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4章 传送符
    然而,比起青衣女子的绝情,白衣女子显然要更善良一点,想到两人当初之所以可以活命,完全是因为薛少白的关系之后,心中多少有些不忍,毕竟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那薛少白都是两人的救命恩人。

    如今,薛少白明显是陷入到了危险之中,若是在这种时候对陷入危险的薛少白不闻不问的话,将来就算那薛少白能摆脱危险,想必自己心中也难免会留下对薛少白的惭愧。

    是以,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白衣女子的目光微微闪烁一下,说道:“师妹,此人当初毕竟是救过我们两人,若是现在我们不管他的话,只怕最后此人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师妹又何必如此绝情?”

    听到白衣女子的话,青衣女子知道,那白衣女子明显已经动了想要去救薛少白的念头,若是不依她的话,将来难免无法面对那白衣女子,两人毕竟是师姐妹,所谓抬头不见低头见,若是不将关系处理好的话,将来在宗门之中,又怎么面对那白衣女子?

    想到这里,便看到青衣女子无奈的叹口气,说道:“好吧,既然师姐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便进去看看,看看那家伙到底死了没有。”

    闻言,白衣女子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说道:“师妹,你要怎么进去?”

    “你忘了师父赐给我们的传送符了?我们每人都有一张,师父当初告诉我们,若是遇到危险的话,就利用传送符遁走,这传送符可以用三次,我如今手里剩了一张师父交给我的传送符,若是我现在进去碰到什么危险的话,完全可以利用这传送符离开杀降坑。”青衣女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白衣女子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的手里也有师父送给我的传送符,这样,师妹你就带着我的传送符一起进去,将我的灵符交给那个人,若是你们在里面碰到什么危险的话,就利用手中的传送符传送出来。”

    言罢,便看到白衣女子手腕一抖,一道青色灵符直接从掌心里飞出,落到了白衣女子的手中,而后,白衣女子将灵符又交给了面前的青衣女子。

    那传送符乃是天道宗长老才知道怎么炼制的一种灵符,这种灵符在市面上非常稀少,因为即便是天道宗的弟子,也很少有人手中有传送符,想要传送符,唯一的办法就是长老赏赐。

    一般来说,在天道宗之中,也只有长老这种存在有资格享用传送符,一般驱魔师,甚至连享用灵符的资格也没有,这便是天道宗残酷的地方。

    这一点,薛少白可能根本就不明白,是以,对两个女人来说,能够在他身上使用一张传送符,付出的代价简直就无法想象,这也是为何当青衣女子听到那白衣女子愿意将自己手中的传送符交给薛少白的时候,脸色才会如此的惊讶。

    顺便也要说的是,那传送符一旦开始使用,必须要在短时间之内将剩下两次也一起使用了,不然的话,传送符很快就会失效,这也是为什么当青衣女子听到白衣女子愿意交出传送符的时候,目光里才会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师姐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愿意在这个人身上施展一张传送符,这传送符得到很不容易,就算是我们自己,在哪怕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也是能不用的话,就尽量不用,师姐和那小子认识不过几个时辰,居然就愿意在这人身上施展一张传送符,简直就让人无法相信。”女子目光闪烁的说道,显然没有想到师姐竟然会如此大方,竟然愿意在薛少白身上施展一张传送符。

    当然,对于始作俑者的白衣女子来说,脸色却丝毫也没有变化,似乎根本就没有将手中的传送符放在眼里的样子。

    看到师姐这番表情之后,青衣女子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当那白衣女子是被薛少白迷住了,而且还是被迷到神魂颠倒的那种。

    要知道,就算是在宗门之中,白衣女子也从未如此大方过,作为白衣女子的同门师姐妹,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

    然而,如今那薛少白和这两女根本就不是什么同门关系,只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但是,即便是这种萍水相逢的关系,师姐竟然也会将自己手中的传送符交出来,这一点,若不是那女子亲眼看到的话,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师姐的举动。

    同时,也是因为师姐直接将传送符交出来的关系,也让女子不得不怀疑,自己师姐对薛少白是不是当真只有救命之恩,若单纯只是救命之恩的话,师姐肯定不会如此大方。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自然是怀疑白衣女子对薛少白的感情可能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

    当然,也是因为白衣女子是自己师姐的关系,就算怀疑那白衣女子对薛少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此时的青衣女子也不好直截了当的将自己的怀疑说出来,毕竟现在也只是送出一张传送符而已。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因为自己说出这件事,而得罪面前的白衣女子的话,完全就是得不偿失的事情,是以,沉吟片刻之后,青衣女子根本就没有打算将这件事说出口。

    目光闪烁之间,便看到青衣女子直接将白衣女子手中的传送符收到了手中,随后,又看到青衣女子目光闪烁之中,盯着白衣女子,说道:“师姐,我现在就要进去了,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小心一点,虽然我们现在已经从盘石上人手中逃了出来,但是,谁也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在后面跟着我们,万一那家伙此时正跟着我们,我们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被此人偷袭的话,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白衣女子微微笑道:“师妹这是怎么了?难道你以为师姐我是第一天出来混江湖?这点江湖阅历和经验也没有的话,我也不知道被人干死过多少次了。”

    青衣女子点点头,白衣女子修为远超自己,若说他没有一点江湖经验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就算白衣女子没有江湖经验,但现在有自己提醒那白衣女子,想必那白衣女子多少也要比之前警惕一点。

    自己和那白衣女子毕竟是师姐妹,虽然现在猜不到白衣女子的念头,但不代表自己就可以对白衣女子不管不顾,是以,沉吟片刻之后,且在已经提醒了白衣女子的情况下,青衣女子点点头。

    而后,便看到青衣女子催动真气,嗡的一声,真气便直接从青衣女子的身体之中激荡出来,化作涓流,凝聚在青衣女子的手心,紧接着,又看到那青衣女子手心里的灵符闪耀出一道白芒,而后白芒扩散,将青衣女子的身体直接包裹在了白芒之中。

    与此同时,虚空突然开始颤抖,阵阵涟漪开始在虚空之中回荡,且那包裹白衣女子的白芒之中突然传来阵阵诡异的力量,仿佛是磁场,正在疯狂扭曲周围的天地,而就在那扭曲力量掀起的时候,便看到白芒的光芒忽然灿烂了几分。

    紧接着,便听到一声嗡鸣,那白芒突然之间现在青衣女子的身前消失,眨眼之间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这一幕,白衣女子脸色正常,没有露出丝毫惊容,似乎早就已经料到这一幕会发生在自己面前一样。

    而就在那白芒消失的时候,白衣女子原本紧皱的眉头也慢慢开始舒展,片刻后,便看到白衣女子的眉宇之间露出了一抹轻松,而后,又看到白衣女子朱唇轻启,说道:“出来吧,不用躲躲藏藏了,我早就已经知道你来了。”

    话音落下,只听那白衣女子身后的草丛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而后便看一个人慢悠悠的从草丛之中走了出来,正是之前出现在云贵大山里被薛少白逼得不得不暂时收手的盘石上人。

    其实,那盘石上人一直都跟在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的身后,只是因为青衣女子为人要大意很多,根本就没有发现一直都跟在两人身后的盘石上人,但是,青衣女子虽然没有发现盘石上人的下落,但是,白衣女子却对这老家伙的行动了如指掌,很是清楚,这老家伙其实一直都跟在三人身后。

    如今,他们三人已经分开,对这老家伙威胁最大的薛少白如今已经进了杀降坑,只有他和青衣女子两人在这里的情况下,想要抗衡那盘石上人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那白衣女子很清楚,若是青衣女子继续留在这里,一旦盘石上人出现,两人只有死路一条,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才会开口让青衣女子暂时离开这里。

    之所以要让青衣女子去救薛少白,其实是想让青衣女子尽快带薛少白离开杀降坑,用薛少白来压制那盘石上人,毕竟薛少白有杀生道的杀气在手,那盘石上人看到薛少白出现,即便再想对付她和青衣女子,也要掂量一下。

    而他之所以会说出去救薛少白这个理解,其实也是因为白衣女子担心自己和青衣女子的对话被盘石上人听到,此人就藏在不远的地方,以他的修为要听到两人对话轻而易举。

    在这种情况下,白衣女子为了不让自己的目的被你盘石上人洞悉到,自然只有用救薛少白这个借口让青衣女子进入杀降坑将薛少白带出来。

    还别说,白衣女子的借口确实无懈可击,别说盘石上人,就算是青衣女子也根本没有发现,原来师姐让自己进入杀降坑去救薛少白是别有用心的举动,根本就不是因为白衣女子看重那薛少白的缘故。

    当然,这个秘密以青衣女子的阅历根本不可能参透,是以,白衣女子的行为多少会让那青衣女子迷惑,还以为白衣女子是看上了薛少白。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