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3章 一明一暗
    当然,尽管听到男子的质疑多少让薛少白的心情有些复杂,但是,薛少白也明白,男子之所以轻视自己,不外乎是因为自己修为浅薄的关系,若是自己现在已经是二级驱魔师,而且还掌握了真灵气在手中的话,眼前男子想要讥讽自己,只怕就要掂量掂量,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这等本事可以和一个拥有真灵气的二级驱魔师抗衡。

    当然,对现在薛少白来说,想要男子将自己放在眼里,几乎是不可能事情。

    要知道,自己现在是正儿八经的初级驱魔师,就算体内有真灵气,因为自己修为太过浅薄的关系,想要将那真灵气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实力肯定会大打折扣,因为自己实力大打折扣的关系,想要眼前男子完全放在眼里,简直就没有丝毫可能的事情。

    甚至就算是薛少白,也绝对不可能将一个修为远逊于自己的驱魔师放在眼里,更何况眼前这心高气傲的男子?想要他将修为远不如他的自己放在眼里,那简直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当然,薛少白也根本不希望这男子将自己放在眼里,毕竟只有这男子更加小看自己,自己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摆平这个机会。

    老话说得好,谦受益满招损,既然这男子一味小看自己,那肯定不可能将自己放在眼里,到时候,二人交手的时候,此人也难免会有疏忽。

    虽然薛少白仅仅只是初级驱魔师,但是,就算仅仅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要说实力的话,那薛少白也并非没有横扫眼前男子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这男子若是小看薛少白,一旦薛少白认真起来,要反杀眼前男子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薛少白此时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但是,眼前的男子却未必相信这一点,毕竟他如今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说都要碾压薛少白,在实力完全凌驾后者的情况下,想要男子将薛少白放在眼里,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的盯着自己,男子立刻便冷笑一声,说道:“怎么,小子,现在有了帮手,是不是就不将本座放在眼里了?”

    顿了顿,男子继续说道:“哼,若是你这帮手是修为和我相差无几的存在,我不可能小看此人,但是,你可以清楚的看到,此人有不过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就算你们两人联手,我想要摆平你们,有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两人,拿什么来和我抗衡?”

    说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之中冰冷之色更浓,天地间的火焰威力也进一步提升,但凡是被那火焰覆盖的虚空,此时全都发出嗡嗡嗡的刺耳响声,尤其是让薛少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虚空在火焰的焚烧下,尽管不断颤动,无尽的涟漪从那虚空之中波动出来,但诡异但是,却不见那虚空有丝毫将要崩溃的迹象。

    这一幕,立刻便让薛少白警觉起来,他很清楚,此时那虚空之所以在火焰焚烧下没有要崩溃的迹象,根本就不是眼前的男子手下留情,原因非常简单,这里的虚空之所以可以在那火焰下坚持,肯定是因为此地的封印的关系。

    要知道,这杀降坑中可是有天道宗长老亲手克制的封印,那天道宗长老在刻之封印的时候,肯定非常清楚此地的怨气有多么可怕,而且,他也肯定清楚,一旦封印被破开,让此地的怨气冲出去的话,到时候,必然是生灵涂炭的下场。

    若是那天道宗没有选择来管这杀降坑的话,天道宗的长老根本就不可能考虑那怨气是不是会冲破封印,但是,如今既然天道宗已经插手,那就意味着封印一旦破开,到时候天下驱魔师肯定会找天道宗的麻烦。

    而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出现在天道总之中,天道宗长老肯定会想方设法来加固封印,恐怕原本就已经非常坚固的封印在那长老的坚持下,其封印之力恐怕要比之前还要坚固好几倍。

    而在刻画下阵法之后,那天道宗又有驱魔师常年驻扎在此地检查修复封印,细心到这等程度,就算这封印已经刻画了上千年,但其威力也丝毫没有减弱,别说被封印在里面的怨气再也无法离开那杀降坑,就算是进入到杀降坑的驱魔师,在那封印的干扰下,想要从杀降坑里冲出来,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件事,眼前的薛少白倒是非常肯定,他很清楚,此时火焰没有将虚空焚烧到崩溃的地步,并非是因为这火焰的威力不够恐怖,最关键的便是那杀降坑之上有一层封印笼罩在其上,在有封印压制杀降坑内部空间的情况下,哪怕是有这男子催动起来的火焰,也根本无法将那封印撼动。

    不过,虽然看到那男子的封印一时间无法撼动这火焰,但是,对薛少白来说,这个情况却相当糟糕。

    要知道,如今因为封印的关系,薛少白被直接困在了这杀降坑之中,想要离开,除非是利用那青衣女子手中的传送符,不然的话,就只有等自己将此地的怨气吸收到饱满的地步,方才有可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而这两个办法,前者自不用说,后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如今有男子在一旁虎视眈眈,只怕薛少白根本来不及吞噬,就要直接死在那男子的手里,在明知道自己一旦开始吞噬此地的怨气,就有凶多吉少的局面出现之后,薛少白除非是脑袋被门极了,否则,想要他现在去吞噬怨气,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若是他现在就去吞噬那怨气的话,结果就只有死路一条,本来现在收敛全部心神对付眼前男子就只能堪堪保住自己小命,若是再继续去分心吞噬怨气的话,男子攻到自己面前,自己绝对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怎么可能还会去吞噬此地的怨气?

    是以,目光连连闪烁之间,薛少白明白,现在自己之后孤注一掷,利用青衣女子手中的传送符试试,若是这传送符当真可以将其传送到别的地方,躲开男子的追杀,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但如是这传送符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那薛少白也理当提前做出应对,否则的话,若是等到男子出手对付自己,自己才发现无法施展传送符离开这里的话,千钧一发之际,就算薛少白有通天彻地的反应力,也根本不可能在那种时候反应过来。

    是以,薛少白明白,即便这青衣女子手中的传送符有传送活人的能力,但是,在没有见到那青衣女子亲自施展之前,自己也绝对不能太过依赖那传送符,若是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那传送符上,最后却发现传送符根本就无法施展的时候,两人再想从眼前的男子手中逃走,显然是没有丝毫可能的事情。

    以薛少白的见识,若是连这点虚拟机都没有的话,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毕竟这是和自己小命有关的事情,薛少白肯定会拿到传送符确实可以将人带走的证据,不然的话,单单只是那青衣女子一番口头有之词,薛少白还跟本不会相信。

    是以,听到青衣女子的话,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悄悄对女子说道:“你现在准备传送符,随时注意将我们传送走,我先去拖住这家伙,若是不拖住这家伙,此人看到你在催动传送符,肯定会从中作梗,到时候,你和我都不要想离开这个家伙的手心。”

    这番话青衣女子倒是没有反驳,毕竟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那男子如今已经将两人逼入了绝路之中,就差最后的临门一脚,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男子放弃薛少白和眼前女子,这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这就好比煮熟的鸭子,别说男子,换成任何一个驱魔师,都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放弃眼前的薛少白的女子,若是那薛少白仅仅只是一般驱魔师的话,男子也不会对薛少白如今关注。

    关键就在于,薛少白根本就不是一般驱魔师,此人手中的乃是正儿八经的真灵气,在此人没有彻底将自己手中的真灵气消耗干净之前,想要男子放弃薛少白,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薛少白的身体中藏有衍化真灵气的秘密,之前将此人关在镇魔塔之中,原本是打算用镇魔塔干掉这小子,谁知道就算是镇魔塔在手中,也根本无法撼动这小子,甚至别说没有干掉这小子,反而还让这小子在镇魔塔之中衍化出了真灵气。

    这种情况,难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当然,尤其是这种事请发生在一个初级驱魔师的身上,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竟然也能和镇魔塔抗衡,最可怕的是,这初级驱魔师不仅没有被镇魔塔干掉,反而还在镇魔塔之中掌握了真灵气!

    说实话,这件事情,若不是眼前的男子亲眼看到,根本就不会相信,那薛少白竟然会有这等可怕的能力,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薛少白这等可怕的能力,男子在对付那薛少白的时候才会选择小心翼翼,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让薛少白活到现在?

    只怕第二张脸刚刚催动,就已经升起神通干掉眼前的薛少白了,如今虽然他已经催动了第二张脸,但一时间却根本没有要干掉那薛少白的意思,其实原因也很是简单,主要便是因为男子根本猜不透薛少白到底有多少手段,他可不想自己出手之后才发现,才发现自己再一次被薛少白算计。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