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4章 一意孤行
    空见禅师等人根本不知道,薛少白手中是有传送符的,一旦将传送符激活,想要利卡这个世界,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薛少白如今之所以打算激活炼仙阵,其只要目的也是为了带走空见法师等人。

    之前和空闻法师分手的时候,依稀之中薛少白听到空闻法师提醒自己,一旦将炼仙阵激活,杀降坑之中的封印会有短暂时间失去效用,若是几人抓住这短暂时间的话,想要离开此地,简直就可以说轻而易举。

    是以,薛少白清楚,如今在有空见法师等人的情况下,想要单独利用传送符离开此地已经不可能,唯有开启炼仙阵,杀降坑的封印会在炼仙阵开启的瞬间有短暂的凝滞,利用这短暂时间,薛少白完全可以带领几人离开这个鬼地方。

    当然,这其中的秘密那空见法师根本不可能知道。

    同时,一旁的青衣女子也非常疑惑,听到薛少白打算去找那仙人魂魄,目光也变得凝重起来,说道:“薛少白,你当真打算去找那仙人的魂魄,如果我猜测的不错,那仙人魂魄肯定被封印在很危险的地方,不然的话,天道宗弟子早就已经激活炼仙阵,又怎么可能等到你出现?”

    薛少白说道:“我已经答应这几个禅师带他们出去,若是不能实现这个誓言的话,将来我怎么面对自己?”

    “你要履行誓言我没有意见,但这和开启炼仙阵有什么关系?”青衣女子问道。

    “你有所不知,那炼仙阵是远古时期用来斩杀仙人的阵法,因为威力太大,所以被天道所遗弃,除非是天地动荡,不然想要开启炼仙阵根本没有丝毫可能,而炼仙阵一旦开启,会瞬间沟通到上界,引入上界的仙气进入阵法之中,这样一来,便会冲破杀降坑的封印,打通外界和杀降坑内部的联系,当然这种联系的时间非常短暂,可以肯定,最多也就在不到几息时间之中。”薛少白解释道。

    顿了顿,那薛少白接着说道:“当然,时间虽然短暂,但是,以我们的实力,要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未必没有可能,一旦我们准确的抓住了这个时间,想要离开此地,简直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听到薛少白的解释,那青衣女子也恍然大悟过来,终于明白薛少白何以一意孤行打算开启炼仙阵,原来这家伙打算利用杀降坑开启的契机带几人离开这里。

    说实话,之前听到那薛少白打算带几人离开这里的时候,青衣女子的脸色还多少有些为难,因为她非常清楚,自己的传送符最多也就只能携带一个人而已,如今他手里不过两张传送符,最多也就只能带走四个人,除了她和薛少白之外,最多也就只能带走两人,而现在那空见法师等人足足有七八个人,以他现在手里的传送符根本就无法做到。

    是以,那青衣女子之前还以为薛少白实在敷衍这几个人,盖因她清楚,那薛少白是自己从上官金龙手中救出来的,此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传送符的威力,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传送符最多只能携带两个人,在这种情况下,那薛少白还要将空见法师等人全部带走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此时听到薛少白的解释,青衣女子终于明白,薛少白怎么有自信将几人全部带走,原来那炼仙阵开启之后,居然还有这样的效果,这一点,实在是让青衣女子没有想到。

    若是那杀降坑的封印可以短暂时间失去效用的话,青衣女子相信,就算再带着这几个家伙,对他和薛少白来说,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想到这里,青衣女子朱唇一启,说道:“你真的敢保证炼仙阵开启之后,此地的封印就会失去作用。”

    “这是我师父告诉我的。”薛少白说道。

    “你师父?”青衣女子一愣,这家伙不是散修吗?散修哪里来的师父?况且,这家伙之前也说自己是无门无派,难道是信口雌黄?

    看到青衣女子一脸的不解,薛少白又接着说道:“我师父就是那空闻法师。”

    “空闻法师?”青衣女子微微一惊,随后又面露古怪之色,说道:“空闻法师是和尚吧?这么说,你已经是出家人了?”

    薛少白哈哈大笑,说道:“对啊,老衲现在就是出家人,咋了,女施主,你有什么想要对老衲说的?放心大胆的说出来,反正老衲现在已经是出家人,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绝不会将你的事情放在心上。”

    青衣女子白眼一翻,似乎根本没有兴趣和薛少白废话,目光一沉,说道:“你既然已经是佛门中人,为什么还没有剃度?”

    薛少白说道:“在下虽然已经是空闻法师的弟子,但却是一个俗家弟子,还没有正式剃度。”

    “原来如此,既然你已经是空闻法师的弟子,那空见法师岂不是你师叔?”青衣女子目光一动,落到了一旁正眼观鼻鼻观心的空见法师。

    薛少白一愣,听到请因子的话,认真想想,倒的确如此,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是空闻法师的弟子,那空见法师既然是空闻法师的师弟,自然也就是自己的师叔,如今师叔被困在杀降坑之中,薛少白作为师侄,当然要想办法将对方救出去。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神色也古怪起来,心说这该不是那空闻法师故意的吧,故意收自己为弟子,这样一来,从礼法上来说,自己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不得不出手将空见法师救出去。

    “我好想被那老和尚坑了。”薛少白苦笑道。

    “怎么?你这么快就想还俗了?你才做了几天和尚就不想再做和尚了?”青衣女子嬉皮笑脸的说道,显然是讥讽薛少白。

    薛少白说道:“我当然不是因为发现被那空闻法师坑了所以才有还俗的念头,实际上我本来就没有做和尚的兴趣,你也清楚,若是做和尚的话,要守很多清规戒律,你觉得我是那种喜欢守清规戒律的人?”

    青衣女子认真打量了薛少白一番,说道:“我看也不像,不过,乍听你出家的事情,确实让人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要知道,你虽然只是一个散修,但是你的天赋无数正道弟子也无法媲美,若是你加入某个的驱魔师宗门的话,肯定可以得到内门弟子的待遇,到时候,你在修炼界也会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种没有保证的地位拿到手里又有什么意义?自古以来,只有拳头才是真正的地位,拳头越大的人,地位也越高,这个道理,我不相信你不明白。”薛少白说道。

    青衣女子的话薛少白当然明白,不过他很清楚,对驱魔师来说,什么身份根本不重要,那都是虚名而已,真正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实力,只有自己实力强大,才不敢有人来招惹你,不然的话,就算身份高不可攀,也不过只是众人眼中的笑柄。

    薛少白可不想成为一个笑柄似的存在,是以,听到青衣女子的话,丝毫也没有动心,冷冷一笑,说道:“世人虚伪,加入宗门又如何,不过是勾心斗角而已,我向来便对勾心斗角没有兴趣,而做一个散修,从来也不用去考虑勾心斗角的事情,逍逍遥遥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不舒服?”

    “但是,你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就不得不加入驱魔师宗门。”青衣女子说道。

    “那是对那些贪得无厌的人而言,对我来说,有一道杀生道在手里就足够了,何况我现在不仅仅只是掌握了杀生道而已,除了你的封雪剑之外,我也掌握了其他的驱魔术在手中,有这几道驱魔术,只要我肯下工夫,何愁不能成就?”薛少白笑着说道。

    那青衣女子说了这么多,实际上主要目的不外乎是想让薛少白加入自己的宗门,不过,看到薛少白的口风如此强硬,她也不好再坚持下去。

    类似薛少白这种天才,在修炼界之中可以说乏善可陈,任何一个门派看到了都会忍不住想要将这种存在收入自己的门下,不过,薛少白天性便散漫,没有兴趣加入任何一个宗门。

    而他现在虽然拜入空闻法师的门下,但也是以俗家弟子的身份,俗家弟子和正式剃度的弟子区别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只要不是正式弟子,便不用承担佛门之中的各种规矩,这点,对薛少白来说,实在是太美好不过。

    薛少白之所以会成为驱魔师,除了情况使然之外,最根本的原因便是不用被俗世生活羁绊,若是加入宗门意味着要被修炼界羁绊的话,那肯定是薛少白不愿意的。

    青衣女子也并非是没有阅历的女人,听到那薛少白的解释便已经清楚此人没有兴趣再加入自己的宗门,无奈之下,那青衣女子也只有无奈的叹息一声,说道:“算了,既然你没有兴趣加入中原的驱魔师宗门,那就在域外做一个佛门弟子吧,反正俗家弟子只是名义上的佛门弟子,你的行为仍然可以不用被佛门的规矩约束。”

    薛少白笑了笑,旋即回头盯着空见法师,说道:“师叔,我们走吧,带我去那仙人魂魄的封印之地,如今我得到了师父的传承,虽然没有将这些传承融会贯通,但要对付封印那仙人魂魄的阵法,也并非没有可能。”

    空闻法师点点头,说道:“既然你一定要将那仙人魂魄拼凑起来,那老衲就为你走一趟吧。”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