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4章 被解放的力量
    “你以为,我刚才给你授记的是什么?那授记的记号之中,有一点我元神的气息在里面,你师姐和师兄都有这印记,将来你们碰面了,以他们的修为,自然可以一眼看穿你已经被我授记,也就知道了你是我的弟子。”空闻法师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薛少白点点头,心里最后一个问题也因为空闻法师的回答而荡然无存。

    旋即,那薛少白又说道:“师父,师姐施展的千叶手我也已经看过了,但是,这功法的行功口诀我现在还一无所知,不知道师父能否将口诀传授给我?”

    空闻法师没有说话。

    那薛少白看到师父不开口,还以为后者正在考虑,心中正纳闷,不是说好了要传授自己佛门功法吗?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候,却突然哑巴了?难道是后悔了?这也不对啊,若是后悔的话,又怎么可能给自己的授记?既然给自己授记,那就已经承认了我的弟子身份,在这种情况下,理当将千叶手完完整整的传授给自己才是,但是,为什么到现在也没有看到师父动手?

    嗡!

    谁知道,就在薛少白对师父前后反差的态度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道幽光突然在他的眼前绽放,而后,便看到那幽光分裂成了八道,这八道幽光分成八个地方,绕着薛少白的身体滴溜溜的盘旋一番之后,便直接钻入了后者的身体。

    “这是什么?”薛少白问道,只觉得那幽光进入身体之后,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变化,原本看到幽光钻入自己的身体,薛少白还以为师父的传功方式和青衣女子一样,这女人当时传授自己封雪剑的时候,也没有用玉简,而是直接动用了神魂之力,将驱魔术直接过度到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本来看到幽光涌动,薛少白还以为师父用的也是这个办法,但是,谁知道自己等了半天,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这种情况让薛少白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是误会了,那幽光,和功法可能没有任何关系。

    果不其然,就在那薛少白猜测师父用意的时候,空闻法师突然开口说道:“小子,虽然你也是驱魔师,但是你的身体和世家子弟的身体相比,你的身体简直就是垃圾,炼化的真气虽然浑厚,却根本没有意义,要知道,这些真气之中的杂质你根本没有过滤过,将杂质和真气一起吸收到了体内,说实话,这种行为,简直就和找死没有区别,好在你小子运气好,杂质还没有运行到身体关键位置,若是这些杂质进入了心脉,堵住了你的心脉的话,你这辈子都只能止步初级驱魔师的境界。”

    听到这话,薛少白的眼中立刻便露出了恐怖,说道:“这么严重?”

    “难道你还不知道?”空闻法师惊讶的说道。

    薛少白苦笑道:“我以前哪里会懂这些道理?我本身就是一个低级驱魔师罢了,而且还是一个散修,懵懵懂懂的进阶到了今天的境界已经算是邀天之幸,还想成长?说实话,我都不相信自己可以修炼到多么恐怖的境界。”

    “难得你还有这种自知之明,不过你也不要气馁,如今还好发现的早,你体内的杂质若是清除掉的话,以你的天赋,很快就可以进阶到二级驱魔师的境界。”空闻法师说道。

    顿了顿,那空闻法师又接着说道:“而且,我之前查看你的身体,发现你的身体之中居然有真灵气,嘿嘿,这可是了不得的力量,我记得当年在云顶天宫发现了一道真灵气的时候,引起了当今天下所有驱魔师的抢夺,而且,就连域外高手都出手来争夺这一道真灵气,场面之大,实在是叫人叹为观止。”

    薛少白苦笑一声,没有在这种时候说话。

    以他的修为,就算是当今天下哪里发现了一道真灵气,他也根本没有资格参与抢夺,若是敢出手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这一点,薛少白倒是也有一点自知之明。

    是以,听到那空闻法师的话,薛少白自然只有苦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空闻法师。

    片刻后,薛少白才开口,说道:“那么,刚才师父打入我身体内的幽光就是帮我清除体内杂质的?”

    空闻法师温和的声音响起,说道:“你猜的不错,之前那几道幽光,正是帮你清除体内的杂质,不过,这几道幽光进入身体之后,你需要自己将那炼化,此乃我法相宗洗髓伐筋的力量,名叫大般若力,只有佛法修为高深的高僧才能掌握,一般的和尚,根本就没有资格驾驭这种力量。”

    说到这里,那空闻法师又停顿了一下,旋即又接着说道:“好了,你现在试着盘膝下来,慢慢的沉静下自己的心智,等到你的心智完全冷静下来之后,你立刻便会发现潜藏在你体内的大般若力,到时候,只需要将这股力量引发出来,并且将这股力量炼化,你便可以清除你体内的杂质。”

    薛少白点点头,既然是空闻法师吩咐,他哪里还敢怠慢?立刻便看到薛少白盘膝大作起来,没有再和空闻法师说话。

    而就在那薛少白盘膝坐下来,将自己的心神完全静下来之后,体内立刻便有一股温和的力量从四肢百骸之中涌出,这温和力量就像阳光,徐徐流过薛少白浑身的经脉,让薛少白的脸色顿时便红润了几分。

    然而,这舒服的感觉只是持续了片刻而已,很快,那温和的感觉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撕裂感,似乎有人正在猛力撕扯自己的经脉,使得薛少白的脸色当场便难堪了起来,嘴里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清除我体内杂质,还会有这种痛苦的感觉?”薛少白暗暗猜测。

    这毕竟是他第一次清除真气之中的杂质,怎么可能知道清除杂质的过程中,居然会被自己带来如此痛苦的感觉,若是早知道一点,薛少白肯定就会做好准备,免得自己在这过程之中太过狼狈。

    然而,现在毕竟已经开始,就算他现在想要准备什么东西,也根本来不及,无奈之下,也只有暂时接受这个悲惨的结果。

    当然,薛少白也并非是不能吃苦吃痛的人,虽然这痛苦让薛少白头皮发麻,有种死去活来的感觉,但毕竟也是久经阵仗的大男人,贸然经历这种痛苦,不过只是惊讶,至于痛苦,以薛少白的秉性,怎么可能连这点痛苦也吃不消?

    是以,薛少白很快便已经习惯了起来,没有因为那痛苦而让自的表现太过难堪。

    而就在那薛少白承受来自经脉的痛苦的时候,只见他身体表面,突然涌现出一层层黑色的汗水,那黑色汗水在本来是液体,但是在接触到空气的刹那,便直接干涸,化作了灰尘一般的存在堆积在他的身上,几乎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便看到那薛少白浑身都已经被这黑色物质覆盖,哪里还能分辨他到底是人是鬼?

    而这黑色的物质便是那薛少白体内的真气杂质。

    以前薛少白将灵气炼化成真气的时候,从来也没有仔细炼化过灵气,不过就随遇而安罢了,哪里可能对灵气精雕细琢?仔细的将其炼化?当然,以他的修为,就算想要将那灵气炼化到极致,吸收到体内之后,同样会形成无数的杂质。

    当然,好在那薛少白有空闻法师道破了这一点,不然的话,将来杂质在他体内沉淀太多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再说此时的薛少白,心神已经完全收敛回到了体内的薛少白此时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之前涌动在经脉之中的痛苦也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渐渐减弱,到了最后,那温和的感觉又再次出现,弥漫在薛少白的心中,使得他嘴角也慢慢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咦,我的身体是怎么回事?”而就在那痛苦的感觉完全消失的时候,薛少白再内视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五脏六腑竟然晶莹剔透,再无之前血肉模糊的样子。

    “莫非是因为杂质被清除掉的关系?”薛少白猜测,他又不是白痴,自己的身体是刚刚才发生的变化,而且,就是在杂质清除之后,五脏六腑才会变成这样,这一点,足以证明,之前看到五脏六腑之所以是血肉模糊的样子,肯定是因为体内杂质太盛的缘故。

    想到这里,薛少白对空闻法师也是一阵感激,毕竟若不是空闻法师出手,薛少白可能修炼到五级驱魔师的境界,也不见得就能清除体内的杂质,而且,因为杂质的关系,自己能不能修炼到五级驱魔师还要打问号,更别说清除杂质了。

    意识到这一点,那薛少白变相睁开双目和空闻法师说一声谢谢,但是,就在他打算睁开双目的时候,一股浩瀚的力量突然从经脉之中涌现,那力量出现的太过突然,突然到薛少白的脸颊立刻便向红透的苹果,浑身上下都仿佛被火焰包裹,让其心中立刻便出现一丝痛苦的感觉。

    “好强大的力量!这就是我经脉之中的潜藏的力量?!”薛少白深色错愕,实在没想到,自己的经脉之中居然还潜藏了如此可怕的一股力量。

    要知道,那薛少白之前因为真气杂质太多的缘故,丹田之中的大量真气都要用来压制经脉之中的杂质,否则杂质沉淀下来堵塞了经脉的话,就算薛少白有妖孽的天赋,也绝对无法在修炼上取得任何成就。

    但是,当真气之中的杂质被炼化之后,这股力量立刻便从经脉之中解放出来,薛少白根本不可能料到,在自己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丹田之中竟然涌出了这么庞大一股力量来压制杂质,若是早知道这一点,自己只怕早就想办法将体内的杂质炼化了,若是将杂质完全炼化的话,自己今天又怎么可能还会在初级驱魔师的境界中徘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