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6章 封雪剑
    同时,也是因为女子不想死在男子手中,看到此时的薛少白露出疲惫的状态,甚至连杀气都被男子摧毁的情况下,心中自然也开始担心起薛少白的安危。

    而她之所以担心薛少白的安危自然不是因为女人对薛少白关心,不过只是出于自身的角度,因为担心薛少白死后自己一个人无力抵挡面前男子,所以才会担心这薛少白发生意外,不然的话,这女人怎么可能担心薛少白的生死?

    这一点,其实薛少白也非常清楚,他知道,与其说这女人是在关心自己,不如说这女人是在关心她自己,毕竟只有自己在抵挡住了眼前男子的情况下,这女人才会有机会活命,否则的话,这女人便要和自己一起陪葬。

    而此时的薛少白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出来,这女人绝对不愿意和自己一起陪葬,在此女根本不愿意和自己一起陪葬的情况下,自然也会相应的关心一下自己的生死,免得自己死在面前男子的手里,那样一来,单凭女子一人又怎么可能是眼前男子的对手。

    “传送符马上就可以催动,你现在还能不能坚持?”女人问道。

    “还行,一时半刻这家伙还杀不了我。”薛少白说道。

    女人点点头,不置可否。

    实际上,若是此时薛少白告诉那女人自己已经无法坚持的话,这女人必然会想也不想的出手,毕竟她现在和薛少白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她可不想被薛少白连累,是以,若是薛少白承认自己不是男子对手的话,这女人就算还要催动传送符,也必然会出手和男子抗衡一下,免得直接被男子秒杀。

    若是此时自己被男子秒杀的话,就算可以催动传送符对女人来说也根本没有意义。

    不过,那女人虽然听到薛少白口口声声的说自己还能在男子手中坚持,但是,看到薛少白苍白的脸色却根本不认为这家伙是男子的对手,沉吟片刻,便看到女子目光一动,说道:“如今你体内还有几成真气?”

    “大概只有不到四成的真气了。”薛少白用真气说道。

    真气的消耗其实远远超出了薛少白的预料,之前在驾驭那五成杀气的时候,薛少白以为根本不会消耗多少真气,但是,等到他真正催动真气之后才发现,想要驾驭这五成杀气,起码要自己六成以上的真气。

    如今自己五成杀气已经被男子打出来的黑光震散,剩下的真气也无法再驾驭剩下的五成杀气,在这种情况下,自己面对这男子的时候,难免也会有一点提心吊胆,毕竟若是自己无法驾驭体内杀气的话,想要和眼前男子抗衡,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包括这男子其实也是心知肚明,看到那薛少白在驾驭起体内杀气之后,真气便突然变得枯竭,满打满算,这家伙体内现在也只有不到四成的真气,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对薛少白的把握自然也就更大了一点。

    对他来说,薛少白最大的威胁反而不是真灵气,盖因这家伙现在根本就无法驾驭真灵气,既然无法驾驭,也必然不可能威胁到男子。

    但是,薛少白的体内除了真灵气的存在之外,还有那杀气的存在,对男子来说,这杀气才是最关键的一种力量,也是唯一一种能够威胁到男子的力量。

    在薛少白体内杀气没有消耗干净之前,男子自然对此人多少会有一点提防,不过,看到此人在驾驭杀气之后,真气消耗的如此严重,剩下的真气已经不足以再驾驭之前那么多的杀气之后,男子的脸色也好看了一点。

    而此时的女子虽然不知道薛少白体内真气的具体情况,但见识到了后者面色之后也知道,薛少白体内的真气肯定所剩无几,否则的话,此人的脸色不会苍白到如此可怕的境地。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手腕一抖,一道真气直接从其手心里绽放出去。

    那真气绽放出来之后,绕着薛少白的身体滴溜溜一转,随后,薛少白眼前一动,一幅幅画面便突然出现在了眼前。

    “剑招?”薛少白微惊。

    薛少白根本不可能想到,那女人打出来的真气之中,竟然蕴含了一道剑术功法!

    在刚刚收到这道功法的时候,薛少白大致看了一下,简单可以看出,这是一道剑术功法,他怎么可能想到,那女人和自己根本就没有师门关系,却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传授自己剑术的修炼功法!

    这是什么意思?这女人难道还能将自己宗门的驱魔师传给我不成?这样做,是否违反了这女人的宗门规矩?薛少白满心疑惑的想到。

    他知道,其实很多宗门都有敝帚自珍的毛病,向来不喜欢将自己宗门博大精深的驱魔术分享出去,甚至,越是高深的驱魔术,这些宗门越是媳的厉害,就算是宗门弟子,想要修炼这些驱魔术,也必须要得到宗门的考核和认同,经历重重难关,尝试各种幸苦的试炼之后,方才有资格修炼这些宗门高深的驱魔术。

    薛少白也正是因为看穿了这些宗门吝啬的毛病,所以向来也不喜欢加入宗门,免得被这些宗门约束,成为一个永远也只能在宗门之中打转的驱魔师。

    一直以来,这片天地间,但凡有所成就的驱魔师,往往不是来源于宗门,大多数都是自己辛辛苦苦独自一人修炼,在修炼取得成就之后,这些驱魔师才会开始在世间行走,弘扬自己掌握的驱魔术。

    如今那女人无缘无故将一套驱魔术传授给,这一点,实在让薛少白不敢相信,此女传授自己驱魔术到底是什么用意?莫非是因为这女人想要自己修炼这套驱魔师?

    薛少白虽然从未修炼过剑招,但是,依稀也嫩看出,女人传授给自己的这一套剑招是不完整的,其中多少还有一些瑕疵,甚至薛少白可以明显的看出,这剑招是只有上半部分的驱魔术,而下半部分的剑招,这里面根本就没有。

    看到这一点,薛少白也怀疑起了女子的用意,不知道那女人怎么会只传授半道剑招给自己,难道这女人故意将半道剑招传授给自己,是为了让自己修炼这道剑招之后抵挡面前的男子?

    说实话,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而且还非常大,那男子的实力薛少白和女子都有目共睹,这两人现在肯定已经知道,单凭薛少白一个人的力量,想要抵挡眼前男子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而一旁的女子为了催动传送符,又根本不可能来帮薛少白分担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女人传授薛少白一套剑招,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这女人传授给自己的居然是一套半成品剑招,这一点,难免让薛少白觉得有些蕴含,也猜测这女人多半是因为不相信自己,所以才没有将完整剑招传授给自己,否则的话,若是传授一套完整的剑招给自己,自己如今将其修炼出来,未必就不是眼前男子的对手。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目光微微有些闪烁,盯着眼前的男子,暗道:“不过,这剑招虽然只是半成品,但总好过没有,从表面来看,这剑术的威力倒是不错,我若是可以融会贯通的话,不说横扫眼前男子,但要抗衡眼前男子,不会有任何问题。”

    随后,薛少白的目光落到了女人身上,接着说道:“这是什么剑术?”

    “封雪剑。”女子简单的说道:“这封雪剑是我以前在一个交易所看到的,花了一点灵石将其买到了手中,因为我并非剑修驱魔师,所以这封雪剑也一直也没有修炼过。”

    “你买的时候,便只有半道了吗?”薛少白皱眉,本以为这剑招乃是女子宗门里的剑术,谁知道居然是此女从江湖上买的,难怪只有半道,应当是那女人在买这剑术的时候,这剑术便只剩了半道。

    “不错。”女子点头,说道:“这套剑招我已经买了好多年,都快忘了我有这么一套剑招了,如今若不是因为看到你是修炼剑术额度驱魔师,我想我可能一辈子也想不起自己手里有这么一套剑术了。”

    顿了顿,女子又接着说道:“这封雪剑实际上只是初级剑术而已,谈不上博大精深,但是威力却很是可怕,乃是初级剑术之中威力最顶尖的几种剑术,若不是因为残缺不全的话,我想也不会落到我的手里,只怕早就已经不知道被哪个宗门收藏起来了。”

    薛少白点点头,听到这女人的解释,才知道那剑招之所以不完整的来龙去脉。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剑招的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多曲折的故事,而他之前在初次接触那剑招的时候,本以为这剑招的威力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然而,等到他此时听到女子的解释才知道,自己原来误会了那剑招的威力,这剑招的威力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不过只是区区初级剑术而已。

    当然,尽管只是初级剑术,对薛少白来说,也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毕竟薛少白如今根本就没有修炼过剑术,在看过了这一道剑招之后,方才知道,自己如今的出手方式,简直就是剑术方面的门外汉,若是一个真正修炼有成的剑术高手看到自己现在的手段的话,只怕会立刻笑出声来。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神色也专注了起来。

    这剑术虽然只是那女人匆忙之间交给自己的东西,薛少白现在在有男子虎视眈眈的情况下,也根本无法细致的研究手中的剑术,但是,反正这剑术已经落到了自己手里,自己若是研究一下这剑术,也起码可以从这剑术之中得到一些收获。

    到时候,就算自己没有掌握封雪剑,但对于剑术的应用,也绝对不会再像现在这么滑稽。

    “想不到剑气居然还可以分流,这封雪剑居然可以将一道剑气分流成七份,嘿,若是能将我用杀生道凝聚出来的剑气分流成七份的话,就算是二级驱魔师,我也可以一个照面就将其秒杀。”薛少白满脸都是诧异的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