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5章 心机
    不过,青衣女子虽然猜不到白衣女子的目的,但是,身为一个老江湖的盘石上人,却很是清楚白衣女子的打算。

    本来那盘石上人藏在一边,看到白衣女子让青衣女子进入杀降坑的时候,就担心这女人是让另外一个女人搬救兵,本来这还只是一个猜测,但青衣女子前脚一走,后脚白衣女子便让青衣女子进入了杀降坑,从这一点来说,白衣女子肯定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下落。

    不管这女人是让那青衣女子进杀降坑干什么,肯定多少都和自己有关系。

    想到这里,便看到盘石上人的嘴角出现一丝笑容,冷笑道:“怎么,想要去杀降坑里面搬救兵么?嘿嘿,连传送符这么珍贵的东西都送了出去,若是早知道你们手中有传送符的话,之前在大山里的时候,我就应该干掉你们,这样一来,传送符最终也落到了我手中,你们两女也根本不可能活着从我手中离开!”

    听到盘石上人的话,白衣女子当场便冷笑了起来,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让师妹到杀降坑去搬救兵,盘石上人,其实我早就已经发现你偷偷跟着我们,不过,看到你没有出手,我也没有将你逼出来,如今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跟着我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盘石上人目光闪烁,一时间没有回答白衣女子的话。

    沉默片刻,便听到盘石上人说道:“说实话,我之所以跟着你们,目的根本就不是你们这两个天道宗弟子,对我来说,你们是死是活根本不重要,我关心的乃是跟你们在一起的那个家伙的生死。”

    “怎么,都已经到了这里了,你还不肯放弃?”白衣女子眉头一挑,哪里会想到,这家伙居然是冲着薛少白来的,如今那薛少白已经进入了杀降坑,对盘石上人来说,根本没有机会干掉薛少白,若是此人真的想要摆平学薛少白的话,之前就应该动手,根本不应该让薛少白进入杀降坑。

    当然,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如今再对那盘石上人说什么也根本不重要了。

    “自然不可能放弃,此人是唯一可以克制我的小天御神光的人,若是不将此人干掉的话,我寝食难安!”盘石上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说起来,也难怪那盘石上人非要跟干掉薛少白了,实在是因为薛少白对他的威胁是在太大,若是薛少白没有掌握杀生道杀气,无法克制盘石上人手中的小天御神光的话,无论那薛少白是生是死,和盘石上人都没有丝毫关系,后者也根本不会关心薛少白的生死。

    但是,现在薛少白的杀生道杀气却是可以威胁到盘石上人体内的小天御神光,对盘石上人来说,这简直是无法容忍的事情,若是自己的小天御神光有力量可以克制的话,自己将来还怎么在江湖上滑下去?有薛少白这个克星在世上,若是将来遇到仇家和薛少白联手的话,自己只怕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盘石上人怎么可能容忍薛少白活下去?

    作为一个驱魔师,肯定会将威胁到自己小命的危险扼杀在萌芽的状态,若是让这危险成长的话,你简直就是在自取灭亡,是以,无论那薛少白去了什么地方,盘石上人若是没有亲手干掉薛少白的话,也根本不可能放心。

    这一点,身为一个老江湖的白衣女子不可能不知道。

    是以,看到盘石上人点头,白衣女子暗叹一声,说道:“如今薛少白就在杀降坑之中,若是你自认为可以抗衡杀降坑里面的怨气的话,我不会阻止你进入杀降坑。”

    盘石上人目光闪烁,一时间没有动手。

    开玩笑,盘石上人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不懂人心隔肚皮的道理?虽然那白衣女子承诺不会出手,但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会信守自己的承诺,若是这女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信守自己的承诺的话,自己冒冒然进入杀降坑,岂不是就是找死吗?

    意识到这一点,盘石上人怎么可能轻举妄动,甚至看到那白衣女子大大方方的想放自己进入杀降坑的时候,盘石上人的嘴角还出现了一丝冷笑,说道:“你这女人莫非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连这种当都会上?我可以告诉你,我根本不相信你之前的话,什么放我进入杀降坑,若是你这女人当真放我进入杀降坑的话,又怎么会如此警惕的盯着我?”

    盘石上人修为远超白衣女子,江湖经验也比白衣女子要丰富无数倍,在盘石上人面前,白衣女子根本就不可能隐藏自己,看到白衣女子浑身戒备的盯着自己,盘石上人就已然明白,这女人根本就不打算放自己轻松进入杀降坑,肯定会在最关键的时候阻止自己。

    虽然在盘石上人看来,这女人的修为不足为惧,但是,谁知道此地除了这女人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人存在,万一还有别人的话,自己现在贸然冲入杀降坑,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之前那青衣女子离开的时候,利用的乃是自己手中的传送符,若是他直接飞入杀降坑的话,盘石上人相信那女人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但是,这女人是传送走的,虽然附近没有感受到青衣女子的真气震动,但谁知道这女人是不是利用了其它灵符,掩盖了自己身上的气息。

    万一这女人正如自己猜测的那样,利用灵符掩盖了自己身上的气息,就是等着自己进入杀降坑的那一瞬间出手偷袭自己,这两个女人单独一个偷袭自己,盘石上人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是,若是两个女人一起出手的话,只怕自己怎么死的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盘石上人冷笑起来,说道:“如今那家伙就在这杀降坑之中,杀降坑里的怨气恐怖异常,就算是我进去了,也要掂量一下杀降坑里流动的怨气,更何况是那薛少白?这家伙进入杀降坑简直就是找死。既然是找死,我又何必要进去给这小子收尸?你的师妹不是进去了吗?到时候让这女人将那家伙的尸体带出来就是,我又何必要幸苦冲入杀降坑?”

    听到盘石上人的话,白衣女子的目光立刻便闪烁了起来。

    说实话,这白衣女子的确是打着趁盘石上人冲入杀降坑的一刻出手偷袭这家伙,驱魔师之间,本来就是兵不厌诈,若是谁能骗了谁,那完全是因为骗人的人江湖经验更出色,根本不可能因为欺骗过哪一个驱魔师,就从此被当做小人来对待。

    毕竟,若是严格说起来的话,驱魔师只中根本就没有一个好人,人人都在玩弄手段,若是谁能在手段上玩过对方的话,不仅不会被其他驱魔师嫌弃,甚至还会被其他驱魔师当成是天才。

    那白衣女子知道,自己若是正面和盘石上人交手的话,根本不可能有丝毫胜算,这家伙毕竟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自己不过才三级驱魔师的修为而已,拿什么来和盘石上人抗衡?

    是以,白衣女子其实早就已经想到了若是要干掉眼前的盘石上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偷袭这家伙。

    然而,这家伙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加棘手,居然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目的,知道自己是打算偷袭他,如今自己的计划既然已经被那盘石上人猜到,想要后者上当,稀里糊涂的轻信自己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沉吟片刻之后,白衣女子心中也很是惋惜,暗道,这家伙还这是谨慎,居然如此小心,若是早知道此人如此谨慎的话,我之前就不应该和这家伙说这么多话,甚至也不应该引诱这家伙进入杀降坑,若不是因为自己引诱这家伙的话,此人未必就会进入杀降坑,如此说来,都是我太大意了,实在没料到那家伙的性格如此谨慎。

    对白衣女子来说,如今自己的计划既然已经被眼前的盘石上人看穿,自己再想阴谋干掉眼前这家伙显然没有丝毫可能。

    不过,虽然被盘石上人看穿了自己的阴谋,但白衣女子也不相信盘石上人现在就敢对动手,毕竟自己和师妹已经分开,虽然嘴上说的是两人已经分道扬镳,一个进入了杀降坑,一个在外面等他出来,但这毕竟只是两人嘴上说的而已,盘石上人此时并没有进入杀降坑,哪里知道师妹是不是真的在杀降坑里面?

    万一师妹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等着那盘石上人出手,好偷袭他的话,他现在贸然出手,不就正好是正中下怀吗?

    虽然真正的情况是师妹的确已经进入了杀降坑,但是,以盘石上人的疑心,恐怕根本就不相信师妹已经进入杀降坑,而既然盘石上人不肯相信这一点,那他自然不可能随便跟自己动手。

    想到这里,便看到白衣女子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暗道,有时候,疑心重也不是什么好事。

    而就在那白衣女子和盘石上人在杀降坑外勾心斗角的时候,利用传送符离开白衣女子的青衣女子,此时已经进入了杀降坑之中。

    不过,刚刚进入那杀降坑,青衣女子便直接迷失了方向,这杀降坑之中的怨气实在太过浓郁,女子在进入杀降坑的刹那,便有数千道怨气朝她席卷过来,女子根本来不及反应,便直接摔在了地上。

    当然,以她的修为,就算从百米高空摔落下来,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事情。

    不过,身体虽然没有受伤,但因体内被怨气入侵的缘故,青衣女子刚刚落到地上,便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眼前甚至还出现了重重尸山血海的画面。

    当然,以女子如今的修为,心境根本不可能被这些幻象撼动,是以,在幻象刚刚浮现出来之后,便看到女子微微笑了笑,催动真气,直接驱散了体内的怨气,并且瞬间抹去了自己眼前的幻象。

    而后,女子的眼中露出一丝微笑,喃喃自语道:“想不到这里的怨气如此浓郁,即便是我三级驱魔师的修为也根本吃不消,之前不过数千道怨气而已,若是数万道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