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5章 兵分两路
    “这家伙的手段还是如此犀利,之前要不是因为提前预知到了这家伙的攻击位置,我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松的就避开,一旦我没有避开,只怕现在已经死在了这金鼠的自爆之中。”空见法师呢喃道。

    说实话,空见法师之所以可以避开金鼠的自爆攻击,倒不是因为他的修为有多么可怕,也不是因为他的实力有多么高深,最主要的一点便是这空见法师提前洞悉到了金鼠的攻击,看到一只金鼠朝自己扑来,立刻便意识到这金鼠绝对不好惹,若是自己大意的话,谁知道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

    也正是因为那空见法师小心翼翼的避开了金属的攻击,所以在金鼠接近他之后,空见法师才能堪堪避开金鼠,否则的话,若是被金属接近,在自己身边自爆的话,无论这空见法师有何等敏锐的反应力,也不论此人有多么可怕的防御力,到时候,也必然会死在这金鼠的自爆之中。

    这一点,对老江湖的空见法师来说,自然很轻松便可以预料到。

    不过,那空见法师虽然依靠自己强大的反应力和江湖阅历,提前洞悉到了金鼠的攻击,但剩下几人却根本没有空见法师这等可怕的反应力,在金鼠接近几人的时候,其中一个穿着素色长袍,身材微胖的老者根本来不及闪开那金鼠的自爆范围,只听轰的一声便已经被那金鼠的自爆淹没,在那金鼠的自爆中直接便化作了齑粉。

    看到这一幕,哪怕是之前在面对男子稍稍有些狂妄,此时在看到金鼠自爆的威力之后,也根本不敢继续狂妄下去。

    “想不到这家伙的攻击居然如此棘手,竟然直接便秒杀了萧老,嘿,要不是我们躲避的及时,此时肯定也已经被这金鼠的自爆秒杀。”柳懿德目光闪烁的说道,满脸都是后怕之色。

    要说这萧老的修为,绝度和柳懿德不相上下,如今在面对金鼠的时候,萧老直接便被金鼠秒杀,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在这金鼠面前,同样不存在任何优势,一旦让金鼠接近自己,在自己面前自爆的话,柳懿德可以保证,最后结果以肯定和萧老一模一样,被那金鼠直接干掉。

    “你说的不错,幸亏我们的反应要比萧老迅速的,不然的话,包括我们也要死在这金鼠的自爆之中。”空见法师同样是一脸后怕的说道。

    顿了顿,那空见法师又接着说道:“不过,最让我想不到的是,这家伙的实力居然如此可怕,如今此人躲在这杀降坑里炼化仙人魂魄,从常理上来说,此人的真元应该已经枯竭了才是,但是,谁知道此人如今仍旧可以爆发出如此可怕的攻击,以他现在的实力来说,数百年的实力只会更加可怕,若是那个时候我们不小心被此人堵上的话,只怕早就已经死在此人手中了。”

    “大哥说的不错,若是当年我们就遇到了此人的话,现在也根本没有机会出现在杀降坑中。”柳懿德点点头,旋即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不过,若是此人当真在数百年前便堵上我们,也未必就能秒杀我等,毕竟那个时候你我的真元还没有枯竭,这家伙纵然实力高深,但想要秒杀彼时的我们,显然也没有任何可能。”

    空见法师摆摆手,说道:“你说倒也在理,不过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将此人揪出来,如今那家伙躲藏在暗处,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将此人揪出来,我等便想摆平此人,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师兄说的不错,必然要将此人揪出来才行,不过,如今我们这几人若是分开的话,实力肯定会大幅度削弱,到时候,那家伙一鼓作气,说不定直接就能秒杀我们,这样一来,就算我们将此人揪出来,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柳懿德满脸担忧的说道。

    “嘿嘿,你难道忘了还有那小子的存在?”空见法师微微一笑,目光落到了薛少白的身上。

    “你是说薛少白?”柳懿德皱眉,说道:“师兄,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么重要的任务怎么可能交给这小子?此人的修为和那男子相比,简直是太过浅薄,如今就算此人找到了那家伙,在后者面前,此人也只有被秒杀的结果,根本不可能对我等有任何帮助。”

    空见法师笑了笑,说道:“你也是太小看此人了吧?你可别忘了,如果不是他出手,我们现在还被封印在紫树林之中,他之前已经证明过自己,他的实力绝不仅仅只是初级驱魔师那么简单,还有那上官金龙的事,若是我们小看此人的话,我可以保证,最后我们统统都会看走眼。”

    “那师兄你是已经考虑清楚了?”柳懿德问道,脸色看起来稍稍有些凝重。

    空见法师说道:“如今就算我考虑的不清楚,你觉得我们还有退路吗?如今被那婆罗门男子堵在这里,要是我们之中没有人将其揪出来,就要一直被动防御那家伙的攻击,你我现在体内的真元最多也就再坚持半炷香的时间,半炷香之后,就算那家伙只是一巴掌拍来,你我都无法抵挡,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不相信那薛少白,最后被堵死的,只是我们自己的退路!”

    听到空见法师的话,柳懿德认真想了想。

    其实他也并非不明事理的人,之所以不相信那薛少白可以完成任务,最关键的还是因为婆罗门男子的实力太可怕,此人每一次攻击,都能改变这片山河大地,这等实力,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媲美,即便是薛少白,在如此可怕的市里面前,也只有抱头鼠窜的份,在这种情况下,以薛少白的修为,能够摆平男子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想到这里,柳懿德当然不愿意将任务交给薛少白来完成。

    但是,听到空见法师的话以后,柳懿德明白,如今的情况对几人来说非常不利,只有将揪出男子的任务交给薛少白解决,不然的话,几人一旦分开,到时候随时可能被男子干掉,如此一来,岂不是因小失大,自取灭亡?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柳懿德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哥你说的不错,如今看来也只有将这件事交给此人解决,我们现在没有一个人能分开,不然的话,最后肯定会被这家伙各个击破。”

    “你知道就好。”空见法师点点头,随后便催动真元,利用真元悄悄在薛少白耳边说道:“师侄,你现在也看到了,若是不将那家伙揪出来的话,我等便要一直处在被动防御的状态下。”

    “这么说,你是打算让我去将那家伙揪出来了?”听到空见法师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薛少白略微沉吟一下,说道。

    空见法师说道:“不错,现在唯有你有机会将那家伙揪出来,我等如今要联手去分散此人的注意力,一旦分开,必然会被此人一网打尽。”

    薛少白想了想,空见法师说的倒也在理,若是没有他们在一旁掩护自己,自己一旦冲向男子,必然会被此人直接锁定,到时候,说不定当场就会被此人秒杀,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便是让空见法师等人去吸引火力,而自己则悄悄接近男子,一旦将男子揪出来,到时候,众人联手之下,虽然未必可以摆平男子,但起码不会在这么被动。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点点头,说道:“好,这件事就交给我来解决好了,只要你们能将那家伙的目光吸引住,找出这男子也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情罢了。”

    空见法师点点头,说道:“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说定了。”

    顿了顿,不知道那空见法师又想起了什么,目光忽然一变,又补充道:“不过我必须要告诉你,即便这人现在的主目标并不是你,但是在你去找这人的时候,千万不要大意,不然的话,这人若是放弃我们,专门来对付你的话,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办法和此人抗衡。”

    “这家伙是婆罗门的人,修炼的功法对我们佛门中人天生就有一定的克制性,但对你们中原驱魔师来说,克制性更大,所以,在这家伙的面前,你一定小心,不能有任何一点大意,不然,只怕你还没将此人揪出来,就会直接死在此人手中。”空见法师补充道。

    薛少白笑了笑,说道:“师叔放心,我薛少白修炼至今,最为自豪的便是自己的谨慎,那家伙的实力虽然可怕,但只要我小心一点,在有真灵气护体的情况下,这家伙想必根本不可能奈何得了我。”

    空间法师点头说道:“行,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也就不用再说什么,你便先去吧。”

    随后,薛少白便清楚的察觉到,原本之前还涌动在自己身边的真元已经完全消失,想来是因为空见法师已经收回了自己的真元的关系。

    随后,薛少白转头盯着青衣女子,说道:“刚才那空见法师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言罢,却看到那青衣女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正在神游天外,薛少白眉头微皱,走到青衣女子身边,轻轻推了推后者,说道:“你在想什么?”

    青衣女子大惊,旋即才回过神来,看到薛少白就站在自己身边,目光微微有些古怪的后退好几步,面上满是仓皇之色。

    看到那青衣女子如此失态,薛少白目光更是古怪,说道:“你怎么了?”

    女子摇摇头,随后咳嗽了一声,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薛少白一愣,似乎没想到那青衣女子没有听到空见法师的话,咳嗽一声,说道:“刚才空见法师让我们去找那婆罗门男子的下落,将此人揪出来,怎么,你都没听到吗?”

    一抹尴尬划过了青衣女子的俏脸,随后,便看到她朱唇一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刚才想到其它事情了,没有在意这件事。”

    薛少白皱眉,也懒得去猜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点点头,说道:“那现在就跟我走吧,咱们去将那家伙揪出来,免得让这小子继续阴咱们。”

    言罢,便看到薛少白转身离去,随后,又看到那青衣女子嘟囔了几句,不知道说了什么,同样也跟了上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