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7章 佛光
    “想不到这家伙体内的杀气居然如此恐怖,若不是我修炼了杀生道的话,甚至连这家伙杀气之中蕴含的杀意都无法抵挡。”薛少白面色凝重的说道。

    当然,此时虽然察觉到了此人杀气恐怖,但以薛少白的修为还根本不可能被唬住,毕竟他也是一个有真灵气护体的存在,而且,他还是精通杀生道的存在,对涌动在天地间的杀气感觉异常敏锐,若不是因为这点,也不会察觉到那男子同样是一个沐浴了无尽杀气的存在。

    不过,因为此时那男子根本没有现身,纵然知道这家伙体内的杀气可怕,薛少白心中也没有丝毫担忧,毕竟没有本体出现,杀气若是想要发挥出威力的话,必须要本体出现,单纯依靠分身或者神识,很难将杀气的力量发挥到极致,这一点,也是薛少白并没有太过担心此人体内杀气的原因。

    况且,薛少白修炼的还是杀生道,可以说,那杀生道的杀气乃是所有杀气之中的王者,一旦将杀生道的杀气释放出来,那婆罗门的男子未必就能用杀气撼动薛少白。

    这也是薛少白有恃无恐的原因。

    当然,薛少白也明白,尽管自己不用担心此人的杀气可以威胁到自己,但好歹也是要给这家伙一点面子,后者毕竟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是一个连空见法师都无法抗衡的可怕存在,自己有什么本事?可以和这样的人造次?若是在这家伙面前太过狂妄的话,可能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这家伙如今正忙着祭炼自己手中的仙人残魂,一时间肯定不会随便出来,而且,这家伙若是打算用魔气来对付我们的话,以我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和那魔气抗衡,如此一来,也就只有将这家伙交给那空见法师等人对付。”薛少白呢喃道。

    顿了顿,那薛少白又接着沉吟道:“不过,虽然不用我出手,但也不能大意,不然的话,最后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毕竟神仙打仗凡人遭殃,若是这几个家伙的战斗牵连到我的话,那也就太得不偿失了。”

    说实话,在看到那男子施展出魔气之后,薛少白已经不打算出手,如今这男子进攻的对象乃是空见法师等人,和自己根本没有关系,虽然自己和空见法师等人是联手的关系,但是,既然这家伙将主目标放在空见法师等人的身上,薛少白自然乐得轻松过,可以在那家伙的眼皮子底下为所欲为。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心里也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既然这家伙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那自己完全可以找机会偷袭那男子,但是,让薛少白为难的是,这家伙如今根本没有出现,若是此人出现的话,偷袭此人,未必就没有机会,但是,在此人根本没有现身的情况下,想要偷袭此人,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

    这一点,那薛少白又岂能不明白?

    是以,薛少白已经想清楚,既然如今这男子根本就没有现身,那自己也不用拿出自己的真本领,只要保全好自己,等到那男子出现的时候,直接给这家伙来一个致命一击。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神色逐渐的冷静了下来。

    再说此时的空见法师等人,毕竟是没有修炼过杀气的存在,根本不可能洞悉到那男子一番话里的杀机,不过,在看到巨浪之中冒出黑气之后,几人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那空见法师目光闪烁之间,直接开口,说道:“我等也不要犹豫了,这家伙明显是想干掉我等,若是现在我等不肯施展全力的话,死在这家伙手里也就太得不偿失了。”

    “不错,这家伙明显是想将我们赶尽杀绝,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不必和此人客气,拿出我们全部的修为,倒是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有多么厉害。”柳懿德附和道。

    那柳懿德话音刚落,几人全都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尤其是那空见法师,袖袍瞬间鼓荡起来,一抹抹金芒从他袖袍之中涌动出来,直接弥漫到了天地间,使得这片天地瞬间便在那空见法师的金芒覆盖之中。

    而后,那空见法师口中忽然念念有词起来,声音弥漫天地的同时,那覆盖这片天地的金芒忽然发生了变化,只见那金芒之中忽然出现了朵朵金莲,这金莲祥瑞万道,刚刚出现,巨浪之中的黑气便狠狠震动了一下。

    “这就是佛性?”薛少白皱眉,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佛门弟子出手,那金芒虽然不知道的威力如何,但是,从其中闪耀出来的阵阵祥和之气却让薛少白的目光突然亮了几分。

    这祥瑞的气息就像是被温水包裹一般,让薛少白的眼神之中慢慢便出现了一丝柔和,暗道:“这金芒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佛光,当日在师父面前,看到师姐天河芷动手的时候,也没有这佛光出现,证明那师姐体内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佛性,不过,话又说回来,若是师姐的体内没有佛性的话,怎么可能有胆子去冥界?那冥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里面各种鬼王横行,若是没有佛光保护自己,一旦被鬼王发现,到时候连活命的机会也没有。”

    “这么说来,师姐的体内之所以没有爆发出佛光,应该是他故意的。”薛少白呢喃道,突然想起了那空见法师等人和师姐的差异。

    当然,此时虽然发现了师姐和空见法师等人的差异,但薛少白却并没有将这种差异放在心上,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在这家伙的幻术之中活下来,若是连活下来都没有可能的话,就算知道了那空见法师和师姐之间的差异,又有什么意义?

    再说此时的空见法师,在扩散出金芒覆盖天地,并且将佛光也释放出来之后,那巨浪之中的黑气果然有所收敛,似乎那黑气也是洞悉到了这佛光的可怕,闪烁之中,便看到那黑气渐渐开始淡泊,似乎根本就不敢和佛光抗衡。

    看到这一幕,那婆罗门男子的声音也再次想了起来,说道:“这佛光威力果然不简单,想要魔王凝聚出来的魔气都无法轻松摆平你们。”

    这番话让空见法师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而后,便听到那空见法师说道:“并非是我等的佛光有多么厉害,而是你的魔气太过浅薄,如果我推测的没有错的话,你现在不过只是区区四级驱魔师,当然,四级驱魔师若是全力出手的话,以我们这几个油尽灯枯的人是没有办法抗衡的。”

    “但是,你小子根本不打算全力出手,而是梦想用魔气干掉我等,嘿嘿,实话告诉你,这并非我等第一次接触魔气,以前在天竺的时候,我等便已经和魔气打了不少交道,正是因为我等和魔气打过交道的关系,所以师兄他们才让我等护送舍利子,否则的话,你为师兄他们凭什么选中我们?”空见法师冷冷说道。

    “这么说,你师兄他们早就已经察觉到我们将出*夺梵帝的舍利子?”婆罗门男子问道,语气之中有一丝不甘心,似乎没有想到那空闻法师居然能提前洞悉到这一切,既然如今自己的行为已经被空闻法师提前洞悉到,那自己如今的所作所为也就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你觉得我师兄凭什么有资格去那烂陀寺主持法会?千百年以来,唯有我师兄有资格以一个外寺人的身份进入那烂陀寺支持法会,这等殊荣,难道还不能说明我师兄的可怕吗?”空见法师冷笑着说道。

    “哼,你师兄果然是我婆罗门最大的一个绊脚石,若是早知道这一点,当年我婆罗门就应该联手域外修炼者,将你师兄直接干掉了!”男子冷声说道。

    “不错,你们当年的确应该施展浑身解数对付我师兄,遗憾的是,你们并没有这么做,如今再想这么做,明显已经迟了。”空见法师面无表情的说道。

    以婆罗门的实力,若是全面出手对付空闻法师的话,后者未必就能低档,尤其是当年空闻法师为了救出空见法师等人,直接单枪匹马进入了汉地,这种时候,对婆罗门的人来说,机会更大,只要那婆罗门的修炼者全体出动,对付师兄的话,师兄一个人根本就没有机会抗衡。

    遗憾的是,这个机会已经从婆罗门的手中溜走,好在那空闻法师如今已经圆寂,对婆罗门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一个好消息,也因为那空闻法师已经坐化的关系,此时男子才敢大张旗鼓的对空见法师等人出手。

    不然的话,若是自己对空见法师等人动手的事情被空闻法师知道的话,就算那天竺距离此地有千万里之遥,空闻法师也能做到不到须臾就杀到此地,到时候,直接给直接一个教训,以他的修为,一旦出手,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挡。

    想到这里,那男子的心里也有了一丝侥幸,咳嗽一声,说道:“可惜,空闻法师现在已经圆寂,我婆罗门也没有机会杀他第二次,若是他现在还活着的话,你觉得我婆罗门的人会对他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空见法师没有说话,虽然师兄现在的确已经坐化,但师兄的传人如今还活着,正是那薛少白,若是此人想要报复师兄的话,肯定会忍不住冲薛少白出手。

    当然,那薛少白毕竟是自己的师侄,既然明知道男子知道了薛少白的身份之后会向薛少白出手,空见法师又怎么可能将薛少白的身份说出来,若是将他的身份曝光出来的话,那薛少白岂能有活命的机会?

    是以,沉吟片刻,便看到空见法师目光闪烁之间,冷笑道:“不要说大话了,你婆罗门当年无法威胁到我师兄,怎么,现在就有自信可以拿下我师兄了?真是笑话!”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