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9章 我保你无恙
    想到这里,女子的脸色多少也变得有些难看,说道:“小子,你这是在找死知不知道?”

    这小子还以为自己是哪根葱?被一个四级驱魔师追杀,居然还想要留在这里,这已经不是头铁不铁的问题,而是这家伙是不是白痴的问题。

    要知道,现在追杀他的人,乃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而且,要说实力的话,这家伙可是比那盘石上人还要可怕,当初三人对付盘石上人的时候,那薛少白也差点死在盘是上人手里,如今来一个比盘石上人还要可怕的存在,若是薛少白这家伙不知道进退的话,一旦去找眼前这四级驱魔师的麻烦,恐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青衣女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补充道:“小子,若是你想留在这里找死的话,那你就一个人留在这里,反正我是不会留在这里和你一起送死的。”

    “你走了的话,我又怎么离开这杀降坑?当然,你若是可以将传送符留下的话,你随时离开都没有问题。”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

    薛少白心里清楚,眼前这女人其实根本帮不了自己多大的忙,身后那那家伙乃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若是这家伙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的话,薛少白要对付此人可以说轻而易举,但是,此人既然是四级驱魔师,薛少白想要对付,简直就没有丝毫可能。

    而眼前这女人也不过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在后者面前,实际上根本没有丝毫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让这女人留下来,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也不过是送死而已,想到这里,薛少白也理解这女人离开的行为,甚至就算这女人不肯离开的话,那薛少白也不会甘心,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让这女人滚蛋。

    而现在薛少白已经省去了这些麻烦,眼前这女人决定自己离开,对薛少白来说,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是以,听到女人的话,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倒也没有挽留这女人。

    听到薛少白的话,女子倒是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那传送符是什么?我告诉你,我手中的传送符乃是我师父特制的一种传送符,就算我见起交给你,你也根本无法催动,必须要我宗门的心法才能催动。”

    “这么说,若是你现在离开的话,我便没有机会再离开这个鬼地方?”薛少白皱眉,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女人手中的传送符居然是特制的,竟然要这女人宗门的心法才能催动。

    对自己来说,如今根本就没有修炼过这女人所在宗门的功法,如此一来,就算自己得到了这女人手中的传送符,也根本不可能利用这传送符离开这个鬼地方,等于那传送符在自己手中不过只是一张白纸。

    想到这里,薛少白目光闪烁间,直接打消了要这女人将手中传送符交出来的打算,沉吟一声,咳嗽道:“也罢,既然你不肯将传送符交出来,那我也不用逼你,这样好了,你就留下来,等我将此地的怨气炼化干净之后,我们就离开。”

    听到薛少白的话,女子的目光直接古怪起来。

    若不是她已经是三级驱魔师,哪怕是再嘈杂的声音她也能轻松分辨的话,此时听到薛少白的声音,肯定会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家伙的话。

    “你小子是在说笑吗?炼化此地的怨气?你觉得自己是什么修为?我告诉你,此地的怨气,多少五级驱魔师也束手无策,你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竟然也敢说出这种大话,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青衣女子冷笑连连的盯着薛少白,怎么可能相信,这家伙能够炼化杀降坑里面的怨气?

    当然,那薛少白也理解女子为什么会怀疑自己,自己的修为摆在那里,别说这女人不相信,其实就算是薛少白自己,也根本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炼化此地的怨气。

    但是,因为之前看到那杀生刃异变的关系,虽然怀疑自己不可能炼化此地的怨气,但此时的薛少白也很想去试试,万一自己真的炼化成功的话,到时候,凭借那怨气转化出来的真灵气,不说让自己横扫整个中原,起码半个中原的驱魔师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自然是要试试,正所谓富贵险中求,舍不得孩子又套得住狼?是以,如今既然已经有杀生刃在手中,薛少白肯定要试试,看看自己手中的杀生刃是否可以将此地的怨气全部炼化。

    若是不能炼化的话,对薛少白来说,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损失,毕竟他进入这杀降坑乃是为了磨炼自己的杀生道,希望可以尽可能多转化一些怨气。

    原本在进入杀降坑之前,薛少白的底线是一千道杀气,但是,因为受到了杀生刃影响的关系,薛少白炼化的怨气数字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已经心满意足,就算之后再也无法炼化一道怨气,薛少白也根本不会觉得损失。

    而今,既然最初的目的已经达到,那薛少白自然要尝试一下,看看杀生刃是否可以将此地的怨气全部炼化,若是那杀生刃做到了这一点,薛少白能掌握的真灵气绝对是海量的,到时候,就算他仅仅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单凭手中的真灵气,不知道多少五级驱魔师也要在他面前俯首称臣。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怎么可能就这样心甘情愿的离开?离开这里,不知道还能到哪里去找怨气如此浓郁的地方,若是这天下根本就再也没有这种地方的话,自己现在离开,也就等于是和成为强者这种事说再见了。

    是以,无论此地有多么危险,在没有将怨气炼化干净之后,薛少白也根本不会想着要离开。

    当然,这里面的猫腻一旁的青衣女子根本就不知道,而薛少白也根本不可能跟这女人解释自己之所以不肯离开,乃是为了贪图这杀降坑里的怨气,也根本不可能告诉这女人,自己的杀生刃在炼化怨气饱和之后,便会将炼化的怨气转化成真灵气。

    而此地的怨气如此浓郁,简直就可以用极致来形容,在怨气如此浓郁的地方,将杀生刃释放出来,那杀生刃瞬间便可以将怨气吸收到饱满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等到杀生刃将怨气转化出来,自己将转化后的真灵气吸收,实力直接就可以突飞猛进。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薛少白放弃此地的怨气,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离开杀降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对于这种情况,眼前的青衣女子却根本不可能知道,在她眼里,薛少白选择留下来,不过就是在找死而已,这家伙无非只是想要证明自己能够抗衡那四级驱魔师罢了,至于说要压制此地的怨气,对如今这等修为的薛少白来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听到薛少白的话,青衣女子的眼神直接便冷了下来,说道:“小子,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刚才那番话代表了什么,如果我现在留下你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我以身涉险,跑到杀降坑来,不是为了来带走你的尸体,而是要将你完完整整的带出去,若是早知道你小子要在这里找死的话,我根本不可能进入这个鬼地方。”

    薛少白苦叹一声,没有解释,现在那青衣女子根本就不了解薛少白手中杀生刃的可怕,在没有见识过杀生刃威力之前,想要眼前女子承认自己的能力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便要开口解释,即便自己不能将杀生刃的秘密和盘托出,但也起码要让这女人知道,自己如今已经根本不是之前的那个薛少白。

    在掌握了真灵气之后,虽然自己一时间根本就不是眼前那男子的对手,但后者想要干掉自己,也不是那么轻松容易的事情,是以,在听到青衣女子的话之后,薛少白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好了,若是我没有把握能够在这里活下来的话,又怎么可能自告奋勇留下来?你以为我真的是笨蛋?”

    顿了顿,薛少白又接着说道:“行了,你也不用担心了,你留下来,我也保管你没事,虽然身后那家伙的确很棘手,但是,这家伙想要干掉我还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你凭什么这么自信?”青衣女子忍不住了,冷哼一声说道。

    薛少白略一迟疑,只见目中精光一闪,而后,便看到一道真灵气直接从他掌心里扩散出来,嗡的一声,真灵气卷动,便飞到了女子的身前。

    看到那真灵气飞到自己身前,女子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躲开,毕竟没有接触过真灵气,怎么可能知道这真灵气是什么样子?如今突然看到薛少白打出一道雾气,在女子看来,这雾气甚至是薛少白的攻击也说不定。

    虽然之前这家伙和她们师姐妹合作的还算愉快,但是,如今危险在前,这家伙想要活命,就只有借助自己手中的传送符,而一旦自己离开,这家伙绝对就只有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那薛少白自然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将自己留下。

    而这样一来,那薛少白攻击自己也并不是很奇怪,起码偷袭自己成功之后,此人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将自己留下来。

    是以,看到那薛少白突然动手,担心这家伙是想要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那女人自然满脸都是提防,深怕自己不小心中了薛少白的陷阱,被这家伙阴了一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