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6章 一半真灵气
    薛少白知道,眼前这男子之所以棘手就在于此人可以随便驾驭自己体内的真气,凝聚这五行真焰,若是一般火焰的话,薛少白根本不会将这火焰放在眼里。

    但是,要知道那男子催动的乃是五行真焰,这是异火火焰,火焰温度极其可怕,就算是女子这种三级驱魔师,一旦陷入到火焰之中,也绝对没有逃命的机会,顷刻间就会被火焰焚烧成灰烬。

    而自己说到底,也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而已,若是自己的修为远超现在的话,靠着自己手中的真灵气,也未必没有可能和男子手中的五行真焰抗衡,但恰恰因为自己现在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的关系,体内真气和男子相比实在太过浅薄,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自己有真灵气在体内,想要和男子抗衡,也是很危险的事情,甚至只要自己稍微大意一点,恐怕直接就会被眼前男子干掉。

    是以,考虑到这一点,薛少白知道,自己就算自告奋勇想要去找这男子的麻烦,利用和此人周璇的时候,让那女子将传送符施展出来,自己也必须要小心一点,否则的话,对自己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迟疑一阵之后,直接将体内的真灵气催动了起来。

    当然,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想要催动那真灵气简直就没有丝毫可能,但是,因为自己体内有真气的关系,虽然无法催动真灵气,但是却可以利用体内的真气压制那真灵气,用真气来震动那真灵气。

    虽然这种办法根本就不可能将那真灵气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但起码可以将真灵气的皮毛威力发挥出来。

    如今,薛少白根本就没有办法将真灵气的威力发挥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只有将这真灵气的皮毛威力施展出来,若是他连皮毛威力也不肯施展的话,这真灵气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是以,薛少白知道,自己如今必须要将这真灵气催动起来,不然的话,在对付男子的时候,薛少白根本就没有丝毫把握。

    要知道,这家伙是区区一道威压就能压制那已经是三级驱魔师存在的女子,若是此人用威压对付自己,在自己么有真灵气保护的情况下,只怕在这家伙面前连动弹都成问题,是以,薛少白很清楚,自己现在必须要将真灵气催动起来,不然的话,在对付这男子的时候,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根本没有丝毫优势。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脸色苦涩之中,已经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催动到了极致。

    之前为了能从这男子手中逃走,薛少白已经自爆了自己起码一半的真灵气,尽管真灵气自爆之后,根本就没有伤害到男子,但却成功阻止了男子想要斩杀自己的打算,在真灵气自爆的波浪掩护下,自己成功从这男子的手中逃了出来。

    当然,尽管从男子手中逃走这件事对薛少白来说只是暂时性的而已,但是,也正是因为自己从男子手中逃走,才能在这里邂逅到女子,也正是因为自己邂逅到了女子,方才让自己能够有机会借助传送符离开这杀降坑。

    当然,因为如今男子的干预,也因为自己根本没有将此地的怨气吞噬干净的缘故,就想要薛少白这些简单的离开杀降坑,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此时的薛少白打算出手对付眼前的男子,也不过只是因为想要利用女人手中的传送符躲开男子的追杀?,只要自己可以暂时逃过那男子的追杀,自己便可以开始吸收此时的怨气,而一旦让自己将杀降坑之中的怨气转化成了真灵气之后,自己再想和这男子抗衡,简直就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要知道,自己之前不过只是吸收了数万道怨气便衍化出了已经足以和男子抗衡的真灵气,如今,若是将这杀降坑之中全部的怨气都吸收干净的话,转化出来的真灵气根本就无法想象,而自己若是有如此海量的真灵气,想要对付眼前的男子,简直就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是以,薛少白很清楚,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和这男子分一个生死,只需要等到自己暂时脱离这男子的追杀,等到自己间怨气吸收之后,再来和这男子分出一个生死眼额根本不迟。

    不过,因为这男子此时根本就打算放过自己的缘故,想要让那女子将传送符催动起来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出手去拖住男子,只有在自己拖住男子,让男子根本就无暇顾及女子的情况下,那女子才有机会将传送符催动出来。

    而女子一旦将传送符催动出来,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利用传送符脱离这男子的追杀,而自己一旦脱离了男子的追杀。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腾出手脚来吸收此地的怨气,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毕竟只要自己可以脱离这男子的追杀,到时候,自己便可以将真灵气吸收到饱和的程度。

    而在自己讲真灵气吸收到饱和的程度之后,再想对付眼前的男子,简直就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那男子也并非是什么江湖小白,看到薛少白催动真气,自然也猜到了这家伙的打算,此人必然是想拖住自己,那女人便有机会催动传送符,而一旦让那女人将传送符催动,自己再想留下这男子,只怕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机会。

    想到这里,男子便已经意识到,绝对不能让女子将传送符催动,不然的话,那简直就是自己再给自己找麻烦。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的眼神也稍微冰冷了几分,看到地面上的薛少白,冷笑一声,说道:“小子,你难道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

    “哦?不知道你看出了什么?”薛少白眉头一挑,似乎丝毫也不意外被男子看出自己的打算。

    从江湖经验来说,眼前这男子简直就可以说是老怪物,虽然薛少白自认为自己做的已经非常干净,但却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行为能够彻底的瞒住眼前的老家伙,在这种情况下,被此人洞悉到自己的目的,简直就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是以,尽管被眼前男子洞悉到了自己目的,薛少白的表情看起来也很是震惊,根本就没有因为被男子洞悉到自己的目的就流露出震惊的表情。

    当然,既然如今已经被男子洞悉到了自己的目的,那薛少白自然也就要分出一部分心思在留意那女子,这男子此时肯定不想自己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走,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出手来阻止女子催动传送符。

    到时候,一旦让男子成功,那自己想要暂时从男子手中逃走的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而已。

    是以,目光闪烁之间,薛少白已经不动声色的分出一部分真灵气,打到了女子神通周围。

    虽然这真灵气如今在失去了薛少白的驾驭下很难将威力发挥出来,但聊胜于无,在女子没有真灵气保护的情况下,那男子随便一道威压这女人都根本吃不消,但是,在有自己真灵气保护的情况下,真灵气多少可以抵挡这男子绽放出来的威压。

    到时候,这女人完全可以无视男子威压对男子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女子催动传送符自然要比之前更加迅速。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慢慢将目光收敛回来,反正这女人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真灵气的保护,薛少白也根本不用再去担心这女人的安慰,如今最关键的还是面前的男子,只要这男子一日不除,对薛少白的来说,他的小命便没有一刻是安全的。

    当然,薛少白也知道,这男子如今对自己是志在必得,虽然现在已经用真灵气去保护那青衣女子,但谁知道这就家伙是不是有分身存在,若是这家伙真的修炼了分身,看到自己施展出真灵气去保护那青衣女子,肯定也会施展出分身去对付那青衣女子。

    以自己掌握了真灵气的实力,对付眼前男子都还显得非常吃力,更何况是这根本什么力量也没有掌握的女人?若是这女人去对付那男子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如今男子已经将第二张脸催动,其实力也已经再次得到了提升,就算此人只是催动了一张脸,单单只是那一张脸,也绝对不是眼前这女人就可以抗衡的,是以,薛少白非常清楚,若是让这男子腾开手脚去对付这女人的话,这女人只怕当场就要被男子秒杀。

    是以,薛少白知道,此时绝对不能让男子腾出手脚,不然的话,自己想要逃出这杀降坑,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

    毕竟如今传送符在这女人手中,只要这女人有任何闪失,自己也根本不可能逃出这鬼地方。

    当然,若是自己手中有传送符的话,根本就不会在意这女人是不是男子的对手,毕竟有传送符在手中,自己只要看到情况不对,随时都可以催动传送符离开这个地方,根本就不用来求这女人施展手中的传送符。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直接催动了体内真灵气,狠了狠心,竟然将自己体内一半真灵气都打了出去,在薛少白看来,自己若是只打出一道真灵气的话,未必就可以保护这女人,但是,若是自己打出体内全部真灵气的话,想要保住眼前女人,并非不是没有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将自己体内大概一半的真气全部打了出去,翁的一声,便看到真灵气一卷,化作无尽雾气,直接席卷到了女子的身上,让面前的女子顿时便神色一震,仿佛被一股暖流包裹,一阵暖洋洋的感觉顿时便流转到了女人的身体之中。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