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0章 打赌
    “六道?!”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面色当场大变,满脸都是震惊之色。

    要知道,那颠倒阵乃是男子秘密布置出来的阵法,虽然之前薛少白看到了男子抛出羽毛,但是,区区羽毛根本就不可能窥伺到整个阵法残缺的地方。

    这一点,男子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然而,此时薛少白的表现却完全颠覆了男子之前的判断,他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的薛少白竟然可以通过初级驱魔师的修为看到整个阵法残缺的地方。

    如今那设置阵法的羽毛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在这种情况下,除非是修为接近自己的驱魔师,不然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洞悉到这阵法的任何秘密。

    此时不论是薛少白还是这家伙身边的女人都根本没有自己的修为高深,在男子看来,不过就是废物而已,区区两个废物,竟然可以发现这颠倒阵的秘密,这一点,怎么可能让男子不惊讶?

    “好小子,居然还能看穿我这阵法残缺的地方,想必能看穿整个阵法残缺的人不是你,而是你身边的女人吧?”男子目光闪烁,直接落到了青衣女子的身上。

    薛少白没有说话,虽然沉默,但这种反应已经回答了男子,等于是默认了男子的猜测。

    是以,猜到了薛少白看穿了阵法的原因之后,男子的目光里也出现了一丝冷漠,说道:“想不到一个三级驱魔师也能看到我这阵法的瑕疵,不错,看来你这女人也研究过阵法之道,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看穿这阵法有秘密的。”

    说实话,男子的猜测实际上**不离十,那青衣女子在宗门之中的确是研究过阵法之道,不过,她的水平还非常肤浅,根本就无法和男子媲美,若是让她来布置一道阵法的话,这女人只怕要墨迹半天的时间,想要如男子这般在短时间内便将阵法布置出来,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虽然青衣女子可以轻松看穿这阵法的玄机,但想要将这阵法破开,却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其实此时的男子多少也有一些猜测,深知这女人既然已经看穿了这阵法残缺的地方,若是亲自动手的话,分分钟就可以将自己的阵法毁去,但是,这女人却一直也没有动手,这一点要么是说明女子根本就没有实力破坏这阵法,要么便意味着女子根本就没有看出这阵法的玄机。

    当然,以男子的判断来看,这女人肯定不是因为没有看穿阵法的玄机,所以才没有动手,若是这女人没有看穿这阵法玄机的话,也就不会说出这阵法秘密了。

    想到这里,男子的目光里便出现了一丝意动的神色,说道:“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一个同样是研究阵法的驱魔师,很好,既然此地有同样修炼阵法的驱魔师,那我们便切磋一下,若是你能破开我这五行颠倒阵的话,你们两人,立刻就可以离开,杀降坑之中,我也绝对不会再威胁你们。”

    顿了顿,男子又接着说道:“但是,若是你们没有破开我这阵法的话,嘿嘿,到时候,无论真灵气还是那小子手里的小剑,统统都要交给我,怎么样,你们两人敢赌吗?”

    这番话,让薛少白的脸色稍稍难看了几分。

    说实话,薛少白并非是一个害怕和人打赌的人,但是,男子现在的赌注,却等于是一本万利,不会有任何损失的赌注,一旦赢了,他可以得到薛少白手中的真灵气和小剑,但是,若是输了的话,却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既然看穿了男子的诡计,又怎么可能还会和男子合作,让男子白白从给自己手中得到真灵气和小剑?

    不过,薛少白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扭转,毕竟在男子的眼中,自己根本就无关紧要,薛少白绝对不会相信男子会因为自己改变初衷。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笑了笑,说道:“你的如意算盘打的还真好,什么也不用付出就想得到我手中的真灵气和小剑,若是真灵气和小剑如此轻松就被你得到的话,我有怎么可能在江湖上混下去?”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讲真灵气和小剑交给我了?”男子目光闪烁,问道。

    薛少白点点头,说道:“这是当然,除非你能真正的干掉我,否则的话,想要得到我手中的真灵气和小剑没有丝毫可能。”

    男子冷哼一声,说道:“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既然你不肯将真灵气和小剑规规矩矩交给我,那我也就只有送你去见阎王爷了!”

    薛少白说道:“如今我已经看穿了你这颠倒阵的瑕疵,既然你的颠倒阵存在瑕疵,难道你以为我会被你的颠倒阵困住吗?若是我从这颠倒阵之中出去,到时候,你还怎么对付我?”

    “嘿嘿,如此说来,你小子貌似很有自信嫩破开我的颠倒阵了是不是?”男子目光闪烁的问道。

    薛少白点点头,说道:“若是连你的颠倒阵也摆不平的话,我又有什么资格在江湖上混下去?我薛少白修炼至今,碰到的高手不计其数,你也不过只是这些高手中的其中之一而已。”

    男子沉默。

    不得不说,薛少白这番话也确实是太狂妄了一些,简直就没有将眼前的男子放在眼里,后者毕竟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其修为要远远超出薛少白,然而,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也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从这点来说,薛少白也太过狂妄了一点。、

    当然,男子多少也理解那薛少白何以会如此狂妄,毕竟若是自己有薛少白这等修为的话,肯定会和这家伙一样狂妄,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便能抗衡一个四级驱魔师,这等修为,远不是一般驱魔师可以想象的。

    纵观天下,貌似有无数的天才,但在男子看来,这些天才都不过绣花枕头而已,真正能给男子造成压力的,居然仅仅只有面前这个初级驱魔师。

    说实话,男子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多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薛少白的修为若是远远超出自己的话,被此人压制,在男子看来自然可以接受,但是,此时的薛少白,修为远远低于自己,在此人修为远远不及自己的情况下,自己居然也要被此人压制,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若说男子心中没有丝毫恼怒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尤其是这家伙现在居然打算利用手中的传送符从自己面前逃走,若是这种事也能那家伙办到的话,男子将来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下去了。

    本来被薛少白压制就已经非常让男子窝火,如今更是要被这家伙压制,在男子看来,这种事情比杀了他还要让男子难受,是以,在看到薛少白打算从自己手中逃之夭夭的时候,男子直接便催动了颠倒阵,将附近的空间直接封印了起来,在空间被封印的情况下,男子相信,就算薛少白手中有传送符,也根本不可能从自己手中逃出去。

    想到这里,男子眼中也出现了一抹自信,暗道:“这家伙毕竟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如今我已经拿出了全部的修为来对付这家伙,说实话,对此人也算是看中了,这件事若是传出去的话,也足以让这家伙自傲了。”

    顿了顿,男子又接着说道:“不过,如今这空间已经被我封印,就算这家伙想要从我手中逃出去,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既然没有人可以从我手中逃出去,又有什么人会知道我现在的经历?”

    想到这里,男子便直接咳嗽一声,收起了念头,微微一笑,盯着眼前的薛少白,冷笑一声,说道:“小子,动手吧,我让你看看,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到底是何等的恐怖。”

    薛少白笑了笑,看得出来,这男子已经按耐不住,目光之中满是自信,自然是因为此人的修为完全超越自己,并且此时还将颠倒阵布置出来的缘故。

    薛少白知道,此人既然布置出颠倒阵,就肯定是不想自己从他手中逃出去,况且,此人的修为还远远超过自己,在已经堵上了自己的退路的情况下,自然不认为自己可以从此人手中逃出去。

    不过,虽然明知道男子想要将自己直接干掉在这里,但薛少白脸上却看不到丝毫担忧。

    之所以会如此,乃是因为那薛少白已经知道了这颠倒阵的破绽,对现在的他来说,要完全破解颠倒阵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要打破这几个破绽,对他而言,却根本不算什么困难。

    是以,在已经知道了五行颠倒阵的破绽的情况下,以薛少白的手段,轻轻松松便可以在这五行颠倒阵上打出一个缺口。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手腕一抖,便听到嗡的一声,杀生刃便已经从丹田之中飞出,直接落到了他的手心里,而后,只见薛少白催动真气,杀气立马便从杀生刃之中激荡出来,如同风暴一般,将薛少白团团环绕,直接将其包裹在了杀气之中。

    看到这一幕,男子的眉头微微一皱,沉吟道:“这家伙莫非真的看出了这颠倒阵的破绽?我这颠倒阵的确有几个破绽,但是,就算有破绽,也不是这小子能抗衡的,难道这家伙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手段?否则的话,此人又怎么可能如此自信,居然敢在我的面前催动真气,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