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3章 肌肤之亲
    再说此时的男子,眼看这几人似乎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追了这几个家伙数百年时间,却不料如今在这杀降坑里,竟然会被几人轻视。

    男子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既然这几个家伙敢轻视自己,当然不可能再给几人好脸色。

    只见那黑暗空间里的男子当场一声冷哼,而后,便看到男子眼神闪烁之中,无尽的金色霞光从那巨掌上面抖落。

    轰鸣之声顿时响起。

    原本众人根本没有将那金色霞光放在眼里,但是,此时霞光涌动,落到地面上之后,霞光直接便狠狠轰击在了地面上,草木在那霞光的轰击下当场便化作了齑粉,哪怕青石也根本无法抵挡那金色霞光的威能。

    这一点,让薛少白的面色也微微一沉,根本不会想到,这霞光竟然还有这等威能,连山石竟然也无法抵挡那霞光!

    这金芒看起来很是普通,若是此时山石草木抵挡不住那霞光直接化作齑粉的话,薛少白根本不会意识到,这霞光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当然,既然已经意识到了这霞光的可怕,薛少白自然要谨慎很多。

    看到数道霞光突然锁定之后,目光一闪,毫不犹豫的便打算逃之夭夭。

    然而,就在那薛少白起身跑出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此时那青衣女子似乎正在调整自己体内真气,根本来不及后退,霞光轰来,其中一道霞光直接便锁定了这女人的后背,在女人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那霞光直接便朝她狠狠轰了过来。

    看到霞光轰来,薛少白的眼神立刻就变化了一下,他不可能想不到,正是这女人之前援手自己,自己才能在那魔气和幻术之中安然无恙,若不是这女人的话,自己现在只怕已经死在了那魔气和幻术之中,甚至就算自己不死,也绝对不可能安然无恙。

    眼见那女人之前帮助自己,自己心里也正考虑要何时还给这女人的时候,却不料很快便来了这么一个机会,如今那薛少白已经见识到了金芒的威力,山河大地草木青石在这霞光面前,根本就没有丝毫抵抗力。

    有如此威力,若是轰击到女人身上,只怕这女人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毫不犹豫的出手,手腕一抖,将女人直接抱起,旋即在那女人嗔怪和震惊的眼神中,立刻便退出去了起码十几丈,堪堪躲开了四五道霞光的轰击。

    “你放开我!”被薛少白抱在怀中,让那女人很是尴尬,不自觉之间,面上便已经是霞飞万道,看起来很是可爱的样子。

    那青衣女子在宗门之中,何时不是公主一般的待遇?什么时候敢有人这般接近那女人?甚至若是有人稍微和青衣女子接近了一点,必然会引起无数宗门弟子的妒忌,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有人敢随便接近这女人?

    然而,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此时薛少白根本没有丝毫芥蒂,直接便将青衣女子抱了起来,这种行为,若是落到青衣女子宗门师兄弟的眼里,必然会被当成是一场严重的挑衅,到时候,无数宗门弟子对薛少白群起攻之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另外,必须要说的是,那青衣女子虽然修为比薛少白高深,但从小到大从未和任何男人接触过,不说肌肤之亲,甚至连手指头也根本没有拉过。

    然而,如今那连手都没和男人碰过的女人,如今却被薛少白抱在怀中,不得不说,对女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亵渎,如此亲密的接触,让女子的脸色直接便难看了起来,暗道:“这家伙好打的胆子,居然敢包住本姑娘!本姑娘修炼至今,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轻薄过?”

    说实话,要说那女人心中没有怨气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自己冰清玉洁的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如今在这杀降坑中,却被一个认识不到几天的男人抱住,这种歌情况,怎么可能让女人心中没有丝毫芥蒂?

    遗憾的是,如今她和薛少白还是蜜月期的关系,那薛少白如今还是她的合作对象,两人根本就没有撕破脸皮,在没有撕破脸皮的情况下,女人怎么可能对薛少白发难?

    不得已之中,便看到女人冷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子,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

    顿了顿,那青衣女子又补充了一句,说道:“你可知道,修炼至今,何时有人有你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抱住本姑娘,你小子是在找死是不是?”

    “若是我不抱住你的话,你现在已经死了!”薛少白面无表情的说道,又不是俗世女人,好歹也是修炼界的存在,觉悟怎么如此之低?不就是被人抱在了怀中吗?何必要如此惊讶?如果这女人是世俗界的女人,那如此大的反应,薛少白并不会意外,但是,这女人乃是正儿八经的修炼界存在,修炼界儿女什么时候如此扭捏过?什么时候不是豁达?

    那女人听到薛少白的话,似乎根本就不相信,目光闪烁之中,说道:“哼,我现在只看到你抱住了我,哪里有什么危险?”

    这女人之前一直在闭目打坐,根本没有留意过外界的变化,也根本没有看到那霞光轰击他,只看到了此时薛少白抱住自己,如此一来,怎么可能让女人相信薛少白的话?

    当然,听到那女人的这番话,薛少白也非常无奈,叹了一声,指了指女人身后的大坑,说道:“你看你刚才打坐的地方,若是我骗你的话,天打雷劈!”

    顺着薛少白的手,女人回望过去,果然看到自己之前打坐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坑,那坑中还冒着白烟,似乎是刚刚留在地面上不久,而且,从那大坑的白烟之中,女人可以清楚的察觉到一丝真气的波动,这也就是说,之前这里肯定有人以神通攻击过,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留下这法力波动的。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目光闪烁之中,口气也稍稍软化了一点,说道:“就算有什么危险,你也不能抱住我不是?难道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我当然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但我也知道实际从权,我要是不抱你的话,难道要一脚踢飞你?我可以保证,如果我一脚踢飞你的话,只怕你现在已经动手跟我拼命了!”薛少白一脸苦笑的说道。

    女人默默点了点头,说实话若是那薛少白当真一脚踢飞自己的话,女人一旦脱离了危险,肯定不可能放过薛少白,要知道,这女人毕竟也算是一个天才,在宗门里随时都被当成众星捧月的对象,何曾有人敢这么对女人?

    那薛少白若是敢这么暴力的对待这个女人,绝对会让女人怒不可遏,最终也肯定会出手对付这个女人。

    这一点,薛少白很是清楚,所以,看到那女人遇到危险,哪里敢对这女人施展暴力?反正将其暴走也不过只是让女人鄙视自己,与被这家伙用暴力对待,薛少白显然更喜欢被这女人以鄙视来对待。

    “哼,反正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若是还有下次的话,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女人恼恨的说道。

    薛少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示意那女人根本不用担心,自己心里有数,绝不会再继续在这女人身上占便宜。

    当然,这也只是薛少白不愿意和女人继续争执下去,所以才告诉此女自己不会再抱她,转念一想,那薛少白又沉吟道:“你现在不让我抱你,那我便搂着你,嘿搂和抱可不一样,你只说不让我抱,并没说不让我搂不是?”

    说实话,搂和抱的确不一样,但不管是搂还是抱,性质都完全一样,那女人如今因为薛少白抱了自己而大发脾气,若是这家伙还敢进一步搂着自己的话,以青衣女子的脾气,肯定不可能放过后者,甚至无论后者怎么去解释,那青衣女子也绝对不会将薛少白的解释放在心里。

    “哼,我告诉你,若是还有下次的话,不用上官金龙出手,我直接动手宰了你!”女人似乎看出了那薛少白的念头,凤目一冷,狠狠瞪了薛少白一眼。

    薛少白缩了缩脖子,看到女人杀人一样的目光,哪里还敢和她对视?苦笑一声,说道:“你放心好了,老子好歹也是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说话不算话?今天说了不会再轻薄你,那便永远不会再这样对你,你就尽管放心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听到薛少白这么言之凿凿的保证,那女人越是不相信薛少白可以信守自己的诺言,一路走来,那女人已经多次见识薛少白戏弄自己的对手。

    这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存在,食言而肥这种事对他拉说简直是轻车熟路,是以,那薛少白越是说自己将会信守承诺,越是不能让女人尽信。

    不过,如今既然那薛少白已经给了自己保证,在此人没有食言而肥的情况下,女人也根本不可能再去质疑此人,毕竟她现在和薛少白是合作关系,若是将事情做的太绝,那薛少白难免会恼恨自己。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白了薛少白一眼,旋即哼道:“那你干嘛还不将我放下来?”

    薛少白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如今怀中还抱着女人,苦笑一声之后,便看到薛少白满脸尴尬的将女人放了下来。

    “我告诉你,刚才那件事你绝对不允许对任何人说起,否则的话,我一样要你好看。”女人落地又不忘叮嘱了薛少白一句。

    薛少白一愣,说道:“刚才什么事情?”

    “就是你抱我的事情!我告诉你,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女人威胁道。

    薛少白笑了笑,说道:“你放心,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