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2章 大言不惭
    “所以,你就想用我的传送符暂时离开这杀降坑?”青衣女子目光古怪的说道,之前那薛少白信誓旦旦的不肯离开这杀降坑,女子开始还觉得不可思议,以为这薛少白有手段可以压制眼前的男子,谁知道这家伙在后者面前根本就没有丝毫优势,之所以留下来也不过只是抱着侥幸心理而已。

    如今,看到自己根本不是眼前男子的对手的时候,直接边想利用自己手中的传送符离开这个鬼地方。

    说实话,女子进入这杀降坑,本身就是为了薛少白而来,如今将传送符交出来对女子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但是,一想到这家伙之前信誓旦旦的样子,女子的目光便变得闪烁起来,微微一笑,说道:“之前你要是肯随我离开的话,我们现在已经站在杀降坑外面,但是,现在你想离开这里,却是要费上一番手脚了。”

    薛少白眉头微皱,说道:“怎么,你的传送符已经不能用了不成?”

    若是这女子手中的传送符无法再施展的话,对薛少白来说,确实是一个晴天霹雳,如今薛少白之所以有胆子留在这杀降坑,最关键的便是因为他相信自己可以利用那女子手中的传送符摆脱危险,就算自己陷落到危险之中,重要这女人在自己身边,自己随时可以利用这女人手中的传送符离开此地。

    在小命有了保证的情况下,薛少白自然不肯随便离开这里,毕竟此地的怨气对他的吸引力简直无法想象,若是自己可以将此地的怨气全部吸收的话,体内的杀生道不知道会提升到何等可怕的境界。

    而且,就算吸收此地的怨气对自己体内的杀生道提升没有帮助,但是,若是用杀生刃来吸收此地怨气的话,到时候杀生刃必然会炼化出让自己根本无法想象的真灵气。

    那真灵气就算仅仅只是一道,在外面世界,也可以轻松引起别人的抢夺,如今若是将这杀降坑里的怨气全部炼化的话,炼化出来的真灵气只怕根本就无法想象。

    想到这里,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哪里可能随便离开这个地方?

    虽然自己现在还不能完全开发杀生道的威力,甚至那真灵气,自己也不可能完全驾驭,但是,若是体内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真灵气的话,薛少白相信,这片天地间,就算是五级驱魔师来找自己的麻烦,凭借自己手中的真灵气,也绝对不可能有性命之忧。

    之前在对付男子的时候,薛少白便已经引爆过自己手中的真灵气,手中真灵气在自爆开来之后,涌动出来的威力哪怕是眼前的男子也根本无法抵挡,之前男子在自己引爆真灵气的瞬间,便直接倒退了数百丈的距离,若不是因为男子退后的话,自己想要从那男子手中逃走,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说道:“杀降坑如今我还不会随便离去,你可能不知道,这杀降坑对我很是重要,只有在这个地方,我体内的杀气才会提升,也只有在这个地方,我才可以搜集到足够的真灵气。”

    “你的真灵气是从这里得到的?!”青衣女子诧异,那真灵气是何等珍贵的力量她非常清楚。

    之前看到薛少白直接绽放出一道真灵气的时候,青衣女子还以为那是薛少白早就掌握的力量,毕竟这里是杀降坑,若是此地有真灵气的话,一旦真灵气涌动,便能轻松炼化此地的怨气,在这种情况下,此地的怨气只怕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已经被真灵气炼化。

    但是,现在这片天地间的怨气却根本没有丝毫衰弱的迹象,无尽的怨气在这片天地间涌动,这一点,证明此地根本不存在丝毫真灵气。

    想到这里,再想起那薛少白的话,自然让女子疑惑不解,哪里可能知道这薛少白到底从哪里得到的这真灵气。

    “不错,我的真灵气就是从这片空间得到的,至于具体细节,我现在也没有时间跟你解释,不过,之后你若是看到动手的话,你自然就会知道我是怎么得到那真灵气的。”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

    虽然之前和这青衣女子已经有过合作,而且,严格的来说,这两人还是生死之交的关系,但是,既然在驱魔师的世界混,若是对别的驱魔师没有丝毫提防的话,可能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这个道理,身为一个老江湖的薛少白怎么可能不清楚?

    是以,尽管和眼前女子有过合作,但是要薛少白彻底对这女人推心置腹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女子似乎也是心知肚明,似乎也根本不指望那薛少白可以对自己推心置腹,而且,真灵气这种事本来牵涉就非常大,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和真灵气扯上了关系,而这件事若是被其他驱魔师知道的话,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不知道。

    包括青衣女子,此时也要想要从薛少白口中敲出那真灵气下落的秘密,但是,想到自己之前和薛少白的关系,女子也根本没有魄力和薛少白撕破脸,是以,女子心里非常清楚,站在自己的角度,若是想要知道那真灵气的秘密,就必须要眼前这家伙自己主动说出来,不然的话,自己一辈子也休想知道此人的真灵气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

    当然,这件事情,作为当事人的薛少白却没有任何觉悟,在他看来,女子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虽然她们之前有过生死患难的经历,但驱魔师世界之中,父子反目的也不在少数,更何况是女子和自己?

    是以,薛少白根本不能肯定,那真灵气的秘密是不是会导致眼前这女人丧失理智,若是自己将真灵气的秘密抖出来,让眼前女子失去了理智的话,自己到时候除了要对付远处的男子,甚至还要防备眼前的女子。

    这两人,无论任何一个,对现在的薛少白来说,都是棘手的存在,若是薛少白如今已经提升到了二级驱魔师的修为,再加上体内有真灵气的话,或许不会将这两人放在眼里。

    但是,遗憾的是,薛少白现在根本就不是二级驱魔师,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体内有真灵气,也根本不可能对付眼前的女子和远处的男子。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也谨慎了很多,咳嗽一声,说道:“行了,将你的传送符拿出来,我们现在就施展传送符离开这个鬼地方。”

    女子沉默片刻,虽然薛少白没有告诉他真灵气秘密这件事让女子很是不爽,但这家伙对自己毕竟也有救命之恩,女人根本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就和眼前的薛少白撕破脸。

    是以,沉吟片刻,便看到女子目光闪烁之间,点点头,而后,便看到女子伸手入怀,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两张灵符。

    而后,便看到女子催动真气,打算将两道灵符捏碎。

    但是,就在那女子催动真气的时候,却听到火墙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冷笑,男子的声音直接透过了火墙,传递到了薛少白和眼前女子的耳中,只听那男子说道:“想不到你们手中居然会有传送符,难怪敢来和我抗衡,想必你们是打算在无法和我抗衡的时候,利用这传送符逃走吧?”

    这番话,无论薛少白还是女子,都没有兴趣回答男子。

    看到两人沉默,男子也不生气,冷哼一声,说道:“你们回答也好,不肯回答也罢,难道你们以为凭我的江湖经验,还看不出你们两人的打算吗?”

    听到这番话,薛少白冷笑一声,说道:“不错,我们正是打算利用传送符离开这个鬼地方。”

    顿了顿,薛少白又接着说道:“既然你知道传送符的存在,那就应该知道,这传送符乃是可以无视此地的封印进行传送,一旦我们将传送符捏碎,到时候,就可以直接离开这个鬼地方,届时,不管你修为如何,想要干掉我们,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男子没有说话,听到薛少白的话,只是冷笑一声,顿了顿,便听到男子说道:“哼,以为我是白痴吗?我告诉你们,若是你们悄悄传送的话,我的确拿你们没有任何办法,但是,现在你们既然已经将传送符拿了出来,这传送符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你们以为,看到你们施展传送符,我会不阻止吗?”

    这番话,其实不用男子解释,薛少白也清楚。

    这家伙的目标是自己,之前看到自己从他手中逃走,毫不犹豫的便追了过来,如今看到自己即将施展传送符离开这个地方,若是他不阻拦的话,之前也就不会急匆匆的追出来了。

    是以,薛少白相信,眼前男子必然会阻止他们两人施展传送符离开这个鬼地方。

    当然,薛少白现在也并非是想要离开杀降坑,不过是想利用这传送符逃过眼前这家伙的追杀,等到自己养精蓄锐,悄悄将此地的怨气炼化之后再来对付此人,到时候,自然是无往不利,想要摆平眼前这家伙,虽说可能性不大,但起码要比现在更有可能性。

    而另外一边,既然薛少白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打算已经被眼前男子洞悉到,那自己继续在此人眼皮子下施展传送符,显然是不可能就这样堂而皇之的传送走,唯一的办法便是偷偷施展传送符,只有在偷偷摸摸,瞒过了眼前男子的注意之后,才有可能施展传送符离开这个鬼地方。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微笑道:“我们当然知道你会阻止,不过,既然我们明知道你会阻止,依旧将这传送符逃了出来,你觉得我们就没有应对你的手段吗?”

    “哈哈哈,小子,真是大言不惭,居然觉得你这区区初级驱魔师的手段可以和我抗衡,若是你的手段也能和我抗衡的话,那我这四级驱魔师又有什么脸面继续在江湖上混下去?”男子冷笑道,丝毫也不相信那薛少白可以真的阻止自己。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