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6章 突然遇见
    想到这里,青衣女子又不禁开始担心之前进入此地的薛少白,自己好歹也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堂堂三级驱魔师竟然也根本无法抵挡此地的怨气,那薛少白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一个初级驱魔师,若是陷入在这等可怕的怨气之中,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青衣女子既然如今已经进入了这里,自然是想将薛少白救出去,但是,若是薛少白在自己出手将其救出去之前就死在这种鬼地方的话,哪怕是青衣女子,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不过,青衣女子也不相信薛少白这么简单就死在了这杀降坑之中,此人之前可是连盘石上人都能抵挡,一个连盘石上人的小天御神光都可以抵挡的存在,怎么可能被此地怨气直接干掉?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眼中出现了一丝果断,暗道,若是那薛少白已经死在这杀降坑的话,我自然没有任何办法,但是,若是这家伙一时间还没有死掉的话,我说什么也要带这家伙离开杀降坑,不能让这家伙就这么死在杀降坑之中。

    虽然从逃出大山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盘石上人的下落,但是,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跟在我们身后?万一这家伙此时就跟在我们身后的话,我如今丝毫也不提防,到时候,一旦遇到此人,我和师姐肯定是凶多吉少。

    不过,若是有薛少白在身边的话,凭借那家伙可以抵挡小天御神光的能力,盘石上人在对付我们的时候,肯定就要掂量一下,不然的话,只怕那盘石上人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青衣女子暗暗沉吟,知道若是有薛少白在身边的话,对自己的安全多少也有保障。

    想到这里,便看到青衣女子直接催动体内真气,嗡的一声,便看到真气从其体内扩散出去,化作无尽的薄雾,猛然之间便开始在这杀降坑里扩散,眨眼时间,便看到那薄雾已经扩散出去数百丈。

    如今青衣女子根本就没有薛少白的下落,她很清楚,自己必须要尽快找到薛少白,此地的怨气实在太过可怕,哪怕是青衣女子,也根本无法在这里停留太长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不尽快将薛少白找出来的话,即便是自己,甚至也有可能死在这杀降坑之中。

    意识到这一点,青衣女子当然不可能浪费丝毫时间,看到薄雾开始朝杀降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脸色也立刻变得凝重起来,仔细的搜查薄雾经过的每一寸土地。

    而就在那青衣女子将薄雾扩散出去之后,目光也变得敏锐起来,整个人的精神也紧绷到极致。

    不过,让青衣女子遗憾的是,虽然现在薄雾已经扩散出去起码数百丈的距离,但仍旧没有发现薛少白的踪迹,甚至不要说薛少白,哪怕是一个陌生人,也根本没有发现,整个杀降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死地,其中根本不存在任何一个活物,这一点,直接让女子的面色难看了起来。

    那女人本来就是为了想要来杀降坑之中将薛少白救出去,但如今进入这杀降坑之后,却根本没有发现薛少白的下落,若是没有在这里发现薛少白下落,那女人传送到这杀降坑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如今既然没有在杀降坑发现薛少白的下落,女子甚至怀疑那薛少白已经死在了杀降坑之中,若是薛少白当真死在了这杀降坑之中的话,那女人这一趟完全可以说是白跑。

    是以,想到那薛少白极有可能已经死在这杀降坑之中后,女子的面色直接难看起来,暗道:“要是这小子当真已经死了的话,我这传送符不就白用了吗?”

    说实话,从女人的角度来看,既然没有发现薛少白的存在,自然是担心那薛少白已经死在了杀降坑之中,啥香坑的怨气有多么可怕,女子已经领教过,哪怕是以自己现在的修为也未必可以抵挡此地的怨气,更何况是薛少白?

    女子根本不相信,薛少白有能力抗衡此地的怨气,如今没有在这里发现薛少白的存在,也更加肯定了女子的猜测,她可以肯定,薛少白现在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不然的话,自己怎么可能查不到这家伙现在究竟是死是活?

    虽然女子的修为不高,但真气若是完全扩散出去的话,也起码可以覆盖方圆几百里的山川。

    而这杀降坑满打满算也根本没有几百里的范围,若是女人将自己的修为全部展开的话,要覆盖杀降坑可以说轻而易举,而之前女子为了能够将薛少白的下落找出来,已经催动法力,覆盖了方圆几千丈内的天地,但是,遗憾的是,却根本没有发现那薛少白的下落,在这种情况下,女子自然是猜测那薛少白如今已经遭遇了不测,不然的话,想要找到那薛少白,简直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目光一动,眼神闪烁之间,沉吟道:“不行,就算这家伙已经死在了杀降坑之中,我也要将其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然的话,回去根本无法跟师姐交代。”

    女子倒是看得很开明,若是不将那薛少白找出来的话,之后回去根本无法向师姐交代,到时候,就算她告诉师姐薛少白已经死在了杀降坑之中,也肯定要那家伙的尸体做证据,不然的话,单凭他一段托词,女子的师姐怎么可能相信?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暗道:“可恶,这家伙到底是死到了哪里去?若是还没有死的话,就快点现身,不然的话,就算是我,也根本无法在这怨气之中坚持太久的时间,而我若是无法坚持的话,留那家伙一个人在这杀降坑之中,到时候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女子将体内真气催动到极致,嗡的一声,无尽真气交织在女子的身边,使得女子这一刻的神态看起来犹如仙女,而就在那女子将真气催动到极致的时候,一股让她心惊的威压忽然在虚空之中掀起。

    那威压之强,已经完全超过了女人的想象,哪怕是女子这等三级驱魔师,在面对这股威压的时候,竟然也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而在察觉到这股威压的瞬间,女子的脸色便稍微暗淡了几分,沉吟道:“半步四级,这杀降坑之中怎么会有这等高手?已经是半步四级这等修为的驱魔师,这等修为的驱魔师,简直是少之又少。”

    顿了顿,女子又接着说道:“不过,这威压之中好像还夹杂了一丝杀机,应该是在和人交手的时候催动出来的威压,已经半只脚迈入四级驱魔师这个级别的驱魔师,能够在这里大刀阔斧的动手,想必对手的修为也应该不……”

    说到这里,女子的脸色又忽然迟疑了起来,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让女子的面色立刻便难看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威压之中怎么会有薛少白的杀气,难道和这个司机驱魔师交手的人,就是薛少白?这怎么可能?!

    以薛少白的修为怎么可能有资格和四级驱魔师交手?和四级驱魔师交手,这不是找死吗?那薛少白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或者说,这家伙已经死掉了,这个人的杀气看起来之所以和薛少白体内的杀气相似不过只是巧合?女子猜测,一时间根本不敢肯定,自己感受到的这一股杀气是来自薛少白。

    要说对薛少白的了解,女子根本不陌生,当日在大山里的时候,女子可是薛少白的合作伙伴,三人一起对付盘石上人,而且,女子已经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过目不忘对她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当日女子既然已经和薛少白并肩做战过,要记住那薛少白体内杀气的特点很是轻松,而此时在这杀降坑之中,本来已经放弃了要继续寻找薛少白的女子,忽然感受到了一股让女子觉得很是熟悉的杀气,而这股杀气的出现立刻便让女子联想到了薛少白。

    那女子怎么可能相信,这杀气的主人会是薛少白!

    要知道,如今那杀气的主人正在和一个四级驱魔师交手,堂堂四级驱魔师,那是什么概念?薛少白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而已,只要这四级驱魔师发狠,稍微认真一点,那初级驱魔师直接就会被后者秒杀。

    实力悬殊大的这等境地,以薛少白的修为,怎么可能和那四级驱魔师抗衡?

    是以,女子根本不相信这杀气的主人是薛少白。

    然而,就在那女子觉得不可思议,在原地沉吟这杀气主人身份的时候,却看到地面上突然有一个少年朝自己急速的奔跑过来,而这个少年的背后是数十丈高的火墙,那火墙金色耀眼,恍如巨浪一般,朝女子所在的方向直接拍来。

    山林间,但凡被那金色火焰包裹的植被,顷刻间便化成了飞灰,哪里有能够和这火墙抗衡的力量?

    而最让女子惊讶的倒不是那火墙的威力,而是等到那少年接近自己的时候,女子才赫然发现,这人,竟然就是自己要找的薛少白!

    这家伙怎么会被这火墙追?!女子脑袋里直接冒出了这个问题。

    当然,这还不是最关键的问题,最关键的问题是,女子不可思议的盯着薛少白,简直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活着!他不过初级驱魔师而已,竟然能在杀降坑里简直这么长的时间?!

    这简直就不可能!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