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4章 悲哀的世界
    听到男子的话,之前一脸不服的男子,此时也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这个世界很是复杂,表面看起来这好像很美好,但实际上却处处都隐藏着让人绝望的负能量。

    这年轻弟子刚刚加入天道宗不久,对这世界的了解也非常肤浅,看到各大宗门联手追杀那上官金龙还以为这些宗门驱魔师是为了扞卫人间公义,却不知道这后面原来还有这些猫腻,竟然是为了夺取上官金龙身上的宝物,这个目的,实在是让人不齿!

    然而,这就是当今世界的常态,不管世俗界还是修炼界,人人看起来都善良的跟圣母没区别,可如此善良的世界上,却处处都是一个个失魂落魄,满脸都是痛苦和悲伤的人,擦再多的粉,涂再多的霜也丝毫无法改变这种让人疑惑的现状。

    直到这弟子的师兄,一口说出了这里面的玄机。

    原来,这都是假象,原来,人人为我,我为自己才是当今天下不变的规则。

    想到这里,这个弟子的心情实在有些心痛,自己当年进入修炼界的时候,还以为修炼界是一个世外桃源,却不知道,这修炼界和世俗界一样的黑暗,甚至可以说修炼界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种环境之下,就算有朝一日成长到了让所有人都望而生畏的境界,又有什么意义?不过就是一个强盗头子而已。

    驱魔师应该是高尚的才是,人世间有无数的苦难是凡夫俗子无法解决的,然而,正是因为驱魔师的存在,这些无法解决的痛苦才有了被解决的可能。

    可是,让人万万想不到的,哪怕是在解决这些凡人无法解决,充当一个救世主角色的时候,这些驱魔师打的仍旧是和凡人没有任何差异的主意--为了宝物,或者为了其它!

    驱魔师的地位对凡人来说是高不可攀的,但这仅仅只是实力层面的,若说为人的话,也许,无数驱魔师连他们根本瞧不起的凡人也不及。

    这个问题,实在是让人感到绝望,然而,这就是现实,人若是没有办法改变现实,那就只能适应现实,否则,便只有被现实粉碎这一条路可走。

    “唉,师弟的江湖阅历还是太浅。”被自己的师兄教育一番之后,年轻人的脸色也有一些颓废,似乎很是失望这天下让人感觉悲哀的一面。

    听到这话,男子的师兄却笑了起来,说道:“这个世界的确处处都不尽如人意,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同样有让人快乐的一面,比方说我们修为的提升,又比如说,我们这次能马到功成,将那上官金龙拿下来,这两件事咱们完成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让我们赏心悦目。”

    顿了顿,男子又接着说道:“而且,只要你能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极致,就算这修炼界处处险恶又如何?你不喜欢,你直接将它该过来就是,没人敢惹你的时候,你就是所有一切规则的制定者!你想要这世界怎么样,这世界就可以怎么样,说得严重一点,就算你想强奸世界,这个世界上不仅没有人反对,而且还会对你的行为歌功颂德,师弟,难道你不想拥有这种地位吗?”

    “呵呵,师兄说笑了,师弟的天赋我自己心里清楚,想要达到这种能够随便改变这个世界的存在,以师弟的能力,就算修炼到下辈子也不可能成功,师兄你又何必要安慰我?”年轻男子苦笑道。

    听到这话,男子的师兄叹了一声。

    他的这个师弟从进入天道宗的那一天,性格就比较悲观,总认为自己不行,骨子里天生便有一种自卑感,即便几个师兄弟,再加上师父,无论怎么*,也无法给这男子信心,这一点,实在让人感到头疼。

    不过,这也就是命,师弟的自卑源自天生,天生的东西都是命里来的,想要改变天生的东西,就必须要拿命去换,也许师弟将来会改变自己这种自卑的性格,但这完全是要看机缘,若没有机缘,那师弟这一生,也许也无法成为自己这种自信满满的人。

    说起来,一个驱魔师在修炼界混,若是没有自信的话,不仅对自己不利,对身边人也非常不利,只有自信的人,才能给人信心,只有信心才能孕育出勇气,也只有勇气才能在部分情况扭转自己的不利的局面。

    而自信这种东西,说的简单一点是相信自己,其实没有人真正的相信过自己,大多数人都是在自我麻痹而已,将自我陶醉当成了是自信。

    什么是自信?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便是自信!

    然而,这句话里面又包含了无数的逻辑道理,首先,那所谓的我,究竟是哪个我?人真的知道我在那里吗?恐怕九成的人也不知道,否则的话,当年的释迦牟尼也不会建立五阴,十二处,十八界这些方便法来教化众生了。

    正是因为人不知道我究竟是谁,所以才会被种种无常的现实所蒙蔽,说起来,男子也觉得世人听悲哀,可这恰恰也是男子最无能为力的地方,虽然他是天道宗的弟子,从修炼界的角度来说,也勉强算是一个老油条,但即便阅历再怎么深厚,心中热血也从未干涸过。

    在热血没有枯竭的情况下,男子自然也不可避免的会在心里残留几分对世人的怜悯,而当这份怜悯发生作用的时候,其实男子也觉得很是心痛。

    不过,以他现在的能力,这种情况是根本无法改变的,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佛,因为能够改变这种悲哀局面的只有佛这等存在,然而,佛已经涅盘了,这世上已经没有佛了,剩下的便只有菩萨。

    可惜,到了今天,哪怕连菩萨,也是很难才有机会见到,更别说指望菩萨来度化世人了。

    既然菩萨没有出现度化世人,那世人自然只有在生死苦海中永远的沉沦,既没有方向,也不知道未来,既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实在是可悲。

    “唉!”想到这里,也许是因为被自己师弟触及到了心中最不愿意回想自己的事情,男子忍不住长谈了一声,暗道:“据说修为若是达到了八级驱魔师境界,便可以离苦得乐,身心永远沉浸在快乐之中,也不知道那种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乐,想必是和男女之乐有本质的区别。”

    “也不知道自己这辈子究竟有没有机会,可以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八级驱魔师境界,若是有,将来自己一旦成为这种存在,必然要出手改变这世界让人遗憾的一面,虽然我不是个好人,但这并不妨碍我给下一代打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咱们天道宗虽然人人都有点腹黑,但那只是因为环境不得已形成的一种宗门文化,若是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个问题,天道宗的师兄弟们又怎么可能继续腹黑下去?毕竟,勾心斗角的消耗,不亚于一场生死大战。”男子暗暗想到,心中默默的打定了主意。

    一旁的师弟,此时心情似乎也很欠佳,沉默的飞在男子的身边,没有再说一句话。

    与此同时,杀降坑之中。

    “妈的,这小子居然连续躲开了我两道剑光!我现在初步修炼封雪剑,最多也只能将剑气分化成四道,被此人躲开一道剑气的话,倒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一连被此人躲开两道剑气,就算最后一道剑气可以成功的命中男子,到时候,两道分流的剑气也无法伤到男子丝毫,如此一来,我修炼封雪剑又有什么意义?”薛少白面色难看的想到。

    不得不说,薛少白确实是一个天才,得到封雪剑才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却已经将封雪剑修炼出起码三成的火候,轻轻松松便可以将自己手中的杀气分流成四道。

    这四道杀气若是单独命中一道的话,威力非常有限,但是,若是能同时命中四道的话,那杀气的威力便会提升整整两倍!

    两倍杀气凝聚出来的剑气是什么概念?可以肯定的说,只要那男子被四道杀气同时命中,即便不死也肯定残废,到时候再想威胁到薛少白小命便是做春秋白日梦了。

    “小子,你的剑气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威胁,原本凝聚成一道剑气,你也无法伤到我,如今居然还将剑气分流成四道,你觉得这小小一道被分流出来的剑气,便能干掉我不成?”男子笑着说道,满脸都是讥讽。

    薛少白沉默。

    男子并非剑修,也不知道封雪剑的可怕,这本剑术虽然只有一半,但粗略研究一下,薛少白可以保证,若是可以将封雪剑修炼到大成境界,将一道最普通的剑气分流成数百道,哪怕是五级驱魔师,也足以轻松干掉对方。

    要知道,那封雪剑没分流出一道剑气,威力便会提升半倍左右,上百道剑气,威力瞬间便可以提升五十倍!

    五十倍是什么概念?哪怕是初级驱魔师,一道增幅了五十倍的剑气,也足以横扫五级以下任何一个驱魔师!

    这便是封雪剑的可怕。

    不过,遗憾的是,封雪剑只有半卷,剩下半卷如今下落不明,若是可以参透下半卷封雪剑剑招的话,薛少白可以保证,单凭这一道剑术,就足以横行整个世界,即便五级驱魔师也不敢挡路。

    然而,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男子因为根本就不了解封雪剑的可怕,甚至连薛少白匆忙之间修炼封雪剑这件事也不知道,看到后者分流剑气,居然还一度耻笑薛少白,实在不知道该让人说他白痴好,还是胆大包天好。

    “嘿嘿,老家伙,既然你看不起分流的剑气,那你为什么要躲开?你直接站在原地被我攻击不是更好?顺便你也可以体验一下封雪剑的威力不是?”薛少白眯着眼睛说道,神色就好像一只老狐狸。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