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8章 逃之夭夭
    “阁下误会了,我等之前根本就没有发现阁下藏在这杀降坑之中,若不是阁下如今的行为太过高调的话,你在这里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我等也不可能知道。”柳庆云微笑着说道。

    嘲讽,*裸的嘲讽!

    上官金龙听到这话,直接便暴跳如雷,额头青筋当场就鼓了起来。

    薛少白说这话还情有可原,毕竟他到现在也没有拿下薛少白,但是,这柳庆云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要知道,数十年前整个天道宗都被他一人戏耍了,而且,这杀降坑本来是天道宗的地盘,上官金龙躲在这里长达十几年时间,后者也根本没有洞悉到,对整个天道宗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然而,尽管那天道宗全体驱魔师被上官金龙一人侮辱,柳庆云等人却依然没有任何觉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仗着自己人多,还根本没有将上官金龙放在眼里。

    上官金龙本身便是一个极度好面子的人,被曾经戏耍过的人轻视,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

    “若是海上宗门,说这种话我还可以理解,但是,尔等本是天道宗弟子,天道宗当年被我一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尔等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在我面前是说这种话?”上官金龙面无表情的说道。

    天道宗当年在大陆上的地位举足轻重,是任何宗门都不敢抗衡的存在,然而,在别的宗门眼中高不可攀的存在,却彻彻底底被上官金龙玩弄,要说实力,上官金龙肯定无法和天道宗抗衡,但要说二者之间的智商,肯定是上官金龙更甚一筹。

    然而,此时的柳庆云等人似乎根本就不明白这个道理,还以为自己在上官金龙面前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而柳庆云等人之所以如此自信,无他,仅仅只是因为那柳庆云乃是天道宗的弟子,因为天道宗地位的关系,所以才有不将上官金龙放在眼里的底气,若不是因为这一点,那柳庆云就吃了熊心豹子胆,也绝对不敢对上官金龙有丝毫轻视。

    “嘿嘿,若是我一人在这里,当然没有资格说这种话,但是你看清楚了,现在我们这里有五个天道宗弟子,你在这杀降坑如此多年,想必真气早就已经枯竭,一个真气枯竭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和我们抗衡?”柳庆云面无表情的说道。

    满打满算,自己这边可是有五个彪形大汉,而这上官金龙却仅仅只有自己一个人,此人被困在杀降坑之中数十年时间,因为此地怨气浓郁,想要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根本没有可能,如此一来,几十年过去,此人体内的真气肯定非常有限。

    若是如今的上官金龙体内真气充沛的话,柳庆云等人绝对不敢在上官金龙面前如此狂妄,但是,面对一个真气已经稀薄的存在,柳庆云等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忌惮。

    是以,虽然确定了上官金龙的身份正是天道宗当年追杀的对象,但柳庆云等人却跟丝毫没有要逃跑的意思,甚至胆大包天的还想将你上官金龙拿下。

    身为老江湖的上官金龙一眼就看穿了这几人的打算,笑了笑,随后指着薛少白,说道:“你们可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来头?”

    “这家伙是什么来头和我们有关系?当然,若是此人要和你联手,阻止我们拿下你的话,那就是我等的敌人,到时候,我们对他肯定要不会客气。”柳庆云说道。

    “嘿嘿,说的倒是很简单,但只怕你们根本就不是这家伙的对手。”上官金龙笑着说道。

    “怎么说?”柳庆云皱眉。

    “你们可知道,这家伙已经在我手里坚持了几个时辰?”上官金龙说道。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柳庆云说道。

    “你觉得我说这话没有任何意义吗?”上官金龙说道:“这家伙的修为想必你们都清楚,此人只是初级驱魔师,然而,一个初级驱魔师我也无法将其拿下,你们难道就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什么?!初级驱魔师?!”

    “这不可能,一个初级驱魔师怎么可能和一个四级驱魔师抗衡?”

    一时间,听到上官金龙的话,众人顿时便议论了起来,似乎根本就不相信上官金龙的话。

    毕竟,那上官金龙的话实在太过耸人听闻,只要是驱魔师,就绝对不会相信,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可以和上官金龙抗衡。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上官金龙如今再怎么弱小,当年毕竟也是将天道宗玩弄在股掌之间,而且,此人躲在杀降坑不知道已经多少年,却从来也没有被天道宗的人发现,最可怕的是,此人在这种丝毫真气也没有的地方可以坚持几十年时间,这一点,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

    而这些情况说明了上官金龙身上肯定有玄机,不然的话,此人早就已经被此地的怨气吞噬了,绝对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因为这些原因,柳庆云等人相信,就算现在的上官金龙实力不及当年,但要对付一个薛少白肯定没有问题。

    遗憾的是,那上官金龙此刻却言之凿凿的告诉众人,以他的实力,却根本无法拿下薛少白,明白了这里面猫腻的柳庆云等人自然也就发出了震惊的声音。

    “这当然有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说明,现在的你,实力已经无法和当年媲美,哪怕是初级驱魔师,也不是你能拿下的。”柳庆云说道。

    “若是你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上官金龙脸上笑容不减,接着说道:“真正的原因是,此人之所以可以和我抗衡,乃是因为他修炼了杀气!”

    “什么?!”

    “杀气!”

    “在我中原大地上居然有驱魔师胆敢染指杀气?这是不将我天道总放在眼里了吗?”听到上官金龙的话,柳庆云等人顿时群情激奋起来。

    自从天道宗冲击成了中原大地第一宗门之后,修炼界之中便有一个明文规定,任何驱魔师都不能染指杀气,虽然没有人知道天道宗为什么对染指杀气的驱魔师如此忌惮,但因为命令乃是天道宗发出来的,所以,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驱魔师胆敢去违抗。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明面上没有人敢违抗的规则,私底下却有人狗胆包天的去违抗。

    在场几人全都是天道宗弟子,从小便被灌输了要维护宗门,并且要坚决维护宗门决定的思想,是以,听到那上官金龙的话,怎么可能不激动?

    “好家伙,没想到有人居然敢公然违抗我天道宗的命令,此举简直不将我天道宗放在眼里!”

    “到底是何方神圣,胆子居然如此之大?”

    “小子,报上你的大名,告诉我们你到底是哪个宗门的弟子?”柳庆云目光一冷,立刻落到了薛少白的身上。

    “我嘛,无门无派,也就是你们口中常说的散修。”薛少白神色平静的说道。

    “难怪敢打杀气的主意,散修向来都见识肤浅,想必你也不例外。”柳庆云说道:“实话告诉你,从你染指杀气的那一刻开始,你小子便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天涯海角,碧落黄泉,你小子也只有死路一条!”

    “嘿嘿,可惜,我这人向来命大,单凭你们几个,想要干掉我,还没有这种可能。”薛少白说道。

    “哦?看你的样子,貌似很是自信的样子,可惜,在这杀降坑之中,你能逃到哪里去?逃到天上?嘿嘿,小子,告诉你一点残忍的事实,能在这杀降坑里自由移动的人,只有我们天道宗的人!”柳庆云说道。

    “你这话要是在这女人出现说出来的话,我不会质疑,但是,现在嘛,情况也许就不同了。”薛少白说道。

    “哦?区区一个女人难道就能翻云覆雨,改变你必死无疑的结果吗?”柳庆云说道。

    “我知道,单凭她一人当然无法和你们几人抗衡,此女毕竟也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而且,这里本来就是你们的地盘,在你们的地盘上,想必你们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也远超现在,在这种情况下,此女一旦出手,只有死无葬身之地。”薛少白说道。

    顿了顿,只听那薛少白又接着说道:“但是,你要知道,这女人手里可是有传送符的!”

    “什么?!”

    “传送符?这不可能!”听到薛少白的话,众人顿时便一脸诧异的惊呼起来,似乎根本就不相信薛少白的话。

    “嘿嘿,可能不可能,你们马上就知道了!”薛少白嘿嘿一笑,随后纵身一跃,眨眼之间,便跳到了青衣女子身边。

    嗡!、

    突然,就在那薛少白跳到青衣女子身边的瞬间,一道嗡鸣便在青衣女子身前响起,随后,便看到阵阵涟漪在那两人脚下激荡,与此同时,涟漪之中又有真正幽光涌动,而后,便看到那光芒从涟漪之中升腾起来,将薛少白和青衣女子全部包裹在其中。

    紧接着,便听到咻的一声,薛少白和青衣女子同时被那幽光吸入了涟漪之中,直接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而在两人消失之后,涟漪也蓦然之间从地面上消失,整片天地,不过短短的两三息时间之内,便再次恢复了正常。

    “那女人手中居然真的有传送符!他妈的,我们都被那两人耍了!”站在柳庆云身后的黄衫男子看到两人消失,嘴里顿时便骂骂咧咧的咆哮了起来。

    “找!掘地三尺,也要将此人找出来!杀降坑的封印阵能限制所有的空间传送类驱魔术离开这片空间,那小子虽然利用传送符从我们眼前消失,但是,此人必然还在杀降坑之中,既然此人胆敢染指杀气,那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将此人的项上人头带回去,给宗门一个交代。”柳庆云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