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7章 剑气分流
    说实话,若不是看过了这女子给自己剑术,薛少白根本不可能知道,原来剑气是可以分流的。

    所谓剑气分流,便是将一道完整的剑气切割开,在保证剑气不会崩溃的情况下,用手中已经被分割的剑气来攻击自己的对手。

    一般情况下,很少有剑修驱魔师可以做到这一点,盖因那剑气说白了,乃是剑招的一种余力,剑招在施展的时候,会产生出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在高级剑修的手中不会马上溃散,而是会残留在剑身上,而剑气便是将这股力量被打出去的姿态。

    薛少白虽然从来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剑术,但对真气的把握绝对可以说是中原大地上凤毛麟角的存在,而对真气的控制能做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对剑气的控制自然也能做到得心应手的程度。

    不过,看了那青衣女自传给自己的剑术之后,薛少白才知道自己是何等的肤浅,在以前,她根本不会想到,剑气居然可以进行分流,若是早知道这一点的话,那薛少白之前怎么可能将自己手里的杀气全部打出去?

    而且,这剑气若是分流成功的话,还能爆发出远超原始剑气的威力,如今在抗衡男子的时候,薛少白唯一欠缺的便是攻击力,若是能够提高自己剑气威力,对付眼前男子的时候,自然也要轻松很多。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眼中闪过一丝意动,暗道:“这道剑招虽然只是初级剑术,但是,其中蕴含的道理对我的提升远超这初级剑术的范围,若是我能细致将其研究一道的话,我的剑术必然可以提升到难以想像的地步。”

    说实话,若是以薛少白的天赋,细致的将手中的剑术研究一番的话,必然会有所收获,但是,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做这件事,毕竟那男子还虎视眈眈的一旁,若是自己现在放下一切去研究剑术的话,最后只怕连怎么死在男子手中的也不知道。

    是以,薛少白很清楚,自己现在绝对没有时间去研究这道剑术。

    不过,就算没有细致研究,在初步将那剑术涉猎一番之后,薛少白对于剑术的施展心得多少也有一点提升,是以,看到面前的男子,薛少白突然笑了笑,说道:“想不到我们的战斗居然会持续这么久的时间,原本在我看来,我们的战斗只怕分分钟就可以结束,谁能知道,如今持续了这么久的时间,也仍然没有结束。”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一只蚂蚁,谁知道你这只蚂蚁的破坏力远超我的想象,居然可以和我抗衡如此之久的时间,简直就让我不敢相信。”男子一脸感概的说道。

    “所以说,你之前认为可以轻松干掉我,这一点,是根本不现实的事情,若是你真能轻松干掉我,也就不会让战斗持续到现在了。”薛少白脸色平静的说道。

    听到这话,男子的眼中划过一丝杀机,那薛少白这么说,简直就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不错,自己根本就没有秒杀此人,不过,无论是否能秒杀此人,但起码到现在,自己也是在实力上完全压制此人,如此一来,此人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说出这番话?

    莫非就是因为自己没有秒杀此人,所以此人敢在自己面前如此狂妄?若是这个原因的话,男子不介意将自己全部手段都施展出来,如此一来,想要秒杀那薛少白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然,对于之前没有点燃真气的薛少白来说,男子若是将自己全部实力都施展出来的话,要秒杀男子并非没有可能,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薛少白已经点燃了体内真气,实力提升到一个完全让自己没有想到的境界,而此人既然实力已经提升到了如此境地,自己想要轻松干掉此人,简直就没有丝毫机会,这一点,男子不可能看出来。

    而男子也正是因为看出了这一点,所以直到现在也没有将自己最恐怖的手段施展出来,毕竟薛少白现在已经点燃了真气,现在即便将最可怕的手段施展出来,也未必就可以干掉薛少白,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疯狂施展的话,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是以,沉吟片刻之后,那男子在薛少白出手的时候,才会稍稍有所收敛,否则的话,之前怎么可能只是打出一道火焰攻击薛少白,且施展体术的情况下,也并未全力以赴。

    说实话,若是男子全力以赴的话,就算不能直接秒杀薛少白,但想要这家伙在自己手里吃亏,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虽然男子可以让薛少白在自己手里吃亏,但想要直接秒杀此人,显然没有丝毫可能,是以,男子在稍稍冷静之后,并没有直接选择施展出自己全部的真气,很是明显的在薛少白面前留了一手。

    闲话少叙,却说此时的薛少白在得到了青衣女子传来自己的剑术之后,粗略的将这剑术看了一道,发现自己之前其实有很多地方的剑招都有瑕疵,和一个真正的剑术大家比起来,根本就没有丝毫可比性。

    而既然在发现了自己剑术上的瑕疵之后,薛少白自然不会再重蹈覆辙,免得自己最后修炼了半天,剑术有没有丝毫提升。

    “想不到剑气居然可以分流,这女人的剑术实在是让我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嘿嘿,若是我的剑气能够分流的话,也不知道能不能干掉眼前男子,嗯,以我的剑术来说,若是能够将其分流,要干掉眼前男子,只怕不会有任何问题。”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

    那封雪剑之中的剑术在薛少白看来只是最普通的剑术,就算是刚刚接触剑修修炼的存在,想要掌握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正是因为那剑术看起来很是普通,所以想要将剑术提升上去,便很是困难。

    自古以来便是由浅入深困难,正是因为门槛太低,所以想要得到巨大的成就才会变得很是困难,这是古往今来不变的道理。

    是以,在认识到手中这道剑术的不凡之后,薛少白也收起了自己的好胜和自得的心理,气质也再度变得谦卑起来,暗道,自己在剑术上的造诣实在是肤浅,若是早知道这点的话,我的剑术绝对不会仅仅只是初级驱魔师的范围,只怕现在已经突破到了二级驱魔师的境界,毕竟我修炼的乃是杀生道,这等恐怖的驱魔术在我手中,竟然也没有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实在是让人失望。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对剑术的基础有了泛了解,将来等到自己在剑术上取得成就之后,想要将剑术再提升上去,也并非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眼中多出了一丝自信,暗道:“若是自己的剑术能够成就的话,想必中原大地上的人,有资格做我对手的人,简直就可以说是乏善可陈,毕竟我修炼的是杀生道,以杀生道的威力,若是将其发挥到极致的话,什么人是我的对手?”

    当然,这一切也是薛少白的猜测而已,如今在剑术造诣上还仅仅只是菜鸟级别的他,若是想要成长到让中原大地所有驱魔师都敬畏的地步,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会成功。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心情也难免会有一些失望,而且,现在最关键的是从男子手中逃出去,若是无法从眼前男子手中逃出去的话,那将来也根本不可能让自己的剑术有丝毫成就。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的目光微微闪烁之中,眼底划过了一丝狠辣,暗道,妈的,这家伙简直就让人心烦,今天若是我能从此人手中逃出去,将来不管天涯海角,我也要让此人尝尝被人追杀是什么滋味。

    而后,薛少白眨了眨眼睛,流动在眼前的剑招画面便渐渐消失,将所有剑招都铭记到心里之后,薛少白再次扑向了男子,手腕一抖,又是一道剑气从剑身上迸射出去。

    “嘿,小子,你是不长记性吗?难道你忘了你的剑气是怎么被我震散的?你现在居然还敢施展你自己的剑气,简直就是找死,若是我被你的剑气伤到的话,你小子今日就算从我手中逃走,我也不会再有一点不甘。”男子冷笑着说道。

    薛少白冷哼了一声,说道:“老家伙不要太狂妄,小心长江前浪推后浪,你修为是高深,但是,在我眼里,你也不过只是一个废物而已,若是你真的有本事的话,早就已经离开杀降坑,现在外面是天道宗说了算,你那么狂妄,怎么不敢和天道宗的人抗衡?哼,不就是怕死吗?欺软怕硬,遇到真正的高手之后,却连在对方面前狂妄的胆子也没有,你这种人渣,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装蒜?”

    这番话简直就不给男子任何面子,不管怎么说,男子的修为也远超薛少白,薛少白对男子也应当有起码的尊重,但是,很明显,现在的薛少白根本没有将男子放在眼里。

    虽然之前薛少白也没有将男子放在眼里,但是那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的轻视而已,如今这种*裸的轻视,怎么可能让男子受得了?

    是以,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脸色当场便是一黑,冷哼一声,说道:“小子,现在终于说出实话了,居然连我也不放在眼里,简直就是找死,也罢,之前本来还想给你一个痛快,但是现在看来,一定要慢慢折磨你,否则的话,难消我心头之恨。”

    “只怕虽然有这种野心,却根本无法实现。”薛少白微笑着说道。

    嘲讽,简直就是嘲讽!

    看到薛少白这种脸色,男子眼中立刻便弥漫起了杀机。

    然而,就在那男子催动真气,打算动手的时候,却听到薛少白手中杀生刃突然发出一声嗡鸣,而后,便看到杀生刃之中迸射出一道红芒,嗡的一声,红芒飞出,速度快到了极致,在男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那红芒便已经钻进了男子的身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