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0章 住持
    薛少白的猜测没有错,几人一开始的确是打着让薛少白去见空闻法师的打算。

    说实话,几人体内的真元已经非常匮乏,他们倒是不介意将自己的真元传给薛少白,但是,就算将真元交给后者,后者也未必可以利用这真元带他们离开杀降坑,还不如让此人去面见空闻法师。

    空闻法师的修为到底如此几人非常清楚,而且,空见法师本身就奉命在为空闻法师寻找传人,当初送薛少白去见空闻法师,若是此人可以见到自己的师兄,证明两人有机缘,到时候,空闻法师肯定不会让此人空手而回,甚至若是此人条件合适,还有可能得到自己师兄的衣钵,到时候,对薛少白,也至少有一个交代。

    因为这种考虑,那空见法师才会选择送薛少白去见自己的师兄。

    如今看到此人再次出现,气息完全收敛到了体内,没有丝毫外泄的时候,空见法师一度以为后者根本没有见到自己的师兄,此人若是没有见到自己师兄,当然不可能得到师兄指点,没有得到师兄指点,此人必然不会满意。

    到时候,几人也就只能将自己的真元交出去,虽然这点真元对薛少白的提升微乎其微,但这是唯一可以补偿那薛少白的办法,在几人亏欠薛少白的情况下,自然不会介意用这种方式来补偿薛少白。

    “你难道没有见到我师兄?”空见法师没有回答薛少白,皱眉问道。

    “你说我师父空闻法师吗?当然是见到了。”薛少白说道。

    “师父?”空见法师一惊,这两个字可不是随便叫的,那薛少白如今既然已经叫空闻法师师父,证明这两人肯定见过面,而且,因为师父这个称呼的存在,空见法师相信,师兄肯定已经自己的衣钵传给了此人。

    “那你已经得到了我师兄的衣钵?”空见法师紧张的问道,师兄的衣钵关系着枯叶寺的传承,是枯叶寺复兴的支柱力量,那薛少白没有得到师兄的传承也就罢了,若是得到了,也就意味着师兄承认了薛少白拥有可以复兴枯叶寺的力量,承认了薛少白的天赋不会辱没了师兄的一身佛法。

    薛少白神色自然的点点头,说道:“自然是已经得到了。”

    这个回答直接让空见法师目瞪口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原本自己只是打算送此人去见师兄,若是此人运气好,见到了师兄,得到了师兄三招半式的传承,自己也好交差,根本没有想过要让师兄将所有修为都传给此人,师兄既然将全身修为都传给了此人,也就意味着眼前这人已经是枯叶寺的主持,是所有枯叶寺僧人的上师。

    想到这里,那空见法师的表情也变得非常复杂,哪里会想到自己无心之举居然会创造一个主持出来,若是这件事自己早一点洞悉到的话,也许根本就不会将薛少白送到师兄面前,毕竟那薛少白只是和几人互相利用而已,师兄传授几人几招将此人打发了就是,怎么可能将自己一身修为也传给此人?

    实在是乱来。

    这家伙不过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是不是真的天才谁也不知道,若此人刚好不是天才的话,得到了师兄的传承,那岂不是辜负了师兄的一番希望了吗?

    想到这里,空见法师甚至也有一丝惭愧,暗道,也许是师兄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此人并不是他挑选出来的继承人,但师兄却误以为此人是我挑选出来的枯叶寺继承人,将自己的一身佛法都传授给此人,实在是大错特错。

    但是,如今毕竟木已成舟,就算空见法师想要阻止,也根本没有机会,无奈之下,当然只有接受这个既成的结果,哪里还敢去质疑师兄的决定。

    “想不到当年枯叶寺争夺了数百年也没有结果的主持之位,最后居然会落到你这对中原人的手中,我枯叶寺建立至今,还没有外国人做过主持,你小子可是打破常规的第一人!”空见法师说道。

    自从空闻法师圆寂之后,枯叶寺的主持便悬而未决,寺中僧人也因为没有主持的关系,彼此都施展浑身解数去争夺那主持之位,这种情况也导致了那枯叶寺直接落败起来,到了现在,枯叶寺甚至还不如一个二流小禅院。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原本无数人都抢夺不下来的主持之位,有朝一日居然会落到一个不是枯叶寺僧人的手中,这一点,实在是讽刺,若是那些因为抢夺主持之位而冤死的僧人知道的话,只怕当场就会从坟墓之中爬出来,逼迫薛少白将住持之位交出来。

    摇摇头,空见法师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当然,这薛少白既然是师兄选出来的继承人,那自己自然也只有支持此人,这毕竟是师兄的意思,自己作为师弟,怎么可能违背师兄的意思?若是自己违背了师兄的意思,岂不就意味着自己和师兄有矛盾吗?到时候,别的驱魔师利用这一点来对付自己和师兄的话,不仅自己和师兄要遭殃,包括枯叶寺,最后也肯定会毁于一旦。

    有如此可怕的后果,那空见法师又怎么敢去违背?

    想到这里,便看到空见法师目光一闪,开口说道:“小子,你可知道,你是这枯叶寺建立以来,唯一一个异国住持!”

    薛少白一愣,皱眉说道:“阁下不要误会,我还不是你们枯叶寺的住持。”

    “你已经接受了我师兄的传承,难带你以为自己还是外人吗?”空见法师笑着说道。

    “如此说来,只要接受了空闻法师传承的人,就是你们枯叶寺的住持?”薛少白一脸认真的问道。

    空见法师点点头,说道:“不错,师兄当年本来就是在等候自己的传人,如今你既然已经接受了师兄的衣钵,自然就是我们枯叶寺未来的住持。”

    “但是你不要搞错了,我还只是一个俗家弟子!”薛少白脸色严肃的说道。

    做和尚有什么好?现在又不是乱世,若是乱世的话,还能在寺院里避避风头,不至于被兵荒马乱的世道牵连,但是现在是太平盛世,何况自己也是一个驱魔师,虽然是散修,但驱魔师向来就没有做和尚的先例。

    自己如今不过就是一个俗家弟子,距离正式弟子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怎么可能去继承那枯叶寺?

    不过,看到那空见法师的面色,薛少白知道,后者根本就没有和自己开玩笑,此人的确是打算将整个枯叶寺传给自己。

    虽然薛少白从来没有听过枯叶寺的大名,但从那空闻法师的修为可以看出来,枯叶寺在天竺的地位绝对高不可攀,但是,那是在空闻法师做住持的期间,几百年枯叶寺可能非常强大,但现在,谁知道那枯叶寺是什么鬼地方?

    失去住持数百年时间,不说一间寺院,单纯就是一个宗门,也绝对不可能长时间的强大,到现在,那枯叶寺可能早就已经被人霸占,如此一来,就算自己不是俗家弟子,继承了枯叶寺,也不过只是一个光杆司令而已。

    薛少白向来就没有兴趣去做一个光杆司令,是以,听到那空见法师的话,后者立刻便苦笑连连的说道:“空见法师,我想你误会了,虽然师父他老人家的确将衣钵传授给了我,但却并没有吩咐我要成为枯叶寺的主持,所有,严格的来说,我也只是枯叶寺的俗家弟子而已,哪里有资格去做这住持?”

    “师兄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将自己的衣钵传授给你,既然如今你继承了师兄的衣钵,那枯叶寺的住持也就只能是你。”空见法师说道,

    这番话让薛少白的苦笑更浓,做住持有什么意思?要遵守的戒律实在太多,本来他就因为不想遵守枯叶寺的戒律而不愿削发为僧,只愿意做一个俗家弟子,现在倒好,那空见法师居然逼着他非要去做这住持,若是薛少白有兴趣做和尚的话,又怎么可能拒绝空闻法师给剃度?

    想到这里,便听到薛少白苦笑着说道:“空见法师,你的确是误会了,晚辈不仅佛学造诣太浅,而且最关键的是,晚辈至今也不过只是区区俗家弟子,对空闻法师的衣钵也没有完全了解,不敢去做这枯叶寺的主持,免得堕了师父他老人家的威名。”

    空见法师看到那薛少白如此坚持,知道此人肯定有自己的难言之隐,若是自己逼迫此人的话,只会使得其反,既然如此,不妨就遵照这家伙的意思,暂时不提那住持的事情。

    况且,这家伙的修为很是浅薄,如今就算做了枯叶寺的住持也不会有任何意义,到时候,敢来找枯叶寺麻烦的人也绝对是数之不尽,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住持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这一点,空见法师相信眼前的薛少白很清楚。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家伙清楚这一点,所以才如此坚定的不愿做枯叶寺的住持。

    不过,等到这家伙的修为成长起来,继承枯叶寺之后,也不用担心再被人找麻烦,而且,时间流逝,到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谁知道这家伙的口风会不会松动,万一此人的口风松动,答应成为枯叶寺住持的话,自己现在也根本不必浪费唇舌在这里游说薛少白。

    想到这里,便看到空见法师点点头,说道:“不论你现在是否答应成为我枯叶寺的住持,你都是我枯叶寺的人,师兄既然将一身衣钵都传授给了你,希望你不要辜负师兄的好意。”

    薛少白拱手说道:“空见法师放心,在下一定不会让师父他老人家失望了。”

    空见法师颔首说道:“师兄他除了传授你衣钵之外,对你还有没有什么交代?”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