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8章 魔气的分级
    在天竺,婆罗门一直和佛门有不小的矛盾,虽然佛门一直都以慈悲为怀被己任,并且婆罗门的人也信奉各种戒律,但是,这两个门派的教义从根本上便存在分歧。

    世间最大的分歧便是来自于教义的分歧,这种分歧根本就没有调和的可能,之所以会这样,便是因为天下人都以为自己信仰是正确的,而其余的信仰都属于歪门邪道。

    其实佛门弟子早就已经看穿了这一点,也正是因为佛门弟子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提出了见思二惑的理论。

    而见思二惑之中,便包含了一个见取见。

    何谓见取见?

    要说见取见就必须要说人的根性,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便遭受第七识末那识的影响,对所有一切都有我执,认为一切都是我自己的,然而根本的我是什么,除了真正大彻大悟的人,明白我是何物的人却寥寥无几。

    正是因为将所有一切都执着于我,所以才无比信奉自己认识的东西,人都是被自己的认知和常识困住,并且执着于自己的知见而无视所有正确道理的存在。

    而见取见则是只相信自己的认知的一种心理,这种心理充斥在所有人的生命,不论是所谓的好人还是所谓的坏人,又或者那些自命不凡的人,能破除见取见影响的人,放眼世界,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甚至就算是佛门弟子,又或者婆罗门弟子,也同样被见取见困住,也正是因为见取见的障碍,所以佛门和婆罗门之间经历上千年时间,矛盾也根本没有缓和。

    最可怕的是,这两个宗教的矛盾不仅没有缓和的迹象,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现象,随时随地都会爆发出血战。

    这一点,也着实让人很是失望。

    不过,这就是众生,这种现象,就算是当年的佛祖也根本无能为力,更何况是如今的人?如今不管是婆罗门的人还是佛门之人,当家作主的人根本不可能有佛祖的造诣和修为,连佛祖都无能为力的事情,当今天下的人又怎么可能成功?

    当然,那薛少白虽然并不是天竺人,但婆罗门和佛门的争执并不是什么秘密,就算他身在天竺也略有耳闻,是以,看到男子和空见法师斗嘴,薛少白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甚至一度相信,这种情况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若是那空见法师如今没有和男子斗嘴的话,那薛少白说不定还会奇怪一下,毕竟这两方是水火不容的存在,那空见法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容忍一个婆罗门的修士?

    不过,那空闻法师早就已经坐化,就算婆罗门人倾举宗之力,想要干掉空闻法师,也根本没有丝毫可能,除非是对付那空闻法师的魂魄,但是,空闻法师在将衣钵交给自己之后,便已经直接失去了下落,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魂魄,这几个人也根本没有办法对付。

    想到这里,薛少白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笑容,说道:“你这家伙如今只敢躲藏在暗处叫嚣,若是你真有本事的话,现在已经浮现出来了,怎么可能一直在这里跟我师叔斗嘴?”

    听到薛少白的话,那婆罗门男子当场便哼了一声,说道:“你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居然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你小子是不怕死吗?”

    说实话,男子根本不可能将薛少白放在眼里,在他眼里,薛少白仅仅只是一个计量单位而已,后者毕竟也只是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罢了,那男子见识过的高手何其之多?比薛少白境界更加可怕的存在也比比皆是。

    然而,这些存在,无一例外,统统都已经死在了自己手中,连修为远超那薛少白的都无法撼动男子,更何况是薛少白?

    当然,虽然这婆罗门男子多少有些轻视薛少白,但也知道,能出现在这杀降坑里的存在,没有一个是废物,既然这家伙如今出现在了杀降坑,就证明此人的实力肯定值得忌惮,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太小看此人的话,难免不会栽在此人手里。

    而且,最让男子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空见法师等人在自己的幻术中安然无恙也就罢了,这薛少白何德何能?在自己的幻术中竟然也能做到安然无恙,这意味着什么?

    这岂不是意味着那薛少白有抵挡自己幻术的能力?但是,这家伙明明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却有这样的本事,这一刻,那男子甚至怀疑薛少白是不是在扮猪吃虎,明明有足以匹配自己的修为,却要故意隐藏起来,其用心肯定是不安好心。

    想到这里,原本还比较轻视薛少白的男子,此时哪里还能有丝毫轻视?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之中,竟然已经成了这家伙关注的对象。

    薛少白向来便不喜欢被人关注,活在阳光下不如站在黑暗里,只有在黑暗中,方才可以实现自己的各种抱负,若是在阳光下,被所有人关注的话,就算想要有什么动作也根本无法实现,因为这一点,薛少白当然不愿意将自己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言归正传,再说此时的男子,看到自己激荡出去的魔气根本没有干掉几人之后,火气也猛然之间激增起来。

    自己之前释放出去的可是正儿八经的魔气,其威力如何,根本就不用质疑,包括当年的空闻法师也绝对不可能抵挡那魔气的侵蚀,一旦被魔气环绕,最终体内的佛性将会荡然无存,而今,这几个家伙既然已经完全陷入到魔气之中,体内的佛性肯定会被那魔气腐蚀的点滴不剩。

    但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纵然这几个家伙已经被魔气环绕,但脸色看起来却没有丝毫变化,而且看样子很是轻松的样子,这一点,当然让那婆罗门男子很是疑惑,暗道,莫非是自己的魔气这么多年没用,魔性已经衰减了?

    虽然男子怀疑自己的魔气多年没有使用的情况下,威力已经有所衰减,但认真一想,这可是魔气啊!那是大黑天的魔王圆寂之后,一身真元凝聚出来的魔气,若说那魔气的威力可能还有问题,但要说这魔气衰减,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男子直接便否定了自己的猜测,根本不相信自己魔气没有威胁到几人是因为魔气的威力衰减的原因。

    不过,若不是魔气的威力衰减了,此时又怎么可能无法撼动眼前这几个家伙?莫非这几个家伙这些年在杀降坑之中,佛法的修为有提升了?

    这也不可能,要知道,这些年几人在杀降坑之中乃是被封印的状态,若是这几人有自由的话,恐怕还能提升自己佛法的修为,但是,在没有自由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提升自己佛法的修为?这简直就是开玩笑。

    想到这里,男子的心里立刻便浮现出了一丝古怪的感觉,不知道那魔气为什么没有如长老说的那般,直接破开几人的佛光。

    “你们这几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魔气居然对你们没有作用,这简直就不可能!”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显然很不甘心自己的魔气没有伤害到几人。

    “这应该问你自己才对,这魔气乃是你的力量,又不是我们的力量。”柳懿德冷笑着说道,语气听起来有一点嘲讽的滋味。

    那男子本来就因为魔气失去作用没有干掉几人而恼火,此时听到柳懿德的话,再听到此人的语气,立刻便气的三尸神暴跳,说道:“你的意思是,我的魔气是假的不成?”

    “是不是假的也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反正你现在的魔气根本就无法威胁到我们,当然,若是你动用真正的魔气的话,想必我们几个也根本不是你手中魔气的对手!”柳懿德说道。

    柳懿德不可能不知道魔气的威力,也不可能不知道魔气究竟是怎么孕育出来的,那男子之前施展魔气的时候,柳懿德心情还有一些忐忑,他已经被封印在紫树林数百年时间,体内真元早就已经枯竭,能不能抵挡那魔气实在是未知数。

    不过,让柳懿德没有想到的是,那男子的魔气在席卷到自己之后,并没有给自己造成多大的伤害,甚至稍稍还有一点舒服,这一点,让柳懿德意识到,男子施展的魔气肯定有问题,也不能说此人施展的魔气是假的,但绝对不是最精纯的魔气。

    魔气虽然可以破开佛光,但实际上无论什么魔气,都有经纯度的划分。

    一般来说,只有大魔王圆寂的时候凝聚出来的魔气是最精纯,这种魔气,包括那空闻法师在内,也根本无法抵挡。

    等而下之的便是一般的中级魔王,这种魔王因为修炼不够,道心不够稳固,哪怕是圆寂,凝聚出来的魔气也并非很精纯。

    不过,哪怕是中级魔王凝聚出来的魔气,其威力也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抵挡,一旦自己被魔气席卷,佛光最多也就坚持半柱香的时间罢了。

    但是,如今自己已经被魔气席卷了起码一炷香的时间,但整个人看起来仍旧没有一点问题,这一点,让柳懿德意识到,这家伙施展出来的魔气,极有可能是一般的魔王所凝聚,不然的话,自己的佛法修为,怎么可能在这魔气之中坚持这么久的时间?

    而此时的婆罗门男子似乎根本就不知道魔气的划分,在看到自己的魔气根本没有威胁到面前几人之后,目光也变得闪烁起来,暗道:“奶奶的,肯定是当年被那姓左的长老坑了,这家伙和我本身就有深仇大恨,此人的关门弟子便是死在我的手中。”

    顿了顿,男子接着沉吟道:“魔气是这老家伙交给我的,当年我便怀疑那魔气有问题,但因为一直没有将这魔气施展出来,所以一直也无法肯定,但是,如今看来,这魔气果然有问题,姓左的那家伙果然是把老子给坑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