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9章 悟性
    驱魔师不同于凡夫俗子,凡夫俗子在即将到来的危险面前,不会有任何警觉,除非是心思单纯的人,能够从冥冥之中感受到一丝危机变化,但大多数人内心都很是复杂,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察觉到有任何危险接近自己。

    薛少白对自己的感觉不会怀疑,他已经是诞生出真气的驱魔师,若他现在还是一个凡夫俗子的话,恐怕会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危机疑惑,但是,身为一个驱魔师,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错觉,尤其是当他觉察到一丝危险之后,体内热血也立刻沸腾了起来,这一点,证明自己的感觉不会有错,不然的话,心血不会如此澎湃。

    “到底是什么人盯上了我?奶奶的,好可怕的感觉,万一是老子惹不起的对象的话,就麻烦了。”薛少白目光闪烁的沉吟道。

    当然,虽然此时的薛少白已经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但是,以他目前的境界,根本不可能清楚洞悉到这危险到底是什么人掀起的,仅仅只能小心一点,免得半路上突然杀出一个恐怖存在,将自己直接干掉。

    “小子,走吧,去接受我等最后一丝真元。”在薛少白用真灵气加持了自己的剑光之后,剑术的威力已经提升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程度,轻而易举的便将几人身上的封印破开。

    而在破开封印之后,几人自然也就离开了树干,从封印之中直接便走了出来。

    另外,那几个禅师也并非信口雌黄的存在,既然之前答应了薛少白,一旦得到自由便将自己的真元过渡到这小子体内,如今既然已经脱离了危险,自然会开始兑现自己的承诺。

    当然,薛少白倒也没有扭捏,听到年长树干的话,点点头,便跟着几人进入了树林深处。

    “年轻人,我必须要提醒你,我等的真元虽然所剩无几,但毕竟是禅师的真元,你得到了我等的真元之后,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炼化,若是你想强行炼化的话,必然会被这股真元反噬,到时候,我等也救不了你的。”那带着薛少白进入树林的老者说道。

    这老者的身材非常消瘦,虽然只是灵魂体,但脸上仍旧满是菜色,想必是长年累月吃素方才有这种脸色。

    听到老者的话,薛少白的面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

    要知道,他所以要帮这几个禅师,目的就是想要得到几人体内的真元,将这几人的真元炼化之后,提升自己的修为,但是,现在这禅师却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他的真元根本无法炼化,既然此人的真元无法炼化,那他得到了这股真元又有什么意义?

    如今在这杀降坑之中,除了上官金龙的威胁之外,天道宗的弟子也出现在了杀降坑,而后,后者已经知道他在修炼杀气,既然那天道宗的人明知道自己在修炼杀气,为了能够在门派之中建立功业,肯定会出手对付这自己,到时候,自己若是没有实力去抵挡的话,岂不是被这几个天道宗的小猫小鱼就要摆平?

    是以,对薛少白来说,如今不能炼化这几人体内真元这件事,实在让他面色不可能好看起来。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炼化你们的真元?”薛少白问道。

    老者沉吟片刻,说道:“其实办法倒不是没有,但那是外道办法,你确定要用?”

    薛少白现在哪里还有选择,不炼化这几人的真元的话,想要提升自己的修为根本没有可能,如今他依靠体内的真灵气苦苦支撑,但真灵气如今也已经快要枯竭,若是等到真灵气完全枯竭的话,薛少白就算想要对付那几个天道宗的弟子也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想到这里,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你觉得我现在还有选择吗?你可知道我现在的压力有多大?不仅上官金龙要杀我,那天道宗的弟子如今也冲着我来,若是我不能炼化你们的真元的话,我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好吧,既然你决定要用这个外道办法,那我就告诉你。”老者点点头,说道:“其实办法很简单,你只需要服用一枚寂灭灵果就能将我们的真元完全炼化。”

    “寂灭灵果?那是什么东西?”薛少白皱眉,实在不懂这老者嘴里的寂灭灵果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你居然连寂灭灵果是什么也不知道?”老者皱眉,显然为薛少白的小白感到吃惊。

    顿了顿,那老者接着说道:“所谓寂灭灵果便是生长在灵山上的一种果实,佛祖每次在灵山说法,都会在山间形成一种果实,这种果实就是寂灭灵果。”

    “灵山又在什么鬼地方?”薛少白苦笑。

    那灵山乃是佛门圣山,薛少白对佛门的东西所知有限,虽然听说过灵山的大名,却根本不可能知道灵山的具体位置。

    是以,听到老者的话,薛少白一头雾水,哪里知道灵山怎么去?而既然他连进入灵山都没有可能,又怎么可能得到灵山之中的寂灭灵果?

    故而,听到老者的话,薛少白脸上的表情也更加复杂,实在是怀疑这老家伙是不是在耍自己,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如今正被困在杀降坑之中,若是那灵山就在这杀降坑的话,灵山上的佛祖早就出手将他们几人救下来了。

    然而,如今这几人仍旧被困了数百年时间,这一但证明,那灵山肯定不是在这大山之中。

    既然灵山不在此地,那这老者告诉自己灵山之中有寂灭灵果又有什么意义?难道自己现在还能穿越到灵山不成?若是自己可以穿越到灵山的话,根本不用担心身后的天道宗弟子和上官金龙,直接躲进灵山之中,以天道宗那几个弟子和上官金龙的修为,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绝对不敢到灵山去撒野。

    开玩笑,自古多少驱魔师,何曾有任何一个驱魔师跑到佛门圣山去撒野?不说这么做是不是显得太没有礼貌,单单是那灵山之中的高手,也不是当今天下那些驱魔师可以抗衡的,有胆子跑去灵山撒野,唯一的结果便是被佛门中人直接拿下。

    当然,佛门向来就有好生之德,虽然拿下了撒野的人,但未必会出手斩杀他们,不过,不杀不意味着就会给这些人自由,要么是被度化,要么便是直接被关在灵山之中。

    薛少白早就听说,那灵山关押了无数的邪神,这些邪神的修为超乎凡人想象,一旦出色,整片星河都要颤抖,区区一个地球,即便是集结所有驱魔师的力量,也绝对无法和这些邪神抗衡。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一脸失望的说道:“前辈,实不相瞒,晚辈刚刚进入修炼界不久,连当今天下有多少宗门也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灵山的位置?而且,如今我也没有时间去灵山寻找寂灭灵果,那天道宗弟子和上官金龙须臾之间就能追到我,若是在追到我之前我没有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可以和几人抗衡的程度,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如此一来,就算寂灭灵果能够帮我炼化你们的真元,又有什么意义?”

    “大哥。”那老者还没有说话,站在他身边的方脸男子目光一闪,走到老者身边,小声说道:“这小子说的没错,此人如今完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不管是那群天道宗弟子还是上官金龙都足够这小子喝上一壶,若是这小子被这两方任何一方拿下来的话,我们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不会有丝毫可能。”

    “不错,大哥,杀降坑里发生的一切你我都知道,那小子之前对付一个上官金龙的时候已经非常吃力,一度需要燃烧自己的真气才能抵挡,虽说此人掌握了真灵气,但这股力量毕竟不是万能的,况且,之前的战斗让这小子的消耗非常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这小子一旦被这些人追上,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到时候,又怎么带我们离开这里?”站在那老者身边的一个胖老者此时也开口,一脸忧虑的说道。

    听到这两人的话,老者的目光立刻便闪烁了一下,沉默片刻,说道:“那你们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将那寂灭灵果交到这小子手里不成?”

    那年轻一点的男子摇摇头,说道:“不必如此,我们之前也看到了,此人的悟性非常高,刚刚才掌握封雪剑,便能领悟出剑气分流的手段,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先传这小子一道功法?”

    这番话让老者眼睛微微一亮,男子说的不错,那薛少白的悟性这几个人都非常清楚,之前薛少白和上官金龙的战斗,这几人一直都看在眼里,非常清楚,那薛少白因为得到了青衣女子手中的封雪剑之后,直接便掌握了剑气分流的手段。

    那剑气分流对高级剑修来说并不算什么秘密,但是,以薛少白的剑术来说,就算那剑气分流只是非常肤浅的一种剑术,他想要掌握也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薛少白在得到封雪剑之后,仅仅只是片刻功夫,便已经将封雪剑的剑术领悟出了一个大概,这等悟性,简直就让人叹为观止。

    是以,在场几个人知道,单纯说修为的话,那薛少白可能不是这杀降坑内任何一个人的对手,但是,要说悟性的话,此人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在场几人想要和那薛少白媲美,根本没有丝毫资格。

    是以,想到那薛少白的悟性之后,老者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亮光,说道:“你说的不错,这小子的悟性实在太可怕,尤其现在将我等的真元给此人,不如传授这小子一套功法!”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