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5章 我去拖住他
    当然,暗叹一声,虽然薛少白清楚,自己此时也不过只是无病*而已,尽管自己的话看上去很有道理,但这番话有不过就是自己的抱怨而已,面的此时已经对自己彻底动了杀心的男子,不管任何抱怨,都没有丝毫意义。

    是以,沉吟一番之后,薛少白很快收起了自己的念头,目光闪烁之间,盯着身边的青衣女子,悄声说道:“传送符的事情你一定要抓紧,千万不能马虎,这家伙现在已经对我们动了杀心,要是你我还没有一点警觉的话,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说实话,这一点就算没有薛少白的提醒,那女子也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绝度不能浪费丝毫时间,不然的话,那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点点头,说道:“这家伙的真气比你我要深厚,若是你无法抵挡的话,你我只有死路一条,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提前要搞清楚。”

    薛少白笑了笑,说道:“你以为我是第一天出来混江湖的?虽然这家伙的修为远超于我,但是,我现在体内有真灵气在手中,即便这家伙的修为远超我,想要轻而易举的解决掉我,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番话,女子倒是没有丝毫怀疑,毕竟之前薛少白在抗衡那男子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一面已经让女子觉得很是不可思议,毕竟他现在仅仅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

    若是薛少白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二级驱魔师的境界,在那男子面前可以坚持几个回合的话,女子丝毫也不会觉得震惊,但正是因为和眼前男子相差好几个境界,在这种情况下,仍旧能够在男子的手中坚持,这一点在女子看来,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

    但是,想到这家伙已经在这杀降坑里和男子周旋了几个时辰,却毫发无伤,虽然样子看起来很是狼狈,但也不过只是真气稍微枯竭了一点而已,至于他的实力,却根本没有受到多大的削减。

    尤其是让女子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薛少白明明已经和男子斗了几个时辰,却仍旧不见此人真气枯竭,这一点,实在让女子不解。

    不过,想到这家伙现在体内有真灵气护体,在有真灵气的情况下,若是仍旧按照一般常理来推断,显然是不可能真正认识到那薛少白的手段可怕。

    想到这里,女子也隐隐开始猜测,那薛少白之所以可以坚持到现在,肯定是因为此人手中的真灵气。

    这家伙现在不过只是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而已,一个初级驱魔师驾驭那真灵气尚且可以和一个四级驱魔师抗衡几个时辰,若是自己也掌握了这股力量的话,要摆平眼前男子,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当然,女子也知道,那真灵气肯定是薛少白的宝贝,想要后者直接将真灵气交出来,简直就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而且,这真灵气能否交出来现在对他来说也是未知数,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女子知道若是自己掌握真灵气的话,可以轻松干掉眼前男子,但在没有真灵气的情况下,也自然不敢尝试去和男子交手。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怎么可能知道女子的念头?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真灵气居然给了这女人如此之大的触动。

    同时,必须要说明的是,若是那女子掌握了真灵气之后,确实可以轻松干掉眼前男子,薛少白不可能犹豫不将自己体内的真灵气交出来。

    这真灵气乃是从杀生刃之中衍生出来的力量,这股力量只要自己没有离开杀降坑,那便随时都可以补充,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肯定不会吝啬自己手中的真灵气。

    不过,薛少白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想要补充真灵气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毕竟那男子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若是男子肯让自己补充真灵气的话,自己只怕早就已经逼退了男子。

    正是因为男子根本不给自己空闲的时间,让自己自从离开镇魔塔之后,便再也没有机会吸收此地的怨气,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薛少白早就已经催动杀生刃开始吞噬这天地间的真灵气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说道:“这传送符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将一个传送走?”

    女子说道:“一瞬间的功夫就可以了,不过,现在有那家伙在一边干预我们,想要短时间将传送符驱动起来,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顿了顿,女子又接着说道:“其实刚才我已经尝试在催动这传送符,不过遗憾的是,我在催动传送符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很恐怖的威压,直接就切断了我和传送符的联系,在我看来,这威压肯定是这家伙掀起的,此人之所以要掀起这股威压肯定是不想让我催动传送符。”

    说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目光闪烁之间,接着说道:“如今那家伙已经对我们的计划有所提防,你有没有办法可以然我们逃出这家伙的手心?”

    薛少白苦笑,说道:“你不就是我的办法?如今你手中有传送符,只要将这传送符施展出来,这家伙哪里可能追得上我们?”

    “但是现在那家伙正在阻止我催动传送符,有此人从中作梗,我想要将传送符施展出来,根本没有一点可能。”女子苦笑着说道。

    虽然女子没有和男子正式交过手,但是,看到那男子仅仅只用威压就阻止了自己继续催动传送符,这种手段,根本不是一般驱魔师就可以掌握了,此人现在虽然没有出手,但女子可以肯定,一旦这男子出手,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是这男子的对手。

    想到这里,女子也意识到,现在唯有让薛少白去和男子周旋,至于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和男子周旋,一旦和此人周旋,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当然,女子的猜测倒也不无道理,毕竟只是用威压就压制住了自己女子的真气,让此女根本就无法将传送符催动出来,若是之前那男子没有阻止女子的话,女子现在只怕早就已经催动传送符,和薛少白逃之夭夭,哪里可能还会在这里焦头烂额的考虑要怎么才能从男子手下逃走?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也根本不知道,之前女子想要尝试催动传送符的时候,却因为男子的出手,让此女根本就无法将传送符催动起来。

    不过,此时听到女子的解释之后,薛少白也知道了那家伙的实力恐怕远超自己的想象,毕竟是可以压制女子的存在,若是此人用威压压制住了自己体内的真气,薛少白根本就不会意外,毕竟他们两人的修为差距太大,男子用威压压制他的真气简直就易如反掌。

    但是,此时真气被压制的乃是女子,这一点,说明男子的修为远超自己的想象。

    同时,也因为自己体内的真气没有被男子压制的关系,薛少白立刻便将目光聚焦到了体内的真灵气之上,他可以肯定,自己体内的真气之所以没有被压制,肯定和体内的真灵气有关系。

    这女人之所以会受到男子的影响,完全是因为体内没有真灵气的关系,但是,自己体内有真灵气,在有真灵气保护自己的情况下,那男子想要单凭威压就压制自己体内的真气,只怕没有丝毫可能。

    从这点来说,薛少白也是意识到,自己体内的真灵气威力简直就无法想象,以自己现在的手段,只怕连真灵气皮毛的威力也没有发挥出来。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尽快将自己的修为提升起来,只有当自己的修为提升了,对于体内的真灵气才会有更加深刻的感悟,在对真灵气这股力量有了更深刻的感悟之后,自己再想发挥出那真灵气的威力,这股力量便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么单薄的。

    意识到这点,薛少白的眼神便变得憧憬起来,暗道,也不知道自己若是将真灵气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的话,这真灵气到底可以爆发出何等可怕力量,以如今这真灵气的威力来推断,一旦将真灵气的威力全部爆发出来的话,只怕眼前的男子也根本不会是那真灵气的对手。

    不过,现在我的修为还太过浅薄,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将真灵气的威力发挥出来简直没有丝毫可能。

    当然,虽然现在无法将真灵气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但是,这真灵气如今既然可以抗衡眼前的男子,对自己来说,这真灵气也是难得的力量,有了这真灵气在手中,自己虽然不能干掉对面的男子,但要和此人周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薛少白目光凝重的转过头,盯着女子说道:“如今我去和此人周旋,你自己尝试催动传送符,一旦此人的威压无法再影响到你,你便催动传送符,到时候我们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

    女子点点头,这件事自然不需要薛少白提醒那女子也肯定不会让薛少白失望,毕竟从女子的角度来说,自己还根本不想死在那男子的手中,虽然女子并未和男子交手,但从男子展现出来的种种手段来看,自己也根本不可能是男子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若是真的和男子交手到一起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意识到这一点,女子自然是想尽快离开这杀降坑。

    不过,也是因为男子存在的关系,女子想要尽快离开这杀降坑根本没有丝毫可能,不过,如今手中有传送符,只要那薛少白可以拖住男子,让此人暂时将自己扩散出来的威压收回去,女子想要催动出传送符离开这杀降坑也并非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点点头,说道:“没问题,只要你能拖住这家伙,我随时都可以催动传送符离开这里。”

    听到女的话,薛少白嗯了一声,旋即,便看到薛少白催动真理,目光也再次落到了面前的火墙之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