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1章 传送符在哪里
    对薛少白来说,杀降坑的空间其实非常有限,东西不过几千丈而已,南北跨度也一眼就可以看穿,实在算不得有多大。

    实际上,那杀降坑最初的时候不过现在的一半大小,当年白起杀人,不过只是就地取材,将山谷变做了尸坑,那山谷的面积本来就不大,杀光了赵国士兵,将士兵埋在那杀降坑之后,白起也根本没有再管过这件事。

    而当年的杀降坑其实也就占地数十亩而已,远不到现在数百亩甚至上千亩的面积,而如今杀降坑的面积之所以扩大到了这种程度实在也是和杀降坑的怨气不无关系。

    那赵国士兵的尸体刚刚衍化出怨气的时候,攻击对象是根本没有分别的,完全是无差别攻击,就算是居住在杀降坑附近的凡人,也无法躲避怨气的攻击。

    而且,因为此地死的人实在太多,怨气郁结不散,很快,便让杀降坑附近也变成了死地,当时的驱魔师看到这种情况,无奈之下,便将杀降坑附近圈禁了起来,不允许任何靠近杀降坑,就算是驱魔师,也绝对没有资格靠近。

    不过,尽管当时的驱魔师将杀降坑圈禁了起来,并且还派人来镇守杀降坑,但这种状况持续了不过千年时间。

    因为杀降坑的管理完全是自愿性的,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有义务必须要管理那杀降坑,所以,在驱魔师宗门斗争趋于白热化的那段岁月,杀降坑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管理过,在这种情况下,此地的怨气也再度爆发出来,其怨气覆盖的面积也进一步扩大。

    而这个时候的中原大地,虽然驱魔师宗门之间斗争了数百年时间,但最后终于还是分出了高下。

    最终,无数驱魔师宗门都臣服在了天道宗之下,而天道宗在统一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宗门之后,第一时间便派人将杀降坑封印了起来。

    虽然天道宗只是第一次和杀降坑打交道,但却非常清楚那杀降坑的可怕。

    那天道宗的宗门很清楚,若是对杀降坑放任不管,等到流动在杀降坑内的杀气完全扩散出来之后,到时候,即便是天道宗也肯定要被那杀气牵连,想要从那怨气之中全身而退,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毕竟那杀降坑内有数十万道怨气,就算是天道宗宗主,也根本没有办法抗衡,是以,若是不将杀降坑中的怨气控制起来,那简直就是自取灭亡的事情。

    当然,虽然天道宗最后成功将杀降坑中的怨气控制了起来,但是,即便是天道宗出手,也根本没有办法就想怨气全部赶回去,怨气在几次三番的放纵之中,已经扩散出去了几十里山路,天道宗既然没有办法将怨气驱赶回去,自然也就只有听之任之,放任那杀气覆盖数十里山路的事实。

    这件事,薛少白哪里可能知道,不过,尽管他并不清楚那杀降坑的演变历史,但是,身边的女子却对这一切了如指掌。

    是以,看到那薛少白露出疑惑的表情之后,女子便微微一笑,开口将杀降坑的历史解释了一番。

    听到女子的解释,薛少白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杀降坑之前的大小根本就不到现在的一般,若不是因为这数千年来中原驱魔师时时都在注意杀降坑,且天道宗崛起之后,还直接将杀降坑封印起来的话,现在的杀降坑,只怕已经扩大了数百倍有余,甚至小半个中原都已经被杀降坑的怨气覆盖。

    那怨气本来就是天地间最棘手的几种力量之一,想要轻松将怨气炼化,除非自己的修为达到了通天彻地的程度,不然的话,想要炼化怨气,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眼前的薛少白之所以可以炼化怨气,原因就在于他修炼的杀生道,若不是因为他修炼了杀生道,将杀生刃祭炼出来的话,想要炼化这怨气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薛少白自己也心知肚明,是以,听到那白衣女子的解释之后,薛少白的脸色才会直接难看到了极致。

    如今他已经被那男子逼到了绝路上,天道宗留在杀降坑里面的封印此时的薛少白已经可以稍稍看到一点,这一点让薛少白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根本没有地方可逃,若是不停下脚步面对身后的男子的话,一旦被此人逼入绝路,自己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后者已经是四级驱魔师的修为,自己仅仅只是初级驱魔师而已,想要摆平眼前这棘手的家伙,薛少白唯一的办法便是和此人打拉锯战,原本之前在引爆了一部分真灵气之后,薛少白已经成功压制住了身后的男子。

    但是,也是因为那男子的修为太过高深的缘故,虽然压制住了身后的男子,但那仅仅只是暂时的而已,等到男子恢复过来之后,直接便打算干掉薛少白。

    当然,看到男子对自己动了杀机,以薛少白的秉性,当然不可能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等着男子来对付自己。

    是以,在看到男子对自己动了杀心之后,薛少白没有任何犹豫,手腕一抖,体内的真气便全部催动,随后,便看到薛少白飞身而起,直接朝远处逃去。

    男子原本还以为那薛少白根本就不会逃走,看到后者突然把腿而退,心中也难免会有几分震惊,但是,男子心中虽然震惊,但却很快压下了自己心头的震惊,直截了当便催动真气追了上来。

    虽然这杀降坑不是很大,但这是基于整个中原大地来说,若是单纯从大小的角度来说的话,这杀降坑也不算小,起码有几百里山路。

    在一般人的概念里,这么大的面积已经是超级巨大,甚至就算是在那男子的眼中,这面积也着实不小,而薛少白如今若是从自己眼皮底下消失,那自己就要在这几百里山川之中将此人找出来。

    后者虽然修为远不如自己,但毕竟也是一个驱魔师,若是自己小看后者,没有将后者放在眼里,以为后者逃走了之后,自己随时随地都可以找到他的话,那结果必然会让自己大失所望,甚至自己想要找到此人,也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想到这里,男子意识到,自己绝对不能让那薛少白从自己眼皮下消失,此人已经见识过自己的手段,很清楚自己的手段是何等的可怕,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让此人甩开自己,此人极有可能直接离开杀降坑,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在杀降坑外面再将此人抓回来,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身后男子直接将体内的真气催动到极致,嗡的一声,原本那行动缓慢的火墙在男子将真气催动到极致之后,其移动速度忽然提升了好几倍,眨眼之间,便看到那火墙距离薛少白不到十丈的距离。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的脸色直接阴沉了起来,身后那家伙果然是没有放过自己的打算,看到此人将火墙催动到极致的那一刻薛少白就已经明白,今天自己若是想要压制住眼前的男子,唯一的办法便是想方设法干掉此人,甚至就算不能干掉自己,也起码要从这杀降坑里逃出去。

    不然的话,在有男子存在于这杀降坑的情况下,自己想要吞噬炼化此地的怨气,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要知道,若是男子依旧还在杀降坑的话,自己一旦开始炼化此地的怨气,到时候,必然会惊动男子,而等到男子被惊动,发现了自己的下落,不来找自己麻烦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薛少白很清楚,在没有摆平眼前这男子之前,自己身上的危机根本就没有解除,不过,看到男子现在催动起来的真气,薛少白的心情也难免有几分沉重,如今他已经被逼到了绝路,身后已经没有了退路,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再被那男子的火墙压制,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这火墙又不是普通火焰,火焰卷动起来,涌动出来的高温连岩石都被燃烧成了灰烬,杀降坑内原本存在了不知道多少万道怨气,这些怨气之前涌动出来的威压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但是,在那火墙涌动到时候,哪怕是此地的怨气,也根本无法去撼动火墙的锋芒。

    这一点,已经非常充分的说明,火墙的威力远在薛少白想象之上,连怨气都不敢随便靠近的火焰,以自己的修为,若是一旦靠近那怨气一定距离,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直接落到了身边的青衣女子身上,说道:“你之前不是说有传送符吗?这传送符最多可以传送到什么位置?”

    “怎么,你现在想要离开这里了?”青衣女子皱眉,知道现在事态紧急,虽然薛少白之前表现的很是强势,但那是在小命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如今男子催动了火墙,卷起的火海其恐怖之处简直就让人叹为观止,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若是继续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眼前这家伙虽然胆大包天,但那是在自己对自己小命有把握的情况下,如今此地火墙的涌动,别说他薛少白了,就算是自己,也根本没有把握可以抵挡眼前的火墙,如此一来,此人必然知道自己若是继续留在那火墙面前,肯定是凶多吉少的下场,意识到这一点,那薛少白自然会想到要逃命。

    “你误会了,我并非是要离开这里,而是想借助你手中的传送符暂时从眼前这家伙的视线里消失,你也看到了,这家伙比我们联手还要可怕,若是一味在这家伙面前逞强的话,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根本不知道。”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