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3章 这就是现实
    “你傻了吗?若是咱们现在回去,也就意味着任务失败,到时候,什么奖励也得不到,这你也甘心?你要是甘心的话,我无话可说,但是,你要记住,如今太昊长老已经突破到了五级驱魔师境界,咱们师父本来就和太昊长老不对付,要是没有在门中建立什么功绩,就这样回去的话,太昊长老会放过咱们才怪。”有弟子立刻开口,语气很是不满的说道。

    “但是,师兄刚才也说了,这家伙咱们现在根本对付不了,如此一来,就算咱们现在进去了,又有什么意义?难道去送死?”刚才说话的弟子反驳道。

    “只要咱们能小心一点,这家伙怎么可能发现?不要忘了,我们若是进入杀降坑的话,封印怨气的阵法可以给我们加持,没有被加持的人无法恢复体内真气,但是,我们却可以!利用这一点,只要咱们和那上官金龙周旋的时间足够长,我就不信我们摆不平这家伙!”

    “你这是在拿命赌!而且,还不见得就赌得赢!”

    “嘿,就算拿命赌又怎么样?我已经说了,咱们现在在天道宗内部的地步岌岌可危,保不住地位也就不说了,有可能连小命也保不住,你小子这么多废话,是不是早就已经投靠了太昊长老,否则怎么没有一点忧患意识?”

    “你在血口喷人!我对师父忠心耿耿,怎么可能背叛他老人家?我只是想你冷静一点,不要被宗门里的一些奖励蒙蔽你的双眼!”

    “哼,我被蒙蔽双眼,你难道就没有吗?你想想,咱们修炼到今天这种境界,什么时候轻松过?屡次的行动,哪一次没有危险?若是因为有危险就退缩的话,咱们怎么可能修炼到今天这种境界?你在修炼界混了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懂事到临头需放胆的道理?”

    这番话,直接让刚才议论的弟子闭上了嘴巴。

    是啊,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是轻松的,就算吃饭,也要用嘴巴去嚼,哪里可能张开嘴就能将饭吃下去?想要得到好处,就必须要有所付出,如果连付出也没有变想得到独步天下的修为,除非你爹是上界真仙。

    当然,纵然是真仙,也不可能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独步天下,同样要经过无数艰苦的磨练,正所谓千锤百炼出好钢,要是连被锤炼的胆子和魄力也欠奉,便想在修炼界翻云覆雨,说实话,从天地开辟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有这个道理。

    这几个弟子倒也不是白痴,很自然地便明白了这番争论,苦叹一声,说道:“好吧,既然诸位师兄弟都决定要进去,那咱们就进去吧,不过,我提醒大家,杀降坑里的环境非常复杂,这些怨气只中藏着几头亡灵,平时都不会出现,但一旦有咱们天道宗的弟子出现在杀降坑,那几个亡灵便会从沉睡中苏醒,咱们若是不小心,碰上这几头亡灵,可能还没有找到上官金龙,就死在那几个亡灵的手中。”

    “这种事,我们又怎么会不知道?”之前争论的男子白了这个男子一眼,旋即催动真气,直接便驾驭起遁光,嗡的一声便朝杀降坑飞去。

    看到男子的动作,剩下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番,也催动了自己的遁光,跟在了那个的身后。

    很快,山顶上便再次恢复了平静,之前站在那山顶上商量的几个男子,此时也几个闪烁之间,消失在了山顶之上。

    谁知道,就在那几个年轻人纷纷消失在山顶上的时候,一道白芒突然从地面下升腾起来。

    白芒冲出地面之后,立刻便在半空中凝聚,很快,便看到那白芒凝聚成了一个老者的样子。

    看到那几个天道宗弟子消失的方向,老者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想不到上官金龙居然出世了!嘿嘿,这小子躲了几十年,没想到一直都躲在杀降坑之中,天道宗的追杀令如今还没有撤除,也就是说,若是现在斩杀上官金龙的话,仍然可以得到那枚长生丹。不错不错,若是老夫能得到这枚长生丹,突破到五级驱魔师的境界,便有望了!”

    顿了顿,老者接着呢喃道:“嘿嘿,我就跟在这几个家伙身后,顺便动动手脚让这几个家伙和那上官金龙碰面,这几人一旦碰面,势必会发生战斗,我便隐藏在一边,等到他们鹬蚌相争到疲惫的时候,我再出手,到时候,便能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润,不仅这几个天道宗弟子要死在我手里,包括那上官金龙的项上人头我也可以纳入囊中~!”

    说到最后,老者忍不住笑了起来,看起来一脸慈祥,如同一尊慈眉善目的活菩萨,让人根本不可能对他有丝毫的戒心。

    “师兄,你可曾发现,咱们好像从刚才就一直被人盯着?”与此同时,在距离老者大概十几里远的半空中,一个男子的遁光突然减慢了许多,一脸阴沉的低声说道。

    “不要去管身后这人,我们现在的目的是尽快进入杀降坑,时间有限,咱们这次想要将那上官金龙拿下来,就必须要布置一番,否则的话,根本没有可能将此人拿下。”

    “不过被这人盯着,万一此人图谋不轨的话,那咱们岂不是就危险了吗?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那你以为如何?咱们现在停下脚步,将这人揪出来?然后拼个你死我活?”

    “师兄以为不妥吗?”

    “自然不妥,咱们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浪费这人身上,只要这人没有主动现身,我们根本没有必要为了他停下脚步。”

    顿了顿,男子又接着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上官金龙,我天道宗的人搜寻了这人几十年时间也没有下落,如今既然发现了此人的存在,就不能再让此人从我们手里逃脱,师弟你不知道,当年因为这家伙从我们手中逃走,多少宗门因此轻视我们天道宗,虽然事情过去了几十年,这些轻视我们的人也知道了天道宗的厉害,但是,为了挽回声誉,宗门一直没有解除对此人的追杀,若是咱们这次能够摆平上官金龙,我告诉你,就算太昊长老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五级驱魔师境界,也绝对不敢再找我们的麻烦。”

    “师兄说的话当真?”

    “难道我还会和你们胡说八道不成?我可以拿脖子上的人头跟你们保证,只要我们拿下上官金龙,将来在门派里的地位绝对是一般弟子无法想象的。”

    说到这里,男子的脸上出现一丝冷笑,接着说道:“当年上官在中原大地犯案累累,制造了无数血案,虽然他的行为让正道驱魔师不齿,但是,你要知道,正道驱魔师之所以联起手来对付此人,不是因为此人杀了多少人,而是因为这家伙的身份!”

    “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天道宗并非是为了维护公义才拿出一枚长生丹作为悬赏?”

    “公义?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师弟啊,你怎么这么天真,咱们是驱魔师!咱们混的是修炼界!公义在修炼界只象征了一件事,那就是天真,自古以来,很多刚刚进入修炼界的菜鸟都喜欢谈论公义,然而事实上,修炼界根本就不存在公义,所谓公义,只不过是那些宗门长老用来洗脑的一种托词,如果谁信了,最后连怎么死的不知道。”

    这番话,让男子苦笑着沉默了下来。

    他的师兄说不错,修炼界不存在正能量,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世俗界之中对人吃人的现象可能感触还不是很深,因为普通人的力量太浅薄,就算再厉害的高手,也总有能够压制住他的东西,但修炼界,驱魔师拥有凡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力量,凡人可能会被各种法律约束,但在驱魔师眼中,法律根本就是摆设,在这个世界,最终讲求的还是拳头大小的问题。

    因为这种暴力文化的形成,导致了修炼界中的驱魔师总是喜欢以力服人,什么以德服人?在大多数驱魔师看来,那简直是狗屁,一巴掌就能解决的问题,何必要苦口婆心的规劝?如果规劝有作用的话,那劳改就是让人往生西天的捷径。

    毕竟劳改的程度比规劝还要深,规劝既然有用,那劳改的影响力自然也就更加深刻。

    同时,也是因为这种暴力文化的原因,在驱魔师世界,讲究道德的驱魔师也越来越少,大家都喜欢直接而有效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尊严和地位,根本不愿意使用这种阴柔而见效奇慢的方式,所以,逐渐的,各种正能量也在修炼界慢慢消失,被各种各样的猛人赶尽杀绝。

    当年,上官金龙在中原大地上杀了不少人,但一开始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想过要出手拿下此人,最后,因为探查到此人是归墟派的弟子,而归墟派当时又传出已经分裂的消息,收藏在归墟派里的各种宝物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

    中原驱魔师知道这个秘密之后,立刻便怀疑这些宝物是被眼前那上官金龙偷走了,所以,为了得到归墟派的宝物,确切是说是为了抢走上官金龙手里的宝物,这些驱魔师才组成联盟,更是由天道宗带头,开出了一枚长生丹的悬赏。

    如果不是因为上官金龙出身归墟派,哪怕他杀人放火,只要没有伤害到天下宗门的利益,那这些宗门根本就不会过问,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其去降服这个混世魔王,不妨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一点,只要自己的修为能提升上去,哪管你是上官金龙还是上官银龙,也根本不会管你到底杀了多少人,甚至也更不会管你杀的这些人之中有没有人自己的族人。

    这就是现实,这便是修炼界之中让人遍体生寒的常态。

    作为天道宗的弟子,同时因为参加过当年对上官金龙的狩猎,所以男子非常清楚,天下驱魔师宗门之所以出手,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狗屁道义,而是另有玄机。

    当然,这些秘密他当然不会随便散播出去,毕竟这属于修炼界的丑闻,若是让凡夫俗子知道了,将来必然会嘲笑天下驱魔师,届时,被影响的就不仅仅只是天道宗的声誉,连整个天下的驱魔师,也要深受影响。

    “反正我告诉你,追杀上官金龙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你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你若是简单的相信这一切都是因为道义各大宗门才出手的话,你将来可能还要吃不少大亏,相信我,师兄是不会害你的。”最后,男子笑了笑,盯着身边的师弟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