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4章 又一个天才
    然而,真正让薛少白恐惧的倒不是那化作了齑粉的草木,而是在拳风过后,已经化作了齑粉的草木之上突然又轰的一声燃起了火焰。

    薛少白知道,这肯定是受到了男子体内的地心火焰影响。

    要知道,之前男子已经将地心火焰收回到了体内,在看到薛少白点燃了真气和元气之后,男子知道,若是继续将对地心火焰释放出去,不一定可以干掉薛少白,甚至还有可能被此人抓住破绽,再次从自己手中逃走。

    而若是将地心火焰收回来,便相当于是将这股力量再次掌握到了手中,以男子的修为,配合手中的地心火焰,不说横扫薛少白,但要压制此人乃是没有任何意外的事情。

    而结果也和男子想想的差不多,自己一拳轰出,薛少白便只有躲避的下场,想要自己的拳风抗衡,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现实。

    如今这拳风之中不仅是融合自己体内的真气,甚至还融合了地心火焰在其中,一旦被拳风打中,不仅要受到自己体内真气的攻击,还要被地心火焰焚烧一次。

    地心火焰乃是异火之一,其威力之大根本无法想象,别说薛少白这种初级驱魔师无法抗衡,就算是此人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二级驱魔师的境界,也绝对无法抗衡那地心火焰,否则的话,这地心火焰又怎么可能有资格称之为异火?

    天下异火不多,但每一种异火都绝对是无法想象的力量,以男子的修为,掌握一种异火便已经属于是难能可贵的事情,而一旦掌握一种异火,对其修为的提升绝对是羡煞旁人,以他现在的修为,在掌握了一种异火的情况下,就算是修炼到了四级大圆满境界的驱魔师,男子也有信心和对方抗衡,更何况是薛少白?

    好不夸张的说,只要男子愿意,甚至只需要半道异火,就足以干掉眼前的薛少白。

    当然,半道异火干掉薛少白,那也肯定是建立在薛少白会被异火打中的情况下,若是无法轰击到薛少白,就算是完整的一道异火,也绝对无法威胁到薛少白的存在。

    “小子,你之前不是挺狂的吗?居然扬言要来抗衡我的体术,现在如何,你见识到了我的体术,怎么不来抗衡了?”男子讥笑道。

    作为异火的主人,男子非常清楚,以薛少白的修为根本就无法和异火抗衡,在自己的拳头被异火加持的情况下,除非薛少白能够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三级驱魔师的境界,不然的话,想要抗衡,简直就是在做梦。

    而今,此人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再提升自己的修为,点燃真气,那也只是拖延死在自己手中的时间,而此人一旦死掉,自己便可以得到此人手中的真灵气以及那口可以衍化出真灵气的小剑。

    说实话,就真灵气和小剑的价值,男子肯定更加喜欢薛少白手中的小剑,不然的话,又怎么会如此疯狂的追击薛少白?男子之所以要追击薛少白,就是为了此人手中的小剑。

    这是一口可以衍化真灵气的小剑,简直就是无价之宝,若是自己得到了这口小剑的话,将来用这口小剑衍化出真灵气,将真灵气完全炼化的话,嘿嘿,到时候,就算是天道宗的人倾举宗之力来对付我,我也根本不会将后者放在眼中。

    不过,让男子遗憾的是,薛少白虽然像是愣头青一样的冲上来,但却根本没有选择和自己的拳风抗衡,若是他刚才去硬吃了自己的拳风的话,男子可以保证,薛少白现在也绝对和地面上的那些草木岩石一样,被自己打成了齑粉。

    然而,正是因为薛少白的知难而退让男子很是伤脑筋,虽然这小子冲动,但看起来也并非是一个没有理智的存在,居然还知道后退,既然此人知道后退,那自己想要轻松摆平此人的想法只怕根本就无法实现。

    想到这里,男子的心情难免有几分失望。

    但是,看到薛少白此时就在自己面前,根本就没有从自己手中逃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干掉此人,随时都有机会,一次拳风没有打中此人,那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三次不行,那就四次,四次不行那就无数次,男子可不相信,薛少白能避开自己所有的拳风。

    若是此人真的有本事避开自己所有拳风的话,那就绝对不是简单的初级驱魔师,自己想要轻松摆平此人也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而此时的薛少白根本不可能知道男子的这番念头,看到身后草木岩石都已经变成了齑粉的画面之后,脸色也阴沉到了谷底,暗道:“奶奶的,想不到体术修炼到有成绩之后,居然可以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威力,仅仅只是拳风就可以摧毁房屋大小的岩石,若是被拳头打中的话,不知道这座大山会不会也有开裂的可能。”

    以薛少白的推测,若是男子将自己的真气催动到极致,将自己全部的实力发挥出来,一拳之下,未必就不能将这座大山也轰塌。

    不过,虽然知道男子有这等可怕的实力,但是,站在薛少白的立场是肯定不希望男子将这座大山轰塌,毕竟这座大山要是被轰塌的话,自己又将置身何处?

    “想不到你居然将自己的体术修炼到了这种境地,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而且,你的体术不仅修炼到了如此境界,竟然还能将自己的体术和地心火焰融合到一起施展,不得不说,你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薛少白目光阴沉的说道。

    本来男子的体术就已经让薛少白很是头疼,谁知道这家伙还变本加厉,竟然将体术和自己的异火结合了起来,打出来的拳风之中竟然蕴含了一丝异火威能,单单只是男子的体术就足以让薛少白喝上一壶,更何况是异火?这两股力量一旦结合到了一起,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拿什么来抵挡?

    “嘿嘿,我早就已经提醒过你,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你还不相信,现在如何,总算是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男子冷笑着说道。

    薛少白沉默,实际上,在男子施展自己的体术之前,薛少白并不认为男子的体术有多么可怕,毕竟若是此人体术可怕的话,早就应该施展体术来对付自己,而男子一旦施展自己体术来对付自己的话,自己怎么可能是此人对手?

    但是,让薛少白意外的是,此人根本就没有施展过体术,自从遇到自己之后,便一直在施展各种神通,那个时候,薛少白还以为男子是和自己一样的人,谁知道,这男子不仅神通出色,就算体术,也修炼到了让薛少白望尘莫及的地步。

    而且,最可怕的一点是,此人居然将体术和驱魔术柔和到了一起!

    体术和驱魔术本来是水火不容的两种能力,贸然将两种力量融合到一起,若是没有强大修为进行调和的话,顷刻间便会引起反噬,到时候,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然而,薛少白根本不会想到,眼前男子竟然将这两种力量成功糅合到了一起,使得那体术的威力更上一层楼,不过就是一拳,便让方圆百丈的一切都化作了齑粉。

    若是此人的修为继续提升,甚至提升到了五级驱魔师的境界,薛少白可以保证,中原大地上有能力和男子抗衡的存在,绝对是凤毛麟角。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大有一种后悔点燃自己体内真气的懊恼,若是早知道那男子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如此可怕的境地,薛少白吃饱了才会点燃自己体内的真气。

    如今真气已经点燃的他,根本就没有任何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和男子交手,若是青衣女子能够施展出传送符那还好一点,但是,若是这女人失败的话,那自己今天必然要饮恨在男子手中。

    无奈之中,薛少白只能长叹一声,一脸自嘲的呢喃道:“能将自己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的存在果然不简单,居然能将地心火焰和体术结合起来,这等手段,放眼整个华夏大地只怕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说实话,薛少白也有些感概,自己的运气实在太背,遇到一个要追杀自己的男子,没想到此人的天赋如此之高,其实力之可怕,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若是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将修为提升到这个境界的话,整个华夏,自己也随便可以横着走。

    要知道,有男子这等修为,再加上自己有真灵气在体内,什么人是自己对手?即便没有男子的修为,单单只是自己体内的真灵气,就足够让无数驱魔师头疼,而且,除了真灵气之外,自己还有杀生道的杀气在体内,这三股力量同时存在于自己身体之中,任何一种力量爆发出来,都不是一般驱魔师能够吃得消的。

    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又怎么可能惧怕中原大地上的那些驱魔师?

    遗憾的是,薛少白现在根本就没有如此可怕的修为,真灵气在之前的战斗之中也所剩无几,剩下的唯一一种力量便是杀生道的杀气,奈何现在自己对只能驾驭很少的杀气。

    是以,即便自己有这三种力量在体内,想要将三种力量的优势完全爆发出来,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还根本不可能。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不得不长叹一声,暗道:“妈的,这家伙还真是狗皮膏药,居然跟了我这么远,若是这家伙放过我,让我将此地的怨气全部吸收的话,到时候,放眼天下,又有什么人是我的对手?”

    当然,薛少白也知道,这种情况是根本不可能的实现的,男子在没有得到真灵气之前,肯定不可能随便放过自己,而且,除了真灵气之外,这人还想得到自己手中的杀生刃。

    只要没有得到那杀生刃,想要男子放过自己,简直就是在做梦。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自然也只有无奈的叹息,心说自己怎么运气这么背,居然会碰到一个如此执着的家伙,简直就是晦气!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