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5章 深不可测
    “嘿嘿,小子,说实话,和你交手到仙子,你的手段的确很让我吃惊,我根本没有想到,你这小子的修为然如此棘手,不过只是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而已,竟然就能给我如此之大的压力,实话实说,你小子给我的压力,不亚于那些四级驱魔师。”男子目光平静的说道。

    虽然男子的目光看起来很是平静,但因为看到了薛少白这一路来的表现,心情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平静。

    原因很简单,就在于男子根本就没有想到,薛少白虽然修为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的样子,但是,这家伙除了真气之外,种种手段,也是完全超出了男子的想象。

    之前在动手的时候,男子以为就算那薛少白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手段,也根本不可能在自己面前发挥出威力,甚至别说发挥威力了,只怕想要在自己面前将这些神通的威力稍稍施展出来也根本没有可能。

    但是,薛少白之后的表现却让男子震惊了,这家伙然掌握了真灵气,被自己的镇魔塔困住,然能够从其中挣脱出来!要知道,男子曾经不知道囚禁了多少自命不凡的驱魔师,这其中甚至就连四级驱魔师也不少,但这些驱魔师,最后却没有一个人能从那镇魔塔之中逃出来。

    如此彪悍的战绩,可想而知那镇魔塔的可怕,但是,对薛少白来说,那镇魔塔在他面前竟然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的修为,镇魔塔竟然也根本无法阻挡。

    不得不说,在看到薛少白如此可怕的能力之后,对于薛少白,男子再也没有丝毫看不起的心理,他知道,若是自己有胆子小看薛少白的话,最后必然会死在这家伙手里,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男子怎么可能还敢看不起薛少白?

    而薛少白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虽说要干掉男子,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但是要抗衡这家伙却并非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这家伙毕竟只是四级驱魔师的修为,而自己已经是掌握了真灵气的存在,如果从真气的角度来说,自己当然不是这家伙的对手,毕竟自己如今根本就不具备四级驱魔师的真气。

    但是,若是从真气品质的角度来说的话,自己未必便不是眼前男子的对手,好歹自己掌握的也是真灵气,若是这真灵气随随便便就被眼前男子摆平的话,那真灵气也就不会成为人人都向往的力量,也不会成为仅次于仙气的力量。

    当然,如今因为薛少白修为太过浅薄的关系,尽管已经掌握了真灵气这等世间罕见的力量,但是,想要将这力量发挥到极致,以薛少白现在的手段来说还根本不可能,是以,考虑到这一点,薛少白的目光也变得有些闪烁,暗道:“虽然我现在已经掌握了真灵气,但眼前这家伙却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四级驱魔师,如今这家伙在我面前已经认真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我还敢小看眼前这家伙的话,最后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如此说来,我在面对这家伙的时候,应当更加谨慎一些。”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目光微微有些凝重,倒也没有因为看到男子拿出自己所有实力之后露出胆怯的表情。

    毕竟大风大浪都已经经历过的人,生死也不过尔尔,又怎么可能将男子放在眼里?这男子的修为虽然可怕,但想要以修为方面压制那薛少白,让薛少白在这家伙面前露出胆怯惊恐地表情,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驱魔师在江湖上,混的就是一个面子,若是薛少白在这里,仅仅只是因为见到了男子便露出胆怯惊恐表情的话,将来也根本没有脸面继续在驱魔界混下去,任何一个知道薛少白曾经被男子吓破胆的人肯定都会忍不住讥讽血少便的但小破事。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薛少白可以在这男子手中保住自己的小命,将来一顶胆小鬼的帽子肯定是跑不了的。

    所谓士可杀不可辱,薛少白身为一个正儿八经的初级驱魔师,怎么可能甘心背上这种骂名?是以,为了自己将来不会背上这些可有可无的骂名,此时的薛少白自然不可能逃之夭夭。

    另外,薛少白现在也清楚,在青衣女子正在催动传送符的情况下,就算自己想逃,也根本不可能有丝毫机会,要知道,眼前的男子其修为本身就远超自己,而自己除了修为不及男子之外,连御空飞行的能力也根本没有掌握,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要逃,男子分分钟就可以追上自己,而自己若是想要摆脱身后的男子,就不得不依靠身后青衣女子的力量。

    然而,此时的青衣女子正在忙着催动手中的传送符,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和时间帮助自己逃跑,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自己有逃跑的举动,男子瞬间就可以拦下自己,最后甚至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怎么可能随便逃跑?而且,如今有青衣女子的传送符在他手中,如今薛少白之所以对男子表现出无与伦比的忌惮,原因就在于青衣女子一时间无法将传送符催动,若是那青衣女子一个心念之间就可以催动传送符的话,眼前的男子怎么可能被薛少白放在眼中?

    原因很简单,若是女子可以在瞬息之间将传送符催动的话,薛少白完全可以利用女子手中的传送符避开眼前男子的锋芒,而眼前男子想要伤害到有传送符在手的薛少白和女子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这家伙的修为虽然看起来很是可怕,但毕竟也只是一个四级驱魔师而已,还没有掌握缩地成寸的能力,在没有掌握缩地成寸之前,男子想要依靠自己的遁速追击到薛少白和女子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传送符传送一个人,简单说来,相当于是带人进行空间跳跃,虽然一次性跳跃的距离很短,但速度却根本无法想象,可以肯定的说,就算是五级驱魔师的遁速,也根本不可能达到空间跳跃的程度。

    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一旦被传送符送走,男子想要再找到薛少白,除非是后者自己主动暴露自己的位置,不然的话,男子想要轻而易举的找到薛少白不可能有丝毫机会。

    这一点,眼前的男子也非常清楚,是以,为了能够将薛少白直截了当的干掉,男子绝对不想看到薛少白利用传送符逃出去。

    当然,若是真的让薛少白从自己眼前溜走,男子自然还有自己的后手,好歹也是四级驱魔师,若是对付一个初级驱魔师也连一点后手也没有的话,男子也不可能安安稳稳的活到现在。

    不过,虽然男子有办法找到借助传送符从自己眼前消失的薛少白,但也不想麻烦去找薛少白,若是可以在这个时候将薛少白干掉的话,男子便再也不用去找薛少白,对男子来说,实在是少了不少的麻烦。

    是以,虽然知道那薛少白有可能在自己面前消失,但男子的面色看起来却没有多少变化,甚至在看到那打算利用传送符从自己手中逃走的时候,目光里甚至出现了一丝冷笑,说道:“小子,我劝你现在最好束手待毙,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若是你现在投降的话,我保证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小子死的非常难看。”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立刻便笑了起来,说道:“既然都要死了,又何必在意是怎么死的?我告诉你,如今我已经将自己体内的真气点燃,我想你只要不是个白痴都清楚真气被点燃会有什么后果,既然如今我已经点燃了自己体内的真气,你想要以现在的修为干掉我,只要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然不将四级驱魔师放在眼里,小子,你的胆子不小啊!”男子目光闪烁,似乎没想到薛少白的胆子然如此之大,然敢不将自己这个四级驱魔师放在眼里。

    实际上,这不是薛少白第一次在男子面前表示根本没有将男子放在眼里,而薛少白之所以有胆子这么做,并非是因为自己有实力和男子抗衡,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能够让男子动怒。

    薛少白知道,眼前这男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现在可以摆平的对象,若是能刺激这男子让这男子心智大乱,施展出什么昏招的话,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但是,让薛少白失望的是,男子的城府远超自己的想象,虽然表面看起来男子被薛少白气的三尸神暴跳,但实际上后者的心境根本没有丝毫紊乱的现象,这种情况说明了薛少白想要将男子刺激到方寸大乱的境地没有丝毫可能。

    这一点,即便是此时的薛少白也非常清楚,是以,看到男子目光闪烁,满脸都是怒气的样子,薛少白却没有丝毫松懈,暗道:“还真是碰到对手了,原本以为我就足够的阳奉阴违,没想到这男子然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表面看起来被我气的不轻,但是心境却没有丝毫变化,既然心境没有丝毫变化,那就算表现的怒气冲冲又如何?根本就没有丝毫意义。”

    说实话,看到男子的表现之后薛少白知道,眼前这男子也是一个不可小视的存在,自己之前故意在这家伙面前表现的非常狂妄,其目的就是想要刺激眼前男子,但是谁知道这家伙面对自己的刺激根本就不为所动,似然表面看起来好像已经被自己气的怒不可遏,但实际上此人的心绪却没有丝毫变化。

    这一点,说明眼前男子也是一个城府深不可测的存在,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游刃有余的让自己情绪产生如此变化。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