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1章 被撼动的地心火焰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在火眼凝聚出来之后,便已经意识到了这火眼有鬼,既然已经意识到了火眼有鬼,想要薛少白继续接近那火眼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若是他此时接近火眼,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可是连一点退路也不存在的。

    如今虽说有青衣女子在自己身边,但这女人忙着催动传送符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帮到陷入了危险的自己?而这女人袖手旁观,自己只要稍微被人制服片刻,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停下身子,并且悄悄催动了体内的真气,顿时之间,体内真气便如薄雾一般扩散出来,环绕在了薛少白身体周围。

    然而,将真气催动之后,古怪的感觉不仅没有从薛少白心中消失,反而更是浓郁。

    而且,最让薛少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己从身体之中打出来的真气,在那火眼面前,竟然有一种将要燃烧起来的迹象,这种情况让薛少白的目光很是难看,他哪里会想到,这火焰竟然可以点燃自己体内的真气?!

    “这是什么眼睛?”薛少白脸色铁青的问道。

    “嘿嘿,小子,很吃惊是不是?有没有发现自己的真气正在这火眼下燃烧?”男子也不会回答薛少白,反而是目光玩味的冷笑了起来。

    以男子的见识,当然知道这火眼是什么来头,而且,这本来就是男子催动出来的神通,若是男子说自己不知道,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男子非常清楚这火眼是什么东西。

    这火眼便是那地心火焰的本源之力凝聚出来的眼睛,实际上,这眼睛不过只是一个异象,真正厉害的也并非是眼睛,而是这眼睛可以爆发出来的力量。

    地心火焰真正棘手的地方不在于那火焰的温度,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这火焰是异火之一,一旦火焰凝聚到一个位置,形成了焦点的话,在焦点之下的一切存在都会被火焰焚烧成灰烬。

    男子之前已经实验过无数次,这火眼的威力其实并不是眼睛本身,而是在于那地心火焰,这地心火焰在凝聚出火眼之后,眼睛很快便会搜寻到要攻击到对象,而后,只要那火眼开始聚焦,任何眼睛焦点下的存在都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的薛少白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这火眼,但是这火眼的表现实在已经出乎了薛少白的预料,他根本不可能想到,这火眼乃是以地心火焰的本源之力凝聚出来的,若是薛少白早就知道这一点,吃饱了才会靠近这火焰,毕竟自己若是被这火焰的视线捕捉到,涌动在体内的真气直接就会被燃烧成虚无。

    对驱魔师来说,显然真气是最重要的力量,失去了真气,也就等于是失去了一切,尤其是此时的薛少白,在面对犹如男子这般棘手的人物的时候,若是没有真气在手中,结果可想而知,可能自己最后想要在男子手里留个全尸也根本没有可能。

    是以,薛少白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能继续靠近男子,必须要尽快撤离,有这火眼在男子身前,一旦自己靠近的太近,被这火眼的视线捕捉到,分分钟就会真气枯竭,到时候,男子不费丝毫力量便可以干掉自己,而自己不惜点燃元气和真气的行为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自己体内的真灵气,到时候对自己来说,也根本没有丝毫意义。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在丝丝盯着那火眼的时候,身子慢慢后退,丝毫也不敢靠近此时的火眼。

    这一幕,也直接让男子瞪大了眼睛。

    之前那薛少白和自己交手的时候,虽然不至于主动来找自己的麻烦,但是,也不见此人退却过,在自己面前,永远是头铁的直接冲上来,说实话,看到薛少白之前的表现,男子多少还有一点满意,毕竟这薛少白冲得越快,死的也越快,自己只要随便抓住此人露出的一个破绽,便能轻松干掉此人。

    但是,此时那薛少白却一反常态,然不再接近自己,反而是慢慢在开始后退!

    男子怎么可能愿意看到薛少白后退?此人若是退了的话,自己又到哪里去找破绽干掉此人?是以,看到薛少白后退,男子的目光立刻便难看起来,根本没有想到,薛少白有朝一日然会在自己面前退缩。

    对男子来说,一个只知道进攻的对手根本不足为惧,高手之间过招,胜负往往只在一招半式之间,攻击的越多,出招也就越多,出招越多,最后破绽也越多,破绽太多,若是被自己的对手抓住,到时候只有饮恨在对手的手下。

    是以,男子非常清楚,驱魔师之间交手,出手越多的人,死的也越快,最后活下来的人,反而是出手更少的人。

    而之前薛少白不停的出手,在男子看来,不过就是找死的行为而已,之前男子本来已经打算抓住薛少白一个破绽,直接将这小子干掉。

    但是,树脂道事与愿违,那薛少白此时竟然会醒悟过来,竟然没有再出手攻击自己,说实话,看到薛少白如此冷静,男子很是不适应。

    不怕天才愣头青,就怕天才耍心机,若是薛少白仗着自己是天才,便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不停攻击自己,男子不仅不会担心,反而还会非常期待。

    然而,此时的薛少白已经证明了自己是天才,而他现在也并没有如之前那样,仗着自己是天才,就随便出手对付自己,此人在这一刻竟然冷静了下来,既然冷静了下来,那自己再想抓住此人的破绽,那简直就是在做梦。

    是以,看到薛少白冷静之后,男子的目光立刻便阴沉了下来,很显然,男子根本就不想看到薛少白在自己面前冷静,对他来说,薛少白冲得越狠,冲得越快,男子会更加满意。

    而这种情况,此时的薛少白自然不可能知道。

    看到男子的目光慢慢阴沉,从男子身体上扩散出来的杀气也渐渐变得浓郁,薛少白的目光也阴沉了几分,暗道:“这家伙打算作什么?莫非忍不住,想要直接出手干掉我?嘿,若是之前我没有点燃元气的话,这家伙直接出手攻击我,或许我无法招架,但是,现在我已经点燃了自己体内的元气和真气,在这两股力量被点燃的情况下,这家伙想要轻松干掉我,简直就是在放屁!”

    若是在之前,薛少白相信男子拥有秒杀自己的实力,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和之前相去甚远,此时薛少白已经点燃了自己体内的真气和元气,在这两股力量被点燃的情况下,他的实力也已经提升到了一个难以想像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轻松干掉薛少白,别说秒杀了,就算是三十招之内干掉薛少白,其实力也绝对不容小视。

    这一点,面前的男子也非常清楚,知道此人在点燃了元气之后,实力已经提升到了极致,现在这种情况,自己绝对不能贸然出手,不然的话,一旦给这小子抓住机会,说不定直接将自己反杀掉。

    男子可不想阴沟里翻船,是以,在看到薛少白点燃了体内真气之后,男子目光闪烁之间,身子并没有直接朝薛少白追击过来。

    不过,在看到薛少白后退的太远,竟然已经退到了那火眼视线范围之外的时候,男子的眉头一皱,心道,若是让薛少白继续后退下去,那我的地心火焰想要威胁到此人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如今唯一的办法将此人抓回来,最好是控制在手中,如此才能发挥出那地心火焰的威力,但是,若是我能将此人控制在手中的话,直接就可以动手干掉此人,何必还要利用地心火焰去干掉此人?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摇摇头,男子很快又压下了自己心头的念头,反正现在对他来说,还是干掉薛少白最重要,至于其他的事情,此时的男子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计较。

    而此时的薛少白,似乎也意识到了男子不肯放过自己,目光闪烁之间,便看到男子已经催动了真气朝自己追了过来。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看到男子冲过来,当然清楚这家伙肯定是打算干掉自己,目光闪烁之间,便看到薛少白手腕一抖,一道真气便从他手心里拍了出去。

    那真气在被薛少白拍出之后,便看到远处男子的目光突然阴沉了几分,盖因那薛少白拍出真切的时候,天地间的地心火焰狠狠颤动,似乎无法承受那真气之中的威压。

    要知道,薛少白如此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真气之中的威压相当薄弱,对一个普通人来说,那威压可能很可怕,但是,对男子这样的驱魔师来说,这等威压根本就可以不用去计较。

    然而,在薛少白点燃了自己体内的真气的情况下,体内的威压竟然可以撼动涌动在天地间的地心火焰!

    这一点,简直就无法想象,莫非那薛少白体内的威压比这天地间的地心火焰更加可怕?男子根本不相信这种事情,若是此人的威压比地心火焰还要可怕的话,那点燃真气的行为也就太逆天了一点。

    同时,最让男子心里不平衡的是,他的地心火焰乃是千幸万苦修炼而来的,地心火焰不管威力多么可怕,那都是对他修炼的一种肯定,但是,薛少白点燃真气却根本不用修炼。

    一个不用修炼就可以得到的力量,竟然超过了一个兢兢业业修炼之后才掌握的力量的威力,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男子服气?

    是以,在看到地心火焰被薛少白体内的真气威压撼动的时候,男子的眼中也突然划过一道杀机,吼道:“小子,你今天死定了,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薛少白一愣,根本不知道这男子怎么突然之间就如此愤怒,不过,既然此人突然之间暴怒连天,那自己也理当注意点,免得一个不小心,直接死在那男子的手中,若是这样的话,那结果也未免太操蛋了一些。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