那天机图是不是在女子手中。

    当然,此时无论薛少白还是那女人都不可能知道,黑暗空间里的男子已经悄悄留意起了两人,本以为此人全部心神都应该在空见法师等人身上的薛少白,根本不知道,男子早就已经将全部心神放到了薛少白和女子身上。

    而今,已经被男子悄悄盯上的薛少白也不知道,自己这次潜入对男子来说,简直是了如指掌,本以为可以轻松接近男子,却不料自己刚刚开始朝此人靠近,便已经被此人盯上。

    说实话,如今既然已经被男子盯上,薛少白想要轻松靠近男子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一路上一定会让男子忍不住出手,到时候,薛少白还没有来得及偷袭男子,说不定便要死在男子手中。

    当然,这些情况此时的薛少白根本不可能预料得到,此时的他,甚至连男子在什么位置都无法确定,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已经被男子盯上。

    而此时仍旧没有离开黑暗空间的男子在看到薛少白逐渐接近自己之后,目光之中也多了一丝微笑,暗道:“嘿嘿,这家伙果然是冲着我来的,原本还以为那家伙只不过是恰好朝我这个方向走来,现在看来,此人十有**是想要来对付我。”

    顿了顿,男子又接着说道:“空见他们莫非是傻了,怎么会让一个初级驱魔师来对付我?难道他们以为这区区初级驱魔师就能摆平我不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