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6章 金芒乍现
    当然,既然薛少白现在已经意识到了面前男子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存在,在这男子面前,自然也会更加谨慎,免得自己阴沟里翻船,最后连怎么死在男子的手中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眼中划过一丝笑意,说道:“行了,你也不用扮猪吃虎了,我知道,你之前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只是想要和我玩玩而已,只是大概我根本就没有让你意识到,原来我是如此的棘手,当然,以你的修为,纵然是意识到了我的棘手,想来也根本不会放在眼里,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听到这番话,难在的目光立刻便闪烁了起来。

    说实话,薛少白这番话实在是出乎了男子的预料,要知道,男子这种打算乃是自己暗自思考的结果,薛少白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里可能知道他的念头?而在薛少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念头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猜到自己的打算?

    遗憾的是,让男子意想不到的是,薛少白不仅猜到了自己的打算,更是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考虑,想到这里,男子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薛少白也是一个城府极深的家伙,这样的人,若是让他活下来,将来必然会成为一个老奸巨猾的存在,到时候,哪怕是成为足以威胁到自己的人,也根本没有丝毫奇怪。

    而且,最让男子担心的还是薛少白的修为。

    这家伙年纪轻轻就已经掌握了真灵气,潜力深不可测,在男子的眼中,若是让那薛少白继续成长下去,将来有一天超越自己乃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

    而男子既然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为了不让自己将来被那薛少白报复,此时想要男子放掉眼前的薛少白,可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眼前的薛少白也非常清楚,当然,别说男子不想放过薛少白,实际上就算是薛少白,也丝毫不想放过男子,如今之所以在这男子面前表现得很是大度,也不过就是想要用这种方法在稳住男子罢了,一旦这男子露出丝毫的松懈,薛少白必然会忍不住直接出手干掉此人。

    不过,薛少白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对男子来说,还太过浅薄,在修为如此浅薄的情况下,就算自己抓住了男子的破绽,出手攻击男子,也未必就能如愿以偿的伤害到男子,毕竟后者已经是四级驱魔师的修为,若是被自己一个偷袭就搞定的话,那他这四级驱魔师的水分也就太大了一点。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脸色稍微平静了几分,反正现在就算出手也未必可以轻松干掉男子,不妨稍微忍耐片刻,而且,自己现在虽然已经点燃了体内的真气,但真气的燃烧根本没有达到极致,在这种情况下,真气的威力也不能完美的发挥出来,如此一来,想要干掉男子更没有可能。

    毕竟现在就算那真气燃烧到了极致,薛少白想要威胁到面前男子,也必须要等男子露出破绽,不然的话,以他的修为,就算已经点燃了自己体内的真气,也根本不可能威胁到男子丝毫。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催动遁光,拉开了自己和火墙的距离。

    此时火墙之中涌现出来的火焰已经轰击到了薛少白的身前,薛少白如今虽然催动了光罩,但是,若是用光罩去抵挡那火墙的话,最后必然会影响到自己燃烧真气,若是自己的真气不能在短时间内尽快燃烧到极致,便不能将真气之中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利用自己点燃真气手段来威胁到面前的男子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不清楚这真气在点燃之后,其威力已经远超自己的想象,若是想压制面前的男子,自己便必须要忍耐到真气燃烧到极致的那一刻,只有真气在燃烧到了极致的情况下,自己动手去对付男子,方才有可能威胁到男子,而自己若是在真气没有燃烧到极致的情况下,想要出手撼动面前男子,可能性根本就微乎其微。

    四级驱魔师可不是一般的驱魔师,以薛少白的见识,可以非常肯定,一旦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摆平眼前的四级驱魔师,后者随便出手,就足以干掉自己,虽然薛少白在进入杀降坑的那一刻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但这根本不代表他在面临男子的追杀的时候,会没有丝毫挣扎。

    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薛少白的胆量和魄力而已,并非是因为他不会在男子面前挣扎,如今这男子表现出来的手段远超薛少白的想象,说实话,这一点远超薛少白想象,而在男子面前,虽然薛少白并没有放弃要挣扎的打算。

    但是,他心里很是清楚,在男子这等恐怖的驱魔师面前,纵然自己挣扎,也未必可以从男子手中逃出。

    是以,沉吟片刻,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脸色也微微有些难看,暗道:“奶奶的,这家伙还真是难缠,看到我点燃了自己的真气,然也不放弃要对付我,难道此人真的打算将我逼死不成?若此人是这种打算的话,我如今纵然那是自爆,这家伙想必也不会离开的。”

    “不过,现在有青衣女子在身边,纵然是这家伙真的要让我自爆,我也不可能答应,那女人手中有传送符的存在,只要这女人将手中的传送符催动,到时候,便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我不相信那男子能追到被传送符送走的我,如是我被传送符送走也能被这家伙找到的话,那我就心悦诚服,死在这这家伙手里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薛少白呢喃道。

    薛少白很清楚,面对被传送福送走的人,不管任何人,想要找到都绝对难如登天,原因就在于若是被传送走的话,在被传送消失的那一瞬间,整个人的气息会瞬间在这片天地间消失,而驱魔师之所以可以锁定自己的对手,原因就在于驱魔师会锁定对手的气息,但是,若是气息消失的话,即便是男子这样的驱魔师,也根本不可能找到从自己眼前消失的存在。

    当然,薛少白也清楚,虽然传送离开的时候整个人的气息会消失一瞬间,但一旦被传送出来,气息便会再出现在天地之间,除非是在被传送出来的瞬间,压制住自己的身体上的气息,不然的话,只要那男子将自己的真气扩散到极致,同样可以感受到薛少白体内流动的气息,到时候要将薛少白找出来简直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里出现了一丝闪烁,暗道,虽然现在有青衣女子在我身边,但也不能说高正无忧,谁也不知道这家伙最后到底能不能找到的下落,若是被这家伙找到了我的下落,到时候,只怕我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所以,即便是这青衣女子可以催动手中的传送符,让我可以借助传送符从此人手中逃出去,在被传送出来的瞬间,我也要收敛自己的气息,不然的话,最后肯定会被眼前男子发现。

    薛少白并非是没有江湖经验的小白,很清楚若是自己想要在男子手中活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暂时和此人拉开距离,同时为了避免被此人找到,还必须要压制自己的气息,不然的话,最后肯定会被这男子察觉到自己的下落。

    对薛少白来说,当然不可能愿意被男子查到自己的下落,是以,在考虑到男子对自己的威胁之后,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心里非常清楚,在男子面前,一定要处处小心,不然的话,自己最后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当然,此时的男子根本不可能知道薛少白此时心中的念头,不过,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的盯着自己,就算不清楚那薛少白具体在想什么多少也能猜到一点此人想的事情肯定是和自己有关。

    当然,若是在其他时候,男子也不会急着动手,肯定会想看看那薛少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现在不同,因为有青衣女子存在的关系,男子知道,若是自己对薛少白慈悲为怀的话,这家伙很有可能利用青衣女子从自己手中逃走,若是这家伙真的从自己手中逃走的话,自己再想找到眼前此人,只怕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之中,手腕微微一抖,顿时之间,便看到无尽金芒从其掌心里扩散出来。

    那金芒再出现之后,弥漫在天地间的威压便赫然膨胀到了极致,饶是薛少白现在已经催动了体内真气,同时将自己的真气全部点燃,但也根本不是这股威压的对手,在威压出现的瞬间便看到薛少白跌跌撞撞的后退,哪里是这威压的对手?

    “这金芒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家伙扩散出来的又是什么力量?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威压?”薛少白脸色震惊,怎么可能想到这男子的手段然如此恐怖,一道威压绽放出来,竟然就不是自己吃得消的力量。

    薛少白又不是没有和男子打过交道,虽然他不是男子的对手,但却非常清楚男子的深浅,很清楚,以男子现在的修为,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对抗,但是,就算自己的真气无法和男子媲美,但也不可能连男子扩散出来的威压也无法抗衡。

    好歹薛少白现在也是掌握了真灵气的存在,若是连威压也无法抗衡的话,真灵气的威力也就实在太让人失望了一点,是以,薛少白很清楚,这威压之中肯定有玄机,不然的话,即便那男子的修为远超自己,但自己也不可能连一道威压也无法抵挡。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