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9章 借刀杀人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免不了要勾心斗角,哪怕是在婆罗门之中,这种事情也屡见不鲜,明争暗斗也比比皆是。

    男子当年在婆罗门的时候,其实和不少人有矛盾,但是,真正敢向他发难的时候,只有一个从姓左的西域人。

    这左姓西域人之所以要针对男子,其实原因也非常简单,那便是男子当年年轻气盛的时候,失手打死了左姓西域人的弟子,这件事让他怀恨在心,也是因为这一点,那左姓西域人便处处针对男子。

    这件事,婆罗门里的几个大祭司也非常清楚,不过,因为那几个祭祀本质上是和这左姓西域人穿一条裤子的存在,关系非常好,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将左姓西域人打压男子的事情抖出来?

    甚至就算男子想要在门主面前讨回自己的公道,那几个大祭司也会冒出来做伪装,直言男子是在胡说八道。

    因为这个原因,男子和左姓西域人的矛盾一直没有解决。

    当年,那婆罗门的人得知梵帝的舍利子即将转移,为了能够将这枚舍利子夺下来,便派男子前去抢夺,并未为了应付那空见法师等人体内的佛光,甚至还赐给男子一道魔气。

    那魔气本是婆罗门门主从大黑天之中取出来的,大黑天每两百年才能进去一次,可以说,这一道魔气简直是无价之宝,用来对付空见法师等人实在是有些浪费。

    不过,为了能百分百的完成任务,当时的婆罗门门主根本就没有计较那么多,仍然将自己手中的魔气交给了男子,而男子在得到魔气之后,迅速的进入了汉地,并且成功找到了当时的空见法师。

    只是当时舍利子并没有在空见法师等人身上,男子为了调查出舍利子的下落,没有第一时间动用手里的魔气,打算等到自己锁定了舍利子的位置之后,再用手中魔气对付空见法师等人,结果没想到,这一等,便等了好几百年。

    直到现在,男子才终于有机会施展魔气。

    而正是因为男子施展魔气,方才发现,原来当年门派赐给自己的魔气有问题!

    这魔气乃是那左姓西域人亲手交给男子的,男子这些年来也在精心保管魔气,从来没想过魔气有问题,但是,此时看到魔气的威力,男子方才肯定,这左姓西域人居然在魔气之中做了手脚!

    幸亏当年因缘不凑合,自己没有机会将魔气施展出来,若是当年按捺不住将魔气施展出来的话,男子可以保证,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

    要知道,如今的空见法师等人已经是油尽灯枯的地步,施展魔气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几人,但是,即便几人身体被封印破坏成了风中残叶,仍然有能力抵挡男子手中的魔气。

    现在都能抵挡那魔气,更何况是几百年前这人修为强势的时候?那个时候,几人并没有被封印在杀降坑中几百年时间,也没有被怨气侵蚀几百年时间,无论修为还是真元,都是自己最强盛的时期,在这种时期,男子若是动用现在手里的魔气,不仅不可能干掉几人,甚至还有可能被眼前这几个家伙反杀。

    想到这里,男子的眼中自然也浮现出了一丝侥幸,暗道:“妈的,日防夜防,想不到最后还是差点就被那家伙给算计了,若不是如今我才将魔气施展出来的话,只怕早就已经死在这几个家伙的手里,借刀杀人?哼,不要让我回到天竺,若是让我回去的话,左广明,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以男子的江湖阅历不可能看不出,那左姓西域人是打算借刀杀人,借空见法师等人的手直接干掉男子。

    说实话,男子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既然发现了那左姓西域人在针对自己,想要男子息事宁人,放过那左姓西域人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男子又不是软柿子,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火气?容忍那左姓西域人随便暗算自己?若是允许那左姓西域人随便暗算自己,那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搁?

    自己将来还要在江湖上继续混下去,若是让婆罗门的人知道自己曾经被左姓西域人暗算过一次,却没有找回任何场子的话,那婆罗门的人,怎么还可能将自己放在眼里?

    男子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慈悲而让众人以为自己只是一个随便任何人都可以欺负的对象,那左姓西域人既然敢找自己的麻烦,那男子自然也要回敬此人一次,顺便让此人知道,自己并不是好惹的。

    当然,男子也知道,自己现在被困在这杀降坑之中,一时间还没有办法将仙人魂魄炼化,若是不将这仙人魂魄炼化的话,男子根本就不可能回到天竺,如此一来,想要找那左姓西域人报仇的打算自然也要延后。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自己离开天竺这么多年,那左姓西域人是不是还活着也要打问号,在这种情况下,男子现在就算回到了婆罗门,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考虑到这些情况,男子目光还算冷静的呢喃道:“看来要找那家伙的麻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等我将这里的事情解决之后,立刻便回到天竺,若是那家伙还活着的话,我一定要给此人好看,当然,就算此人死了,我也要让此人的鬼魂知道,老子可不是你随便就可以算计的存在!”

    男子又不是笨蛋,如今自己还没有离开杀降坑,想要找那左姓西域人的麻烦也没有可能,就算自己再怎么恼恨此人,也必须要等到自己能够离开这个杀降坑之后才能实现,在这种情况下,无论自己现在有多么恼恨那左姓西域人,男子也明白,自己必须要忍耐,不然的话,那就完全等于是在和自己过不去。

    当然,此时在幻术之中的空见法师等人哪里知道男子心中的这番天人交战?

    不过,看到男子的攻击一时间有了停滞,几人多少可以猜到,这家伙现在肯定在沉吟自己的魔气为什么没有伤到几人。

    当然,对空见法师等人来说,肯定很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原因很简单,那空见法师等人正好可以利用现在这件事来震慑一下男子,让男子知道几人的厉害,不然的话,男子还以为自己真的能够吃定了他们。

    说实话,空见法师等人能混到现在,没有一个是笨蛋,被法炎封印了数百年也没死,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这几人很不简单,虽然他们现在体内的真元都相对非常薄弱,但是,那真元不过只是实力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几人的斗法经验。

    在场几人的斗法经验都绝对是数一数二,不然的话,也不会被选定成为护送那舍利子的人。

    既然有资格被选定成舍利子的护送人,就证明此人对危险情况很有经验,一旦生死危机来临,肯定也有避开危险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妄想利用一道魔气就干掉几人的想法实在是天真。

    当然,这番话空见法师并没有说出口,不外乎是想男子自己去体会,毕竟那男子也是出身婆罗门的存在,身份和地位摆在那里,若是自己将这么直白的话说出口的话,这男子肯定会暴怒非常,到时候,万一这男子跟几人拼命的话,那岂不是太得不偿失了?

    是以,空见法师很清楚,此时绝对不能刺激男子,毕竟自己现在真元枯竭,若是在这种情况下刺激男子的话,简直就是拿自己的小命在开玩笑。

    想到这里,便看到空见法师目光闪烁之中,面无表情的说道:“诸位都小心一点,这家伙的魔气虽然没有干掉我们,但是我想此人根本不会甘心,一定还会施展其他手段对付我们,若是我等现在大意的话,那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听到这话,柳懿德等人都认真的点点头,自然很是认同那空见法师的这番话。

    毕竟在场众人谁也不是笨蛋,如今那婆罗门男子在众人手中吃亏,肯定会想办法找回场子,几人虽然依靠自己体内的佛光,暂时抵挡了此人的攻击,但是,在此人根本没有打算握手言和之前,几人若是放松警惕,被此人抓住机会的话,恐怕当场就会被此人秒杀。

    当然,若是那薛少白的修为稍微高深一点,在场几人自然也不用如此,但是,关键就在于薛少白这家伙如今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仅仅只是初级驱魔师的话,怎么可能不让在场几人担心?甚至因为薛少白仅仅是初级驱魔师的关系,几人也不认为那薛少白对他们有所帮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根本就只是当薛少白是空气而已。

    当然,这一点虽然众人没有开口说出来,但薛少白多少也能体会出来,从之前这几人在和男子交手的时候,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这一点来看,薛少白相信,空见法师等人如今肯定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这一点,虽然让薛少白有些腻味,但他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便生气,毕竟他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而且,在看到那空见法师抵挡下了男子的幻术之后,心中也微微有些高兴,暗道:“那家伙如今正忙着炼化那仙人魂魄,一时间根本腾不开手脚,如此一来,只怕所有的攻击手段都是远程攻击,既然是远程攻击,我又何必要惧怕此人?”

    薛少白的体术实在有些查强人意,但是,若是神通攻击的话,依靠自己体内的真灵气,薛少白多少还能抵挡一二。

    那男子如今正忙着炼化仙人魂魄,想必不可能舌下仙人魂魄来对付众人,如此一来,自然只有施展神通攻击,而薛少白因为有真灵气的关系,只要这男子施展的是神通攻击,那薛少白便完全可以抵挡,到时候,自己也不用成为空见法师等人的累赘。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