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7章 归墟之影
    遗憾的是,此时的树干的确已经开始龟裂,树干龟裂,也就意味着封印崩溃,那上官金龙也无能为力的东西,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被眼前的薛少白撼动!

    别说此时的消瘦脸颊震惊,包括在场其他几个驱魔师,此时也是一脸激动,人人眼中都写满了不可思议这四个字。

    “这家伙……简直可怕,不过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居然就可以撼动这封印,而且,这还不是撼动,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打破!”

    “不错,若是这封印没有被撼动的话,这树干的树皮根本不可能龟裂,如今树皮龟裂,也就意味着封印出现了松动!”

    “莫非,这真是佛祖慈悲,派遣此人来拯救我们?”

    几人此时议论纷纷,仍旧没有从那封印破裂的事实之中回过神来,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嘿嘿,之前谁还不信我能破开封印的?”看到几人满脸震惊,薛少白冷笑一声,脸色平静的说道,旋即又抖了抖自己手中的杀生刃,将涌动在天地间的杀气慢慢收回到了剑身之中。

    以为老子体内这真灵气和杀气是什么东西?是一般驱魔师可以媲美的?

    那上官金龙之前和老子交手,就是因为我体内的真灵气浩瀚,此人一时间根本无法压制下来,在这种情况下,方才堪堪和我站成了一个平手。

    而自己的真灵气一旦催动起来,连上官金龙都不可能轻松摆平,这一点,就足以证明那真灵气的强大。

    如今,在意识到这封印乃是那遁天老祖刻画之后,薛少白根本不敢有丝毫大意,直接催动了自己体内的真灵气,将真灵气融合到杀气之中,这两种力量融合在一起之后,哪怕是上官金龙也根本吃不消,区区封印又怎么可能抵挡?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封印如今已经不知道进过了多少年时间,封印的力量早就已经枯竭,在这种情况下,更没有丝毫可能抵挡薛少白的剑光。

    这一点,薛少白心里很是清楚,但是,面前这几个家伙却根本一无所知,还以为自己只是普通的初级驱魔师。

    要知道,老子可是连上官金龙也要忌惮三分的初级驱魔师,有如此实力,怎么可能连一道封印也摆不平?

    当然,这番话,薛少白并没有说出口,毕竟这样一说,实在是有装逼的嫌疑,薛少白可不想让人认为自己是一个自吹自擂的人,凡事只有事实最具有说服力,在自己没有做到这件事之前,若是没有人怀疑,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薛少白看到这几人轻视自己,心情也没有任何变化,仍旧将自己全部修为施展出来。

    说实话,之前听这几个家伙形容那封印有多么可怕的时候,薛少白的心中还有几分忐忑,以为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无法破开这封印,不料等到自己真正动手的时候才发现,这封印的威力实在非常有限,根本就没有这几个家伙形容的那么可怕。

    也许是因为那封印的力量现在衰减了,也许是因为当年曾被上官金龙攻击过,否则的话,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想要破开那封印,没有丝毫可能。

    这一点,薛少白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是以,虽然现在看到那封印已经开始层层崩溃,但薛少白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得意之色,毕竟能破开封印这件事并非自己一个人的功劳。

    当然,这里面的猫腻,那薛少白也没有解释,看到如今封印已经崩溃,咳嗽一声,说道:“行了,现在封印已经破开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那年长树干的脸上立刻便出现一丝笑容,旋即便看到他目光一闪,一阵幽光从树干上闪过,随后,便看到一个穿着素色僧袍的老者从树干之中走了出来,再看此人面前,正和年长树干一模一样。

    而就在那僧人模样的老者从树干之中走出来的时候,在不知道几千里的深海中的一片珊瑚群里,此时正有一个宫殿般的建筑安静的躺在水底。

    那建筑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历史,石柱上满是青苔,看建筑风格,很想希腊神殿的建筑,但是,这片海域距离希腊岂止万里,在相距如此之远的情况下,那建筑也绝非是希腊人民所创造。

    而当那杀降坑里的老者破开封印的瞬间,在其中一个建筑中,一个房屋大小的蛤蜊突然自行撑开,阵阵流光涌动在海底,使得这片建筑群立刻便被一群霞光仅仅包裹,好不炫目。

    不过,那流光虽然耀眼,但出现的时间非常短暂,不过片刻之间,便看到流光自行收敛,直接收缩回到了蛤蜊中盘膝打坐的男子体内。

    没错,那蛤蜊之中,居然盘膝打坐着一个男子!

    这男子年届中年,生的面如冠玉,相貌堂堂,穿一袭古装长袍,看起来极有风韵,而此时那男子虽然在海底打坐,但身上却没有沾一滴海水,认真一看才知道,原来男子的身体周围有一层淡淡的金芒,这金芒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居然将所有海水全都弹开,丝毫也无法靠近男子。

    “想不到那封印居然会有人破开,也是我这些年没有回中原的原因,封印的力量衰减了,不然的话,纵然是当年的遁天,也根本不可能破开这封印!”男子呢喃道。

    说到这里,男子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目光闪烁之中,说道:“是不是啊,遁天老祖!”

    此时海底除了这男子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一个活人,诡异的是,就算没有活人,男子却像是在和什么人对话一样,目光里满是问询的神色,看起来很是古怪。

    “哼!”哪知道,这男子话音刚落,却听到男子的体内突然响起另外一个声音,虽然没有回答男子,但语气之中浓浓的不满显示了说话这人肯定和男子不对付。

    “已经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消气?我告诉你,如今你的元神虽然苏醒,但这具身体已经不是你的了,我让你住在我的身体之中,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如果不是担心你离开我的肉身会修炼成身外化身,到时候,借身外化身夺回自己的肉身的话,我就连你和那群秃驴一起封印了!”男子冷笑着说道。

    “你若是封印我的话,我这具肉身便很快就会枯竭,嘿嘿,当年你夺舍的时候,我留了一手,将一丝元神分裂藏在了丹田之中,你的修为突破到七级驱魔师之后,我这丝元神便会苏醒,如今你的修为已经是半步七级,只要你再稍微提升一点,这具肉身便不是你的了!”另外一个声音说道。

    “遁天,你实在是天真,居然还妄想想要夺回你的肉身,若是你的肉身如此好夺回去的话,这么多年,你也就不会屈居在我体内了。”男子冷冷说道。

    顿了顿,只听男子又接着说道:“而且,你觉得为什么我修为还不足七级驱魔师,你便可以从丹田里苏醒吗?你千万不要以为那是你的原因。”

    “这么说,是你让我苏醒过来的了?”另外一个冷笑道。

    “难道你觉得还有别人吗?”男子讥笑道:“实际上,当年我刚刚完成夺舍便发现你藏在我的丹田之中,当年我不肯让你苏醒,是担心你苏醒之后会将我的身份曝光,所以才一直容忍你的藏在我身体之中,但是,现在不同了,如今天下人都已经知道,遁天已经陨落了,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我现在走出去,就算我和你生的一模一样,也不会有人再把我当成是遁天,所以,我的身份这个秘密,对我来说,也就构不成任何威胁。”

    说到这里,男子的目光里出现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接着说道:“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现在就算将你放出来,也不会有任何危险,而且,若是你自称自己是遁天老祖的话,说不定还会触怒天道宗的人,让天道宗的人以为你是想要利用遁天老祖的名声做文章,到时候,你可能连小命都保不住。”

    “所以,你一切都已经计算好了?”另外一个声音说道。

    随后,又听到他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你一切都计算的很好,可是,你没有计算到,那几个被你封印在杀降坑的西域禅师,如今已经突破了封印!嘿嘿,这几人乃是佛门中人,受佛法加持,只要因缘不灭,你就永远无法将其完全斩杀。”

    听到这话,男子的脸色阴沉了几分,没有说话,但却冷冷哼了一声。

    “现在你肯定再想,到底是什么人撕开的封印,是不是天道宗的人,若是天道宗的人,那肯定知道你还没有死,到时候,难免会派人来追查你的下落,你躲在这里修炼三生轮回功,如今正是关键时候,若是被我天道宗的门人弟子发现的话,到时候你的修炼不仅要功亏一篑,甚至有可能引起天劫。”

    “我想你应该知道,那三生轮回功对天道的影响有多么剧烈,以你的修为,想要修炼三生轮回功也要躲在这片海底,而且,躲在这里还不够,居然还施展了六层封印,我想,你之所以施加这么多封印,就是担心自己的行踪暴露吧?”另外一个声音冷冷说道。

    这番话说完,男子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

    片刻后,只见男子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机,说道:“你想我怎么做?现在出去杀了这个破开封印的人吗?嘿嘿,我告诉你,你不用刺激我,这里是归墟海眼,此地法则紊乱,除非有定海珠,不然的话,当今天下没有人可以潜入到这种地方,我躲在这里,哪怕天道也无法监察到我的下落,区区天道宗门人,想要找到我?你在说什么笑话?!”

    另外一个声音沉默。

    男子现在所处的位置的确很是隐蔽,而且很诡异,乃是海水归墟之地,一般驱魔师,即便发现了这个地方,也根本不敢靠近,只要稍微有点大意,便会被归墟海眼直接吞噬,最后甚至连尸骨也无法留下。

    而唯一能进入此地的办法便是利用定海珠,但是,那定海珠本身就是神器,且一直收藏在归墟派之中,是归墟派的镇门之宝,除非将归墟派踏平,不然根本没有可能到那定海珠,而在没有定海珠的情况下,想要进入男子现在所在的地方,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