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5章 黑光
    之前在中原大地上,虽然见识了几个掌握了剑意的剑修,但是,这些剑修无一例外全都是已经活了一大半年级的人,之所以可以突破到掌握剑意的境界,完全是因为自己多年来的苦修,但是,薛少白这么年轻,苦修多年这种事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现实。

    是以,此人想要掌握剑意,唯一的办法就是依靠自己领悟!

    但是,若是没有名师指点,单纯靠自己来领悟的话,无数人只怕一辈子也根本无法领悟出一道剑意,在这种情况下,如今已经领悟出了剑意的薛少白其天赋简直就让人觉得不敢相信。

    想到这里,男子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动容,暗道,也难得这家伙是个天才,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竟然就已经将剑术修炼到如此出类拔萃的境界,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嘿嘿,可惜,这家伙尽管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但说到底,和我比起来也是有不小差距,若是此人可以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三级驱魔师或者四级驱魔师的境界,单凭此人掌握的剑术,想要干掉我,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非常遗憾的是,此人仅仅也只是初级驱魔师而已,一个初级驱魔师,拿什么来和我抗衡?”男子冷笑着说道,实在是没有将薛少白的剑术放在眼里。

    实际上,薛少白也知道,如今要让男子将自己的剑术放在眼里,除非是自己一剑斩出之后可以直接干掉眼前的男子,不然的话,想要此人将自己的剑术放在眼里,可能性微乎其微。

    虽然这家伙表面看起来好像很敬畏自己的剑术,但薛少白心里知道,这不过只是此人表面的一种姿态而已,以他的修为和气量,绝对不可能对自己另眼相看。

    因为这一点,薛少白的脸色也变得难堪起来,暗道:“这家伙虽然表面看起来好像很推崇我的剑术,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将我的剑术放在眼里,若是现在我大意的话,甚至沾沾自喜的话,说不定直接便要被这家伙秒杀。”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立刻冷静下来,目光微动,再次落到了男子撑开的光幕上。

    此时,那薛少白之前斩出的一剑早就已经接近了男子撑开的光幕,只听轰的一声,剑光直接斩在光罩上,光罩巨震,一阵刺耳的嗡鸣响起,乃是那光罩被薛少白的剑光攻击,突然爆发出来的一种声音。

    与此同时,可怕的一幕出现在了男子的视线里。

    本来,以男子的修为,撑开的光幕尽管只是在匆忙之间,但是,以他的修为,即便是匆忙撑开的光幕,薛少白想要破开,也绝对没有可能,毕竟后者乃是初级驱魔师,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想要破开一个四级驱魔师撑开的光罩,简直就没有丝毫可能性。

    但是,此时薛少白的剑光落到了男子的光罩上之后,嗡鸣声大作的时候,却听到那光罩发出咔咔咔的声音,而后,便看到光罩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在男子惊疑不定的眼神中,那光罩便直接崩溃,被薛少白的剑光直接斩开!

    这一幕,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

    以薛少白的修为,竟然斩开了男子撑开的光罩!

    要知道,那薛少白和男子是有整整三个境界的差距!而且,这还不是小境界上的差距,乃是大境界上的差距!薛少白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而男子已经四级驱魔师的境界!

    按照常理来说,以男子的修为,要碾压薛少白简直就易如反掌,遗憾的是,虽然那男子的修为远超薛少白,但直到现在,前者也没有碾压薛少白,这一点,便已经非常清除的证明,薛少白的修为和实力,远在那男子的想象之上。

    而且,最可怕的是,此人居然破开了自己认为他根本就无法撼动的光罩,若说什么最让男子惊讶,肯定是此时薛少白的剑光。

    “奶奶的,这家伙的天赋简直可怕,不过就是区区初级驱魔师而已,一个初级驱魔师,竟然就可以撼动我的光罩,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若是让此人继续成长下来,我还有翻身的机会吗?一旦此人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三级驱魔师的境界的话,就算和我相差一个境界,此人想要干掉我,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如此说来,如今我若是放过此人的话,将来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男子暗暗沉吟。

    想到这里,男子的目光也变得闪烁起来,看到自己的光罩已经被薛少白破开,心中震动的同时,体内的真气也疯狂震动了起来。

    只听嗡的一声,男子身体倒退的同时,一道黑光突然从他体内迸射而出。

    那黑光也不知道究竟是由什么东西凝练出来的,在迸射出来的瞬间,黑逛便朝薛少白横扫过去,而此时薛少白斩出的剑光虽然已经破开了光罩,但余力未消,阵阵杀机回荡在剑气之中,看到黑光出现,剑气没有丝毫停滞,直接便狠狠的斩向了黑光。

    轰!

    一声巨响突然出现,那剑气没有任何意外,直接便和黑光碰撞到了一起,一阵刺耳的嗡鸣回荡出来之后,便看到那之前将男子光罩破开的剑光在那黑光面前,竟然没有丝毫优势,被黑光狠狠一轰,便在男子身前直接崩溃。

    “这黑光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居然可以直接轰散我的剑气,要知道,我的剑气如今可是连这家伙的光罩都能破开,竟然反过来还要被这家伙的剑气撼动,这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薛少白沉吟道。

    那黑光的出现完全出乎了薛少白的预料,他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男子竟然还有这种手段,一道黑光便摧毁了自己的剑气。

    要知道,自己的剑气乃是正儿八经的杀生道剑气,其中蕴含了自己五成杀气,若是对付一个三级驱魔师的话,即便不能当场斩杀对方,也起码可以让对手喝上一壶,但是,眼前这男子在面对自己体内五成杀气的时候,却根本屁事没有。

    这一点,实在让薛少白不敢相信。

    “为了破开此人的光罩,我用了整整五成杀气,如今体内只剩下了五成左右的杀气,若是将这部分杀气也用光了,到时候男子要是施展什么杀招,我拿什么去抵挡?那我的头去抵挡吗?”薛少白一脸难堪的想到。

    本来在薛少白的算计之中,自己这五成左右的杀气虽然不能干掉男子,但起码可以让男子喝上一壶,但是,谁知道自己即便是催动了体内五成左右的杀气,却仍旧不能干掉眼前男子,这一点,实在让薛少白感到惊讶和意外,他也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杀气在男子面前竟然没有收到丝毫效果。

    而且,在这五成杀气消耗之后,自己的自保能力也直线下降,在这种情况下,若是眼前男子动用什么杀招的话,自己根本就无法招架,在此人杀招面前,自己只能束手就擒被此人直接干掉。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实在无法想象,若是这男子一会儿全力出手的话,自己要怎么去抵挡此人。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目光便情不自禁的落到了女子身上。

    这女人是他现在从男子手中逃走的唯一希望,只要这女人可以催动自己手里的传送符,那薛少白便完全可以不用理会眼前男子,直接就可以利用和女人手里的传送符逃走。

    如此一来,自己也根本不用担心要用什么去抵挡男子的杀招。

    不过,那女人之前口口声声说要半炷香的时间才能催动手里的传送符,如今已经过去了大概半刻钟的时间,距离半炷香的时间也马上就要到了,在这种情况下,却根本没有看到女人将手里的传送符催动,如此一来,薛少白自然也就担心起了这女人若是无法催动手里的传送符的话,该怎么办?

    难道自己真要死在这里?死在这男子的手中?若是自己当真要死在这男子手中的话,以薛少白的秉性,绝对不会甘心,即便是死了也肯定是化作厉鬼。

    想到自己之前和厉鬼乃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如今死后却要变成自己当年对付的一种存在之后,薛少白的心情难免便有几分复杂。

    当然,虽然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死在那男子的手中,但是,没有到最后关头,以薛少白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随便放弃,毕竟事情若是没有到最后的话,任何可能都有可能出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又何必担心自己不是男子的对手,给自己增加心理上的负担?

    “女人,你的传送符要什么时候才能好?”薛少白目光突然一闪,收起了自己的沉吟,真气一卷,开始留意起了身后的女人。

    “你坚持不下去了吗?”女人眉头微皱,显然一时间还不能将传送符催动,否则的话,根本不用薛少白追问,这女人现在已经将手里的传送符催动。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薛少白的生死和这个女人也有很大关系,若是薛少白在这男子的手中发生什么意外的话,到时候,女人也势必要被连累,毕竟这女人如今已经和薛少白联手,在薛少白被干掉的情况下,眼前这男子又怎么可能放过眼前的女子?

    是以,女子心里很是清楚,此时的薛少白不能有任何意外,即便此人根本不是男子的对手,也起码要坚持半炷香的时间,不然的话,最后只怕连自己也要死在那男子的手中,这一点,显然是女子不愿意接受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