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5章 大暗黑天魔王
    而就在那女人出手用真气保护薛少白的时候,却看到巨浪距离距离几人不过咫尺的距离。

    这巨浪不愧是那婆罗门的高手掀起来的幻术,其中蕴含的神念也比薛少白想象中的还要可怕,巨浪还是席卷到薛少白的身体上,但阵阵神念已经提前开始攻击薛少白,在这山呼海啸的巨浪面前,薛少白整个人犹如一片深海中的孤舟,身体在这巨浪面前,甚至连稳定也根本无法做到。

    并且身体在被那巨浪撼动的时候,薛少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中传来阵阵撕裂感,似乎要被那巨浪撕裂一般,让薛少白的脸色顿时之间便难看到了极致。

    “想不到这巨浪居然还有这种能力,虽然这只是幻觉,但是这种撕裂感却不是幻觉,如今看来,这撕裂感十有**是从那神识之中冒出来的,这神识是专门用来攻击身体的,若是身体无法抵挡这神念的话,只怕直接就会被撕成碎片,如此一来的话,我也就危险了。”薛少白呢喃道。

    非常清楚,这神念肯定不好惹,在这神念面前,自己一定要小心,不然的话,恐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说实话,之前薛少白也没有将那神念放在眼里,以为这神念就算再怎么强大,想要干掉自己,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随着体内撕裂感的逐渐浓郁,薛少白意识到,自己实在太小看这神念,若是没有那青衣女子的真气帮助的话,只怕自己现在已经被那神念撕裂。

    若是因为自己的大意被那神念干掉的话,这件事也就太尴尬了一点。

    想到这里,薛少白心中的感激也更浓,暗道:“若不是这女人的话,说不定这神念在席卷到我身体之后,我便已经死在了这神念之中,又怎么可能是这神念的对手?”

    神念本身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除非将自己的神念凝聚到了极致,不然的话,就算想要看到那神念,也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而那婆罗门的男子,本身就打算用神念来对付几人,让几人在没有堤防的情况下,被神念直接干掉,如此一来,又怎么可能将神念凝聚到极致?

    如此一来,那薛少白想要看到神念攻击的轨迹当然没有可能,不过,若是此时薛少白认真体会的话,未必就不能感受到这股神念在自己体内的波动。

    “想不到这家伙已经是掌握了神念的存在,每一个掌握了神念的人都不可能小觑,否则的话,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薛少白暗暗沉吟,很清楚,这婆罗门的人既然掌握了神念,其修为肯定不简单。

    也幸亏这婆罗门的人此时并没有直接动用本尊来攻击几人,否则的话,那薛少白就算提前做出应对,也未必可以在此人掀起的幻术之中坚持下来。

    “你感觉怎么样?”与此同时,看到薛少白在那巨浪之中苦苦支撑,一旁的女子忽然开口,表情关切的问道。

    薛少白稍稍迟疑,说道:“还行,还能坚持片刻。”

    女子点点头,便闭上了嘴巴。

    其实,这女人现在的情况比薛少白还要糟糕,那女人一开始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巨浪中神念的可怕,在这种情况下,反而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分出一部分打入了薛少白的体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虽然这种方式可以让薛少白更加轻松的抵挡那神念对自己造成的伤害,但是,轮到这女人,想要以自己如今此时体内残存的真气来抵挡这神念,却很是吃力。

    好在这女人也是一个三级驱魔师,虽然修为和那婆罗门的人比起来稍微有些差强人意,但是,单单一道神念便想想干掉女子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似乎那婆罗门男子也非常清楚,是以,在掀起巨浪,发现几人在巨浪之中不过身子晃了晃,一时间,想要利用巨浪以及那神念来干掉几人显然是不可能的时候,虚空便再次想起了那婆罗门人的声音。

    “想不到你们居然可以在我的幻术之中坚持下来,实在是不简单,不过,我如今只是小试牛刀而已,若是我现在放开手脚的话,你们这几个家伙,只怕早就已经死在我的手中。”婆罗门男子冷声说道。

    “嘿嘿,虽然我等现在还搞不清楚你究竟是什么修为,但是,若是你如此简单就摆平我等,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如果你想干掉我等,起码要爆发出比现在还要恐怖两到三倍的修为,不然的话,无论你多么努力,都绝对不可能干掉我们!”空见法师忽然开口,说道。

    “老家伙,如今你已经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被封印在紫树林里数百年的时间,就算你等当年已经是缘觉境界的存在,也不可能坚持几百年的时间。”那婆罗门男子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中,语气之中有一种怒火中烧的感觉。

    “不错,我等的确已经被封印了数百年时间,但是,这数百年时间对我等禅师来说,不过只是弹指一挥间的时间而已,我等的真元虽然会枯竭,但我等的佛性却不会暗淡。”空见法师冷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便听到那空见法师忽然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你应该知道,佛性是什么东西,只要我等的佛性没有暗淡,就算再被封印几千年的时间,也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最多也就是虚弱而已,但想依靠封印便干掉我们,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番话,让婆罗门男子直接便沉默了起来。

    那空见法师说的不错,佛性不同于真元,佛性乃是禅师历经不知道多少个轮回,依靠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而累积起来的一种力量,这股力量涌动在自己体内,不会因为时间的流失而消失,而不会因为身体的变化而有递增或者衰减。

    即便是被封印数百年,即便这数百年的时间之中根本没有真元滋养过自己的身体,但佛性却根本不会衰弱。

    这也是佛门弟子之所以可怕的地方,就空见法师这种低级佛门弟子,实际上体内的佛性很是一般,若是那种历经了数十个轮回,已经累积到了罗汉这个级别的佛性的佛门弟子,别说被人封印,就算被人撕成碎片,关键时候,也能爆发出不下于自己全盛时期的修为和实力。

    而这,也就是佛门弟子可怕的地方,也正是那婆罗门不敢随便招惹佛门弟子的原因。

    另外,必须要说的是,其实那空闻法师当日赐给薛少白的那枚种子之中,便已经蕴含了一些佛性,但是,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是不可能化解那种子里的佛性,更不可能将种子内的佛性吸收。

    若是他现在便能吸收那种子内的佛性,别说区区一个上官金龙,就算那上官金龙和天道宗的人联手,也绝不可能威胁到薛少白的丝毫。

    而薛少白现在试图开启炼仙阵,炼化自己体内的真灵气,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想要在自己真灵气被炼化之后,用真灵气来炼化种子内的佛性,若是种子内的佛性可以被真灵气炼化的话,那薛少白根本不用担心上官金龙的威胁,只要这家伙敢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薛少白绝对有把握让这家伙有去无回!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还根本没有炼化体内的真灵气,在真灵气没有被炼化之前,他根本无法爆发出能够和上官金龙抗衡的力量。

    是以,薛少白非常清楚,自己现在必须要低调,若是碰到了上官金龙,自己若是可以回避的话,也尽量应该回避,否则最后若是死在那上官金龙的手里,损失也就太大了。

    而就在那薛少白沉吟,感慨自己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炼化体内佛性的时候,却看到那环绕几人的巨浪此时忽然当起了无尽涟漪。

    本来这巨浪之中便已经波纹丛生,但是,此时在那波纹之中,却又有涟漪激荡起来,而且,在涟漪激荡的时候,又看到一道道黑气从巨浪底部升腾起来,在这巨浪里不断涌动的同时,和巨浪渐渐的融合到了一起,使得那原本清澈见底,湛蓝一片的巨浪,此时,竟然化作了黑色。

    看到巨浪的变化,包括薛少白在内,所有人的脸色全都微微一变,尤其是空见法师,眼神立刻便变得敏锐起来,说道:“你小子在这幻术之中做了什么手脚?”

    “一点见面礼而已!”那婆罗门人冷冷说道。

    “见面礼?”空见法师目光微微一沉,说道。

    婆罗门人笑了笑,说道:“不错。”顿了顿,只听那婆罗门人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体内的佛性很麻烦,之前我在打算动手的时候,便已经预料到你们体内的佛性并不会因为被封印而枯竭,本来我还只是一个猜测而已,但是,现在听到你的回答,我终于可以肯定这一点,我的猜测果然没问题,你们体内的佛性果然还没有枯竭。”

    “既然佛性还没有枯竭,那么,我若是动用普通手段,想要干掉你们,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是以,我便为你们准备了一点礼物。”婆罗门人冷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只听那婆罗门人的语气又突然一变,忽然便变得阴险起来,说道:“不知道,以你们的佛性,能否抵挡来自大黑天魔王的魔气侵蚀!”

    “大黑天魔王?!”听到这番话,空见法师的脸色当场便阴沉了下来,一张老脸上满是凝重和不可思议的神色。

    “不错!”婆罗门人确认道:“这道魔气在我手里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当年我刚刚进入中原的时候,便打算用这一道魔气来干掉你们,但是,你们运气好,刚刚进入中原,居然就和中原大门派交好,得到了遁天的庇护,从那个时候,我便一直没有机会接近你们。”

    “但是,机会不会永远都没有,最终,你们不知道什么原因和遁天闹僵,后来甚至还被封印在了杀降坑之中,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知道,我的机会来了!”婆罗门人冷笑着说道。

    “机会?什么机会?”空见法师追问道。

    “这你难道也不明白?自然是利用这一道魔气干掉你们的机会!”婆罗门人冷声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