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6章 直接出手
    对自己的修为,薛少白多少有点觉悟,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想要完全撕开这几人身上的封印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封印乃是那法炎刻画的,就算是上官金龙出手,也未必可以破开这封印。

    而且,这几个老家伙刚才也暗示过,之前上官金龙已经和几人合作过,虽然后来此人过河拆桥,但当时肯定象征性的出过手对付过这封印。

    不然的话,在场几个禅师,怎么可能将自己的真元过度到上官金龙的体内,这几人又不是白痴,能胜任禅师这个职业的人,哪个不是聪明绝顶的存在?

    对于佛经,薛少白多少了解一些,很多佛理包括以薛少白的见识也根本无从得知,因为这个原因,薛少白很清楚,能够洞悉各种佛经的人,其智商肯定在自己之上,是以,连自己都能看出来的问题,这几个禅师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想必之前那上官金龙已经动手轰击过封印了吧?”薛少白问道。

    那年长树干点头,道:“不错,此人的确是已经出过手,但是你知道,此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我等合作,不过只是想要骗取我等体内的真元而已,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出手,也是有所保留。”

    到这里,那禅师又感慨道:“也是我等真,居然会相信这家伙胡八道的话,若是早知道此人不过只是想要欺骗我等的话,我等又怎么可能将体内的真元过度到此人体内。”

    薛少白摆摆手,道:“这些事情就不要再了,现在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意义,我现在只想知道,我若是当真撕开了封印,你们会不会将真元过度到我的体内?”

    “当然会。”年长树干一脸肯定的道。

    薛少白点点头,道:“好,既然你们的如此肯定,那我就相信你们一次,但是,若是你们欺骗我的话,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年长树干苦笑道:“我等又怎么可能欺骗你呢?我们被封印的时间太久,体内真元已经无法再让我们支撑下去,若是不和阁下合作的话,我等只怕最多半年时间便要在封印之中化为乌有,如此一来,我等怎么敢骗你?”

    薛少白神色平静的笑了笑。

    这番话他只是听在耳中,当然不可能随便相信这家伙的话,毕竟自己对禅师的了解非常有限,仅仅只是知道那禅师是世俗界中的存在,并不清楚那禅师是否有保命的手段,若是这几个家伙当真有什么保命手段的话,如今就算不能从那封印之中逃出去也根本不可能有危险,到时候,只需要在自己真元枯竭的时候,将保命的手段直接施展出来。

    当然,这些也不过只是薛少白的猜测,万一那几个禅师根本没有保命手段,此时自己袖手旁观,岂不就等于是将几人朝火坑里面推吗?

    这么残忍的事情,薛少白当然无法做出来。

    是以,听到禅师的话,薛少白目光闪烁了一下,道:“算了,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今我若是眼睁睁看着你们死在封印之中,实在和人渣没有任何区别,我就当是做好事了,将你们几人都救出去,也不求你们怎么报答我,这也算是中原人对你们这些竺人的一点补偿。”

    听到这话,几颗树干上的脸颊全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没有人会想到,那薛少白到了最后,竟然根本就不贪图几人回报他。

    要知道,薛少白乃是修炼界之中的驱魔师,几人进入中原之后,和驱魔师打过的交道数不胜数,在他们看来,这些中原驱魔师全都是利欲熏心的存在,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慈悲布施,凡事永远也肯定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从来也不会为了其他人考虑。

    这件事,让几个禅师很是心痛。

    本来,禅师这种存在,就是要将自己全部都奉献出去的一种职业,包括自己的时间知识,甚至是生命,只要众生有所需要,那禅师本人便根本不允许吝啬。

    是以,站在这几个禅师的角度,看到中原驱魔师全都是自私自利的人之后,心情肯定也很复杂,而当年这几个禅师还没有被封印的时候,也尝试想要改变这种情况,却不料最终不仅中原驱魔师的自私自利没有改变,最后还被遁封印在了杀降坑之中。

    从那以后,这几个禅师也对中原人的自私感到绝望,甚至认为中原人都是一丘之貉,根本不存在任何一个有布施这等情操的人。

    但是,此时薛少白的话,让本来对中原人已经绝望的几个禅师,心中又再次燃起了希望。

    几人知道,也许大多数中原驱魔师不可救药,但是不代表少数的驱魔师也和他们一样,好比薛少白这种存在,不就是中原大地上希望吗?

    想到这里,那年长树干长叹了一声,暗自沉吟道:“也许中原修炼界改变的契机就要来了,当年遁在世的时候,我等以为改变的希望在此人身上,谁知道此人从来也没有改变过任何事情,反而还让中原修炼界变得更加糟糕。”

    “不过,那遁让人失望,还好中原大地的其他驱魔师不是遁这种存在,这叫做薛少白的少年虽然没有那遁的威望和修为,但是其心性却远超前者,也不知道这家伙将来崛起之后,中原大地会发生什么巨变,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中原驱魔师的自私自利将会彻底消失。”年长树干道。

    到这里,那年长树干又忍不住长叹一声,旋即才接着道:“只是很可惜的是,我只怕根本就没有机会见识到这一了,我等的元神已经快要崩溃,就算离开杀降坑,元神得到了地灵气的滋养,但也最多不过只能坚持两三年时间,两三年之中,此人又有改善中原修炼界多少呢?”

    “甚至此人若是真的想要改善中原修炼界的话,不定在没有实现这个计划之前,就已经被中原驱魔师干掉,我那师弟不就正是因为法太多,让中原驱魔师厌烦之后杀掉吗?仅仅因为法太多,法过于深刻便要死在中原驱魔师的手下,更何况是直接做出影响这些驱魔师利益的行为,如此一来,这子不做还好,一旦做了,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年长树干呢喃。

    而就在那年长树干呢喃的时候,薛少白已经让青衣女子退到了几丈外的树林之中,随后催动真气,真灵气嗡的一声从其体内绽放,化作青朦朦的光芒笼罩在薛少白的身体周围。

    紧接着,只听那薛少白眼神一冷,丹田之中的杀生刃直接飞出,落到他手中的同时,薛少白立刻便大喝了一声,而后,一道剑光从那剑身上绽放,嗡的一声便直接斩向了树干。

    看到剑光飞来,那树干上的消瘦脸颊微微摇了摇头,似乎根本不认为那薛少白的剑光可以撼动这封印。

    当年上官金龙进入此地的时候,已经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三级驱魔师的真气远超眼前的薛少白,然而,就算是上官金龙全力出手,也根本没有撼动这封印,最后甚至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方才堪堪能撼动这封印而已。

    那薛少白的修为和上官金龙相比,简直可以用壤之别来形容,连上官金龙都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撼动的封印,区区薛少白,怎么可能轻松便撼动那封印?

    是以,看到那薛少白只是正常的出手,消瘦脸颊立刻便叹了一声,眼中也出现了浓浓的失望。

    不过,那消瘦脸颊却并未将自己的失望之情出来,毕竟这样做的话会非常伤人,那消瘦脸颊又不是白痴,万一自己一番话得罪了眼前年轻人,此人不再出手的话,那他们几人岂不是连最后的机会也失去了?

    是以,消瘦脸颊仅仅只是在心中表示失望而已,脸色虽然难看,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然而,那消瘦脸颊此时失望,但是,下一刻,一抹惊容直接出现在了消瘦脸颊的脸上。

    轰!

    一声巨响,在剑光接触到那树干的瞬间,便骤然在地间响起,震得人耳膜生疼,哪怕是消瘦树干,在巨响响起的瞬间,竟然也有一种失聪的感觉,虽然现在他已经被封印,但在巨响传来的时候,却仍旧让那消瘦脸颊心神一阵晃动。

    咔咔咔!

    而就在那巨响慢慢消失的时候,几棵树的树干上,却直接出现了一阵咔咔之声,消瘦脸颊神色一震,立刻便抬眼看去。

    只见剑光劈过之后,那几棵树树干上直接出现了无数的裂缝,这些裂缝密密麻麻的出现在树干上,让树干看起来仿佛是要崩溃一般。

    看到这一幕,那消瘦脸颊的眼中立刻便露出了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道:“这家伙……这家伙竟然撼动了封印?!这不可能!”

    实话,消瘦脸颊此时根本就不可能相信,眼前薛少白有撼动这封印的能力,此人的修为太过浅薄,就算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几乎没有可能撼动封印。

    然而,纵然那消瘦脸颊不肯相信,此时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不相信,眼前的薛少白,的确撼动了这封印,让那封印,竟然出现了将要崩溃的迹象!

    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遁老祖亲自刻画的封印,怎么可能被一个区区初级驱魔师撼动?!消瘦脸颊的心中立刻山呼海啸起来,实在不敢相信薛少白竟然还有这种手段!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